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人生第一次在住的地方亲眼看见彩虹嗷嗷嗷嗷嗷!!!!!!
把这份感动分享给我爱的,这个号有写过文的cp们x

赛梦:
梦比优斯:赛罗!快看!是彩虹!!
赛罗:嗯?(惊讶)这是什么,彩色的桥?
梦比优斯:只是一种光学现象噢(很乐意科普)
赛罗:切,也就那样吧。
梦比优斯:据说彩虹的末端有宝藏藏在那里……
赛罗:你怎么不早说!我们快去看看!!
梦比优斯:诶?嗯,好!!

新快:
快斗:名侦探你快看,是彩虹噢!
新一:笨蛋,这有什么好激动的,彩虹不过是阳光照射到空气中的水滴上产生……(一顿科普)
快斗:(嘀咕)真是个一点都不浪漫的家伙。

平田:
平腹:(兴奋过头)田啮田啮!!!天上有彩色的桥啊!!!
田啮:吵死了,那叫彩虹。
平腹:我们到那个桥上去玩吧啊,绝对很有意思!!!
田啮:那不是真的桥,你上不去的。
平腹:诶?!!明明这么好看!为什么不能上去啊!!
田啮:闭嘴,在这看就是了。
平腹:(盯田啮)
田啮:(斜眼)
平腹:(抬头)啊怎么样才能到那个桥上去啊!
田啮:……

【新快】一切之后(HE)

终于解放了!!(((゚Д゚;)))

最近想写新快……

没有回复吃,我选择死……拔刀见君!!

——————

*绝对HE

*取名废,私设
 *配合歌曲食用更佳:Going Somewhere,Mescaline,Stillness of the Mind(一直循环听着这三首的我)
 *风格之谜,作者今天没吃药
 *警告,洗衣机由于故障而出现了迷之状况,警告

1、

工藤新一睁开眼的时候,四周一片寂静。

窗外的太阳还未升起,灰暗的天空覆有一层白茫茫的光晕,并不明亮,却让他酸涩的眼眸有了一丝针刺般的痛感。

他挠了挠脑后被不适的睡眠弄得乱糟糟的发,一向精明的脑海里混沌一片。

 

【梦里似乎有血。

雪白的披风随着冰冷的气流微微鼓动,就连边角都染上了阴寒的气息。】

 

工藤新一将上课所需的课本,一股脑地塞进背包里。

暗黄的、浅棕的、深灰的。

书的封面在他的指尖滑过,一本还未沾染热气,下一本又带着冰凉贴了上来。

无非是每日都要进行的程序,收拾、吃饭、打理、出门……工藤新一麻木着脸,独自一人踏步在清晨薄凉的白雾里。

草是灰色的。

他将双手揣进兜里,漫不经心地想着。

花是深棕色的。

他的步伐很慢,与其说是在走,更像是丢了魂般地飘荡。

 

有一户人家的水管破裂了,透明的水珠淅沥沥地洒在水泥路上,工藤新一用疲惫的眼球旋转着追逐了一下水线的痕迹,视线凝在灰暗路面上、漆黑的水渍里。黑暗的部分还在不断地扩大,在细小的缝隙里悄声地潜行,再也寻不到之前那副光亮的模样。

工藤新一略感无聊地眯起眼,抬头。一个面容苍白的人骂骂咧咧地从他的面前踏步远去,另一个苍白的人又晃晃悠悠地迎面而来。

苍白的、灰暗的过后,又是苍白的。

他身形笔直地走到了帝丹高中的大门前,在渐渐增多的人群中扯动僵硬的嘴角,挂起了一个浅淡的笑容。

 

2、

【梦里似乎有血。

玻璃镜片突破出禁锢它的白色框架,在暗红的地面上裂成了碎块。】

 

不断地有人在和他打招呼。熟悉的,或者不熟的,都在暗色的衣角里露出看不透真伪的笑脸,勤恳地向他招呼着。

“早上好。”

工藤新一维持着嘴角的上扬,一一温和地回应。

 

他在教室里遇见了气喘吁吁的小兰,长而美丽的黑发搭在她消瘦的身躯上,随着她的呼吸而轻轻晃荡着。

工藤新一把眉眼抬低了点,静静地看着她,嘴角抿着笑。

小兰的唇是灰色的,在空气的尘埃里激烈地开开合合,话语声伴随着流淌的气流,打着旋儿荡过来,又不知道消散去了哪里。

“新……你……哪里……手机……说……”

他微微笑着点点头,话音轻柔地道歉。然后在她难以置信地目光里示意课程就要开始了,就先一步走到了暗色的桌椅旁。

漫不经心地坐下。

 

老师在课堂上讲述知识的声音未免过于小了,就像之前的小兰那样,在声音传到他的耳旁时,字字句句都像是隐藏在了浓雾里,声波隔着万千水雾构成的阻碍传递,断断续续又模模糊糊,听不真切。

工藤新一仰头看着大白天也依然亮在头顶的灯管,刺眼的光亮在眼底形成一个个滞留在天花板上的暗色的长条,他眯起眼,觉得那就像是一条条显眼的伤痕。

 

3、

【梦里似乎有血。

被液体润湿的黑发粘附在苍白的面颊上,被手擦过后,留下了一道道再也磨不干净的痕迹。】

 

食堂今天有准备较为丰盛的饭菜。

新鲜的菜叶配上刚刚煎好的牛排,炸着跃动的油泡,热气腾腾又美味可口的样子。

难得在校吃一次这样的食物。

工藤新一在冰冷的阳光中抬起手,骨节分明的手指缠上银灰的餐具,紧捏。

他将灰色的蔬菜叉进嘴里,上下齿收紧磨合。麻木的舌卷起碎裂的茎叶,他垂下眼——这是什么味道呢,苦的、咸的、或是涩的?

冰冷的刀叉冻伤了他的皮肤,刺痛一直传递到骨髓里。

食而无味。

 

并不是说日子没法过了。

他想。

进食本来也只是人体为了摄入营养而进行的单一又无趣的举动而已。正在口中的这些物体,究竟是什么味道,对他而言,也没什么意义。

 

“…………………………”

似乎有什么近在咫尺的声音在耳边轰鸣,工藤新一礼节性地抬头,却对上了少女那双溢满愤怒的灰色眼眸。

他没打算动,不明白青梅竹马在气什么,他也没打算开口。

 

但小兰不由分说地钳紧了他的手,将他从桌椅的禁锢之下狠狠地拽了出来。

他身体倾斜,踉跄着跟着在怒意下健步如飞的兰一路前行。骨骼在那只细白的手下咯咯作响,手指因此而颤抖抽搐。工藤新一只是皱了一下眉,顺从地随着她走到了一个无人的区域。

 

小兰突然收了手。她转身就是一拳冲出,打在了他的胸前。

力道应该不大,她总是会注意这些的。

工藤新一漫不经心地这样想。

痛不痛他不知道,疼痛神经似乎在这一刻罢工了。

他的唇紧抿,既没有痛呼也没有表现出疑惑,工藤新一稳住身形,只是愣住了。周围的声音突然尖锐嘈杂起来,鸟叫、虫鸣、人声的浪潮……刺耳的音浪使他的大脑嗡嗡作响,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最近这是怎么了!!”

少女哭喊的声音异常明亮而且突出。

怎么了……?

我没怎么啊……只是突然不想看,不想听,不想尝……不想去感受了而已。

“你这样,就像死了一样啊!!!”

她是真的在哭,哭得很彻底。但除此之外的一切,他都感受不到。

“死?”

工藤新一喃喃道。

我没死啊。

你听,心还在跳着。

一下。

……两下。

 

后来?

后来园子来了,动静过大,老师、人群也来了。

苍白的光线,昏暗的背景,带着阴影的、暗色的人群。

工藤新一摇了摇头,又拍了拍耳朵,却仍是没能听清那些人在说些什么。

一切又隔在混乱的杂质之外,在黑灰白棕之间,变成了不真实的幻影。

 

4、

【梦里似乎有血。

凄厉破碎又疯狂的吼声在空中激荡盘旋,撕裂空气的,满是不甘、愤怒和……恐慌。】

 

回去的路上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视野内的事物晃动得厉害。

“对不起!!”

在那个人慌乱的道歉声下,工藤新一毫不在意地点点头,将晃到地面的视线渐渐抬高。

他没打算看那个人的长相,也不关心那个人是谁。于是他只是为了调整视线的位置而抬头,眼瞳里却突然被印了一抹暖眼的粉红。

那是一个粉色的塑料袋,袋面印有涂满奶油的浅色小糕点,鲜艳的大红色草莓点缀于其上,显得十分可口。

工藤新一的视线停了一瞬,便不再过多关注。他冷漠地看着那个低头向他道歉的青年,直言表明他并不在意。

在熟悉的人面前,工藤新一会假装自己在笑;在陌生人的面前,他则什么也不想思考。

少年似乎是为他冰冷的语调而惊愕,他看着他,略微有点愣神。

是冰蓝色的眼睛。

工藤新一开始觉得有些不耐烦,他正欲把这个挡住他道路的人直接推开,就见那双亮色的眼里不可抑制地翻涌出了浓郁的担忧。而青年很快地深深低下头,在道歉的话语里掩盖了刚刚让他泛起疑惑心的所有。

工藤新一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眼里所有的色彩又一次暗淡下来。

没有理会青年坦诚而又真挚的目光,他随手接过青年赔罪用的苹果,塞进兜、揣起手,在灰暗的色调里沉默着继续前行。

“喂!等…………!”

清晰了一瞬的话语声被阻挡为模糊的音波,工藤新一烦心地皱起眉,没有回头。

 

5、

【这真的是梦吗?

  空中……

——有血腥味。

  有风。

——有血腥味。

  从哪个方向吹来的?

——有血腥味。

  好冷。

——有血腥味。

  ……好冷……啊……】

 

有门铃声。

工藤新一膝盖上的书随着他惊醒的动作而滑落,撞击到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他的头因此开始疼痛起来。

是谁?

他看了一眼窗外。

在苍白的天空之下,一切的一切,仍然是灰色、棕色、黑色的集结堆。

会是阿笠博士、小兰还是哀?

以往他或许会兴致勃勃而以此根据各种情况加以分析来进行猜测,现在,似乎都没什么意义了。

他只是习惯性地乱想了一阵,抓起桌上并没有清洗过的暗棕色苹果,小咬了一口,随随便便,关了灰色的台灯,邋遢着就去开了门。

门口出乎意料地站着之前那位青年。

蓝色的眼在碎发的掩盖下流露着一丝浅淡的尴尬,青年挠了挠头,递出了一个他十分熟悉的钱包。

“之前你的钱包掉了,我也没能喊住你。”青年的嗓音干净又富有朝气,带着点阳光般的温暖。工藤新一甚至觉得那些一直以来环绕在自己耳边的雾霾与杂质都散去了不少。

但他看着他的目光依然冷漠,就连嘴角一丝一毫的上扬都吝啬给予。

他并不关心青年是怎么知道这里的,这没有什么好需要注意的。

公式化地道了谢,工藤新一挥开青年伸过来的手,将他拒在门外。

只是在关门时,他的视线不经意地滑过青年微乱的发梢,投射到了远处的草地上。

在那绿油油的青草旁,有一朵鲜红的野花静静地绽放着。

 

四周又恢复了寂静。

工藤新一随手将刚失而复得的钱包扔到沙发上,又低头看了一眼另一只手上紧握着的苹果。

红得健康的果皮包裹住结实的果肉,即使他之前咬得那一口显得再怎么狰狞,也掩盖不住果实应有的甜美。

他看着,不知不觉,弯了嘴角。

 

6、

【…………】

 

只要有那个青年在,他的世界就开始染上色彩。

总是带有甜点的香气的,那个有着冰蓝色眼眸的,充满朝气的青年。

他们长得很像,青年曾因此而开过玩笑,但工藤新一对此毫无概念。

他依然是冷着一张脸面对这个似乎热情过头了的青年,无法将在校时的那张笑脸挂在脸上,再摆给这个人看。

他记不太清青年的名字,记不太清青年的话语,甚至记不太清青年的相貌。但他就是默许了青年的存在。看着他带着满世界的色彩靠近,又带着所有的光鲜离去。

工藤新一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对劲了。

 

有一家小店张罗起了大型的促销活动,只是由于那熟悉的甜香而停下脚步的他被不由分说地拉近了店内。

店内的店员们都很热情,他们的声音从远得不清晰的地方传入耳内,人头晃动,不断地有灰白的口袋与糕点在他的眼前移动着,最后落入他的手里。

工藤新一麻木地站在店外,不知为何已经全数买下的蛋糕制作材料们堆积在他的身旁。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印入眼底的全是破败又灰暗的色彩。

嘴角抿出一丝僵硬的弧度,工藤新一紧了紧拳,手指被塑料袋勒出一条条疼痛的伤痕。

 

7、

【死了……】

【谁死了?】

 

8、

他听见有风的声音。

还有脚步声、布料摩擦声、混乱而又痛苦压抑的喘息声……在这条阴暗的小巷子里盘旋回荡,雷鼓般的心跳轰鸣得他头皮发麻,瘦小的手臂上几乎承载不下那个比他高大许多的人的大部分重量。

不,他本来就承载不起的。

 

眼镜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衣着与头发也是一团糟。

柯南紧紧地咬着牙关,拼尽全身力气将基德虚弱脱力的身躯搀扶而起,向着前方艰辛而又缓慢地移动着。

“喂,你是不是该减肥了啊……”

随着剧烈喘息中的话语翻涌而出的,还有溢满鼻腔的血腥味。柯南死死地抓着身旁人湿润的白色礼服,哪怕得不到一点回音,也没有停止过继续言语的打算。

“你……咳,你这家伙之后可得好好的补偿我一顿……”

喋喋不休的话语纠缠在风声中,他眼前的世界在一阵颠三倒四的眩晕里模糊得拼不出任何一个边角。柯南不知道自己在念叨着什么,也听不见自己在磕叨什么。他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了互相紧靠着的那具身躯里传来的微弱的、代表着生的热度。

那个热度透过血液散发了,通过呼气消散了,唯有他们互相依靠着的部分还温热着,就算在冷风刺骨的呼啸中也依然温热着,就像那个人在无声地告诉他——“我还好,别担心。”

 

“别担心。”

 

柯南一个踉跄栽进了凹陷的水坑,污秽的泛着恶臭的水浸染到他的身上,渗人的阴寒搅进骨髓里。

基德的手臂从他的肩上滑落,不再高高在上的白色身影不吭不响地砸倒在地,镜片碎裂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柯南扭曲的指尖触碰到一滩温热的液体,深色的水渍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快速扩散,他还没来得及挣扎,就冰凉了指尖。

 

“可恶……”

牙齿被磕出了血,他拼尽性命般的意志力就像一根在脑海里不断搅动的尖针,头皮痛得发麻,脑里全是一阵阵满带耳鸣的眩晕。

快起来。

好不容易获得松懈的肌肉愤怒叫嚣着不愿配合,酸软胀痛,千万只毒虫攀爬着欢庆,蚕食他的意识。

快起来。

他连移动一根手指都困难得仿若要就此死去。

快起来啊……

 

“你能做到的,名侦探。”

柯南惊愕地转头,颈椎发出不堪承受的痛响,鼻梁与面庞在突然的大力移动中被污秽的碎石划出一道道血痕。

痛上加痛,但他不在乎。

基德虚弱的面庞出现在视线里。

他的单片眼镜在刚才的磕碰中落下了,露出一只荡漾着温暖光晕的冰蓝色眼眸。由于伤势,那只好不容易暴露在面前的眼未能完全睁开,只是半阖着,而另一只眼,也浸泡在猩红的血色里,变了颜色。

他已经看不见了吧。

柯南凝视着基德那暖得不可思议的眼瞳,忍不住紧紧地咬住了下唇。

“我说的没错吧?”

即使是在重伤到这样的情况下,基德也依然微笑着,不再是那拒人千里的扑克脸,也不再是那华丽又疏远的语调。他的表情很柔,眼神很暖,声音就像一条细细流淌的清澈河流,那么的令人舒心。

只是这一切一切的温暖,都太过于破碎了。

 

——这张面容,应该属于白日里明媚的阳光。

柯南死死憋着一口吐不出去的浊气,撑起了身子。

——好想看看这个人穿着私服的样子。

柯南曲起颤抖不停的腿,脚狠狠地紧踩地面。

——好想看看这个人在阳光之下灿烂大笑的样子。

柯南猛地扑到基德的肩旁,压榨全身已经所剩不多的力气,想要将他搀扶起来。基德顺着柯南的力道挣扎着移动身躯,却一个脱力,左肩撞在通道旁侧冰冷的墙壁上。

——好想看看这个人所爱流露出的所有神情,在日常生活中最自然的姿态。

“喂,基德!”

柯南焦急地拍打着基德冰冷的面颊,慌乱的情绪使他的话语被拉破了音:“光就在前面了!”

基德微弱地动了一下,沾满血迹与汗水的苍白面颊小弧度地抬起。柯南能看见他那无法聚焦的眼眸里反射出远处那抹明亮的光晕。

希望的光晕。

基德突然笑了。

“名侦探……”

细微虚弱得仿若要消散在空中的一声呼唤从他开裂的口中轻轻呼出,柯南下意识地将耳朵靠近了他的脸庞。

却再也没有听到下一段字句。

 

“基德?”

“喂,基德,你醒一醒,再坚持一下!”

“基德?!基德!!!”

“睁开眼睛啊!!!!!!!!”

 

工藤新一从床上摔了下来,头撞到桌角,背磕到地板,仰面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他猛地睁开眼。

天花板是白的,灯是灰的,虫是黑的。

窗外没有鸟语,没有虫鸣,没有人声。

世界一片惨淡,是死的。

 

他突然想起那名青年,那张精致又熟悉的面庞,和那双明亮到令他几乎不能发声的蓝眸。

工藤新一从地上狼狈地爬起,他光着脚,疯狂地冲下楼去。

空气里有一股浓郁的甜香,厨房里的光晕淡黄,透露着一丝丝柔和的暖意。似乎是听见了他这边的巨大动静,青年从厨房里探出身子,熟悉的围腰挂在他消瘦的身躯上。

青年条件反射地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一抹不可忽视的尴尬也很快地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哟……!你醒啦!我看你家门没关就进来了……咳咳,你家的奶油真是太香了!不介意的话……我做了一个蛋糕!”

工藤新一静静地听着他说完,又静静地凝视着他。

一直到青年的尴尬之色都为脸上染上了一丝浅红时,他突然发难,猛地冲到青年的身前,给了他一个近乎疯狂的、紧紧的拥抱。

青年痛呼了一声。

工藤新一双臂的力量微微放松,却依然抱得牢而严实。心跳得激烈,眼里附上酸涩。他抽了抽鼻子,胸腔里满满的是青年身上所沾染的,甜腻到心口发烫的奶油香。

 

“……好腻。”

“……你走!”

 

————完————

 

番外夭折,于是丢整理:

 

在基德晕倒后不久,柯南也晕了,所以他其实并不清楚基德的结局,而在他变回新一醒来后,关于小巷里的那部分记忆变得模糊,也不知是潜意识还是什么在作怪,整个人都不对劲的他就默认基德已经死了。


后来重新活蹦乱跳的快斗由于担心新一的状况而来到新一家附近——还顺便在路上买了喜欢的甜点——正好撞到了本人。

一看就不对劲的新一让他很是担心,于是偷了新一的钱包以此作为继续话题的理由,但新一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快斗追到他家,此后又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与他交谈。
在此期间,一直做着噩梦的新一,终于在【】中没再看见那些血腥又冰冷的画面。然后有一天,他清晰地梦见了小巷里的场景,记忆回笼,他惊醒,终于回想起基德的相貌。

正好快斗抵挡不住甜食香味的诱惑,悄悄翻进新一家行苟且之事(不



于是他们在一起啦:-D

 

 

——————

 

 

 

有任何不明白的地方,请问(´;ω;`)

求回复。゚(゚´Д`゚)゚。

没有任何人想看,所以没有其他人视角短篇和番外了。

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感谢耐着性子看到这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