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没有回复吃我要死啦啊啊啊啊

【赛梦童话系列】灰姑娘(5)

*(4)

——————

12、

泰罗本来已经冷静下来了。

虽然他的确有些任性,有点浪,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讲道理。作为这个堪称光之国最大绑架案的受害者之一,泰罗知道那些无可奈何的事情不能去干涉,全体撕票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所以他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过某两个人明显对他还是不放心,暂时没有剧情安排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的赛文和希卡利一左一右地站在泰罗旁边,就像两个保镖似得。

 

突然,通往花园的那扇门被推开,随着一阵风流,提着裙摆步伐匆匆但脸色却很是平静的“女主角”经过泰罗的面前,往这边瞥了一秒不到的时间就收回视线,连个招呼都不打,蹬着高跟鞋快速跑远。

“!”

泰罗那本来清零的愤怒值又腾地一下涨了回去——那怎么看怎么做贼心虚的态度是几个意思?!

“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泰罗拧起眉头抬脚要追,身旁的两个人业务熟练地按住他的肩膀。

在这么一个动作的时间之后,另一个主角也跑进了门。梦比优斯追人的姿态怎么看怎么悠闲,他只是在门口强行伸了一下手大声来了一句“等等!”,然后继续他那极为缓慢地小跑。梦比优斯在注意到泰罗这三人组之后,还很有闲心地中途停下来和他们一一打了个招呼,笑得灿烂:“泰罗教官、赛文哥哥、希卡利!”

 

“铛~”

重点人物出现在眼前,泰罗的注意力立刻从之前那个怎么样都好的家伙那边转移了过来,他一边回应招呼,一边将梦比优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很好,衣裤没有奇怪的褶皱也不凌乱,没有什么“不可言说”的成分在里面。

希卡利在这时也开了口:“人都已经开始跑了,要有什么也已经结束了。”说着这不知是和事还是搞事的话,他松开手,还顺便和梦比优斯示意了一下,表示不用管他们,走自己的剧情就是。然后他才继续总结般地说道:“生米煮成熟饭。”

“铛~”

“……”同样松开手的赛文严肃地思考希卡利到底是友军还是敌军。他选择岔开话题:“剧情到了,你们也开始准备吧。”

泰罗意外地没有多说什么,仅仅只是盯着梦比优斯很快就被尽职尽责的女装大佬们包围住的身影,忽然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好。”按照角色分配,他还是能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的。

 

13、

梦比优斯的确不需要急着去追。本来剧情安排就不允许王子追上灰姑娘是其一,其二便是赛罗的速度在高跟鞋的影响下有了明显的下降,要是一不小心跑得起劲给追上了,那可就得出事了。

而完全相信梦比优斯不会搞事情的赛罗裙角带风,很快便到达了舞厅。

“铛~”

人们的视线齐齐聚集了过来。

要说这个衣着尽显华美亮丽的人是个姑娘,或许在跑过身边时还会有种清风拂面的美感,但换成女装大佬就不一样了,甚至跑动着的他比不动的时候更加辣眼睛,让不少围观群众感觉自己多半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美妙”的画面。一时间,他们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给赛罗让出了一条光明大道来。

赛罗根本不知道人们的想法,还以为他们是在帮助自己节约时间,嘚瑟之下忍不住一笑,抽空抬手摆了个nico:“多谢啦。”

不知道他在谢谁的群众们一脸懵逼。

 

“铛~”

赛罗终于到达了王宫外那长得夸张的楼梯前。

对在下南瓜马车时摔的那一大跟头记忆犹新的他立刻停下脚步。“向下”会给穿着高跟鞋的人大大的惊喜,就连赛罗这个一贯对小事毫不在意的人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只是,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他不仅要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完之前跑出王宫,还得在上车后让车也跑几步才行。

不过,这当然难不倒他赛罗大人。

凭借着惊人的运动神经,他只是削减了一小点速度就顺利地跑到了长长楼梯的中间位置,按照剧情提示,赛罗毫不犹豫地狠狠一甩脚——什么也没发生。

所谓合脚的鞋,当然是不大不小,自然不会在踢个几下的情况下就从脚上掉下来。

赛罗没料到最后卡住自己的居然会是这种情况,必须“跑掉鞋”的他在这几个楼梯间各种来回上跑下跑左踢右甩,完全弄不明白那个灰姑娘到底是怎么在自然奔跑中把鞋给弄掉的。他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强行在“跑动过程中差点踩空于是收脚,不小心在楼梯边缘狠狠地一挂”之后把剧情道具给弄了下来——赛罗还刻意重复了一遍,直接把一双都弄掉了。

“铛~”

不管是不是因为诺亚的原因才让这双鞋这么难脱,总之机智的他现在双脚解放,不管剩下的时间是多么的急迫都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赛罗眉飞色舞地开启冲刺模式,没嘚瑟多久就突然在下某个阶梯时猛地一个打滑,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默默把他右脚的水晶鞋又变回了脚上的诺亚隐在不知何方,淡定沉稳的声音在赛罗的脑海里响起:“灰姑娘只能踢掉一只鞋。”他说。

“混蛋!!!!”

又一次被裙摆弄得无法自救的赛罗狼狈不堪地一路滚到底,刚刚挣扎着爬起来,就听梦比优斯担忧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赛罗!你没事吧?!”

……该死。

赛罗一时间气得差点当场爆炸。

“完·全·没·事!”他大吼着回应,握紧拳,受挫的自尊心引起屈辱感,赛罗耻得血液都冲上了脑。狼狈的姿态被梦比优斯所看见的事实令他觉得很是丢脸,连带着那股被坑的愤怒都越发强烈起来。

赛罗没有回头,吼完那句话就直接钻进了南瓜马车里,狠狠地一脚踢在车内壁华丽的装饰上,吓得由老鼠变来本就胆小的马匹立刻奔跑了起来。

 

“铛~”

梦比优斯在楼梯中段担忧地望着那辆精美的马车,午夜昏暗又灯光不足,他的视线跟不了一会儿就丢失了南瓜车的踪影。

他在看见赛罗出意外的时候就急忙跑下了楼,却在规则的限制下只能稳稳地定在掉落的水晶鞋旁,不得不遥遥站在高处大声询问赛罗的情况。

他没事。

梦比优斯想,弯腰捡起闪亮的水晶鞋。

强大如赛罗,当然不会被这么几节楼梯给打败,只是,不能亲眼看见他的状况果然还是很让人在意。

对了。

梦比优斯突然眼睛一亮。

明天就是试穿水晶鞋的剧情了,可以麻烦负责这部分的泰罗教官帮忙看看赛罗的情况……

-tbc-

(6)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