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没有回复吃我要死啦啊啊啊啊

【赛梦小脑洞】系统入脑0.2

*我终于从墙里出来了!!然后变短XD

*一更新就掉粉,一定有什么玄学道理

*目录1

——————

5、

赛罗、梦比优斯和希卡利在系统刚出现没多久就知道了对方和自己一样倒霉这件事。也正因此,赛罗在看见希卡利和梦比优斯奇怪的动作时才会想要开口嘲笑。

不过相比之下,梦比优斯明显才是他们之中最大的受害者。不仅要强行做些怪异的举动,他还被同样身不由己的希卡利和赛罗夹在中间,拉来扯去,简直不能再惨。

希卡利都觉得最近梦比优斯已经瘦了一圈,而赛罗也发现他脸上的笑容都减少了。

但他们不能用强硬的手段去对付那个粘到他们脑子里的东西。之前被破坏的区域还处于隔离状态——梦比优斯和希卡利都选择不去赌那个风险,而赛罗不信邪,系统立刻就给了他和光之国一个大惊吓——谁也不知道要是再来一次,系统会做出什么事来。这就像被塞到伤口里的炸弹,不处理会很难受,但一旦触碰了,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发生更糟糕的事。

针对这件事,一直在不放弃地对系统进行研究的希卡利找来了一个让人意外的外援。

“这是赛梦文最火的套路嘛。”

知道部分情况的尤莉安公主这样总结道,脸上的神情介于安抚人心和即将笑出声之间。

“所、以,赛梦到底是谁!”耐心基本为零的赛罗坐在尤莉安的正前方,把桌子拍得咚咚响。

“?赛梦是人吗?”在他左手边的梦比优斯茫然。

“赛梦不是人的名字?”赛罗看上去就没想过其他的可能性。

“可以这么说吧,你们可以把它理解成两个人的一个统称。”尤莉安犹豫着点头,最终还是决定不直接点明含义。

“等等,”与某两个抓不住重点的人不同,希卡利注意到的是另一件事:“你说这是最火的?”他的脸色有点难看,最近那些不堪回首的回忆在脑海里翻腾了一下,他感觉自己是真的没办法理解这个。

“没错,不过还不能肯定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尤莉安思索着。或许是因为和爱迪在一起久了,她现在就连只是普普通通地伸出一根手指的动作都看上去很有老师的风范:“关于系统的事情,你们不介意再多说一点吧?比如——它最喜欢怎么形容你们,又最常叫你们干什么?”

希卡利点点头,首先开口说明:“它很喜欢伪造心情。我这边的情况,最多的就是什么防备、嫉妒、怨恨、明明都是我先,这种。”他说着这些话的语调只能用棒读来形容:“至于举动——看见赛罗和梦比优斯走在一起我就必须去横插一脚。”说到这里,希卡利似笑非笑地看了赛罗一眼。

原本还因为觉得丢人而不太想开口的青年莫名其妙地立刻就来劲了:“那我还必须动不动就什么抱到怀里什么挑下巴什么凑到脸上说话什么壁咚。”

“嗯,”梦比优斯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很明显地抽了抽嘴角,就连心大如他也露出了疲惫的神情:“我这边是心痛,全方位心痛,然后就是左右为难,他很好、他也不错,纠结犹豫又愧疚什么什么的……”

“它都要你做什么了?”尤莉安点头,看上去已经基本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梦比优斯一脸往事不堪回首:“咬牙跺脚,低声下气,哀求谅解,还有哭,哭,哭。”

“哈哈哈哈我记得那个东西对你的评价是什么可爱娇……柔?善良又敏感脆弱还是啥的?”赛罗插嘴,深刻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那个形容时差点直接从天上栽下去:“总是在给我强调你就要哭了,但是我很喜欢你的那个柔弱的……表情什么的。”赛罗一边大大咧咧地说着,一边莫名地有点心虚,转头一看果不其然梦比优斯已经拧紧了眉头。

“我不理解,”梦比优斯很认真地在思索:“我为什么一定要遇到什么都哭?”这已经是他最近不知道第多少次重复这句话了。

“那个东西根本就有病,”赛罗摊手,仿佛看不下去梦比优斯的神情一般带着点微妙地同情心拍了拍他的肩:“别去管它。”

这么一想,赛罗意识到自己就没见过系统张口闭口提到的所谓小脸泛红、眼含泪光、嘤嘤出声的梦比优斯的样子。每次系统那样描述的时候,在他眼前的梦比优斯都只是一脸难受地皱着眉,被头痛折磨。

头痛,简直是他们最近的日常了。

 

“咳咳。”尤莉安严重觉得赛罗刚才的话有地图炮的嫌疑。她及时转移话题道:“像这种系统基本都有一个最终目的,目的达到了它应该就会离开。”

目的?

在坐的某两个人的脸色突然微妙了起来。

什么鬼目的!?赛罗惊疑:他和希卡利抢梦比优斯,谁抢到算谁的?!!

什么目的?!梦比优斯疑惑:他在赛罗和希卡利之前摇摆不定然后强行选一个和自己在一起!??

目的?希卡利看透一切:不就是让赛罗和梦比优斯在一起吗。

 

“我们不知道它会不会提出过于超过的要求,”理智的科学家认为就这样放任系统胡闹并不是一个可取的方案:“你也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的角色定位了吧。”

“嗯,”尤莉安也没打算隐瞒,直接抬手,先指了指离她最近的希卡利,然后沿着顺时针的方向,手指依次点过赛罗和梦比优斯:“恶毒男配、霸道总裁和娇柔白莲花。这的确很符合这个系统自称的名字,这样的设定实在是一股潮流,我也看过了不少。”她语出惊人,在当事人面前还一点都没有显得不自在。

希卡利神色微妙地看着她,而自然有上过网的赛罗和梦比优斯在听到系统加给自己的定义时难以自制地立刻就开始了脑补。

梦比优斯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让他自觉继续深入思考下去就绝对会生气的东西,而一旁的赛罗突然啧了一声,表情居然还有点得意。

“你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尤莉安继续道:“这样的话,比如希卡利你的情况,你只要在它满意之前不再靠近梦比优斯应该就行了吧?”

“我试过了。”希卡利摇头:“系统会强行让我过去。”

 

“啊,多么美妙的身影啊!”系统当时这样怪叫道:“梦比优斯居然路过了你众多监控摄像头中的一个!那么关心他的你,怎么能不去看看他呢!”

顺带一提在那之后赛罗也臭着脸十分不情愿地赶了过来,按照系统的说法,他能知道梦比优斯的行踪是由于占有欲野兽般的直觉……

希卡利真是搞不懂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就让所有的行程安排都令它不能有可乘之机?”尤莉安继续建议。

说得轻巧。

希卡利犹豫了一下,在心中假设各种安排的同时,还是很明显地不太放心。

“好,我会试试。”最终他回答。

这就有了或许可行的解决方案了?

赛罗和梦比优斯面面相觑。

“喂,我说,那我们呢?”赛罗前倾身体心急地询问,话语相当地没礼貌。

梦比优斯小动作地用手肘撞了撞身旁人的手臂,也紧接着道:“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让它……早点满意?”他在中途反常地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把什么不该出口的词给咽了回去。

是想要骂脏话吗?

尤莉安下意识地观察梦比优斯的表情。

青年的疲惫掩藏在一如既往的认真之后,眼底浅淡的阴影被压制在他强撑起来的精神之下,不甚明显。但在熟悉他的人看来,这样的异常就简直不能再刺眼了。

尤莉安意识到梦比优斯的耐性也已经快被磨光了,在留意到他的这个状态之前,她很难想象这种东西会令他如此难受。

“精神折磨,”注意到尤莉安的沉默的希卡利突然低声说,又补充道:“还有头痛。”

和他们只需要做点违心的动作和说点奇怪的话不一样,系统对梦比优斯的要求明显更加严苛和过火。

不过,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希卡利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梦比优斯和赛罗的手肘,它们正不自觉地在桌上贴在一起。

这个所谓的赛梦系统,到底是会搞砸,还是真的能得偿所愿?

 

“明白。”善解人意的尤莉安轻轻回应了一声,不由得有点心疼。她抬眼看着面前的那两个年轻的战士,温温柔柔地询问:“你们,能一直待在一起吗?”

“……诶?”

-tbc-

又忍不住在文里融入了改不掉的老毛病,所以说,这个脑洞就不应该拓展的!(;´д`)ゞ

3

评论(2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