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童话系列】灰姑娘(4)

*3

*这个短篇比我想象中的长了三倍不止……更重要的是,沉迷游戏无心更文(*/ω\*) 请把我拉回来_(:3」∠)_

——————

11、

梦比优斯带着赛罗到了故事里要求的那个奶白色的亭子里。

终于要开始剧情的下一个阶段了,而也是到这时,他们两个才错开了黏在一起的视线。

 

赛罗从没有这么长时间一直盯着同一个人看过。原本只是因为规则的要求让他不得不强行中断和梦比优斯的交流,转而进行默默地互望,而到后来,他是真的看入迷了。

赛罗没料到自己也会有把规则的限制当成一个光明正大做某些事的理由的一天,甚至他的心里都在低低说着,有这样的规则简直赚翻……想到这里,赛罗低头看了看他们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本来,他也不会喜欢有谁这样一直握着他的手,更别提还任由那个人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搀扶着他了。不过赛罗发现,对象是梦比优斯的话,他并不会觉得讨厌。虽然还是会时不时地感到一点由倔强而带来的别扭,但他却仍然莫名地想要这样的时间再延长一会。

怎么说呢,他喜欢梦比优斯,这已经是一件很明显的事了。

 

既然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梦比优斯在赛罗坐下之后就自然而然地将手从他的肩旁移开,并松开了与他握在一起的右手。

赛罗下意识地反握了一下,这个举动令他们两个人都是一惊。

梦比优斯转头看向赛罗,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的惊讶极快地被一种柔软的情感给覆盖。这并不是他常露出的那种温暖阳光的神色,而是更加耀眼、更加撩动人心旋的……

赛罗觉得梦比优斯这样的眼神有点灼人——至少他自己就不会用这样的表情去看自己的伙伴。

要说这是剧情安排中的心动场景的话,他们两个的演技可都没这么好。也就是说,梦比优斯也极有可能……

赛罗感受着自己那快速到仿佛就要失控的心跳。

这种感觉,真是太夸张了。

 

气氛居然真的变得暧昧了起来。

 

【“我……”“你……”王子与灰姑娘同时开口想要挑起话题,却因为听见了对方的声音而又一齐沉默了下来。这样的默契不仅没能冲淡他们之间旖旎的气氛,反倒令他们的脸都开始发烧。

“你先说。”王子首先进行推让。

“不,还是你先说吧。”灰姑娘羞涩地摇了摇头。

王子凝视着她在月光下更显精致美丽的面庞,心中的爱意一瞬间泛滥成灾。

“我爱你,成为我的王妃吧。”】

 

“我……”

“你……”

在那样莫名地令人有些脸红心跳的气氛中,赛罗和梦比优斯同时开口。话语碰撞到一起,竟不自觉地正好走了剧情。他们齐齐一愣,梦比优斯立刻接上本该说的台词:“你先说。”

“不,还是你先说吧。”

赛罗摇头,定定地凝视着他,不知不觉竟忘记了现在的状况,转而对梦比优斯即将出口的话语有了期待。

梦比优斯不自觉地红了脸。

“我、我爱你。”明明是在说台词,他却结结巴巴,甚至还有些慌乱:“能和我……啊不,成为我的王妃吧。”在规则限制下,顺理成章地从口中冒出的违和的话语顺利让梦比优斯的心情跑偏了方向。他一想到王妃这个词的含义,就忍不住低垂了一下视线,看向赛罗那一身亮蓝得闪闪发光的华丽舞裙。

“我也……”自动忽略后半句的赛罗还沉浸在那个暧昧的气氛里,他一边低声回应着,一边下意识向身旁人靠近了些许。

“噗。”梦比优斯在女装面前瞬间出戏。

“????你笑什么!”赛罗不满他的打断,却也还是顺着他的视线低头。亮粉闪瞎了他的眼:“……不准看!!!”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能笑出声的梦比优斯一下子有点停不下来。

“你这家伙!!!”赛罗炸毛。

“哈哈哈哈哈对不……哈哈哈哈!”梦比优斯笑得前俯后仰。

“你居然还笑!”赛罗张牙舞爪一副要揍人的模样,右手握成拳作势要打,刚刚挥动起来就被一边爆笑着一边条件反射抬手格挡的梦比优斯给抓住了拳头。

赛罗突然一个用力,趁梦比优斯笑得没力气的时候猛地张开手,不仅将他们的动作改成了十指紧扣的状态,甚至还稍微起身、左手按上那人的肩膀,顺力把梦比优斯推得歪了身体,后背靠到身后乳白的石柱上。

还没笑够的梦比优斯以为他在玩闹,被修身的高档布料包裹的身躯随着笑意微微颤抖着,自然又放松的模样不见一丝防备。皎洁的月光照在他线条柔和的面庞上,仿若倾洒了银尘。

赛罗眯起眼,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危险的程度。

“梦比优斯,我……”

 

“铛~”

午夜的钟声毫无预兆地响起。

才刚刚开始准备搞事的赛罗看着梦比优斯那一瞬间进入“工作状态”的正经神色,不由得火气一泄,在短时间内心情就几经起伏的他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感。

“……我必须要走了”赛罗的声音凉凉。

“铛~”

多亏了梦比优斯刚才的“提醒”,他起身时没忘了提起裙摆,防止自己在接下来的奔跑中再次惨烈的摔倒。不过,他那一副说是严肃、更像是有什么要结束了的神情,完全就是即将英勇就义的模样——以前从没哪个敌人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为什么?你可以留在这里!”梦比优斯也被他所感染,显得有点担忧:“请一定要小心。”

“对不起,我真的必须得走了。”赛罗棒读完,回头对梦比优斯笑了笑。明明只是一两句话的时间,他却已经完全调整了过来,展现出来的是似乎并不为刚才的事情遗憾,也没有对未来有任何退缩想法的神情,看上去很是潇洒帅气:“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一抹唇角,果断转头跑了起来。

梦比优斯莫名地愣了一秒,才回想起来自己该做什么。

“铛~”

托之前在那段路上积累了经验的福,赛罗这次跑得很是顺畅,甚至还能一边跑一边推开身前碍事的城堡侧门,快速经过在门内的……啊,那不是他老爹吗?

虽然意外地看见了熟悉的人,但赛罗并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别开玩笑了,就他现在这装扮,停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好事不成——更别提,他在那匆匆一瞥中也留意到了某个被老爹和希卡利压制住的牛魔王。早就知道这人是个徒弟控的赛罗直接像只兔子一样窜得没了影。

“!”

“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身后不出意外地传来了怒吼声。

-tbc-

(5)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