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你和我以为那个家伙不太一样(完结)

*4

*下一篇开启赛式宠梦剧情(*/ω\*)

——————

9、

吃过午饭,终于要开始今天的“正餐”了。

时间刻意选择的避开拥挤人群的工作日,虽说如此,但这个不算太大的游乐场其实几个小时就能全部玩个遍。要说这里虽是同一种类却花样最为繁多的游乐设施,果然还是过山车——其中有一种甚至直接就在游乐园的入口不远处。

“我们去坐那个吧!”日比野未来一眼就相中了它,立刻很感兴趣地指了过去。

诸星真默默观察。

人类都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在那里不受控制地沿着轨道摇来晃去……

“走!”他仰头道。

 

过山车终于爬过了漫长的上坡,经过顶点。

车上的男男女女大都因为骤然提升的速度与失重感而大声尖叫起来,但诸星真与日比野未来都十分安静。

就这?

诸星真在吵闹声中倍感聒噪地撇嘴。

虽说现在的自己不过是人类的形态,但身体素质还是比一般人高上了不少,甚至还可以开点小挂,自然不会把这个稍微快点的“坐骑”放在眼里。

看看,未来不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诸星真正想和身旁同样安静的同伴分享一下自己的不屑,就听那人突然也张开嘴兴奋地啊啊啊啊了起来。

你怕是假的奥特曼。

“有什么好叫的。”他先这样想。几秒后,“叫这么大声莫不是石乐志”再几秒后“哼哼天真,本少爷可以叫得更大声!”

于是诸星真也放开了嗓子。

“啊啊啊啊啊!”

比平常说话要大了好几倍的吼叫从他的喉咙中激荡出口,与以往他倾尽全力与雷欧对打时发出的吼声相似,其中蕴含的情感却又完全不同。

原本只是带着比拼的心思,后来又由于胸腔仿若打开般的畅快感而带上了一点洒脱,到最后,完全就是大脑放空全凭肉体带飞了。

直到过山车停止,他和未来一起从高台上下来,诸星真对这个游乐设施的看法已经完全发生了改变。

吼叫着放飞自我的感觉棒极了,就像是以一种不痛不痒的方式好好地宣泄了一番一样,又带着尽力后的舒爽,简直不能再有趣。

就是喉咙有点不舒服……

“啊,这就是坐我前面那个,叫得超可怕的……”

“大概是被吓尿了吧。”

“诶,受到惊吓才不是这种叫声啦!”

一男一女的窃窃私语从身后传来,诸星真表示自己耳背啥也没听见。

“真!”

这时,拿到了游乐园地图的未来也正好回来。

“我还从来没有在人类的姿态时体验过这种(娱乐性的)不受控制的速度与悬空感!”一下高台就跑开,现在才说出乘后感的未来明显也很兴奋,刚靠近就说开了:“真你看这张地图,”脸上写满了开心二字的幼稚园1号同学两眼亮晶晶地看着2号同学,兴致高昂:“接下来去坐眼镜蛇吧!”

“当然!”诸星真毫不犹豫:“然后就去大反转!”

 

他们一直到最后,才去体验了摩天轮。

只可惜不是晚上,看不见夜空下的万家灯火。

不过才午后四点,天空依然晴朗。日比野未来坐在摩天轮的座椅上了,才从手上拍摄有夜晚亮丽灯光的宣传单上知晓了不凑巧。

但人已经随着摩天轮的运作到了高空,总不能再十分非人类地传送出去,等到晚上再来吧?还不得把指引他们如何正确乘坐的那位小哥给吓飞?

于是他只能放下手中的传单,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和又开始对自己乘坐的东西失去兴致的诸星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山下的城市在白日里明亮的光照中显得十分立体,一眼望过去,高低错落,虽说清晰,却也因为距离过远而不能完全看得明白。

这是一个多河的城市。

横跨在长河上的数座桥上都能看见小小的黑点在移动,也不知是匆忙还是悠闲。遥遥地,还能看见商业街的巨大显示屏发出五颜六色的光晕,拼凑出看不清的图案。

这样的城市很喧闹,但就像这样远远地看着,却又觉得很宁静。

“真美。”

未来撑着脸感叹,露出温温暖暖的,带着迷恋的神情。

“真你是怎么想的?”

他稍微转头,那样烫人心尖的眼神还没有收回,就这样顺势定在了诸星真的眼里。

……真美。

一时间,心跳如擂鼓。

空气变得闷热,就连呼吸都由于莫名挤压的胸腔而略有些困难。诸星真感觉自己好像被扔进了一个蒸锅里,所有的湿气与热气都往他的脸上扑,把他团团包围。

怎么回事?!

他下意识地按住自己的胸口,眉头皱得死紧,却移不开目光。

“怎么了,”未来注意到他的异常,立刻开口询问:“不舒服吗?”

……不舒服?

诸星真难得地沉默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回想起不久前未来牢牢抓住他的手时所感受到的微烫,是那样的柔和沉稳又令人迷恋。那明明是和现在身体里的剧烈反应完全不同的感觉,他却将它们联想到了一起。

人类的身体真是有够麻烦……

这究竟算不算不舒服?这种反常到底是为什么?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张了张嘴,却问不出口。

思绪在脑海中旋转,在诸星真终于觉得似乎正常一点了的时候,一直没能得到面前人的回应的日比野未来站起了身。

心脏夸张的跳动还在继续,甚至在日比野未来向他靠近,伸手似乎是想要摸摸他的额头时将声响跃动到了几乎可以算是震耳欲聋的程度。

不行,这种感觉太难受了,他不能再待下去了!!

诸星真果断做了决定。

因为事发突然又不太清楚情况,那么想要摆脱这个状态的最好办法便是从这个令他透不过气的小空间里离开。

既然觉得不对劲就立刻做出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至于方法是否正确,等做了之后自然会知道——他从来都信奉这个理念,哪怕因此被雷欧责备过不动脑子,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错。

于是在未来诧异的目光中,诸星真双手交叉,使用了瞬移。

 

春天的风在凉爽中依然带有冬日的阴冷,尤其是在太阳照射不到的阴凉处,那股冷意就更是明显。诸星真刚瞬移到这棵比较偏僻的大树下,就获得了春风的激烈欢迎。他冻得一抖,一下子冷静了不少。

梦比优斯没有找过来。

很好。

动用了一点小手段的诸星真两手交叉,倾斜身体靠到树干上摆了个忧郁又文艺的造型。

心脏的跳动已经回归正常,呼吸入肺部的空气也通畅得清爽。

他也终于有心思去分析一下之前的情况了。

搞笑的是,自尊心强如他,也没办法把这一切推到一个虚无缥缈的敌人那去,不是什么暗算、也没有任何敌意。诸星真很清楚地明白,问题出在他自己的身上。其实那种感觉到底该不该包括在“难受”这一范围,他反而有点不确定了,但不管怎么说,失去控制这种事还是令他十分的不满。

而且现在再回想起来,他产生异样是因为……看见了未来的那个神情。诸星真自然而然地提出那段记忆,却发现仅仅只是在脑海中跑过画面,他的心脏就又开始不听话地加速了跳动。

这究竟……代表着什么?

诸星真皱起眉,却意外地有了想见到青年本人的渴望。还未等他做出什么举动,一声呼喊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真!”

诸星真转头看过去。

小跑着过来的日比野未来能这么快找来,明显也是在摩天轮上使用了瞬间移动。他带着一脸不解与担忧,完全没有被诸星真坑了一道的自觉,满心都只是单纯地担心着面前人的情况。他跑到依然摆着pose的诸星真的身前站定,忽然抛出一句疑问:“真你讨厌摩天轮吗?”

哈?

诸星真一下子觉得难以言说的别扭:“不是!”

“那是什么?”

“我不需要告诉你!”

“那就是讨厌。”

“我说了不是!!”

他转身就要离开,未来却极快地跨了两三步挡在了他的身前。

“赛罗。”他直视他的眼睛,十分地认真。

……

啧,干嘛在这个时候叫本名啊混蛋!

诸星真承认,自己的举动的确是过于突然而且反常。只是,当时的气氛画面与温度都太微妙了,让他根本就无法再在其中呆上哪怕一秒的时间。

觉得不爽就离开,这对随心所欲的他来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但……他自己都不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也更不可能让他在这样算是被逼问的情况下再承认自己吃了文化的亏——不耻下问也是要看场合的——而且突然一声不吭地就从那个什么舱里面消失,硬要说的话,的确也带有很重的逃避意味。难不成要说他赛罗大人怕了,退缩了??这让他怎么说得出口?!!

“……”

诸星真倔着不开口,未来也没有要让步的意思。他们就这样互相盯着对方,看上去一个比一个要有耐心。

——“话不说清楚说清楚就想跑?你是在小看我日比野未来!”

他突然想到之前那位女士调笑的话语,再配合着面前人坚定的目光,诸星真头一次在心里冒出了一丝挫败感。

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就这样转头离去,这个死脑筋的家伙也绝对会追上来,然后用各种方法、坚持不懈地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一个回答。

而且毕竟……怎么说,的确是他有错在先……

“只是……”

“什么?”

“只是太闷了而已!”

“诶?”就因为这个?

日比野未来一愣,脸上的神情变得微妙,那样带有包容的神色就像是在说——赛罗还是个孩子呢。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

“噗。”

“笑什么!!”

诸星真的“被嘲笑语音”在这次地球之行里已经被触发得差不多了。

 

另一边,尽职尽责守在摩天轮旁的小哥半天等不到之前那两位客人到达终点,已经开始了自我怀疑。

 

10、

“想要成为温和又强大的人吗?”未来蹲下来,笑容灿烂宛若阳光。他伸出手,语气柔和且充满诱惑:“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奥吧。”

这样的情景……当然是错觉。

 

从游乐园离开,在回去的路上诸星真与日比野未来碰见了几个在公园里聊天的孩子。孩子们原本似乎是在互相抱怨自己的家长,然后不知怎么的,他们讨论的话题就歪到“要是我很强的话,就不会任由他们摆布”这上面去了。

诸星真正好听见这部分,脚步一拐直接就凑了过去。

未来一看,这熊孩子又要去祸害别人了,也急忙跟上。

他们很快便和孩子们聊了起来。

对长辈态度完全不同的二人蹲下身,分别给孩子们灌了两种类型的鸡汤——其中一种毒得不行,多半会使得孩子们的叛逆期无限延长——两人灌到中途未来就将目标从孩子们的身上转移到了自家这不省心的晚辈身上,说着说着就从教育变成了互怼,直把在听着话的孩子们都弄得晕头转向。

只不过,现在的赛罗并不知道自己以后不仅会背叛他自己刚刚说出口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话语,将梦比优斯灌的大部分鸡汤给喝到心里,而且还会成为炖汤好手中的一员大将。

至于他那动不动就重申的“我是赛文的儿子!”的宣言,就更是要把现在的他给震得说不出话来。

 

“那,”终于有个孩子忍不住开了口,见两人都把视线移转过来,又怯生生地缩了缩脖子:“你们有被强迫去做什么事情嘛?”

“不用担心,没有谁能强迫我们的诸星真大人去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的。”未来笑眼弯弯,开口就要卖队友:“就像之前我们去坐摩天轮的时候……”

“咳咳咳嗯!!!”

这种糗事就不要在别人面前说了好不!小孩子也不行!!!

诸星真重重地拍了日比野未来一下。

完全没有考虑到会暴露非人类身份的两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样地令人不省心。

 

“哇!你们去坐摩天轮了呀!”孩子们的注意力立刻转移。

“好浪漫!”

“诶?”未来与诸星真都一脸茫然。

“哥哥们不知道坐摩天轮的含义吗?”

一个游乐设施而已,还有含义??

“摩天轮是人们恩恩爱爱的地方哟!”

……恩恩爱爱?

“是和恋人一起去坐的地方啦!”

“我妈妈说恋人在上面会得到祝福呢!”

居然有这回事?!

诸星真一脸诧异地看向日比野未来。

未来向他摇摇头,用着堪称诱哄的语气开口纠正孩子们的错误观念:“摩天轮不只是恋人可以乘坐的,家人、朋友也能一起去坐哟。”

其中一个女孩咬咬手指,大眼睛忽闪忽闪:“哥哥你升到最上面的地方的时候有没有心砰砰砰,有了心动的感觉呀?”

完全没听啊这孩子。

未来的笑脸又柔软了几分,他稍微挪位,正打算换一种方式与孩子们交谈,却突然被横插一脚的诸星真给一下子推歪了身体。

“你说什么砰砰砰?”完全把大人小孩当成一种个体的他的语气显得咄咄逼人,不过还好这群孩子也正处于自我到有点叛逆的年龄段,没把他的语气当回事。

怎么突然又对这个感兴趣了。

没打算挡着别人求学之路的未来默默移动,为某个大少爷腾了个位置。

“这里呀”女孩拍了拍胸口。

“心脏!”

“对,是心脏!”急于证明自己的男孩往前跨了一步,把小手横在胸前比划“原本是这样,咚、咚、咚”他的手随着拟声词小弧度前后移动,接着忽然一个加速“那个时候就是咚咚咚咚咚!!!”男孩的动作夸张到差点一巴掌呼诸星真的脸上,他张大嘴巴瞪大眼睛,还喷了点口水出来。

虽然这种神情在孩子身上出现还是略可爱就是了。

“这叫做心动啦!”他最后总结。

“不对啦这是喜欢!”

“我妈妈说这是爱耶!”

“才不是呢,这明明是互相喜欢的人在摩天轮上才有的反应!”

“在下面也会有的好嘛!”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开了,又恢复到诸星真和日比野未来靠近前的那种状态。诸星真也和之前一样,又一次捕捉到了他们话语中的重点。

那就是喜欢……?

他下意识抬手按到胸口。

喜欢原来是这样一种,会令他慌乱不已的情感。

 

11、

诸星真有些心神不宁。

从刚才起,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话语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打转。

再怎么缺乏常识,恋爱什么的、喜欢什么的,他也还是知道的。再说了,这本来也不是地球上才会有的东西。

只是……他自觉自己志在四方,根本不需要被这种你侬我侬的情绪绊住脚步,所以从来对此都不大上心。有姑娘对他暗示或者明示时,他都表现得轻佻、随意,用“喜欢我可是会吃苦头的哟”这类话来进行敷衍,撩完了就不管,自我得心安理得。

要知道,他自己可是这样一个又强又酷还放荡不羁的存在,怎么可能会……

诸星真不自觉地转头看向面前那个人。

日比野未来正因拂面而来的凉爽微风而倍感舒适地伸着懒腰,全身的线条由于施力而更显得紧致修长。诸星真的喉咙兀地一紧,脑袋里的思绪也一下子磕磕绊绊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英俊潇洒又强大的本少爷怎、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一个有……有趣的……家伙,本少爷的小、小叔有什么值得我喜、喜……

等意识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烧得要爆炸了。

“真,怎么了?”

“!!”突然近在身边的声音让诸星真被吓得差点跳起来,他忍不住加大音量:“喂!不要突然靠过来啊!”

“啊,对不起。”不知原委的乖宝宝立刻道歉:“看你一直没有过来就……是有什么事吗?”

思绪被打岔,刚刚还使得他差点被蒸熟的当事人一下子出现在面前本该是一件令人十分紧张的事,但诸星真看着未来关切的神情,居然莫名地冷静了不少,不仅如此,心中还缓缓地泛起了一种温暖的饱胀感。

“没事,”他摆手:“你刚才叫我?”

未来指了指天上。

 

一段泛着莹莹绿光的奥特签名在空中悬浮着,不一会儿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上面的内容只是单纯的通知,告知这两个晚辈他们已经先回了光之国,同时也提醒他们假期结束了。

见诸星真已经了解了情况,日比野未来开始在一旁计划起来。

“我们得先回去把房屋收拾一下,联系房东小姐将房租退了才行……”

对话的对象没有一丝反应令他疑惑地偏头:

“真?”

怎么又没动静了?果然还是有什么事……

“梦比优斯。”从刚才起就一直沉默地盯着未来看的诸星真忽然扬起唇角,露出一个足够狂妄的笑来:“我喜欢你,有机会下次再一起吧!”

未来一愣,并未思考面前人喊他本名的深意,直接就被那话语中掩盖不了的暖意激得亮了眼睛。

“我也是!”他开心地弯起眼,笑容灿烂:“期待下一次的到来!”

 

“到那时候真一定已经长大了吧~”

“……你说啥?!”

 

12、

迷之后续:

光之国:

“话说老爹,你知道这样一句话吗?”

“嗯?”

“话没说清楚就想跑?你是在小看我梦比优斯!”

“什么????”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两位真好,好喜欢他们_(:3)∠)_

 

作者的一些话:

希望他们能够一直甜下去。

我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开启的脑洞。

真的是非常非常感谢在下方留言给我的各位,让我知道这篇文真的还有人会看,给了我支持与动力,让它能够完结!还有小红心小蓝手们,谢谢!!

 

更多的话,前半负面预警,影响阅读体验。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别人都有,而我就没有,也做不到,就是这种不好的感觉吧。

赛梦的坑一共有三篇,这是最开始就想好了的。但是第一篇就……热度本来就只有十几,现在更是直接个位数,这几万字真的是……既然这样差劲,那还不如就让它以片段梗的形式待在文档里,免得还抱有什么不该有的期待。别说完结那三篇了,就连一篇都写不下去。对我来说开脑洞这种东西最开始的确是靠着cp爱诞生的,但把脑洞写成文就不一样了。写成文就……会在惨淡的回应中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个失败者,意识到根本没人想要看自己的自娱自乐,那些私下捧着乐的梗不过是下水道中的垃圾,没人在意的。

既然这样,既然不过是自娱自乐,那为什么要写出来?让它只是梗的模样就好了,反正自己看着也会懂。还在没人想看的情况下继续更新?……看上去就像个笑话吧。

但梗还是在渐渐地丰满。

第一篇是甜,第二篇小虐,第三篇继续甜。在这样惨淡的情况下,神奇的是,虐梗被我放置到了一边,甜梗在不断地成型。我甚至还打算,第一篇结束后,再去把第三篇完结,顺便补充点过度用的小故事。

这个“神奇”是你们给的。谢谢对文的内容进行评价,谢谢说喜欢,谢谢为我打call,谢谢被我死皮赖脸拖来留长评的小伙伴。

虽然已经可以预料到第三篇会得到什么,毕竟我的梗和文笔都是又烂又无聊,但我还是想……

明明不抱有期待的话,就不会有这种感觉的……改不了啊!我想和喜欢相同cp的人互动,想吃评论想看小心心!!!(ಥ_ಥ)

说到底就是想看回复的我_(:3)∠)_废鱼瘫

评论(2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