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狱都事变】田啮犬与平腹汪(二)

*之前微博被盗,刷了好多黄色广告!!(哭唧唧

*请叫我日更小天使!hohoho

 

————

7、认错

佐疫一向没看见平田俩汪认错的诚意。

不是说狗狗犯错了都会表现得很心虚,然后一个劲儿地展现出求饶的姿态吗?但关于这种说法,佐疫并未见其在自家俩汪身上体现出来过。

 

首先说说平腹,就算是被训斥、被敲了,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有错。每次佐疫与斩岛无奈地看着满地的狼藉时,他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跑过来蹦蹦跳跳表示欢迎。

斩岛的反应也很直接,眉头拧上,对着平腹扬起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打轻了,平腹会以为斩岛在和他玩闹,依然眼睛亮亮地乱扭,但若是打重了让他觉得痛了,他还会立马龇牙反击。而被咬过的斩岛早有准备,他会将手上提的、背上背的任何东西马上凑到平腹面前,平腹凶恶的气势一阻,注意力很快就被眼前的新鲜玩意儿给勾走,斩岛也就安全了。

 

而田啮,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类型。他甚至偶尔还会当着佐疫的面,将东西扯得一团糟。不过他相当的机灵,在家里没人时,他每次搞完破坏之后就会远撤,留一脸懵逼的平腹在案发现场火上浇油,以至于斩岛他们老是责怪平·强行背黑锅·腹,而田啮自己则远远地趴着,无比惬意。不过,有一次木舌没事干放了个摄像机在屋内,田啮的高级栽赃就这样暴露了出来。以至于之后,再次看见家里乱了,斩岛与佐疫都是选择把两只汪喊来,一起教育教育。

田啮的“死猪”模样在他们拍打他时就展现了出来。斩岛抬掌拍他,完全看不出来这一掌打得他痛不痛。反正他就趴在那里,叫他他也不过来、打他他最多扭一下头换个姿势,完全把他们当成是空气。不过从他这和以往不同的表现看来,他果然是知道自己犯了错的。虽然他不会对着自家主人反击是挺好的一件事,但他也和平腹一样,完全不记打,下次依然将家里弄得满地狼藉。

 

这两只狗简直要上天了!

佐疫感觉有些头疼。

就算他们无法控制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在那继续乱弄,但再怎么说也该表现出点歉意吧?

哎,心累。

 

直到有一天,佐疫和斩岛一起回来的时候,想着正好去串个门。门一打开,就看见肋角抱着臂,沉默地站在大厅中央。在一片狼藉之上的两只狗蹲坐着、头微底、尾巴使劲使劲摇,怎么看都是一副求原谅求包容的模样。

佐疫反复连眨了几次眼,目瞪口呆。

好吧,原来他们认错还是要看人的。

不愧是肋角桑啊!

 

 

8、那一天的冰箱①

 

冰箱里面冻上了田啮犬喜欢的食物。
肋角总觉得田啮会趁他们不在,打开冰箱偷食——以他的聪明程度,还真不怕他不会开冰箱。
“如果我们把田啮开冰箱的样子录下来发视频,说不定收视率会很高诶!”此发言来自最近玩起了niconico的木舌。
“这个好!”同玩的斩岛大力支持。
他们还真是一点也不怀疑田啮会在今天开冰箱这件事呢。
来窜门的佐疫默默递上摄影机。

于是肋角将摄像机放在了厨房的高处,事情也如他们所愿,机子正巧录下了开冰箱和……平田俩汪犯罪的过程。
视频上传后,再生数破万。

木舌与斩岛在被开门红糊了一脸的情况下,强行将谷裂与佐疫也拖下了水。 

 

 

9、那一天的冰箱②

 

肋角将那袋东西放进冰箱里时,田啮一直在客厅的沙发上以一种十分随意的姿态看着他们。既没有冲过去搭腿摇尾巴、也没有汪汪汪叫个不停,怎么看都是一副对他们手上的东西毫无兴趣的样子。

 

待肋角一家出门后将近半个小时,田啮才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起身跑到冰箱前。他利用两条后腿使自己立起身,在急冻室的门前用嘴试探了几次,一下子将冰箱门咬开。

听到动静的平腹立马飞奔了过来,在田啮将脑袋伸进冰箱里找东西时强行挤出一片空位,也开始把脑袋往里伸。

田啮很快找到了目标并抽身离开,趴在不远处准备享用成果。

而平腹就不怎么老实了。他将冰箱里的东西,见一个叼一个、叼一个扔一个,面前叼得到的都扔完了之后,他意犹未尽地偏头,又看见了安置于冰箱门内侧的物什们。

平腹立马转身。

为了方便,他毫不犹豫地将前腿搭到门内侧的小托盘上,自然而言地使力让自己的头能伸得更高。

这一用力,就出事了。

 

冰箱在一只大型犬的施力下向前倾倒,始作俑者平腹以惊人的敏捷度躲闪而出,避免了被压成狗饼的命运。

只是冰箱里的东西们就没有那么好的身手了……噢,还有田啮。

他本来就离冰箱不太远,正趴在那撕咬零嘴的包装。冰箱倒下来的时候他逃是逃脱了,却也与自己的大部分零嘴说了再见。

条件反射逃命的田啮并没有将零嘴叼起,无法自己移动的它就留在原地、被冰箱好好地“招呼”了一下。而它在被压得稀扒烂的同时,还十分热情地糊了田啮一脸。

“……”

 

“呜……”

这边平腹哀嚎一声,奔回冰箱侧面就开始冲着冰箱与地面间的微小空隙使劲刨,期望能像对泥土地那样将地板刨个洞,好容他伸爪进去挠些被压住的物件出来。只是还未等平腹多刨几下,一旁的田啮就带着满是怒气的低吼、令人惊异地猛扑过来。

平腹被他那较重的一口咬得一脸懵逼,也立刻反咬回去。

两只大型犬厮打起来,甚至连肋角回屋了都没停止。

屋主沉默地凝视变得一团糟的厨房,抬手,快、狠、准地对着平腹和田啮的头就是一擂。

极大的两声响惊到了才跨入屋内的佐疫,他小跑过来探头,只见那两只平常不可一世的家伙,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瓜兮兮地把头低得很低、很低。

“坐好,不许乱动。”肋角的声音很平静,但就是有一股莫名的威严存在于话语中:“等我看完事情的经过再来收拾你们。”他一把捞过高处依然运作着的摄像机。

平腹将头勾得更低了。

 

之后他们一周都没小零嘴吃。

——tbc——

两只汪都瘦了十斤(并不)

继续打滚儿求回复(ฅ>ω<*ฅ)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