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暴力手段

*ABO设定+水预警
*之前看到一篇文里说,有些Omega在发情期会因为对♂的渴望而变得很有攻击性(°ー°〃)我爱强强,强强使我快乐√
*你们都没有观后感的吗!!我要吃观后感啊啊啊啊
————————

1、
一个男生在岩石边缩着身体,周围围了好几个对他嘘寒问暖的人。
赛罗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又是一个常见的Alpha与Omega相处时的场景。
他在心里很不屑地切了一声,继续脚步不停地向那群人靠近。

作为奥特曼,ABO体系在他们这里自然和在人类那边不同。由于科技的发展,人们身上的信息素大都隐藏在高科技的屏蔽之下,不仅是每一栋建筑,每一间房间,就连每个人的身上都配备得有一个屏蔽器。只要他们愿意,那些蕴含了太多讯息的气味就不会暴露在其他人的感知中。要知道,信息素虽然能帮助他们更好的交流,但也可能会把事情引导向更糟糕的方向。就比如Omega的发情期,要是没有这个贴身的屏蔽器的话,路上突然倒下一个香得好几里都能闻到的Omega,刺激得周围所有的Alpha都暴躁起来想要当场和那个Omega来个深入交流的事情绝对屡见不鲜。
不过也正因为屏蔽器的存在,使得性别带来的差异在光之国并没有像地球上那么明显。
就比如现在这个坐在石头面前,似乎是受了伤的Omega,可就和他周围的那些Alpha一样,都是赛罗的后辈。
不过就他现在的这种依赖表现,赛罗觉得他也多半没办法独自出去执行什么任务。
虽说在光之国性别差距并不是特别大,但人们也早已把Omega当作了弱势群体。就连赛罗,也会在遇到什么危险事件时就下意识地让附近的Omega有多远走多远。

赛罗走进这群似乎想要当场摩擦出什么火花来的后辈们,顺便探头看了看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散发着灼人温度的火坑。
“叫我来什么事?”
“仪器掉到这个坑里了。”一个Alpha后辈抢先回答,他带着赛罗靠近那个坑,抬手指了指某坨在坑底显得很是明显的黑色圆球。
“这种小……”赛罗想也没想就打算往火坑里迈步,却一下子被高温烧得猛地一个后缩:“哇?!这么烫,你们搞什么啊?!”
“是、是我,”蹲坐在地上的Omega按着自己被扭伤的脚裸,满脸委屈地轻声回答:“一不小心就掉了。”
他的这个举动瞬间又引来了好几道轻声细语的安慰。
“嗯~?”赛罗不甚在意地斜了他一眼:“既然这样,叫梦比优斯来不就好了。”自从知道梦比优斯的炎之勇者形态有耐高温的能力之后,警备队的人们就养成了这样的固定思维。
“梦比优斯前辈可能叫不过来吧?”之前大声嚷嚷着把赛罗给叫过来了的Alpha后辈迟疑道:“我之前有遇到他,听他说最近有急事要处理,甚至都请假了。”
“噢?”赛罗这才终于表现出了较有兴趣的模样:“他有什么急事?”
赛罗并不是一个爱管他人闲事的人。
但是鉴于他两天前才和话题中的那个家伙告了白,上心一点也没什么毛病。更别提那时候,梦比优斯明明一副要答应的样子却又突然闭上嘴,最后居然很严肃地给他回了个“请给我一点时间”,当场把他急得差点没把告白对象扯住大战个三百回合。
“不知道,我也只是听说。”后辈摇头。
“是吗。”赛罗双手抱胸,也不知道是基于什么心理,直接仰起头傲气地宣布了一句:“你们叫不过来不代表我不可以。”
“那就麻烦前辈你啦!”身为Alpha的后辈还没来得及回话,到现在才倚着身旁人站起身的Omega已经露出一脸崇拜的表情,做单手捧心状。
“小菜一碟!”赛罗对此还是很受用的。

2、
梦比优斯正倒在屋内他准备好的一堆应急物品旁,低喘着,琢磨干脆就这样一直趴在地面上算了。
他挑选了在宇宙很是和平,人手也相当足够的这个时候来停止伤身的抑制剂的使用,决定在家里挨过每年一次的发情期。
按照以往的经验,梦比优斯估计着自己发情期的爆发多半就是这几天了,所以他才请了假并采买了一堆东西做好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一个月的准备。但没想到的是,他才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物品分类堆好——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把其中的一部分移动到桌面上——热潮就突然到来了。
所以他现在趴在地上,就跟喝多了似的半蜷着,头脑发晕。他的信息素不受控制地在屋内弥漫着,全身也不自觉地因为汹涌而来的情欲而颤抖得厉害。
不行,不抓住点什么的话……
梦比优斯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他滚烫的身体紧贴着冰冷的地面却也完全降不下高升的热度。这样难受的情况再加上空空如也的手心,这让他想要把难耐的感觉转移一个方向发泄出去都做不到。
于是梦比优斯挣扎着撑起发软的身体,却刚刚抬头就见一条奥特签名经过房屋特殊设计的投影系统的处理,直接怼到了自己的脸上。
“梦比优斯,我这里有点事,来帮忙处理一下啊。”
内容随意却又显得强势,明明只是一段文字,梦比优斯却觉得那个人的声音通过这段讯息传入到了他的体内。那个熟悉的,令他一听见就止不住地开心的声音——那个不久前才和他告白过的声音。
梦比优斯懊恼地低吟一声,意识到自己的信息素狂躁得更厉害了。
……赛罗。
为什么偏偏是这种时候?!

梦比优斯咬着牙传回去一个拒绝,赛罗紧接着又回了他一条明显自说自话还是在叫他过去的讯息。
他继续拒绝,赛罗也继续自说自话。
看看场合啊!!!
身体的不适令梦比优斯的情绪显得很是焦躁,他一拳打到地面,既感受不到冰冷也感受不到疼痛。
他本来应该在床上而不是地上,也本来该自己一个人折腾着把这一段漫长的发情期给熬过去,而不是明明大脑都烧得和团浆糊一样了还在这里忍受某个神经大条的家伙的信息轰炸,还得尽量不暴露自己现在的情况——知道梦比优斯是个Omega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有人认为他是Alpha也有人认为他是Beta——像赛罗这种自傲的Alpha就一副理所应当模样地觉得他也就该是个Alpha——而梦比优斯也总是极力避免关于性别的话题,就算被问到了,也不进行清晰明确的回应。他不是想要撒谎,但也不太想暴露自己身为Omega的事实——这个性别所伴随的,总是诸多的麻烦。

“我和这边的几个后辈全都等在这里。”这一条讯息看上去就有点像是个企图诱使他答应的筹码了。
啊!!
梦比优斯感觉自己要气死了。
本来发情期就不是个好熬过去的东西,更别提身为战士他还不得不时不时使用有副作用的抑制剂,使得这个过程变得更加痛苦难耐。梦比优斯现在感觉自己就像要被闷死在水里,或者被烧死在太阳里。他血管内的血液都在沸腾和燃烧,他全身的失控的激素还使得他超想和一个谁疯狂地做上一场,而更要命的是,他的性幻想对象好死不死就是这个烦得他恨不得当场放个大招来清净世界的人。

“我说你,这就是几秒钟的事。”赛罗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今天非要和他杠上不可:“你不会连这么点时间都抽不出来吧!”
停止!
梦比优斯抬手去抓被整齐排列在一旁的水瓶中的一个,却因为动作过大而把其他的都撞得东倒西歪。
“你告诉我你到底在忙什么?!”
润喉的清水还没入口,就被尽数挤压到了脸上。
“就!!来!!!”
梦比优斯用力地一甩手,撑着膝盖站起身来。他黑着脸打开贴附在手腕上的信息素屏蔽器,仿佛是要将体内的热度全都挥发出去一般,还在微微颤抖着的身躯上覆盖上了炙热的火焰。

3、
赛罗远远地看见天上有一团什么在发光。
“诶?那是梦比优斯前辈吗?”Alpha后辈仗着自己过人的视力抬头张望。
“前辈直接开着炎之勇者形态过来了?”另一个后辈在光亮接近的过程中意识到那是一个火团。
“不愧是梦比优斯前辈!”其他人感叹。
赛罗没有发表看法,只是默默地注视着那团火焰。
自从他两天前的告白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和梦比优斯见面——要不然干脆,直接就在这里问梦比优斯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好了。
他那么执着的想要把梦比优斯邀请出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不过是想要给“和梦比优斯见面”这个私欲披上一层名为“正事”的皮而已。
“梦……”
火团以异常凶猛地姿态砸到地面,甚至都将那一块土地砸出了一个小小的坑。
赛罗本来打算开口喊名字的声音卡住了。
燃烧的火焰在其中的人影一个转身中迅速地发出金光并消散干净,这下周围人能直接清楚地看见赶来的这位的确就是炎勇形态的梦比优斯了。
“在哪里。”
梦比优斯毫不停顿,直接僵硬着神色开口询问。他那明显情绪不对的声音和表情立刻就把本来打算向他靠近的几个后辈给惊得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你、你旁边的那个火坑。”还是不能站稳的Omega后辈靠在一个Alpha的怀里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着地面向梦比优斯示意目标:“就是最底下那个黑色的……”
梦比优斯根本没听他把话说完就猛地腾跃而起,超级干脆利落地降到坑底拾起明显得根本不需要去寻找的仪器,再飞出来,用了1秒不到的时间完成了把仪器丢到赛罗身上的动作,然后就和他来时一样,招呼也不打地迅速离开。
赛罗被才从坑底捞出来的仪器烫了一下,反手就把它甩给站在自己身旁的后辈,把毫无心理准备的后辈弄得一阵乱叫。
等等?!
赛罗要是这都看不出梦比优斯情绪不对他就白长两个眼睛在脸上了。
这是在生气???怎么回事啊?!!
赛罗仰头看着梦比优斯越飞越远的身影,一个着急,直接动身追了上去,留下几个误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大错事的后辈们面面相觑。

4、
“喂,梦比优斯!”
赛罗凭着自己的权限直接从窗户闯入梦比优斯在宇宙警备队宿舍楼内的房间里,见那个人正好抬手准备按下那个“禁止所有人入内”的按钮。
梦比优斯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会就这样追过来,他先是下意识地继续了自己手上的动作,然后才带着一脸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来瞪视着他。
“你怎么进来了?!”恢复了普通形态的梦比优斯不知道为什么声音有些低哑:“快出去!”他说着又动手,就要去按另一个按钮。
“你给我等一下!”赛罗欺身上前,抬手去抓梦比优斯的手臂试图阻止他的动作,却被那个人极为警惕而且敏捷地躲过了肢体的接触。
这是在躲着他?为什么?因为他之前的告白?!
赛罗被梦比优斯明显要和他拉开距离的举动刺激得胡思乱想,本来就像一根绳索一样牢牢缠在他心间解不开的关于“告白事件”未能获得答案的事情一下子浮上了脑海。
赛罗开始觉得心里不平衡,而在他的心头盘旋的情绪更多的却是一股不明不白的怒气。
“我的告白就这么让你困扰吗?!”
他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和那个没关系!”
梦比优斯却反应得比赛罗更夸张,他大喊着转过身往远处走,动作才进行了一半就毫无征兆地猛地软了身体向前栽倒。
“喂!”赛罗急急忙忙靠过去扶了他一把:“我说你没事……吧。”
他们靠得很近,有一股特殊的气味透过赛罗的感官,十分强烈、十分醇厚又十分香甜地在他的信息素里狠狠地抓挠了一下。
这个味道是……
诱人、做爱、发情、Omega。
“你、你是?!”
赛罗一下子僵住,连舌头都打了结。
梦比优斯趁机把他的手甩开,猛地站直身体大步流星往前走了几步就又是一绊,这次还未等赛罗有什么反应,他就伸出双手,正好借着前倾的趋势将手掌撑按到身前被他当作目标的桌面上,稳住了身形。

梦比优斯的感觉从最初起就没有好过。甚至在刚才,他的第一反应也并不是把赛罗推开。
在赛罗靠近他、半搂着他、把自己作为支撑来架住他的一刹那,梦比优斯满脑子都是反手抓住赛罗的肩膀或是手臂,来一个热烈的拥抱、亲吻,让他的Alpha信息素能入侵他的身体,填满Omega发情期所带来的折磨人的空虚感。
但是,不。
这真是个糟糕的暴露方式。

“嗯。”背对着赛罗的梦比优斯似乎很是冷静,他并不打算辩解,直接略微转头,没什么表情地承认道:“我是Omega。”
赛罗缓慢地眨眼,下意识地前进了一步。
高傲如他向来看不起那些被信息素影响变得像个智硬的Alpha,也看不起那些遇到什么就缩成一团,娇柔弱小只知道依赖他人的Omega——虽然他自己就是个Alpha,不过,他所拥有的是身为Alpha的强大,和某些被信息素控制住脑子的家伙可不一样。
有人曾经指责过赛罗有性别歧视,后来他们才发现,这丫只是心高气傲到基本看不起所有人而已。
不过,被他所看不起的对象里,自然是除去了他所喜欢的梦比优斯的。
赛罗根本没有办法想象自己看上的这个人会是一但发起情来就软绵绵黏糊糊,说起话来细声细气,看上去柔弱得甚至能被一只小小的皮古蒙给一爪子拍晕的Omega。
拜托,他可是那个敢直接和雷欧对踢的梦比优斯啊?!倔强又固执,好像没有任何人能让他屈服的梦比优斯……

他的背部毫无防备地对着他,双手撑在桌沿、脊背挺得笔直。匀称紧致的肌肉在他剧烈的呼吸下起伏着,带有由于施力而造成的紧绷。就这么看上去,像极了一种无言的邀请。

“你说你看不起Omega,”梦比优斯的手在颤抖,面色潮红,在发情期汹涌的情欲的影响下眼神有点迷离,但他僵硬的神情却可以称得上是严肃:“ 那个时候我本来想…… ”告诉你。
出口的话语才进行到中途,突然一股凶猛的浪潮从身体内部爆发开来,梦比优斯几乎是立刻膝盖一软,差点就没忍住溢到喉咙的低吟。但他并没有瘫软了身体,只是在这股情潮席卷上脑海时下意识地双手用力,把欲望得不到满足的焦躁发泄到其他方向上。
赛罗这个家伙,怎么还不走?!
梦比优斯这时才反应过来现在根本就不是说话的时候,更不是和一个Alpha呆在同一个房间里的时候。
他手下的桌角猛然被捏碎,在破裂开的碎块吓了心不在焉的赛罗一跳的同时,他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成了介于难受与凶狠之间的样子。
梦比优斯吐出一口气,闭了闭眼,转过头去不再让赛罗看见他的任何神情。
有不属于他的信息素的味道,不知何时窜入他的身体里,仅仅只是那么一丝就使得他的Omega本能越发地狂躁了起来。
“……话之后再说,麻烦你先出去。”带着你的Alpha信息素一起离我远点!
梦比优斯咬牙,下着逐客令的声音又低又沉,明明应该显得严厉,却拥有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的沙哑。
赛罗沉默着,注意到房间内属于Omega的气息越来越浓郁了起来。
贴附在梦比优斯皮肤表面的屏蔽器的屏障,在这么长时间与爆发着的信息素的交锋下,已经开始没办法完全阻挡信息素的泄露了。独属于他的,在发情期时变得更加热烈与浓厚的信息素气息开始弥漫在这个房间里,带着一股想要立刻解决热潮的焦躁。
这是求欢的气息。
赛罗下意识吞咽了一下。
“梦比优斯。”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仅不听面前人挤出牙缝的警告,甚至还走到他的身边,抬手按上了他的肩膀。
梦比优斯就和被烫到般地立刻想要把肩从另一个人的手掌下甩出来,赛罗却毫不配合地让掌心牢牢贴着他的肩膀不放开。
“赛·罗!!”梦比优斯感觉自己要被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给气得又一次燃起来了。
他不是Alpha吗?!难道连在其他Omega发情的时候该有多远离多远这种常识都不知道吗?!!
在这种时候,平常甚至都不会留意到的,被屏蔽器过滤后的任何一点来自Alpha的微小气息都会在他的感官里被不断放大,并对他进行一种堪称受刑的折磨。梦比优斯的额角淌着汗水,他得用上全部的自制力才能抑制住扑过去把身后人压倒的冲动——那可是他喜欢的人,他全身的信息素可比他诚实多了。
问题是他不能和他做爱,哪怕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在饥渴地叫嚣,他也不能……

“你不一样。”赛罗压低的声音这样说道。
梦比优斯猛地转过头来。
“什么?!”
他的眉头拧得很紧,由于姿势而显得自下而上的视线看上去很是凌厉。比起要扭身和赛罗疯狂地打一架,那更像是要把他拆吃入腹的神情。
那样富有侵略性的眼神来自梦比优斯,竟使得赛罗有了一种从尾椎骨一路攀升到头皮的战栗感。
是啊,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一发情就变得软弱得让人随便欺凌的一般的Omega,现在的他明显更暴躁,也更具有攻击性——只是在克制着。
战士,当然。这可是他的梦比优斯。
赛罗的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加重了起来。
知道梦比优斯是Omega,他并没有产生恶心或者排斥的情绪,反而在同时明白对方正处于发情期时,脑海里跑过很多,比他之前以为梦比优斯是Alpha时更加激烈而且糟糕的画面。
他的思想里充满了侵略性。
梦比优斯是Omega,这样的话,他就真的可以,让他彻彻底底地属于他了。他可以对他做很多的事情,他甚至可以标记他……!
赛罗不自觉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啧,这该死的alpha信息素!
赛罗明白脑海里的混乱来自Alpha对Omega本能的占有欲,但当那样的念头滑过脑海时,他更该死地没办法不感到欣喜。
一个完完全全属于他的,连信息素里都有他的味道的梦比优斯。
可恶,他怎么可能拒绝得了这个?!!

“你不一样。”赛罗又一次重复道,他甚至想也没想地就把自己屏蔽器的屏障打开了一丝,让他的,充满了他现在的欲望的Alpha气味也浮现在空气中。
梦比优斯的身体明显地颤抖起来。
不行。
赛罗硬生生止住自己凑到梦比优斯耳旁的动作。
他不能趁他虚弱就强迫他,他不能像那些他看不起的Alpha一样,被信息素支配变得像是个没脑子的野兽!
“我是说你现在这个状况,我们……”
但是该死的,他硬了。

“你接受我?”梦比优斯在这时开了口,他的话语里夹杂着喘息,和由于自我压制而带来的低沉感。这把他以往那充满朝气的少年音给压得很是挠人:“你不……介意我是个Omega?”
“当然不。”赛罗急促地回答。

屋内原本只是从屏蔽器中泄露出来的信息素突然爆发开来,浓郁的气味一下子在空气中凶猛地蔓延,直接将所有的角落都挤得满满当当。
赛罗被这股赤裸而毫不掩饰的气息冲荡得身体也立刻很是配合地起了高热反应,他还没来得及为梦比优斯解除屏障的举动说点什么——欣喜的或是下流的——就突然肩膀一沉,被一股力量猛地压得仰躺到了地面上。
赛罗眯起眼,见直到刚才都还在压抑着自己本能的梦比优斯正骑在自己的身上,紧皱的眉头已经完全舒展了开来。
梦比优斯低头看着他,露出一个充满了情色意味的笑容。
“那我们做吧。”

-完-

发情期的Omega居然凶残如斯?!被推倒的Alpha将如何控制局面并夺回主导权?!请看下集——白嫖使我失忆。

评论(17)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