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赛罗奥特曼列传捷德奥特曼之梦比优斯(6)

*5

*假装日本非活动日公园里也有摊位

 ——————

10、

最后他们还是走向了那片区域,这时之前那堆喧闹的人群已经转移到下一个目的地去了。

赛罗四处打量,发现这附近还有更多用于玩乐的小摊位。

“客人们要来试试吗?套中了的都可以带走哦!”摊主热情地向他们招呼着。

考虑到钱的问题,未来还是犹豫了一下,直到赛罗拉过他的手,直接将套圈塞到他的掌心中。

“想玩就尽情的玩!”再次精神起来的男人笑得大气:“好不容易聚一次,你也不想有遗憾吧!”

未来略微收紧了手指,神情放松下来:“是!”

对不起了,令人先生。

 

日比野未来扔出去的套圈可谓是百发百中——击中的中,直把一旁的摊主看得心惊肉跳,生怕那个兔型的小陶器在他的连续攻击下产生裂痕。不过还好,在一鼓作气扔完了五个后青年就停了下来,转而兴致勃勃地看着和他一起来的那个人的动作来。

赛罗最开始也和未来一样,瞄准着物件打,但在扔到第三个时,下落的套圈一下子套中了他的目标。于是剩下两个的命中也开始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找到感觉后,某个无法无天的大少爷就开始来劲了。

“客、客人……”刚刚还在庆幸的摊主立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如死灰。小钱钱在不断入手的同时,他的摊位上的小玩意儿们也在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完全是盈利不及亏损。摊主想方设法地妄图打断这个可怕的家伙的动作,却都被他强硬地或是破解或是无视,到最后,摊位上就剩下两个歪瓜裂枣的小人偶了。

赛罗终于停了下来,将战利品一个接一个地装入找摊主要到的塑料袋中,在未来崇拜的眼神里得意洋洋地勾起唇角,仰起头。

周围一些围观群众也哗啦啦地送来一片掌声。

“您……您慢走。”摊主泪眼汪汪。

 

出尽了风头的赛罗很快又锁定了下一目标,他与坚持要帮忙的未来一人提着口袋的一边向另一个摊位走过去。

围观了一切的射击摊摊主瑟瑟发抖。

在了解游戏方法的同时,赛罗顺便打量着这个摊位里的奖品。他忽然眼睛一亮,还未等摊主叨叨完就一把抓住了身旁的道具枪。

在他目光的落点处的,是一只有着些许红色线条的白色猫型玩偶,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之间,有两条蜿蜒的纹路,从额上一直拉到大大的眼睛附近。

是对马山猫。

曾在路边的一个海报上见过这种动物的赛罗眯起眼,毫不犹豫地瞄准了它,射击。

没中。

他又连续为射击机会续了好几次命,还是一枪未中——要射中巴掌大小的玩偶的确是很考实力的一件事,更何况他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枪械。

这东西的手感太差劲了!

赛罗愤怒之下把枪投了过去。

道具枪的体积和子弹相比起来就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了,虽然增大了命中率,但也很容易误伤其他。不过哪怕如此,在赛罗点满了的熟练度的加持下,它还是精准地命中了目标而没有多引发什么其他问题。

终于达成目的,赛罗得意地看向摊主,双手抱胸等待着自己的奖品。

但摊主明显不赞同他的想法。

“你干什么?!”摊主快步走过去拾起莫名弹回来后摔落在地的道具枪,将枪械和玩偶都来来回回检查了几次才很是不满地回头:“还好没有损坏,不然你就等着赔钱吧!而且这个不算。”

“什么?!”赛罗瞪大眼:“规定可是击中了就能带走!”

“是子·弹击中!”摊主加重了音:“客人请不要让我为难。”

“对不起,他不是这个意思!”见势不妙,日比野未来立刻上前几步道歉。

赛罗悻悻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将放在地上的那个口袋提了起来:

“我用这些东西和你换,”他的语气很是无礼:“你随便挑。”

摊主不为所动:“客人,我们没有这样的规矩。”

“给·我。”

“赛罗。”未来上前来拉住他。

射击摊摊主隐晦地看了看斜对面套娃娃摊的摊主,那个人正委屈巴巴地对着这边拼命地点头。

“……可以给你,”摊主开口:“但你得用你刚才套圈得到的全部来交换。”

“成交!”

 

离开射击摊摊位,按耐不住心中好奇的日比野未来还是问出了口:

“赛罗你为什么那么想要得到这个娃娃?”他原来是个猫控吗?

“你捧着。”

赛罗神神秘秘地将玩偶放到青年的掌心之中。

“你看,”他一手将猫咪的两只耳朵押平,一手的手指顺着其额头上的线条滑过:“怎么样,像不像你的本体?”

“诶?”未来怔了一瞬,很快便满脸惊奇:“真的很像诶!”他捏了捏猫咪的爪子:“它叫什么?”

“对马山猫。”赛罗很乐意展现自己的学识。

“它的习性是什么?”未来继续好奇。

“呃……”

 

未来君原来是猫型的奥特曼吗?

令人思索了一下,想象不能。

这么说起来赛罗先生也挺像兔子的。难道奥特曼都是按动物种类来区分的吗?那捷德是什么型的?

……公鸡?

-tbc-

捷德:就很委屈。

7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