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总裁王与嘤嘤皇(短篇完结)

*恶搞,ooc注意,私设多

*严重警告,如有不适请立刻右上角

————

1、

波利炘是一片神奇的大陆,它的每一个小国的国王都是由热情的人民捧上王座的。
曾是普通人的国王们总会在一个大事件中发光发热,就像拯救万民的英雄一般一举跃入人民的视野之中。吟游诗人会一边惊叹着一边把他们的经历编写成故事四处传唱,深受人们爱戴与敬仰的他们就是这个国家的传奇。
而在他们的故事广为人知之时,人们对他们的印象也就固定了下来。子民们吹捧着自己的王,津津乐道自己所熟知的王的性格,一旦王的举动有哪一点不太一样了,他们就会很是诧异、很难过也很心痛,不仅会降低对王的信仰,甚至还会在痛苦中碎裂了心口,丢了性命。

于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帝王们,不得不,为了自己那脆弱的国民们隐藏自己不符合“设定”的言行举止,拼命地努力着。

2、
今天,又到了波利炘大陆南北两边的大国国王聚集在一起开会的日子。
主办方永远都是总裁国,而嘤嘤国的人必须不远万里地比约定时间早很多地赶来,以免总是唯我独尊的那位总裁王——赛少生气。至于嘤嘤国的皇的看法……嘤嘤国的皇,小梦,实在是过于善良,他不会违背赛少的命令。
这次的会议是关于位于他们两国交接处的某一小片土地的处理问题。

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气的赛少散漫地坐在主位上,向来是第一个发言的他简单直接又毫无修饰地表示自己决定要将那片区域设计成工业区,在那上面建立工厂。
“请等一下!”小梦嘟着嘴,很是不赞同地举起了手:“我觉得你的这个提议不太好……”
“是吗?”赛少笑了,眼里燃起被冒犯了地怒火,他起身,气势强大地走到小梦的身边,挑起他的下巴,勾起唇角露出一个邪魅狂狷的笑容:“你居然敢反对我?”
身为赛少,他要强势要霸道,不听取任何人的建议也不体谅任何人的心情,最重要的是,他要在展现自负的同时,用肢体动作来胁迫他人屈服。
“不……”小梦明显被吓到了,他忍不住颤抖着,嘴巴一撇眼泪就刷刷地往下掉:“我,我只是觉得……”
“什·么?”
“没,”身为小梦,他要内心纤细,要温柔到柔弱,要对强大的存在表现依赖,最重要的是,要爱哭。“没什么……”小梦的双眼里兜满了晶莹的泪水,这样一副可怜又瑟缩的模样使得他看上去是那样地惹人怜爱。
“啊我们可怜的皇,他还是那么的善良!你们看他那娇弱可怜的样子,我的心都因为他而痛了起来!”嘤嘤国的大臣捂住眼睛,满眼怜悯,又像是要哭了又像是很是陶醉。
“啊我们霸气的王,他还是那么的强势!你们看他那邪魅狂狷的笑容,我的心都因为他而颤抖!”总裁国的大臣按住心口,一脸沉迷,看上去已经为自家王而神魂颠倒。
在小梦服软之后,会议继续进行了下去。

赛少一直端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睥睨其余人众的同时,不容置疑地说着自己的想法。而小梦蜷缩在他那小而卑微的座位里,低声哭泣着,不管赛少说了什么,都啜泣着点头答应。泪水糊满了他的脸,很是狼狈的他和高高在上笑得自得的赛少两相对比之下,显得是那样的可笑。

3、

如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在场面完全是一面倒的情况下,会议结束了。

小梦嘤嘤着捂着脸跑进不远处的厕所里,赛少仰着下巴冷笑一声,也起身,叼得不可一世地跟了进去。

嘤嘤国的大臣终于陶醉又怜悯地哭出了声。

“啊,我们善良可怜的王啊……”他喃喃。

 

赛罗进到厕所内,见梦比优斯双手撑在水池旁默默地站在那里。
他的双眼通红,哪怕已经洗了一下脸,也掩盖不住刚刚大哭过一场的狼狈。只是与之前在大厅里完全不同的是,梦比优斯闭着双眼,紧皱眉头、抿着唇,面上是一副似乎在忍耐着什么苦痛的神情。这样的他竟有了一种生人勿近的错觉,要是让外面的人看到,一定会大呼着幻灭并表示这不是我家的小梦。
赛罗轻车熟路地打开他刚刚在过来时提到手里的折叠椅,把它放在梦比优斯的身后,并按着那个人的肩,引导他稳稳地坐到躺椅上。然后赛罗拿起常年准备在厕所内的干净白毛巾,把它润湿了盖在梦比优斯通红的眼上。

总裁国的人们以为他拿折叠椅是为了在厕所里傲慢地坐着嘲讽被他吓得哭泣的小梦,也以为那些带有香气的白毛巾不过是他想展现自己的高贵而准备的奢侈品。

谁也不知道在这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他们所熟悉的王们都做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而且动作还是那样地轻车熟路。

 

“赛罗,刚才说的那个提案我反对。”赛罗甚至都还没开口,才刚刚躺好地梦比优斯就直接一句话引向正题。与嘤嘤国的国民们所认为的不同,梦比优斯并不是一个弱势的人,他甚至在面对正事时会很是认真,认真到执拗。
“嗯。”赛罗随意地回了一声。梦比优斯之前的确在那个“会议”上也提到过这个。
“那片区域不应该拿来做工业用,建工厂太、浪费,”梦比优斯倒抽了一口气,打出一个小小的泣嗝。然后他接着道:“那是一片难得保存完好的生态区,我们应该……”由于才大哭过,身体内部的机能还未能调节到正常的状态,这导致他的话语断断续续,说不了几句就会被身体反应强行打断,吸气调整之后才能继续说下去。明明只要等激素反应稳定下来就能好好说话的,但梦比优斯就是要在状况不好的这个时候开口,一副不说完就不罢休的倔强姿态。
赛罗也知道他的固执劲儿根本就是无药可医的程度,所以很是自然地顺着他的话安抚:“好好好,你先把呼吸理顺了再说。”
乖乖躺着的梦比优斯闻言停了几秒,似乎在平复因为长时间哭泣而扰乱的心情。但他很快又继续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生态保护区,那样就可以……”
“我无所谓。”赛罗耸耸肩。
与总裁国的国民们所认为的不同,赛罗并不是一个什么都要掌握在手中的人,虽说他的确不太喜欢听取别人的意见,但首先,他并不是不讲道理,而其次,他也是个很随意的人,说实在的,他根本就没有把这片土地的事情放在心上。对于这些在他心中无伤大雅的事情,他更多的是无所谓。
比起这个,赛罗明显更在意另一件事。
“对了,梦比优斯,你来试试这个,”坐在随便从洗手台下方拖出来的塑料凳上的赛罗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管软膏:“我国新研究出来的消肿药,你看看效果怎么样?”

由于每次开会梦比优斯都不得不长时间地哭泣,导致双眼发肿好长一段时间,整个人都似乎很是不舒服,赛罗就动心思让自家国民多多研究关于消肿的药物,次次为梦比优斯带来效果一次比一次更好的产品——谁叫那个家伙根本就不重视这些,就在那边硬抗着呢。
“嗯,”梦比优斯终于不打算继续钻他的正事了,哪怕话语里还有浓浓的鼻音,但也能听出他的认真:“谢谢你,赛罗。”梦比优斯露出了一个很是灿烂的笑容。

“嘿,”赛罗抹了抹鼻子,也笑了:“这没什么。”

他们开始闲聊了起来。

赛罗与梦比优斯其实都很是珍惜他们见面后在这一个小房间里能卸下伪装的这一段时间,能够像这样,放放松松地和自家好友天南地北地聊聊天,不用再去考虑那些心思敏感的国民,也不用再去纠结那些大道理和重任。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两个都不想坐上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座。

 

4、

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王在厕所里聊了什么。

只是等那两个人出来的时候,他们还可以根据王的样子来进行脑补。
赛少走在前面,小梦微微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赛少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只是一如既往邪魅的笑容里似乎糅杂了一丝明媚,看上去心情很不错。而小梦不再哭了,只是双眼红红,似乎是强打起精神的他看上去有一股脆弱的坚强,还是那么惹人怜惜。

 

哇,多半是赛少又在厕所里欺负小梦了,他们每次开会都这样。

噢,我帅气的王。

哎,我可怜的皇。

总裁国与嘤嘤国的国民各有各的想法,他们互望了一眼,笑得心照不宣。

但是,这样的他们可真配,不是吗?

 

至于他们的王会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再重新开一次主题相同而内容完全不同的会议,就完全不在他们的认知之中了。

-完-

我也很喜欢用赛少和小梦这样的称呼,文中只是为了区分。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