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狱都事变】田啮蛋(非正文)

*田啮变成了一颗蛋???

*犬汪里所说的周年庆,感觉……大家都出坑了也没有了动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更完,所以就以这种简单记梗的方式发出来啦

*如果还有念想的话,或许会拓展成正文缓慢填吧。゚ (′っωc`)゚。

——————


1、

这是一种亡灵诱发的感染性病症,在狱卒身上不会传染。

肋角:“根据你们这些天的任务安排,每个当天没任务的人照顾田啮。”

刚结束一个大任务,有了休假的平腹跃跃欲试。

肋角:“至于平腹,在你学会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不至于把蛋捏碎之前,不许触碰他!”

平腹:“诶!!!”

肋角:“叫得再大声再惊天动地也没用”


2、斩岛的场合

斩岛把蛋供奉了起来,还在后面放有一张田啮的大照片。

佐疫:"你这是...?"

斩岛:"这样我烧东西他就可以收到了。"

佐疫想了想……这是什么歪理?

佐疫:"万一田啮成神了怎么办!"

狱卒升天成神?!不妙啊

于是斩岛一刀就把大照片给斩了。

佐疫:"对了,这张照片哪来的?这么大一张……"

"平腹的房间"

"呃...你去翻了他的房间?"

"嗯,他和田啮那么亲近,肯定有一些田啮的遗……物品。"

……我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佐疫抿着笑,额上滴下汗来。

平腹出现:“啊啊啊啊!斩岛你这个家伙!把我的海报拿走了吧啊?!!!“

"没有,我只拿了照……"

"混蛋!!"平腹冲上前狠狠揪住斩岛的领子就要开揍。

"为了让田啮不飞升,这是必须做的。"斩岛一脸严肃地指了指照片残骸。

"噢...?那就没办法了呢。"平腹立马松手,注意力很快被田啮蛋所吸引。


3、锥华的场合

“田啮!!”

平腹冲进来,一脸惊慌地狰狞。他捧起还在锅内煎炸的煎蛋,手足无措地咆哮:“田啮你死了吗?!!田啮!!”

锥华:“大清早嚷嚷什么!田啮在这!!”锥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乖巧可爱的小篮子,橘黄的田啮蛋被柔软的布料细心包裹着,看上去温馨又可爱。

平腹将被烫得通红的油乎乎的手伸过去。

锥华立刻挡在中间:“你的手太油了,田啮可能会摔碎的。”


4、佐疫的场合(之前)

“看!我已经完全可以接管田啮了!"平腹一手握着生蛋,一手激动的对它指指点点。

然后他一指头戳了进去。

"……看来你还远远不够格呢。"佐疫毫不犹豫地抱起田啮蛋走了。

"诶诶诶诶!!"


5、木舌的场合

木舌一边小心翼翼地护者田啮蛋,一边伸手想把平腹这个回归幼时缠人状态的糟心玩意儿扒拉开。

"我也要照看他!!嗷嗷嗷嗷嗷"


7、关于称呼

从某一天起,狱卒们对田啮蛋的称呼变了。

“田田!”“田田~”

抹本:“为什么大家都要称呼田啮……蛋为田田?”

佐疫:“因为他很可爱”

抹本:“那为什么以前不……”

“你回想一下。”斩岛严肃道——浮现出田啮印堂发黑、凶神恶煞的样子——“他平常一点都不可爱。”

抹本抖抖:“是……是啊。”

不远处的平腹:“嗯?”——浮现出田啮微微仰头发呆时的模样——“噢!的确很可爱呢!!”

抹本:“诶?!”


8、终于轮到平腹

他还断着一只手臂,就迫不及待地伸手想要接过田啮蛋。

亲眼见证平腹通过考核的災藤一脸欣慰。

有的时候觉得看着平腹和田啮这俩人,就像听着相声。

一个热情过头一个又毫无干劲——有干劲的时候通常是挥手揍人。

然后巴拉巴拉巴拉,略。


9、田啮蛋的蛋兄弟

平腹把田啮蛋和一堆奇形怪状的蛋放到了一起:“田啮这样多无聊啊!我给他找了朋友!”

锥华阿姨毫不留情地把其他的蛋拿去炒了。

"兄弟!!"平腹嚎叫

一汤勺砸平腹脑袋上。


10、平腹

平腹会对着蛋各种念叨,拿着各种事物在他面前炫耀展示。

蛋自然不会有任何回应。

说起来,他们的相处模式和以往比起来还真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依然是一个喧闹、一个沉默。

但平腹还是像漏气的皮球一样,无精打采起来。

“这不一样!”他对前来安慰的佐疫大声道:“以前我说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不想听的时候眼球会上转、感兴趣的时候眼角会弯、不认同我的观点的时候嘴巴会抿住……反正就是不一样!”

田啮的表情有变化的?!

佐疫愣住了。

他从未想到,作为一只平腹,这丫居然可以观察一个人细致到这般程度。

(因为太无聊了啊!不注意他的表情的话,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回应诶!)

虽然要问的话,大概会收到这样的回答吧。

不过……老是在那人发呆的时候去强行搭话,怪他咯?


10、

以上中略各种剧情,完结了,掌声!


11、最后,原本打算附在正文后面的小妄想

如果田啮变成的是包子。

热乎乎香喷喷的田啮包子,软软萌萌多可爱!!

但是。

田啮包子最初还是新鲜温热的,随着时间的走动,他渐渐地会变冷,馅料和表皮都开始变质。

肋角脸色阴沉:“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它会随着包子的变化而扭曲灵魂与躯体。就算最后恢复了,那个存在也不能被称为‘田啮’。”

“也就是说,你们所熟识的那个田啮,会消亡。”

————

咳咳,本来打算正文会不会发展成这种类型的故事看我写到后面时的想法……结果,连正文都没生出来反而抛出了这种敷衍的梗_(:3)∠)_

平田坑还有人吗_(:3)∠)_哐地一声哭出来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