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另一个世界(4)

*书店与见奥特兄弟剧情一起跳过,有缘会补充在番外里。

*此章和第一篇有关,不过没看过也不影响观看~

*(1)(2)(3)

——————

7、

“也就是说,只能等?”听上去和不靠谱没什么区别。

诸星真与梦比优斯只是发散性地聊了一小会,就把话题扯回到了正事上来。虽说时空乱流再发生一次就能交换回来,但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们又该怎么做,梦比优斯却没有说清楚。心里惦记着这件事就像心口梗了一根刺一样,诸星真向他询问,得到的却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的回答。

也就是说,等待。他们只能等待事情自己出现变化。

这真是……让人很不满的答案了。

诸星真十分讨厌束手无策的感觉,把希望寄托于不可控的老天绝对是他最厌恶的选择之一。

而相比之下,行动力同样很强的梦比优斯却更加随遇而安一些。“是的。”他的表情虽然也带有不甘,但明显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情况:“按照记载来看,时空乱流再次发生应该就在一周之内。”梦比优斯说到这里,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诸星真的眼睛:“我会好好注意日比野先生的情况的,请不要担心。”

“……”

又来了,主动过头地揽下任务、许下保证,这绝对是未来他……和梦比优斯的通病。

诸星真没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注意未来和梦比优斯的性格问题了。他总是在想这两个人怎么相像,看见梦比优斯的一个反应就下意识地拿来和未来相比较,就好像是硬要从中找出什么来让自己安心一样。

要说他现在不担心日比野未来的情况自然是不可能的,虽然的确因为梦比优斯的片面之词而安心了不少,但诸星真并不觉得自己就能因此甩手不管了。不过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担心,也不想表现出来,这不够帅,而且他这个业余人士在那边操无谓的心又有什么用呢。

“那就交给你了。”诸星真先一副没事人儿样地随意拍了拍梦比优斯的肩膀,在身旁人再一次肯定地点头时突然话锋一转:“话说你也有一个名字叫日比野未来吧。”

“?”梦比优斯疑惑地看向他,还是回答:“是的。”

诸星真一本正经地提问:“那你喊我家未来‘先生’居然能喊得这么顺口?就不觉得很奇怪吗?”

“……这倒没有,”梦比优斯没觉得他的说法有什么不对,还很认真地想了想该怎么解释:“以前在地球的时候为了隐瞒身份,我也都是直接称呼自己‘梦比优斯’的。”

“噢,的确。”诸星真小弧度地点头,他自然有看过自家好友拍的所有TV:“不过三十集不到就暴露了嘛。”

“诶?”他的确是知道自己和哥哥们不同,身份被伙伴们知道得比较早,但30集不到是什么意思?

“TV,”诸星真狡黠地笑:“未来那家伙在我们这边可是扮演你的演员噢。”

梦比优斯诧异地瞪大了眼:“诶??扮演我吗!??”

“不然你以为我们刚才在台上干嘛?”

的确不管是那些姿态样貌熟悉的皮……皮套,还是知道他们的事情的一群人们,不管哪一处都透露着很明显的信息——不过梦比优斯因为之前满脑子都是要和诸星真把事情说清楚,而自动忽视了这件事。

“那,刚才那个是在拍电视吗?!”

“不,那个是舞台剧,”诸星真暗笑了一秒他的常识缺乏:“TV比它要厉害多了,可不是它这个排场能比的。等会回去了我给你看看!”把拍好的片子给故事的原型看,怎么想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尤其是,TV的内容还和他的真实经历相同的话,那就更是不得了了。

不过,在那之前,诸星真还有一件更想要去做的事。

至少,能了解更多的关于他们灵魂互换的情况的话……所以他从中途起就改变了前行的方向,带着梦比优斯来到了这条街边的一家店门前——这是未来最喜欢泡的一个书店,虽然小,但书籍的范围广,更重要的是,安静、人少。

“好的!”梦比优斯才兴奋地回应了一声,就见诸星真停住了脚步,抬手指了指他们面前的那个关着门的小商店,透过透明的玻璃,能看见里面成列着不少的书籍。

“我到里面去借几本书,你在外面等着。”虽然把梦比优斯往这边带了,但诸星真并没有打算让他进店。书店里的店长不仅是未来的熟人,还是个话痨。如果梦比优斯到时候被他花样百出地搭话,那就麻烦了。

而诸星真自己,就最讨厌麻烦的事情。

“好好等着不要乱跑啊。”他抬手就要推门往里进,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身边这个人在“呆着不动”这方面有着相当差的信誉,忍不住就回头多提醒了一句。

“嗯,我不会乱跑的!”梦比优斯点头保证道:“真你放心的进去吧!”

“……”

这边没有宇宙人也不会有怪兽,这家伙因为感应到奇怪气息而跑走的可能性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万一路边突然来一句抓小偷呢?这个正义感十足的家伙绝对会想也不想地就追过去,到时候可就真的是找都找不回来了。

想到这里,诸星真觉得更不放心了:“你有没有被赛罗说过‘喂!你要去哪里!’或者‘不是说了不要乱跑吗!’这种话?”

“这个……”梦比优斯的神情诚实地变得微妙又尴尬。

“啧,算了,就在里面看吧。你和我一起进去。”

诸星真自说自话地招手,而梦比优斯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要反对的意思。

应付一个书店的店长大叔总比人跑丢了要好,再说了,就算那个大叔看出这个“日比野未来”不对劲,难不成还能联想到魂穿这么不科学的事上去吗?

 

9、

从书店里出来时,已经是黄昏了。

抱着查阅资料的目的去翻看的书籍从什么空间理论分析到魂穿狂武大陆,难得再次泡书屋的诸星真感觉身体仿佛被掏空。他直接在路中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身上的骨骼都响了好几声。

别看他表现得这么镇定,其实到了现在诸星真都还有种在做梦的不真实感,身边的人说换就换了,还换成了这么一个性格相似又几乎被他知根知底的“虚拟人物”过来,简直和那些他曾经看过的各种武侠玄幻套路差不了多少。

诸星真注意到走到他身边的梦比优斯也模仿着他做了一个伸展筋骨的动作,正要笑,就突然听见身前传来一声声音尖亮的娇喊声:“你讨厌!”

他们的注意力一齐被吸引了过去。

发出声音的那名女生在他们的左前方,正被她身旁的男生亲密地用右手揽着脖子,两个人靠得相当近。她明明笑着,却又像很是不满的样子,一边嘟嘴喊着讨厌,一边扭身想要从男生的臂弯中挣脱出来。男生见她的反应,坏笑着收紧了胳膊,不仅把她给搂得更近了,还变本加厉地将唇贴到她的耳边,对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你讨厌啦!”

女生红了脸,干脆就缩在男生的怀里用小粉拳一阵锤。男生装模做样地喊着痛,和她各种笑闹。

 

梦比优斯莫名地觉得这个场景有一种既视感——怎么说,虽然大体上来看并不是很像,但某些部分又……勾住脖子不让离开,贴在耳边说话什么的,就这么简单地几个举动,居然立刻就让他联想到了之前和赛罗一齐走在路上时的那个场景。

对了,他还记得赛罗当时也使坏地往他的耳朵里吹气……

赛罗。

他果然很想早点回去。

“啧啧啧,这恩爱秀的。”

和梦比优斯一起毫不顾忌地强势围观着的诸星真突然开口,语气微妙。

“……什么?”梦比优斯有些晃神。

“秀恩爱啊,这对情侣。”诸星真伸出食指指点那两个注意力完全在对方身上根本没意识到有两个没事干的家伙在遥遥看戏的人,调侃地笑:“这大庭广众之下的,真是不得了,暧昧得没眼看啊~”

秀恩爱?

梦比优斯的脸突然开始泛红,那浅淡的颜色迅速涌上他的面颊,又在他明显变得有些不自在的神色中渐渐地消退。

“你是说他们是……”

“情侣啊,”诸星真随口回答:“不是吧,你这都看不出来?你看那个女的脸红得。”

“呃,”梦比优斯闻言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那名女生:“啊,的确是……”

“不过也对,”诸星真突然又摇摇头:“你对这种事没有什么发言权。”他摆出一副人生长辈的模样拍拍身边人的肩膀,卖弄般地道:“记好了,凡是有这种举动的,不是情侣就是玩儿暧昧的。”

“两个男性像这样呢?”梦比优斯看上去似乎还没转过弯来。

“哇塞,你看过这么劲爆的啊?!”诸星真夸张地啧了一声:“那就是搞基啊,同性恋!我给你说,往耳朵里吹气这种举动可是属于不娶何撩的范畴,就算是铁哥们,做这种事被别人看见了也只会觉得他们有一腿。”喜欢上网的他明显受到过不少这种观念的荼毒,也不管身边的人能不能消化这个讯息,自顾自讲得一套一套的。

“不过被这样对待的男的做出刚才那个女人的举动……”他被自己的想象刺激得一个哆嗦,露出嫌弃的神情:“娘爆了,你的眼睛当时没瞎吧?”

做出那个女生的举动……

梦比优斯话语中的两个主角本来就是他自己和赛罗,被诸星真这么一说,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了自己娇笑着推开赛罗,然后连连喊着“讨厌”往那个人身上招呼力道很轻的拳头的画面。

梦比优斯也跟着诸星真一起抖了一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完全没有像这样!”他急忙摆手解释,仿佛要把那个画面从脑海中甩出去似得,急切得连头也一起摇了起来。

“哈哈哈!”知道梦比优斯心思单纯的诸星真会错了意:“别怕,瞎只是个比喻,就算人妖在你面前裸体跳桑巴你的眼睛也不会怎么样的。”

“?”听到了几个新鲜的名词令梦比优斯露出好奇的神情:“那是什么?”

“就是……”诸星真正要解释,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等等,其他的还好说,桑巴这种舞要是被追问可就尴尬了,难不成他要给他现场跳一个不成?再说了他也不会跳。

“是……嗯,总之你只要知道不管男女那样做就是秀恩爱就对了。”诸星真双手抱胸,一副正经样地强行把话题又歪了回去。

而令梦比优斯十分在意的也的确是这个。

之前和赛罗像那样互动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这个问题,而按照赛罗那个总是不知道什么叫“安全距离”的性子,多半也不知道这件事。

只是到了现在,梦比优斯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已经变了样。

他明白自己喜欢赛罗,就像他明白赛罗也喜欢自己。

他只是迟钝,并不是傻。即使最初的确没意识到对方也和自己一样心中装有那个特别的情感,但在当时那样的氛围之中,他也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对方的心情,以及那人即将要脱口而出的……

梦比优斯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当时它们正被另一个人牢牢地包裹在掌心——现在那上面自然是什么也没有的。

这种失落的感觉……

梦比优斯皱起了眉头。

“突然又怎么了?想什么呢?”莫名其妙等不到回答的诸星真见身旁人突然就陷入了沉思模式,忍不住刷着存在感探过身来:“手和他的不一样?”

“……不,”梦比优斯摇摇头:“没什么。”

“绝对有什么的吧,”诸星真有些强势地追问:“和我说一下?”

“赛罗是一个很棒的人。”梦比优斯突然说:“强大、帅气又很是善良。”

“多谢夸奖。”虽然这太突然了一点。

与赛罗性格相似的诸星真十分自觉地接收了这个赞美,笑得相当臭不要脸地调侃:“你这样夸,我会误以为你喜欢他的噢~”

“嗯,”梦比优斯闻言笑得灿烂:“我喜欢他。”

“哎,不是那种喜欢,就是情人的那种,爱,懂不?”

“是的,有什么不对吗?”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是只对赛罗产生的那种感情,”梦比优斯神色柔和,声音莫名地低了下去:“我知道的。”

诸星真被信息量给定在了原地。

?!!!梦比优斯说什么?????

“你,你……”他难得地结巴了。

未来对我……呸!梦比优斯对赛罗?!他刚刚才在那里调侃同性恋的事,还因为脑补一方娘炮而起了鸡皮疙瘩,结果梦比优斯转头就把一份“大礼”砸到了他的脸上。

诸星真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身边也会有这种——不,不对啊,他们不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和未来吗?!!

“你和、那家伙在、一起多久、了?”诸星真保持着震惊脸,伸出食指指向天空示意话语里的“他”的含义。简短的一句话硬是被说得停顿了好几次。

“……诶?”梦比优斯却仿若听不懂似得回了他个语气词。

“谈恋爱的那个在一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见有人抱有疑问就忍不住想要展现自己的心理在作怪,诸星真把补充解释说得很是顺畅,甚至他主要占据情绪的惊讶与难以置信都开始往好奇与八卦上转变了——这可是那个比他家未来还要迟钝的梦比优斯啊!那个说着“我喜欢Guys的大家”然后笑得一脸理所应当的梦比优斯啊!他居然!

“这个……”梦比优斯支吾着。

诸星真本来只是为了确定而直接切入重点问了那么一句,但他没想到梦比优斯居然会回答得这么不干脆,甚至都露出了他那经典的略带尴尬的神情。

诸星真这下比之前还要惊讶。

“?!!你们没有交往???”他伸出的手指几乎要戳到梦比优斯的脸上。

“是的。”梦比优斯条件反射地往一旁移动了一小步,拉开自己的脸与那人手指的距离。

之前一本正经地透露心声却被一句话刺痛死穴的确让他难得地有了甚至都不太想进行回答的迟疑感,但既然事情直接说开了,那他也没有掩盖的必要。

诸星真一脸难以置信。

好吧,他对同性恋并没有任何轻视与厌恶的想法,只是对娘炮有点生理上的难以直视。哪怕突然出柜的那个人是梦比优斯,他也强行让自己接受了。但,因此而来的问题就是……

那个自己是干什么吃的?!!把个汉都把不到手?!!等等,不会吧,难道是单相思????

不管怎么想,明明自己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却不抓到手里也太逊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诸星真拒绝相信和自己性格相似的赛罗是一个连想要的东西都不去抓到手里的人,再说了,那丫甚至连等离子火花都去摸了啊?!

那么果然,梦比优斯单相思的可能比较大吗?

“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啊?!”诸星真转身将双手都按到梦比优斯的肩上,思维跳跃向来很快,甚至承受信息能力也是一流的他还夸张地加大了音量。

如果,如果真的是单相思的话,那他是不是可以大胆猜测,梦比优斯还没有告白?毕竟告白了还没在一起的话,要么就是flag插地上了,要么这个单相思,就真的单得彻底。

诸星真自己知道自己是喜欢和未来一起相处的,他也对赛罗也和梦比优斯感情很好这件事没有怀疑,而且看梦比优斯之前提到赛罗时的那种神色,他们之间也应该没有闹僵才对。不过既然梦比优斯都不知道怎么的弯了,那赛罗……

所以到底有没有告白?!

 

梦比优斯眼睁睁看着诸星真从最初的受到惊吓到现在这副模样——看上去就像是在为自己支持的一对没在一起而感到相当遗憾和难以接受——在极短的时间内态度就进行了堪称两极的巨大转变,一时间居然感同身受地,自己都为自己而感到遗憾了起来。

其实在不在一起,他本来并不是很在意。他和赛罗本来就聚少离多,但至少每次和赛罗相遇的时候,他们都会好好地聚一下,天南地北地聊一会天,甚至一起出个任务,再放松地玩一会儿什么的,梦比优斯对此感觉很开心,很是支持赛罗决定的前路的他也没有要再要求更多的想法。

但是,在灵魂交换过来之前,他们之间的关系往更亲密处的转变已经那么靠近了,他当时甚至看着赛罗那个难得认真的神情都有了比他更快一步说出那句话的冲动,可是……

“……本来马上就要在一起了。”

在诸星真急切的注视下,梦比优斯缓缓吐出这句话。他拧着眉头,神色里是很明显的不甘心。

“你告白了?!”遇到这种事诸星真的脑子就转得很快了:“不对,难道你换过来之前正在给wo……给那家伙告白?!”

“是有这个打算。”梦比优斯认真地回答。不愧是收到过“对什么都很认真”评价的人,光是看他的神情,诸星真都有种和他是在谈工作上的事,而不是在聊当事人多半会害羞或是难以启齿的情感八卦。

不过,真惨。也就是说他是在场景氛围都调整到正好的时候突然就被交换到台上的?还好他当时没有张嘴对着假安培拉就是一句“我爱你”,不然这妥妥地要成为他的心里阴影了啊。不过在那种情况下被交换,已经有心理阴影了也说不定。

诸星真不清楚这种事该怎么安慰,他收回手调整站姿,又伸出左手拍了拍梦比优斯的肩:“没事没事,你说一周之内就有可能换回去了来着?到时候你再继续就行了!”

“嗯。”梦比优斯回应得明显很是敷衍。

这下就尴尬了,难不成要他来一句“反正我和赛罗差不多,你把我当成他告白试试我来给你看看效果”?拜托,这种绿帽子既视感的事情他怎么会做!

其实诸星真到现在都还觉得很是微妙,毕竟他可从来没想过要把未来的“铁哥们”身份给换一个层次。当然,把他自己的情况和自己所饰演的角色的情况——现在他们也不单单是个角色了——联想起来,本来就是作为演员的忌讳。身为演员,他们的必修课就是戏外要将自己和人物分开,自然也包括了那种与自己性格相似但经历不同的角色。而那些没能做到这一点,混淆了现实与戏剧的演员们,通常都没有什么好的结局。

对于这件事,诸星真选择的方法就十分地简单粗暴——挑角色的缺点。

赛罗这种满脑子都是打打打的家伙,和人又酷脑子又好的我哪里是一个人了,本……人比他完美多了!当然,他是不会否认赛罗的帅气的,毕竟他和他很像,说赛罗帅就是说他自己帅,在这一点上没有和角色区分开来的必要。

 

嗯……等等,既然未来和他交换了,那也就是说未来是突然空降基情直面现场咯?

诸星真一想到那个画面就笑出了声,思维又开始乱跑。

不管赛罗那家伙会有什么举动,绝对都能把未来吓一大跳。不行不行,他一定要先搞点情报,到时候人换回来了去嘲笑那小子!

梦比优斯正被他的笑声弄得回神后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而诸星真对此已经不怎么在意了,完全沉浸在自己恶作剧般的小心思里:“你当时和赛罗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哈哈哈哈未来他过去不是正好处境尴尬?”

“呃,”梦比优斯这时才迟迟地显露出一点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态:“当时是赛罗要开口……日比野先生可能会被吓到吧。”

“哈哈哈这样啊!”那未来岂不是才回过神就被告白砸一脸?“哈哈哈哈那简直……嗯?!”诸星真笑到一半觉得哪里不对——结果正好是两情相悦要确定关系的时候吗!这么一想,也太惨了点??

他意识到自己现在不是笑的时候,要嘲笑未来可以等他回来后笑个够,现在在他身边的是那个强行被从两情相悦皆大欢喜现场拉出来,现在眉头紧皱都还没有松开的可怜人。

而且,他其实还挺想知道梦比优斯到底是怎么开窍的。

“那么,为了抚慰你受伤的心灵,”诸星真煞有其是地说:“我带你去吃一顿好的吧!”

这句话听上去怪怪的。

梦比优斯安静了几秒。虽然现在美食也完全不能让他把注意力撕扯出去,不过,就像真所说的一样,等到换回去了,再弥补遗憾也不迟……

于是他闭上眼深呼吸一次,再转过头来时又笑得很是灿烂了。

“嗯!”

-tbc-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