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誓言(2)

*(1)

*开始带孩子x

*BGM

————

3、

第二天一早,趁着太阳还没有出来,日比野未来就尽职尽责地提起水壶绕了花园一圈。回房间的时候见赛罗还是那样四仰八叉地霸占在两张床垫上,睡得相当舒服。

他今天早上久违地是被诸星真给踢醒的。

未来蹲下来,见他把其中一个枕头压在背下,因为不良睡姿而仰着头,嘴都略微张着没能闭上,就忍不住好笑地抬手去戳这个人的鼻子。

诸星真蹬腿又砸吧嘴,向左边翻身,顺手把另一个枕头给捞进了怀里。

日比野未来回想到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这个人抱在怀中僵硬了大半个晚上的曾经,脸上的笑容一僵,抬手报复性地捏住诸星真的鼻子。

没过多久诸星真就瞪大眼睛醒了过来,他在未来的笑声中猛地坐起身,瞪着笑得弯成一团的未来,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忽然冲上脑海的关于昨晚的某个“拥抱”的回忆给震得定在了原地。

“?”未来从未听说过这个整人的方法有什么副作用,但诸星真这个莫名其妙的反应实在是令他疑惑:“真你还好吗?”他很少恶作剧,一时间被面前人的反应弄得有点不安。

诸星真表情僵硬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看着日比野未来干净明亮的棕眼睛,在意识到这家伙或许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昨晚干了什么之后、才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双手抱胸、扭过头去切了一声:“本少爷能有什么事。”

“真的?”未来凑近他,把诸星真吓得在床垫上猛地一个前耸。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反应过头得丢人,诸星真顺势站起来,强行一副没事人样地挥了挥手:“当然是真的,话说早饭呢?我快要饿死了!”

“早饭是我昨天在超市买的巧克力面包。”未来不疑有他,也跟着一起起身。

 

面包配牛奶的搭配简捷又经典,在吃的东西上面一直以来都没怎么作妖的诸星真吃饱后精神劲儿又彻底地回来了,在日比野未来清洗杯子的当口又巴拉巴拉了一堆自己出去大显神威的光荣历史。

和日比野未来讲这些的时候,因为听众的反应实在是过于热情,诸星真总会很有成就感,一个得意就夸大其词地讲得根本就停不下来。一直到他跟着那个人一起将被褥抱到院子里,见日比野未来抖了抖被子就把它往搭平的棍子上挂时,才疑惑地换了一个话题。

“你这是在做什么?”

“晒被子。”未来一边回答,一边接过真怀里的那一床,也抖开了晾上去。

天气很好,万里无云。今天绝对会是一个灿烂得过头的晴天。

日比野未来把被褥上的褶皱理顺,又补充道:“这样晚上睡着会很舒服。”

诸星真明显不理解:“那有什么舒服不舒服的。”

“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未来对他眨了眨眼,神情看上去并不显得狡黠,反而纯粹得有些俏皮。

诸星真不讨厌这样有惊喜的期待,不如说他也挺喜欢日比野未来和他开玩笑时的样子:“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他往四周张望了一下,周围那与城里截然不同的环境勾起了他不小的兴趣。

“真你知道乡下最常见的游乐设施吗?”未来反问。

“……摩天轮?”

 

4、

离天谷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儿童游乐场,虽然很小,但基本的滑梯、爬梯与秋千还是有的。

诸星真体验过大型游乐场里的各种刺激项目,在与伊贺栗令人一体的时候也见过这些简简单单就能让孩子们玩上好半天的小设备,所以哪怕造型有些特别,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了。

诸星真看了看那群在滑梯上欢叫着折腾的孩子,挑起眉询问身边的青年:“你不会想要去玩那个吧?”

“不喜欢吗?”

“这是给小家伙们玩的。”他指了指自己,一脸“本少爷又不是小屁孩!”的神情。

当过一段时间幼儿园老师的陪玩高手日比野未来先生到显得兴致很高:“要不要试试和孩子们一起玩玩?会很开心的。”他说着就把诸星真往游乐场里面拉,带他走到一个独自蹲在游乐场的边缘,不知道在挖什么的小男孩的身边。

诸星真不知道未来在搞什么幺蛾子,但也没有拒绝,只是一脸莫名地跟着未来一起低头看向那个孩子。

 

日比野未来当然不是吃饱了撑的脑子一抽,把诸星真带来体验一把“幼儿园老师”的乐趣的。

昨天赛罗初次到达乡村,还是在面临那样美丽的景色的情况下,不仅没有丝毫的表示,还一心一意想着去休息——至少在日比野未来看来,他提出那些要求是因为想要休息一下,放松自己。

平常就那样在各个宇宙之间跑来跑去的,虽然从来都没有开口说过什么,但赛罗果然还是觉得有些累吧。

既然是难得的假期,哪怕不是过得多么的多姿多彩,但只要能让赛罗放松一点,梦比优斯就觉得自己的目的便达到了。

听天谷婆婆说,孩子们无忧无虑的快乐是很有感染力的,她只要一有空闲就喜欢坐在这个游乐场一旁的石凳上看孩子们玩耍的模样,看着看着,自己的心情也会变得很是愉快。

梦比优斯其实也有相同的感受。

孩子们心思单纯,不管多么不好的情绪都来的快去得也快,只是一件很是简单的小事就能让他们开心很久。和他们相处,梦比优斯总是不由自主地就会柔软了态度,笑容基本上就没从脸上消退过。

他想让赛罗也体验一下这种欢乐被传染的感觉,在梦比优斯看来,这也是作为放松的一个极好的方式。他没有考虑过这个方法是不是也适用于赛罗,只是一心一意以自己的角度出发为那个人提供着关心。从这方面来说,他其实和赛罗一样,都是很“自我”的性子。

 

诸星真走进了弯腰去看孩子的身前,发现他把挖出来的泥团左左右右散乱地堆着,虽然丑不拉叽但还是能够看出来有被刻意塑过形——不过说实在的,除了某坨好像是柱子又好像是大楼的泥团之外,诸星真完全看不出来这个男孩到底想要捏出个啥。

“大哥哥你能不能走开一点,你挡到我的光线了!”男孩突然一脸嫌弃地仰头瞪着诸星真看,说得就像他自己正在完成什么很重要的工作一样。

“噢?”诸星真反而直接就蹲他旁边了:“你捏这种东西要什么光线?”

日比野未来没想到诸星真居然开口就和别人孩子怼上,担心着小孩会哭就要上去和事,却见这孩子从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反过来怼到:“我看大哥哥你是要了光线也根本捏不出来。”

“切,怎么可能!”诸星真瞬间被激将,伸手就从他正在挖的那个坑里抓出一坨泥巴开始捏:“本少爷这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技术!”说到这里他还回头指挥光在后面笑的日比野未来:“未来你来给我们当裁判!”

“谁怕谁!”男孩夸张地对他做了个鬼脸,也不提光线的事了,与诸星真一起闷头开捏。

硬是觉得这个孩子和诸星真谜之相似的未来闻言也向前几步,顺势蹲到男孩的另一边,很是认真地望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手里的泥团,一副真的要给他们判出个高低的样子。

不过,选谁不行,非要靠近这个似乎有些孤僻、性格也有点臭的孩子也是有缘由的。日比野未来只是觉得既然借住了天谷家的房子,就应该相应地出点力,帮忙做点什么,而面前的这个不和别的孩子们混在一起,反而蹲在这里刨土的少年就是天谷婆婆在感受到他的真诚之后,欣慰地笑着交给他的一个小任务。

“次郎他总是会在上午的时候从家里溜出来一个人在游乐场里挖泥巴玩,”当时天谷婆婆用着很是慈爱的神情这样说着:“没有朋友也没有家长照应着,我这个老婆子就自作主张地在那边看着他,有时也带他去超市买点小吃,去家里玩玩什么的,他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啊,鬼机灵鬼机灵的,但还是太天真了,婆婆我很担心他这样乱跑要是被坏人拐走了可该怎么办……”她眯着眼睛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意识到自己讲偏了:“我不在这边的这几天,能麻烦你照看他一下吗?时间也不长,到了中午他的父母就会来接他回去啦。”

日比野未来当然没有拒绝。

 

“看!”诸星真把手上那坨玉米状的泥团举起来炫耀:“皮古蒙!”

叫做次郎的小男孩满脸嫌弃,然后也像模像样地举起自己的杰作:“雷德王!”怎么看也怎么像玉米。

未来的笑容尴尬地僵在脸上:“这个……”

诸星真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把手伸直又将“皮古蒙”举高了不少:“我的皮古蒙比你的那坨强大了两万倍!”

次郎抬头看着他的长手,一个不服气猛地站了起来:“我的雷德王才——”他突然身体一歪就要倒,日比野未来立刻伸手扶住他。

“次郎君,你还好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次郎被他这么拖了一下,甩两次头就缓了回来,惊讶地站直了看着面前的青年。

“你认识他?”诸星真和这个孩子一起重点错。

完全没有意识到要提前和诸星真说这件事的日比野未来毫无心理负担地点头:“把房子借给我们的天谷婆婆和他认识,婆婆叫我——”

“噢,我就说那个老太婆今天怎么没有过来,原来是派了你们两个小弟来啊。”次郎仰起头。

这么没有礼貌的说法让日比野未来一脸惊愕,诸星真倒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喂,什么小弟,本少爷才不是任何人的小弟!”他继续重点错地加重语气声明:“想要打败我,还早了两万年!”他明明还是蹲着,却还是自认为帅气地摆了个Y的手势。

“那我就是两亿年!”次郎为了显得自己更厉害,把两只手都用来比划,手中的“雷德王”啪地被他甩到地上。

“等一下次郎君,”日比野未来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两个人“幼稚”的争论上,他绕到次郎和诸星真的中间,蹲下身认真地看着孩子的眼睛:“你是不是没吃早饭?”

次郎刚刚还臭屁得不行的气势一泄,他把两只沾满了泥土的手握在一起,眼神开始躲闪:“我以为那个老太婆会带吃的过来……”

“次郎君。”日比野未来一脸严肃地不赞同:“不吃早饭就出来是不行的噢?而且,不要这样称呼天谷婆婆,这很没有礼貌你知道吗?”

“我、我知道……”次郎意外地失去了怼诸星真时的蛮不讲理的架势,他甚至在未来认真的目光下而显得有些退缩。

“哈哈哈哈哈哈!”本就因为日比野未来耳熟的教育腔而开启看好戏模式的诸星真直接在一旁动作夸张地笑开了,他手上的“皮古蒙”到这时也光荣阵亡。“诶,我说那个谁,”他一边笑一边甩手上的泥:“你面前这个人没什么好可怕的,”诸星真说着突然一把勾过日比野未来的脖子,伸出右手戳他的脸:“这家伙也就在这种时候罗里吧嗦的跟个老头子一样。”

“真!”脸上已经被沾上泥土的未来偏头想要躲过那只脏手,诸星真却坏心眼地把左手一抬,又糊了更多的泥到他的下巴上。

“……”未来抓住真搭在他左肩上的手一搓,然后反手也往他脸上糊了一团泥。

这下换那个孩子笑得很开心了。

 

和诸星真稍微闹了一会儿,日比野未来就把这个人的双手都抓住来制止事态变得更加不可收拾。他看向跃跃欲试也想要大显身手的次郎,急忙开口转移孩子的注意力:“次郎君要不要到天谷婆婆的家里去吃早饭?虽然婆婆现在不在家,但是还是有好吃的噢?”

诸星真一听他用这样甜又带有诱骗性质的声音说话就忍不住去盯着他的脸看,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喜欢日比野未来这时露出来的笑容。

“好啊!”次郎果然被带偏,他转身抓起一张被扔在地上的手帕胡乱擦了擦手,握紧还沾有泥团的小手比了个挥拳的动作:“我现在就要吃好吃的!”

这个孩子还是心思过于单纯,一听说有吃的就想也不想地就要跟着这两个陌生人走。

而日比野未来和诸星真都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他站起身握住次郎的手,诸星真站在未来的另一侧,两个顶着一张大花脸的青年就这样心大地打算带走这个孩子。

“啊,你不是来帮天谷婆婆看家那孩子吗。”从最开始就有注意着他们动静的人中走出来一个老爷爷,他将双手背在身后,对日比野未来慈祥地笑着招呼:“她果然也拜托你要照看一下这个孩子啊。”

“爷爷好。”日比野未来记得这个老人就是昨天木之美和他说的、原本被拜托了要帮他们照看庭院的老人:“我们打算带次郎君去吃顿早饭。”

其实在这样一个邻里邻居之间都互相熟悉的村子里,反而是不容易出事的。遇到不熟悉的人大家都会看着,如果有哪家孩子单独跑出来玩,人们也都会留心。

老爷爷似乎早就和在这里陪着孩子的大人们招呼过了,所以到现在都没有人拦住他们。只是在两人要带着孩子离开时,老爷爷才过来多问了几句而已。这就是信任关系的承接了,天谷婆婆信任自己的孙女,老爷爷信任天谷婆婆,而周围的那些大人又都信任老爷爷,也因此,日比野未来和诸星真也被包含进了这片信任网里。

 

很轻易地就过了“监护人”的这一关,未来带着孩子来到天谷婆婆的家中。三个人一起洗过脸和手,两个青年换下被沾上泥污的衣物,等到早餐拿上桌的时候,本来就是吃白食的孩子却闹起了别扭。

“我不吃这个!”

次郎嘟着嘴,对干巴巴的面包不屑一顾。哪怕由带点婴儿肥的他做出的这个表情显得很是可爱,耐心基本为零的诸星真也立刻就真情实感地觉得这个孩子真是麻烦得可以,差点就直接把一句“爱吃吃不吃滚”甩出去。还是日比野未来反应快,在诸星真露出明显不耐烦神色时拉住他的手,又回头给孩子说带他去附近的购物中心里买好吃的,才一下子把两个人都给制住了。

而被牵着手的诸星真,脑子里所有的负面情绪一下子就被甩到了九霄云外,开始心情极好地对购物中心里会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产生了期待。

-tbc-

(3)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