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狱都事变】田啮犬与平腹汪(三)

*日更什么的不要了!!拖延的心不断膨胀,勉强周更吧。゚ (′っωc`)゚。



9、田啮失踪与玩具①

 

田啮走丢了。

其实说是走丢也不太恰当,只是他们在起床时发现大门半掩着,而平腹在杂物室里趴着睡觉,田啮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最初发现这件事的斩岛一点也不担心——毕竟在平日里他们也会时不时在清早打开门,让这两只狗狗自己跑出去撒欢,平田俩汪也会不负众望地在浪了一段时间后乖乖回来。

事情的严重程度是在屋内的人气渐渐增加后提升的。

佐疫一脸复杂地看了看宿醉得半死不活的木舌,又瞅了瞅那曾应该是一夜未关的房门。

当谷裂提起木舌的衣领作势要揍的时候,斩岛才开始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了。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他们都不知道田啮是什么时候出门的。如果是清晨那还好说,但若是半夜就出去了……

 

“他一定会回来的!”木舌费力从谷裂手中挣脱出来,努力摆出一副安抚人心的模样:“想想,流浪在外虽然自由,但还需要自己去找食物,多麻烦啊!光是念着这不费心力就能衣食无忧的日子,他一定会回来的!”

“可是万一,”丝毫未被木舌的话语安抚到,拿着新调试出的除跳蚤药剂,专门从楼下跑上来想要试试药性的抹本担心得嘴巴都抖了起来:“在外面有人喂他呢……”

“……啊?”木舌一愣。

佐疫立马补上一刀:“万一有人看中他的毛发或品种,把他抱回去养了,一天好吃好喝的,他也就干脆呆在那儿了呢?”

“这不……”

斩岛也开口挤兑:“要是他在走回家的路上懒得趴在地上就不想动了,等着我们去救援呢?!”

“这个……”

肋角桑你快点回来啊!这群弟弟们要上天啦!!

木舌痛苦地按住持续钝痛的大脑,忍不住在心里哀嚎起来。

 

最终还是佐疫不忍,带头转移了话题:“平腹怎么样了?”

“已经发狂了,现在根本没办法靠近。”斩岛指了指关得严实的杂物室,那里面持续传出狗吠与各种混乱的声响。

抹本小心翼翼地提出自己的意见:“或许可以让平腹去找田啮。”

木舌立马乐呵呵地递出钥匙:“那斩岛你去开门。”

“我拒绝。”

“啊烦死了!”谷裂不耐烦地一咬牙,猛地站起:“把钥匙给我!”

“大家冷静一点!”佐疫急忙扯住慷慨赴死的谷裂,正好在争执声和平腹的狂叫声全都一瞬安静下来时,听见了奇怪的声响:“……等等,那是……抓门的声音?”

刚刚还一副要死要死模样的木舌三两步就冲过去开了门。

 

门才打开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脏兮兮的田啮就飞快地钻了进来。众人注意到他的嘴上叼着一个同样脏兮兮的玩具——那似乎是前几天平腹弄丢的那一个。

 

虽然变得难看了点,但还是精神抖擞、生龙活虎的样子,没有掉毛也没有少块肉,很好很好。

一时间集体围过来的诸位对着田啮就是一阵打量,不知不觉松口气的同时,注意到杂物室那边的门已经濒临死亡了。

——既然田啮已经回来,那也是时候解放平腹这个糟心玩意儿了。

手握钥匙的木舌当仁不让地迈出步子去开门,而田啮依然牢牢叼紧玩具,哒哒哒小跑着跟在他的身后,连身上的泥泞都没顾着甩上一甩。木舌低头看见他此时的眼神,感觉他从未显得这么乖巧柔和过。

这还是那个在家里宁愿前列腺刹车也不愿意挪窝的田啮嘛?!

木舌的喉头一哽,还是没忍住冲到唇边的一声叹息。

人比狗,气死人啊!

 

杂物室的门顺利存活。

获得自由的平腹带着一身杂乱的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扑而来,两只狗狗立刻亲昵地滚作一团。

泥巴四处飞溅。

“……平腹也变得好脏。”佐疫拧眉。

木舌后退几步,幸灾乐祸地接话:“上次是我给他们洗澡的,这次该你们啦!”

“是你昨天晚上没关门”斩岛认真地补充道,“所以他们这么脏你要负全责。”
木舌的笑脸一僵,他仿佛看见斩岛的胳膊肘往外拐啊拐,拐到了走廊上……养大的弟弟就是吐出去的酒,洒在走廊上一蒸发就没了。

 

“拜托你啦木舌”佐疫笑得十分小天使。

“……谷裂!!!”木舌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大腿什么的、抱着抱着就习惯了:“这次我们一起!!”

“放开!你一个人也可以搞定的吧!!”

“不行啊!!我还宿醉着我的头好痛啊啊啊啊”

“滚!!!”

 

 

10、田啮失踪与玩具②

 

平腹汪的玩具被丢到坡下找不回来了,他因此嘤嘤嘤地焉哒哒了两天。

 

事情发生在一个温暖舒适的下午。

在草地上撒欢中的平腹被趴在地上的田啮绊倒,由于惯性,他在地上进行了难度极高的多方位旋转,叼在口里的玩具就这样飞了出去,落到坡底。
好不容易从七荤八素中将魂魄给抓了回来,平腹一低头,整只汪都不好了。
他在原地盘旋啊盘旋,使劲嗅的鼻子甚至将田啮都蹭了一遍,也没能找到他最爱的那个玩具。
平腹焦躁得一通乱叫,闻声而来的家人们也一阵搜索,无果。
渐渐的,天色已晚。
在谷裂使出浑身解数也扯不走他之后,龇牙咧嘴的平腹被肋角强行抗回了家。
在屋内,平腹明显地消沉下来。吃饭不香了,没事儿也不蹦哒了,整只狗都弥漫着一种“宝宝不开心,宝宝心里苦”的哀伤气息。
而田啮的举动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也不见他有靠过去安慰或是将自己的玩具叼给平腹这一类的举动。他依然只是趴着,懒散得心安理得。
然后,在第二天的半夜。

田啮趁着木舌烂醉如泥地回家没有关门,偷跑了出去。

 

 

11、日常小事

 

又是一个天气不错的好日子。

田啮蹭在平腹的小床里,姿态显得各种舒爽惬意。
而平腹蹲坐在一旁默默瞅了他半天,蹬起腿又开始往田啮身上压。
“卧槽”强行路过的木舌立马掏出手机。
令人遗憾的是,他没能拍到自己想象中的和谐画面。木舌举起的手挣扎似地晃悠了几下,最后还是没舍得按下摄影的“停止”键。

被框在手机镜头中的两只汪,在平腹半趴在田啮身上这样一个别扭却又莫名温馨的姿势下,甜甜美美地睡着了。

-tbc-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