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童话系列】灰姑娘(1)

*又名ooc系列,前排预警

*背景设定:奥特曼全员穿越到童话世界,为了不被世界法则警惕和抹杀,他们不得不顺着童话本来的发展走完整个故事……

*剧情是各种版本的故事合集

————————

1、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繁华的王国里的某个富人家庭里,有这样一个善良美丽的姑娘。哪怕每天都受着继母和她的两个姐姐的欺负,她也依然保持着一颗仿若钻石般耀眼无暇的纯净心灵,任劳任怨地穿着家里最为破旧的衣服,做着只有仆从才会做的工作。

因为她总是脏兮兮的,衣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裙子,所以大家都叫她灰姑娘。

就在今天,继母带来的两个坏姐姐又给灰姑娘出了难题,要求她去森林里采摘她们曾经偶然吃到过的一种美味的果实。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善良的灰姑娘还是听从了姐姐们的要求,前往了令她有些害怕的林中。而她不知道的是,在那里等待着她的不是什么豺狼野兽,而是一场将会改变她命运的,浪漫的邂逅。】

 

“见王子?别开玩笑了!”

赛罗狠狠地把手上的竹篮扔到地上,神情凶恶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抡起袖子开揍:“我才不要去见那个不知道是谁的混蛋最后还和他结婚!!!”

早就预料到他会突然暴起的狮子兄弟站在他的两侧,阿斯特拉眼疾手快地将竹篮从他即将要踩上去的脚下拯救了出来。

“胡闹,”雷欧冷着脸皱起眉头:“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不要说幼稚话。”

“没关系的赛罗,你不用担心”阿斯特拉提着篮子笑眯眯地说:“你和那个王子会见很多次面,最开始的几次都只是尬聊而已。你可以慢慢给自己做嫁给他的思想准备……”

“我·不·嫁!!!”赛罗的脸都扭曲了。

“真头疼,好像家里闹别扭的大龄剩女一样。”

“本少爷是男的!!!”

“最开始要穿裙子的时候还不是要死要活的,现在不是也穿得好好的嘛。”

“我那是……!”

“不要耍孩子气。”雷欧打断赛罗的狡辩,简单粗暴地扬起了拳头:“给我去!”

 

【可怜的灰姑娘,今天也被两个姐姐欺负了。】

 

2、

满腔怒火的赛罗在森林里扯着路过的花草树木泄愤,任性地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先把待会要见的那个人很揍一顿出个气再说。

但想象总是美好的。

赛罗在看见那个穿着修身狩猎装的身影时,一时竟没忍住喊出了声:“梦比优斯!?”

“赛罗!??”那个人也同样惊讶。

他们两个的神情一时间都变得很是微妙——这下就尴尬了……

 

赛罗和梦比优斯之间的感情没有好到玩闹着揍一顿也不介意的程度,但也没有陌生到赛罗打了他也心安理得的程度。所以赛罗将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最后也只能悻悻地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梦比优斯策马向他接近。

“赛罗你是……灰姑娘?”他很是艰难地问道。

“看不就知道了。”由于怒火没能成功地宣泄,赛罗很是不满地甩动左手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与前几天不同的触感传入到脑海中,他忽然意识到还是有一件好事的。

虽然依旧又脏又破,但好歹他在钻规则空子的情况下,今天穿的是裤子而不是那条丢脸的该死的裙子。

“是吗……”

两个人一阵沉默。

“那,”梦比优斯又试探着开口:“我们……去那边坐着?”

“啊,嗯。”

很好。

赛罗头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尴尬得要死。

这下真的是尬聊了。

 

【在王子下马和灰姑娘一起走到某棵树下时,他的护卫们都自觉地停留在了原地。】

赛罗刻意观察了一下,在发现全都是些生面孔的时候着实放心了不少。

也因此,在梦比优斯找着话题开始述说起他穿越来这边之后获取的一些信息时,赛罗的话唠属性也随着心情的放松一并跑了出来。

不过,这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他也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我根本就不想做那该死的清洁、穿那条该死的裙子,更不想去参加那什么烂舞会最后还举办婚礼!!”

极力避免着这个话题以免气氛又陷入尴尬的梦比优斯闻言僵了僵:“只要把故事里有的剧情演完就行了,”他安慰:“本来就不是真心的,我们都不用有心里负担。”

不过这语气怎么听都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赛罗也一下子回想到自己不久之后就要和身旁这个家伙结婚这件事,一时间在心里倍感发毛的同时,也强行嘴硬地附和:“对、对啊!本少爷也是这样想的!”

“对,不要想多了,不要有负担。”

“嗯,根本不用想太多。”

“……”

“……”

尬聊的气氛又开始了。

 

“对了,赛罗你没釆果子吗?”为缓解气氛而做着努力的梦比优斯忽然回想到灰姑娘的剧情,他探头看了看赛罗那空空如也的篮子,热心地提议道:“我和你一起去找吧?”

赛罗闻言一愣,转头看向身边人那哪怕在树叶的阴影之中也显得亮晶晶的眼眸。

“……好。”他神使鬼差地答应了。

独来独往惯了的大少爷竟然突然间开始觉得……有人陪着,也不错。

 

3、

【灰姑娘今天也依然重复着同样的日常。】

比鸟儿还要起得早地开始一天的工作——把屋里弄得一团糟;和起床的继母问好——跑去拍奥王的肩膀希望他能给自己开个小挂(比如不要穿那条脏得不行的裙子);受气——奥王表示我拒绝;为全家人准备早饭——根本不能吃;叫两个姐姐起床——早就清醒了的狮子兄弟强行赖在床上让他喊;继续受气——看着屋里一天比一天乌烟瘴气的样子,他们觉得果然还是应该把兔崽子揍一顿;在享用完早饭之后,去林中采果子,顺便见见总是会意外在林中相遇的那个英俊的男人——和梦比优斯开始已经渐渐不太怎么尬了的尬聊。因为俩人相处时间的变多,他们渐渐地开始意识到对方性格和自己的契合,每次待在一起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到放松和欢欣,赛罗甚至还勾着梦比优斯的脖子表示等回了光之国要带他装逼带他飞;等到过得极快的时间到达傍晚,灰姑娘回到家,为继母和姐姐们带回好吃的果实、做晚餐、再次收拾家里——雷欧表示你要是再把屋子里弄成那样就送你一身新的铠甲,阿斯特拉友情提示应该送裙子、并表示这个果子好难吃你下次去采另外一种,奥王坐在一边强势围观、稳如泰山。

 

4、

【日子一天天过去,渐渐地,灰姑娘和那个英俊帅气的男人越来越亲密,而男人也对善良美丽的灰姑娘动了心。他甚至带着她到了他在林中搭建的私人基地里,和她一起分享这份秘密和快乐。

“你真美。”

他在她的身后俯下身,唇贴着她的耳边,情不自禁地感叹。

灰姑娘害羞地低下了头。】

 

“你准备好了吗?”梦比优斯一脸严肃地问道。

“……”

赛罗坐在缠有鲜花与藤蔓的座椅上,手里捧着梦比优斯不得不顺应着规则送给他的鲜艳花朵,脸上的神情只有用生无可恋来形容。

他和梦比优斯好不容易适应了身份的尴尬,能够一起相处得自在到舒心了,结果剧情却好死不死地走到了这一步,非要他们做出点暧昧到明显超越了友谊的举动来重新体会那糟糕的感觉——再说了,好歹让他成为王子啊!只能在这里坐着被调戏算什么本事!!!

为了让自己不显得输一头,赛罗直接铿锵有力地保证:“本少爷没有问题!”

梦比优斯闻言开始了动作。

他将左手撑在赛罗肩旁的座椅上,微微俯下身。

“那我开始了。”

 

“……你真美。”梦比优斯的唇贴在赛罗的耳边,声音干巴巴的。

湿热的空气环绕着耳畔,与青年干净清爽的嗓音一起淌入脑海。风流带来的细微瘙痒错觉般地从耳畔、一路挠到了心里。

该死。

赛罗深吸一口气,死死拽着“自己做的保证跪着也要硬撑到底”的自尊心,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来抑制身上疯狂冒出的鸡皮疙瘩。

他猛地垂头,动作大得梦比优斯甚至都听见了他脖子发出的声响。

“赛罗你没事吧?!”梦比优斯立刻绕到正面,担心地看着他询问道。

“我在害羞。”赛罗咬牙切齿。

误以为他在顺应剧情的梦比优斯信以为真,下意识地看向了赛罗的耳朵,发现那里居然真的是通红通红的。

“好厉害!”他佩服地睁大了眼:“赛罗你的演技居然这么好!”

“哼哼,那当然”赛罗扭头,眼睛完全没往梦比优斯在的方位看。他硬着头皮强行吹嘘:“也不看看本少爷是谁!”

“太棒了,”梦比优斯笑得双眼弯弯地给了他一个大拇指:“有你在我们之后的剧情一定都能很方便地走完!”

“呃,哈哈。”

赛罗可没像他那样对自己拥有迷之信心。

就在刚才,耳朵一下子发烫,心跳猛地加快,他不知怎么的太兴奋了,在那一瞬间,竟然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回过头去把梦比优斯……

 

都怪这该死的童话故事。

-tbc-

2

评论(1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