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小脑洞】系统入脑0.3(完结)

*2

*老福特总是抽风……

————

6、
身为这次事件主角的两个人虽然还懵懵懂懂没抓到重点,但希卡利都已经在脑海里跑过好几个接下来需要注意的事项了。
也就在这时,安静了许久的系统突然开始声情并茂地在他脑中“演讲”起来。
“啊,大势所趋啊!不管男配如何有才如何优秀,拼尽全身心地对自己爱的人好,为干掉情敌而努力,他都,最后得不到他!”系统的语调就和说评书似的高昂,希卡利也就把它念叨的内容当什么小说的有声版来看待了——就像尤莉安猜测出的信息那样。
“你是那么地喜欢梦比优斯,想要和他在一起,想要独占他的好和他的爱!你甚至情根深种到了只有想着他可爱的笑脸才能入睡!!可是,看着善良地、不忍心伤害任何人的他在自己和赛罗之间摇摆不定,柔嫩如鲜花般的内心在挣扎中痛苦,闪亮如珍珠般的大眼睛蓄满难过的泪水,你就,你就好是心痛啊!你爱他,你不愿意看见他这样的难受!”
他难受是因为你让他头疼。
希卡利冷漠地想。
“终于,你意识到,虽然你对他好,关照他、爱护他,不让他去面对任何的危险,但他却还是对那个蛮横无理又粗鲁的总cai……赛罗万分在意!甚至就连你们聚在一起谈论严肃事项的时候,梦比优斯都要坐在赛罗的身边,小心翼翼,害羞、甜蜜却又瑟缩地偷偷观察那个人!更过分的是,你找来的本来想要让她来帮助你的外援,居然也劝你放手!!!”
这个扭曲事实我给你一百分不怕你骄傲。
“你,你怎么舍得啊!是你先看上他,是你先对他好,是你先和他并肩作战,是你不问缘由地满足他所有娇蛮又任性的要求!不管什么,都是你先啊!那个对他那么粗暴又无礼的混蛋又为他做了什么呢!!!但是,但是!为了他的幸福,你,愿意放手……”
希卡利眼睛都不眨一下,扭头就走。

7、
赛罗和梦比优斯一起一脸茫然地坐在梦比优斯宿舍内的沙发上,瞅瞅眼前播放着无聊节目的光屏,又望望干净无尘的天花板——还能再无聊一点吗?!
现在,为了解决脑子里的那个有病个体,他们两个不得不推掉所有的事情,跑到没有他人的地方强行呆在一起。说实在的,这其实也没什么,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打算就像正常相处那般聊聊天,分享一下见闻,再玩玩游戏什么的杀杀时间。结果,从不让他们安心的系统一直在那里想方设法地给他们安排莫名奇妙的任务,让他们两个人都不胜其烦。
“终于啊终于!!只剩你们两个人了!!”
最开始的时候,它就表现得比他们都还要激动。
之后,在他们的话题聊到与某个宇宙人的战斗的时候——“啊,赛罗好帅啊!他居然和那样邪恶的宇宙人和怪兽战斗过!他就是你心中的英雄、偶像!你难以自制地幻想起他带着邪魅狂狷的笑容轻描淡写地把怪兽打倒,然后回身抱住在怪兽的威势下瑟瑟发抖的自己的画面!”
……
梦比优斯刚刚说出口的自己也和那个种族的宇宙人战斗过的话语猛地在喉咙里堵了一下。他的脑海里跑过微妙难言的画面,梦比优斯被冲击得直接停止了说话,默默地炸着头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啊,梦比优斯这么可爱的可人儿,怎么能让他去和邪恶的宇宙人和怪兽战斗呢!这真是太不懂得爱惜他了!你对他去战斗这件事很有意见!一想到他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受过伤,因为疼痛而双眸通红,你就恨不得把他锁在你的身边,让他永远无法到别的地方去!”
我恨不得直接把你丫打爆让你给本少爷永远闭嘴。
赛罗承认自己的确是很有意见,不过是对梦比优斯下意识挡枪然后重伤的行为很有意见。而系统这个混蛋都说的是什么鬼啊?!战士不去战斗,那还叫什么战士!而且那个家伙总是伤到都不能走路了都还在那里硬抗,眼睛通红你大爷!要是他真的会那样说不定还好点,至少能让人一眼就看出他受了伤,而不是被他顶着的无事脸欺骗,直到他昏迷才看出问题……
赛罗脑海里浮现出梦比优斯一如既往挡枪后,回头看着自己露出一副马上就要哭出声的表情的画面,差点没把自己给逗笑了。
“你想到这里,”好死不死,系统还非要补充一个要求:“忍不住心生怒意,决定拉住他的双手,严厉警告他要他不要再离开自己的身边!”
“……”
艹,他就知道这个东西一旦开口说话就没什么好事。

之后这样的情况也在不断地上演,赛罗和梦比优斯因为脑袋里烦人至极的喳喳声和层出不穷的奇怪命令而停止了所有的互动,最后选择一起瘫死在沙发上当两条咸鱼。
这可把赛罗给闲坏了。
他没有骨头似地瘫在沙发上蹬腿,频道换了一圈又一圈都没能感到哪里有一点有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忍不住要向安静得很彻底的梦比优斯搭话时,一转头却发现这个人已经睡着了。
梦比优斯看上去很是疲惫,就连这个时候,眉头都紧紧地皱着。
这还是赛罗第一次看见他的睡脸,忍不住就凑近了些许。
“啊,多么的迷人啊!”系统在这个时候又开始了:“就像误入凡间的天使,美丽可爱又诱人!真是太棒,太好看了!!”
赛罗的脑子选择了自动过滤,废话剔除,仅仅捕捉关键词——好看。
是吗?
梦比优斯现在的样子到底是不是好看他不知道,但的确让他有种就这样一直看着也不会腻的感觉。
“就是现在!勾起邪魅的笑容,把他按到沙发里,挑起他的下巴,吻他!!!”
吻他。
没错,他现在的确可以……
?!!
赛罗一下子涨红了脸。
“你乱说什么!”他下意识地争辩,话语说出口才留意到音量过大,又心虚般地压低了声音:“我根本没有想……”
“看看他,”系统聒噪的念叨声居然莫名其妙地有了点蛊惑人心的味道:“这样的毫无防备!任君采摘!你难道真的愿意放弃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吗!!吻他!吻他!吻他!吻他吻他吻他吻他吻他吻他吻他吻他吻他!”
“闭嘴!!!”赛罗被它烦得不行,气得直接站了起来:“本少爷想要做什么不需要你来说!!!!”
他猛地一个转身,忽然倾身吻到梦比优斯蹙起的眉峰上,动作很大但触碰却异常地温和。
赛罗迅速后撤归位,一睁开眼却发现梦比优斯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看着他的那双眼睛显得很是清醒。
赛罗立刻僵成一块石头,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梦比优斯其实在赛罗突然说话的时候就惊醒了,还没等他拖动懒洋洋的身体做出什么举动,就感受到眉心被一个柔软的事物轻轻地碰了一下。
睡意一瞬间散得彻底。
喜欢的人刚才亲了自己——这个认知令梦比优斯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肢体僵硬,甚至连睁眼这个简单的动作都显得有些紧张和慌乱:“赛……”
“天哪!他亲了你!”激动的系统,当然,还会有谁呢:“你是多么的开心,多么地害羞!!你几乎忍不住就要甜蜜到溢出心房的泪水,那是喜悦的眼泪,那是幸福的眼泪!”
“……”原来又是个任务。
梦比优斯刚刚加速流动的血液极快地冷了下来,哪怕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赛罗,”梦比优斯抿唇,神色严肃,却也有着明显的黯然:“你其实不用勉强……”
“不!!!!”系统在脑海里尖叫。
头疼又开始了。
“不。”
赛罗突然伸出右手,重重按到梦比优斯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背上,在梦比优斯惊讶的眼神中怒气冲冲地反驳:“你听我说!这根本不是勉强!!本少爷乐意!!!”他一边喊着一边又猛地拉进他们之间的距离,这次赛罗毫不犹豫,直接让唇与唇相撞。
他的动作因为心急而完全算不上温柔,呼吸交融的同时也把他们两个都磕得有点疼。
梦比优斯的第一反应是后撤,第二反应才意识到赛罗居然是来真的。
他什么复杂的思绪都还来不及想,那个人就已经将左手抚上他的后脑,开始用着不容置疑的力道略微施压。梦比优斯闭上眼,也抬起右手按上赛罗的后背。
在系统鬼哭狼嚎的叫声中,他们加深了这个吻。

8、
希卡利感觉头脑突然一清。
他想了想,少见地轻笑一声,打消了立刻去找两个年轻人求证的念头。
-完-

把系统让小梦搞事,然后赛罗get到系统想要撮合他们的剧情删除了╮(╯-╰)╭ 
意识到自己特别喜欢写他们两个搂着对方亲,有毒有毒(*/ω\*)

评论(2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