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狱都事变】怪病·1

*限制,R……R13?

*私设

*懒是一切病症的开端(喂)

*有点赶(ฅ>ω<*ฅ)

*其实这是七夕……中秋节快乐!(ฅ>ω<*ฅ)

 

1、

田啮得了一种怪病。

而这一直到发生这场意外后,才暴露了出来。

 

2、

平腹仗着怪力,对田啮进行突袭什么的、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所以这次当平腹突如其来地将田啮猛地压倒在地时,围观的众位都非常的淡定并表示习以为常。嗯嗯,接下来又是拳头解决问题的时间了。肋角保持着悠闲的姿势品尝着眼前的咖啡——让小鬼们随便闹闹,无伤大雅。

 

于是很平常地,这次的小骚乱也没有任何人上前阻止。

结果事情大条了。

 

3、

田啮的头狠狠地磕在地上,撞击的沉闷声响轰鸣在脑海里,带着一阵痛感。

迟早有一天会因为这家伙的举动而磕死……

田啮危险地眯起眼,同时由于疼痛的刺激,他那本就未带笑意的脸很快就阴沉下来。

 

平腹这个家伙,明明有一身怪力,却丝毫不加以控制,甚至还有仗着这个天赋胡搞乱搅的嫌疑。他总是或扯或撞或扑地对田啮进行“友好的”交流,使田啮常常与地板墙壁磕磕碰碰,四处都痛。

自然,这么做的结局往往是引来一顿揍。

 

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一直以“懒”为借口,将平腹纵容到现在的,也是田啮。

 

田啮橙色的眸子里弥漫起一丝淡淡的怒意。按照以往的惯例,他对着平腹抬手就开揍。

只是没想到,那个他之前并没怎么在意的怪病,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

田啮快速挥击的手臂突然之间脱了力。但还不止,就连他那紧握的拳头都因力道的消失而松开,到最后,手掌竟只是轻缓地贴上了平腹的面颊,变得像抚摸一般。

 

平腹和田啮都是一愣。

 

啧,这该死的病……!

田啮皱眉。

面对平腹时,他通常习惯动手解决问题。所以这一次也一样,仅仅只是一愣,在姿势上处于被压迫状态的田啮想也没想,另一只手也紧接着挥打而上——又摸了上去。

 

平腹的双颊被那位橙眸的狱卒以极为温柔的动作轻轻捧住,他的头因那双手自然下沉的力量带着而略微向下,拉近了与那人口鼻间的距离。

 

田啮的这个举动……就像是索吻。

 

平腹的视线不受控制地移动,锁定到田啮因不爽而抿起的唇上。他亮黄的瞳孔似乎有了不自然的收缩,以至于平腹能清晰地看见那人唇上浅淡的唇纹,仿若他从未看懂的那些美妙诗篇,蜿蜿蜒蜒,但还……不够湿润。

那双总是揍他的手,其掌心上的热度渐渐渗透,从他的面颊起,一路烧到了他的心里。

平腹只是觉得他可以靠近点,再靠近点,直到……

 

4、

……这该死的怪病!!

凝聚的力量会在触碰到有热度的事物的瞬间消散……这到底算哪门子的病?!

要不是知晓并不需要他去做任何事,病症都会在几天之后痊愈,田啮早就动身去将其解决了。

当然,他也有可能偷懒那么一下,毕竟只是不能揍人或是搬运某些事物了而已,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过去了。

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平腹果然就是欠揍。

 

不过就算是有这层巨大的阻碍在,刚刚揍人失败的那些尴尬和不爽依然不能就这样算了。

对于这个气氛微妙的姿势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自觉,田啮拧起眉,就打算收回手并展开其他方面的攻击。

没想到平腹还有动作。

在旁人看来,这位黄眸的肇事者几乎是急不可耐地俯首,将自己的唇极为迅速并准确地印了上去。

 

木舌毫无防备地呛了一口酒,而田啮更是惊愕得瞪大了眼睛。

 

一条湿热的舌极快地闯过没有丝毫防备的唇齿,侵入到了独属于另一个人的领地之中。

从未经历过这类事件的田啮,条件反射地动起自己的舌,想要将入侵者的进程阻挡并将其强推出去。

自然,他的力道在两舌相触的同时就消散而去。

强势的推拒变成了轻轻的触碰,似乎带着一丝小心与试探,就像勾引。

平腹一瞬间就被勾了进去,他按在田啮肩上的手不自觉地加力,而他的舌更是开始肆意行动了起来。

口腔内的空间被另一条湿热的舌舔过,田啮的头由于自身想要后退的欲望而紧紧压着地面,他反应极快地收手,转而去推平腹的肩膀,想要将距离拉开。

 

凝聚了不少力量的手臂,在触碰到平腹双肩的一瞬又一次失去了力道。变得仅仅只是将掌心覆在肩上,这颇有欲拒还迎的微妙感。但田啮已经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了。

 

来自平腹的压制力还在不断地增强,而他的舌也在更加狂乱地掠夺着田啮口里的每一寸空间。

扫荡、刮蹭、缠绕……

唇齿带着微微的颤抖相互贴合,田啮注意到自己的视野已经不自觉地进行了封闭并化为泛着微光的暗色,他听见平腹平日里清亮的嗓音带着色气的低哼通过自己的口腔,震荡到他那已经开始泛红的耳里。

脸上似乎有什么在烧,连同大脑也是。

 

勺子都吓掉了好吗!!!

佐疫狠狠地抽了一下。

他能看见那两位的唇间偶尔露出的湿润的舌,以及那顺着田啮的面庞下滑的、他们根本来不及吞咽的唾液……

太色气了!

佐疫急忙垂下头。

眼睛要瞎了!!!

 

5、

窒息感渐渐地席卷了田啮的脑海,他见无力的身体挣扎无果,便对着那吻得忘乎所以的家伙就是一咬牙。

平腹只感觉到舌上有了不痛不痒的些许阻碍,这竟使他从刚才那么迷乱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而又一次用劲失败的田啮已经忍不住在心里翻起了白眼。

 

平腹的心,瞬间被好事打断的不满给占据了。

他条件反射地抽回舌想要开口,这才迟迟被缺氧的痛苦击打在了神经上。

平腹只来得及大吸一口气,两人间才被拉开的一小段距离就紧接着再次缩短。甚至连之前因手臂的支撑而相隔的身体都由于平腹自身的重力而紧贴在了一起。

 

田啮及时偏了一下头,极好地避免了两人相撞的悲剧,却也使得他们微红的面颊紧紧相贴。

泛有丝丝热度的肌肤贴合得亲密,田啮十分难得地体会到了思维出现片刻停滞的难受感。

 

“哈……你给我……滚开!”

武力无效,田啮干脆直接开口,却因不断的喘息而说得不怎么顺畅。

炙热的气息吐在耳旁,本该显得恶狠狠的话音落在现在这个状况下,却挠人得要命。

平腹忍不住挺动腰身,蹭了蹭。

 

田啮的全身骤然僵硬。

 

同时僵住的还有肋角。

他看见了什么?!

平腹推倒了田啮,田啮向他索吻;平腹直接上舌吻,田啮欲拒还迎,然后他们现在似乎还要……

虽然知道实情不是这样。

……不过……从田啮的反应来看……

有戏。

知道田啮病症的肋角默默地放下了咖啡杯。

 

就现在来看,那几位暂且离开——或是还未到达——的同僚们真是太机智了。

 

斩岛嚼着口中的食物。

虽然也被那香艳的画面惊了一下,但他似乎将这当成了一种挖洞组式的友情交流,只是神色如常地收回目光,继续认真地解决起眼前的食物。

 

……只是喘气声的话,和平常的那俩人比起来真是安静多了。

斩岛默默地点头。

 

———?———

 

听说LOFTER禁黄?真的真的?这和怪病2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并不

 

评论(1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