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小脑洞】合集(2)

————

五、初见时的话语

*灵魂伴侣设定

1、

“小心。”

赛罗停顿了一秒,觉得这句话令他挺不爽的。

 

2、

与自己的灵魂伴侣在初次接触时所说的第一句话,并不是一出生就能知道的。它总是会在你成长过程中突然浮现出来,就像是擅自给了个许可,告诉你“嗯,你现在可以去谈恋爱了”一样。

科学家们详细研究过关于从古时起就流传下来的“灵魂伴侣”这个称呼的准确性。

灵魂这种东西是人生下来的时候就有的,那么自己的灵魂伴侣应该在自己刚出生的时候就确定下来了才对,但人们却还非要等到成长后才知道那句话到底是什么,这就很是奇怪了。科学家们收集了大量的数据,证明发现人们的确有和灵魂伴侣的第一次相遇是在知道那句话之前的情况发生,也有不少人因此就这样错过了和自己最为契合的终身伴侣。于是人们把这些事总结下来,便觉得——这多半是老天的恶趣味吧。

 

3、

没什么特定的日子,也没什么特别的预兆,只是某一天自然而然地就会知道那句话的内容,就像饿了想吃饭,渴了想喝水一样。

希卡利把这种情况称作“时候到了。”

但梦比优斯在知道那句话时,第一反应是茫然,第二反应才明白了那是什么。

“就是一个‘喂’?”泰罗知道之后,表现了相当大程度上的不满:“一听就很没有礼貌。”

“到也不至于,”希卡利分析:“不过说这种话的人虽然不多,但也肯定不少。”

的确没错,由于初次见面时不知道名字,能使用的称呼也就那几种。情急之下直接一声“喂!”也是常有的情况。

梦比优斯不觉得这个字有什么不妥的,他一边赞同希卡利的说法,一边暗自回想曾经是否有遇见对自己说过这个字的人。

本来也就还是个半大的青年,他自然也对灵魂伴侣的存在抱有憧憬的情怀。

只可惜这的确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句话,想了半天都没有结果,梦比优斯也只能先把它记在心里,压到心底。

 

4、

多年之后的那一天,梦比优斯和好几个奥特战士们一起出任务,路过一颗星球时他注意到有谁正在战斗。

眼见着那个奥特曼就要被身后的一只怪兽偷袭,他想也没想就警示了一声,拔出光剑冲过去把怪兽的攻击挡开。

“小心!”

“喂!”和梦比优斯背靠背了一秒的奥特曼态度很是嚣张,也不说感谢,直接转身反手把梦比优斯推到一边:“让开,这是我的猎物!”

 

泰罗教官没说错。

早就把特定话语刻在心里的梦比优斯条件反射地想。

这句话出现的时候还真的是挺没有礼貌的。

 

 

六、未来

*梗来自《能让你看见你想要知道的未来的水晶球》

赛罗(瞅):“我对梦比优斯的告白……果然会成功!哼哼哼!(叉腰嘚瑟一会)”

梦比优斯(探头):“直到我死……赛罗也没有定居在光之国啊。”

 

七、背景

(TV与电影背锅)

1、

在赛罗和梦比优斯的故事里,对方就和一个虽然会出现但却和自己永远不会产生任何交集的背景没什么区别。虽然梦比优斯知道赛罗的情况,而赛罗也知道梦比优斯的存在,但在生活中,他们就像是在两个不同的时空内一样,哪怕他们可以靠近到甚至就站在对方的身边,相互之间也不会有任何的交流。

赛罗与梦比优斯各自走着自己的剧情,从未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

 

2、

直到有一天入睡的时候,他们到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抬眼望去,能够看见的就只有对方。

赛罗和梦比优斯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大概有自己是在做梦的印象,只是这个梦境过于真实,不仅是对自己的操控能力、就连和对方接触时的那些感觉都和现实中相差无几。这仿若拥有一种洗脑般暗示的情况令他们都相信了这是一个真实而又怪异的区域,对面的人也不是自己瞎脑补出来的傀儡。

不过他们真的不熟,一旦开始直接面对面地交流了,立刻便有了一种时空错乱般的违和感。

并且很奇特地,从这一天起,他们每晚都能够梦见对方了。

 

3、

在这片空荡得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空间里,赛罗和梦比优斯只能在自己醒来之前没事找事做。

最初是聊天,瞎站着或者乱坐着,找话题闲扯皮了一个晚上。

多次之后轻车熟路了,他们开始想要摸索点什么东西出来,于是分头在这片空白的空间里到处走——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两个人走散了。一整个晚上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听不到另一个人的声音,也看不见对方。

在这样忧心的情况下他们清醒了,由于“那个人只能是故事的背景”这个世界规则在,他们没办法和对方对话,只能忧心以后再也梦不到他。不过令人安心的,再次睡下去之后,赛罗与梦比优斯就和回到出生点一般地再次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从那以后,他们要走就一起行动,完全变成了任意行的模式,想走就走想坐就坐,虽然很悠闲,但在四周不变的白板之中,再自在的悠闲也很是无聊。

 

4、

两人终于忍不住开始往“这是梦境”上下手,特别唯心主义地疯狂脑内暗示,竟然还真给弄出了点东西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注意力与想象力有关,他们弄出的东西并不多。

梦比优斯在成功脑出自己睡觉前还在看的一块光板之后,就在甜头中开启了“地球物品安利时间”,强行创造出一张沙发、几袋零食与一台电视机,一边兴奋一边和赛罗讲解这些物件的用法。而赛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注意力无法集中的关系,他每次脑出来的东西都很是畸形怪异,还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得彻底。对此他很是不满,在好几晚的尝试都毫无意外地失败之后,气呼呼的赛罗选择和梦比优斯一起窝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视,假装无事发生。

不过由于电视也是梦比优斯想象出来的,其中展示的画面更常是梦比优斯的回忆杀。

这可让赛罗调侃了好长一段时间。

 

5、

不再纠结自己创造事物的赛罗开始叫梦比优斯帮他脑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的“夜生活”因此变得丰富多彩了起来。

好奇心强又很喜欢找刺激的赛罗在发现梦境的唯心性之后总是想要看些能开眼界的东西,于是各种叫梦比优斯脑补故事或传说中的神物,而只能听他的描述来进行脑补的梦比优斯……又常常把“神物”给脑成“最终boss”。

于是他们从此之后,时不时地就要和一个长相奇特的庞然大物战斗一个晚上。

赛罗总是一边抱怨加嘲笑,一边打得很是开心。

 

6、

哪怕他们在白天永远都是对方的背景,他们也还拥有漫长的夜晚。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