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不算秘密(2)

*感谢回复们!

*这章主要思想:

赛罗:“????”

——————

3、

“红玫瑰酒吧因为当日工作的吧内员工被全灭而暂停运营。”

听见作为异常生物发烧友的同伴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梦比优斯正在喝水。在这种状态下急着想要说话的结果可想而知,他强忍住咳嗽的冲动把水咽下去后,转身就呛了个惊天动地。

坐在他对面的相原龙受到了惊吓:“喂,未来,你没事吧?”

“没事!我只是太惊讶了。”化名为日比野未来的青年摇摇头,还是忍不住又回过身去再咳了几下。

“红玫瑰……”木之美眨眨眼,略微歪头想了想:“不就是未来君前天去的那里嘛?”

“是的。”终于顺过气来的未来闻言神色有点微妙。

那件事想想还挺尴尬的,艾斯哥他们根本就不是……

“切,”相原龙在一旁搭腔,不屑地撇嘴:“那群BA派的家伙不都是这样吗。”

他对所有的非人类都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吸血鬼这种生活方式还和人类冲突的,更是厌恶到不行。不过他在和未来熟识后,还是不自觉地把对吸血鬼的厌恶范围缩小了点,开始针对派系——再说了,作为Guys的一员他本来也就知道派系的事情,只是因为没有直接接触过所以一直没放在心上而已。

BA派便是吸血鬼中不抑制自己本性的那一部分,他们沉溺于吸食人血,甚至还有不少以杀人为乐的家伙存在。因为从不节制,BA派的大部分成员都性格乖戾,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更是常态,是吸血鬼中最爱制造冲突的一派。

与之相对的,是梦比优斯所在的KM派。他们大都是从出生起就从没吸食过人血的素食主义者,与普通人类之间也不是单纯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由于基本包揽了吸血鬼内沉迷科研厌恶冲突的科学家们,他们几乎人人都长时间服用“伪装药剂”,到现在,诸如梦比优斯这样跑来和人类一直混在一起的类型,血液里都已经融入了药剂的成分。这在BA派的吸血鬼看来是一种劣性污染的情况,对KM派的吸血鬼而言却很是便利——这使得他们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伪装,让自己不至于因为某个鲜明的特征而被人类另眼相看。不过这个药剂也并不是能让他们完美地伪装成一般人的,直接点说,药剂的作用只是改变眼睛的颜色,而他们的那过人的身体素质和异于常人的五感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所以,KM派的吸血鬼们从加入这个派系起就一直在进行着诸多的训练。

比如怎么样抑制住自己那把人类当作美味的本能,怎么样控制住自己条件反射地做出不符合人类身体素质的举动,怎么样像人类那样生活……又比如,怎么样才能很正常地和人类吃一样的食物。活着,就得吃什么来饱腹,更别提人类这种杂食性、还连同一种食材都能做得千变万化的生物了。所以作为KM派、极喜欢和人类成为朋友,和人类一起生活的他们,就不得不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正常而和人类一样有进食的举动。只是对于吸血鬼这样只通过吸食鲜血就能饱腹的生物而言,人类的食物与石头、塑料、纸板并没什么区别。

梦比优斯在很小的时候,第一次因为这个训练而接触了人类的食物。在现在的他看来普普通通的番茄,却给小小的他带来了很大的刺激。只是区区一颗巴掌大的番茄而,咬了没几口,身体就开始不舒服起来,有几欲呕吐的恶心感,肚子很疼、眼前发黑,他颤抖着,强行全部吃下去之后就忍不住蜷缩起来,从椅子上摔到地面,显得十分狼狈。那段时间的经历被称之为折磨也不足为过,和他一起训练的孩子中,最后坚持下来的也没有几个,梦比优斯也正是因为这样,被他现在的几个哥哥们投入了更多的关注。

对梦比优斯而言,KM派这近乎是自我折磨的训练都是值得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Guys里,和龙桑他们成为朋友,像这样一起吃着饭,聊着天。他和他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从最初的隐瞒到现在的知根知底几乎无话不谈,他们的感情越来越深厚,到现在,梦比优斯甚至觉得,能和他们相遇,是他今生最幸福的事情。

在他身为吸血鬼的真实身份暴露之后,Guys的伙伴们不仅没有对他戒备和警惕,相反还笑嘻嘻地拍他的肩膀,开他的玩笑,拥抱他,告诉他不希望他离开。而细心的天谷木之美甚至还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未来君你是吸血鬼,吃我们的食物没有问题吗?”

“没问题,”梦比优斯当时这样回答:“只是不像血液那样饱腹能力那么强。”

这一句话勾起了对异常生物异常好奇的久赖哲平的兴趣,他满是求知与探求地向他询问各种与吸血鬼有关的问题,其他的伙伴们也都开始兴致勃勃地你一言我一语地提着自己的想法与疑问——有些过于深奥,有些又着实不能说,梦比优斯一会儿笑得坦诚、一会儿又神情僵硬强行表示自己不清楚,实在没办法的就撒个小谎,或者干脆转移话题。他的演技很是拙劣,但谁也没有逼问他什么。

人类的食物要说能饱吸血鬼的腹,严格来说的确也是能做到的。适应之后,进入肚子的东西能让他感受到有微妙的沉淀感,胃被撑起来,那就应该是食物能缓解他的饥饿的表现。但是,不够。只有这些的话,不够。只有这种嚼在口中无滋无味,咽下去后也感觉怪异的东西在肠胃里,完全不够。他还是想要喝血,他还是会感觉饥渴——所以在适应人类食物后的接下来的训练,便是控制他们的渴望。梦比优斯可以连续好几个月甚至一年都不怎么吸食鲜血,依然笑嘻嘻地和自己的伙伴们相处,自然也可以在受到很重的伤势之后也不显出异样,让别人在他坚持不住之前都看不出任何的问题。

不过,说到吸血鬼的味觉和人类不同这一点,KM派的科学家们也不是对此没有研究。之前才有能消除这种差异的药剂被研发出来找人试验效果,主动申请当实验体的梦比优斯就这样拿到了一瓶。在某一次的战斗之后,和Guys的同伴们一起坐在草地上,面对着某盘黏糊的、堆在一起色泽就像泥巴的食物时,他趁周围人不注意灌下了药剂,再小心翼翼地,用勺子舀起一小滩,嘴唇轻轻地碰了碰,小抿一口砸吧嘴。

那时从舌尖上传来的香味,简直美妙得到了梦比优斯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程度。他终于明白,原来吃食物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

不过,这种药剂还处于不成熟的阶段,造价也很是高昂,哪怕后来与科学家中的一员有了深厚友谊的梦比优斯也并没有多少这种药剂,平常也都是且用且珍惜,并不能每天都有到那种愉快到堪称感动的进食体验。

关于这件事,Guys的大伙儿们自然是不知情的。作为民间自发成立的吸血鬼歼灭部队之一,虽然在专业性上比不过吸血鬼猎人,但也有一定力量的他们光是从某些吸血鬼的袭击中保护人类就已经很是辛苦了,梦比优斯不认为还有再增加让他们操心的事的必要。

BA派的成员们曾组织着某些智商底下本能至上的家伙们对Guys所在的区域进行了攻击,Guys的老队员和平民百姓都死伤惨重,而正好从自家哥哥们那里接到相关任务的梦比优斯匆忙地赶到这里,就那样顺理成章地加入了Guys,成为了歼灭部队中的一员。

当然,这些也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现在这个叫做日比野未来的,怎么看都和常人无异的青年,还在为解决日出大婶给他的那一大堆白米饭而发愁呢。

“所以我说,那群家伙什么时候起内讧把自己全灭了都不奇怪!”相原龙还在这个话题上说事,他用这样嫌恶的语气谈论BA派的吸血鬼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周围的同伴们都很是淡定,就连曾经因为相原龙以偏概全用恶意揣测所有吸血鬼而差点和他争吵起来的梦比优斯,都平静得不行。甚至于对BA派的成员的确没什么好印象还与之互相针对、频繁对战的他基本都没有反驳过相原龙的那些关于“暴力”、“残忍”的负面描述。

不过这次不同。

“但是,”日比野未来回想到那个很会说话、笑容亲切的调酒师,和为自己的安全担忧的青年:“那个酒吧里也还是有很好的人的。”

“未来君你可不要被表相给欺骗了噢!”坐在他左前方的风间真理奈摇头,扬起筷子比划:“有些人就是衣冠禽兽,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内心有多肮脏!”

BA派的都是坏人吗?表现得亲切友善的都是好人吗?或者说其实都没有好坏之分,不管性格多么偏激的人心里都有柔软的一面,只是由于身为不同的个体的他们立场不同而容易产生冲突,而像他们这样的存在,冲突又总是关系到生死。

总之,把想要对自己和亲友不利的都先规划到对立的行列,在交战时不留手就行了吧?

“嗯……”未来苦恼地歪头:“我也不太懂。”他最不擅长的就是理清这些复杂的东西了。

“总之,”斑鸠贞治也加入了话题:“未来你那天可真是让人捏了一把汗啊。”

“就是!”真理奈附和:“招呼也不打突然就去那种地方,我还担心未来君你被这样那样了呢!”

“?”在伙伴们知道他去了酒吧之后,未来也有被说过这句话,但他到现在也还不是很理解:“所以这样那样到底是……”

“所以说未来你还是太嫩了啊~”贞治笑得微妙,起身凑近未来,一副要干坏事的模样。

“诶?”未来茫然。

“那就是……”

“咳咳!”

其余四人均大声咳嗽起来。

“诶?”心思单纯的日比野未来立刻看向其他人,注意力成功被转移:“大家怎么了?没事吗?”

“你们这些人啊!”总是赞成把话说开的贞治明显与他们有不同的看法,开始嚷嚷:“未来也已经这个岁数了……”

“你给我过来!”真理奈直接欺身上前把他暴力地拉扯到一边去了。

某个不会读空气但好奇心一流的人还是一脸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啊,”木之美摆出一副突然回过神来的模样,一拍手,生硬又勉强地转移起话题:“我们刚才聊到哪里了来着?”

“是……啊,”哲平立刻配合地接上:“是那个……”他的话语一顿,借由抬头望天这个动作来掩饰尴尬的他突然留意到了不远处墙壁上悬挂的时钟,那上面的指针现在……

“啊!!”哲平猛地大喊一声。

“你干嘛?!”不远处的真理奈正在往回走,被他这一嗓子给吓了一大跳。

“咳,话说,”哲平歉意地笑着,举起一只手:“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众人愣了一秒。

“啊!”恍然大悟。

 

今天是Guys感谢日,说是为了表达对支持Guys、配合Guys工作的民众的感谢,实际上却是Guys的成员们为市民们讲解对抗吸血鬼的相关知识、为市民们发放相应道具的日子。

需要做的准备包括布置场地、确定内容还有采买那些必要道具。由于哲平发现得早,他们并没有超出预计时间多久,只要稍微快一点,还是依然能够提前完成任务的。

被分到“采买”组的日比野未来和相原龙急忙解决剩下的饭菜,起身便直接往基地外出发。要采买的物件其实大都是些日常里也经常会见到,只要去超市或者便利店多半就能买到的东西,而某些稍微特殊一点、但所需数量也不太多的物件Guys也有自己的渠道,这些对龙和未来而言都不是什么难事,只是需要多提点东西,然后跑跑腿而已。

他们二人动作很快,甚至在完成“买”的任务,只差“到”的任务之时,离活动开始都还有足够宽裕的时间。

本来以为会很赶,却意外地还挺轻松这一事实令他们的心情都很是放松,日比野未来与相原龙一人提着两大包看不出内容物的黑袋子,正有说有笑地走着,其中一个人却突然变了脸色。

日比野未来猛地跑动起来。

“喂,未来!”相原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动身追的时候已经被甩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又来这套!”他忍不住恼火地嘀咕,脑子一热直接把手上碍事的东西往旁边一丢,拔腿就追。

 

梦比优斯感觉到一股令他很是不舒服的气息,冰冷、阴暗,让人联想到鲜血、炼狱和死亡。这不是普通的低等吸血鬼能释放出来的气息,它强大,而且充满恶意。

梦比优斯想也没想,直接就冲着感应中的那个地方闷头狂奔,哪怕手上有两个超级碍事的大袋子也没有影响到他在人群中穿行的速度——除了和突然从一侧冲过来的某个人直接擦身相撞之外。

他们两个都因为冲撞力而后退,竟双双稳住了摔倒的趋势。梦比优斯也没空去观察那个既没有摔倒也没有受伤的人,只注意到对方是个穿着棕色皮衣的年轻男性。他一脸严肃,带着歉意却还是由于动作过快而显得敷衍地鞠躬道歉,又继续提着口袋跑动起来。

“喂!你这家伙……!”那个人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甚至还在不断地接近。梦比优斯果然还是觉得愧疚,于是动作不停地开口,遥遥地又说了一声:“对不起!”

一点也没感受到诚意的倒霉鬼:“……”

 

 

令人不适的气息是从前方拐角处传来的,但等梦比优斯跑近了却发现,那是一条又短又窄,一眼就能看个完整的小巷子。巷子里不仅没有任何人影,它那墙角处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还堆了不少的垃圾口袋。

身后有跑动的脚步声,有人和他前脚后脚地到达了这里。

梦比优斯没有回头,又上前一步很是严肃认真地凝神感应,发现吸引他过来的气息还在渐渐地消散。

来晚了。

他想,然后意识到身旁那个人和他做了同样的前行动作。

他们两个就这样停在巷口,沉默了一会儿,同时转头看向了对方。

是刚刚撞到的那个人。

“……”

好像有点眼熟。

-tbc-

啊一不小心写飞了,请将就23333

评论(3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