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狱都事变】田啮犬与平腹汪(四)

*暗戳戳更新一丢丢

*没有灵感呀求灵感~

——————

15、礼物

平腹最近总是往楼下锥华家跑。

出于好奇,木舌握着手机一路摄像,跟着平腹想要挖出点大新闻。

到了楼下,木舌诧异地看见锥华笑盈盈地站在大开的大门旁,十分亲切且热情地任由平腹跑进了自家。

“您这是……?”木舌凑过去,锥华弯着眼向他点头示意,一脸“看见儿子长大了”般的欣慰神情:“平腹真是个好孩子啊。”

“……”好孩子?!

木舌听着房屋内那一阵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又是担心又是疑惑,还没等他进屋去查看情况,平腹就叼着一团黑漆漆的什么嗖地一下窜出来直往楼上去了。

……什么情况??

还未忘记自己的手机处于摄影状态,木舌礼貌地向锥华打了一声招呼,便急急忙忙追着平腹又跑回了自家。

然后他看见,平腹狂喜乱舞般疯狂地甩着尾巴,屁颠屁颠地凑到趴着假寐的田啮身旁,张嘴吐出了那坨玩意儿,并用鼻子将其拱到田啮面前,讨好意味十足。

木舌定睛一看——那不是一只老鼠吗!!!

田啮抬起眼皮瞄了一眼老鼠,微微一愣,又抬头瞅着平腹。被注目的平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对田啮的脸甩起了舌头。

 

木舌惊呆了。

不是……我说,这是猫咪的示好方式吧?!平腹你作为一只狗学这个干嘛?!!你没看见田啮的眼神里透露着浓浓地鄙视吗,你还舔舔舔!

平腹的脑回路果然不是他区区人类可以揣摩的啊……

 

后来,直到斩岛把死老鼠扔进垃圾桶里,田啮都没碰过它。

 

16、扰民(1)

平腹是一只扰民能力max的狗。

一天到晚有事没事,抬头低头,就算只是看见只小虫子都能嚎上半天,偏偏他的声音还又亮又响,能传遍整栋居民楼。災藤没少因此而接到邻居们的投诉——但对于平腹这种智商为负还不长记性的狗狗,真的是用尽手段都难以见效。

时间一长,災藤的头发都愁白了,只好一咬牙给他买了个嘴套。不过嘴套还没来得及给平腹带上,肋角一家就带着懒懒散散的田啮搬到了他们隔壁。

两只狗相遇后,忙着hshs的平腹一下子就安静了不少。

 

没再接到投诉的災藤表示很开心。

 

17、扰民(2)

肋角不开心。

原本家里只有一只田啮的时候,屋内相当安静,他连书房的门都不用关就能好好地工作。但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工作环境的问题了。

肋角十分头痛地应付着又一个来自邻居的投诉,一瞬间有了将平腹和田啮都从窗户扔出去的念头。

按照災藤的说法,平腹的确没有曾经那么自娱自乐得飞起了,但是……现在他们屋内的喧闹来自于两只狗的共同努力——是的,平腹把田啮也带成了“扰民小队”的成员!

他们两个动不动就打架、打架!打得家里乌烟瘴气不说,还各种汪汪汪嗷嗷嗷,没被他们烦死也要被他们闹死。

这两只在挨训挨揍之后到是会安静不少,但他们总是会再犯,就像家里有两个长不大的皮娃一样,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于是时隔几周,肋角又开始琢磨了——或许将他们两个都带去绝育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