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你眼中的世界(2,完结)

*突然不会写文了……

————

4、

不知道为什么,我变得只能看见你了。

我想要知道原因。

 

5、

“这是谁?”梦比优斯指着屏幕问。

“赛罗。”希卡利回答。

 

自从和钚給毁弗星人交手之后,梦比优斯的世界就变了样。严格说的话,应该是变简单了——在他的眼里,生物的形态只有一种,那就是柱子一般的长方体。这下本就不怎么会读空气的他就更不用去考虑他人的想法了,不仅仅看不见五官,就连眼前的那些柱子里面谁是谁都分辨不出来。

这使梦比优斯的认知遇到了巨大的阻碍,哪怕第一时间他就在银十字与科技局之间来回折腾,也没能找出解决的办法。而这样状态的他连和人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总是落不到正确的位置,就更不用提做任务什么的了。整整一个月,他都老老实实地呆在科技局里接受着“治疗”,而科技局也尽职尽责地对外界不知情的人们放出了他在出任务的假消息。

不过,这倒是有一个好处——梦比优斯眼前的柱子们是分颜色的。

红色的柱子是敌对,白色的是陌生,而绿色的友善。至于那些白中泛绿或是绿得像大草原的存在,就根据那三个基本的理解混杂一下,也能得出答案。不过,在又一次看纪录片测试他的状况的时候,梦比优斯看见了一抹很不一样的颜色。

他当时以为自己只是眼花,视线移出去又转回来,却发现那根基本要挤满整个屏幕的柱子还是顶着那样一种不在分类之中的颜色在那边摇晃。

所以他问:“这是谁?”

“赛罗。”希卡利这样告诉他。

赛罗?梦比优斯回想到那个桀骜的青年,不管怎么带入,也没办法把他的模样和面前的这一片粉得发亮的颜色联系在一起。

是的,粉得发亮。

“有什么不对吗?”希卡利敏锐地察觉到了友人的异常。

“呃,”梦比优斯又晃了晃脑袋来确定自己的确不是看岔了眼:“赛罗是粉色的。”

“……”希卡利神色微妙:“你再看看,有没有其他人也是特殊的颜色。”

答案是,没有。

就只有赛罗这个人,就像他那鲜明而又独特的个性一样,独一无二仅此一家。

因为粉色的代表只有赛罗一个人,梦比优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希卡利也没办法分析出这究竟代表了什么,只能大致地把这种暖色系的颜色划分到与“友善”排在一起的行列中。

而发现这个例外之后没多久,梦比优斯就开始感觉自己憋坏了。

研究来研究去也没什么结果,他也已经看了一个多月大大小小的长方体,早就看得习惯,除了认不出是谁之外,完全不会感觉别扭和怪异了。梦比优斯的心大让这样的习惯变得很是可怕,谁也不知道眼前根本就看不见任何正常生物形态这件事会给他带来多么致命的麻烦。但科技局和银十字的部分知情者们也明白,他们不能就这样一直把梦比优斯困在这里。

于是他在再三保证自己不会离开光之国之后,终于能出来遛遛了。

 

奥特竞技场人很多,也大都自己忙着自己的。除了知道梦比优斯刻意找的这个平常不会有人上来却视野极佳的评审台所在位置的泰罗教官之外,基本不会有人会靠近他并和他搭话。

这是一块能够默默看着“喧闹”的安静区域。

梦比优斯只是想要到一个人多的地方,来确定一下自己的确已经没有问题了——虽然嘴上说得跟个没事人一样,但他果然,还是很想像以前一样能够正常地看着这个世界。

要梦比优斯在身体状况明显好得不得了的情况下像个重症病人一样老老实实地被隔离好几个月也实在是太为难他了,更别提他还是哪怕受着伤也强行要去“显得有用”的类型。

眼前的世界自然还是那个样子。

柱子柱子柱子。

到处乱飞的柱子,摇来晃去的柱子,撞在一起又分开来、左蹦右跳看不出在干什么的柱子。

全白的柱子,白中透绿的柱子,绿色的柱子和……

“梦比优斯!”

粉色的柱子。

 

梦比优斯顺着声音抬头,看着那根粉红得少女心爆棚的长方体向他越飞越近。

这个声音,是赛罗吧?

好几个星期的辨识实验已经让他不自觉地怀疑起了自己的五感,所以哪怕是心里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犹豫了一下。

应该是的,至今为止他还没看见有别的谁是这种亮眼的粉色。

哪怕眼前的不过是根声音熟悉的柱子,心里果然还是很开心的梦比优斯扬起笑脸,抬头努力将自己的视线落在应该是赛罗眼睛所在的位置上。

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没说几句就开始动手动脚。梦比优斯看着那根柱子靠近他的脸,把他的眼前全都盖满了同一种色彩。

啊那片粉色的平面已经要戳到他的……

?!

极其突然的,一个眨眼的瞬间,赛罗皱着眉头的样子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梦比优斯愣住了。

那是近到连看五官都有些模糊的距离,如果是人类的姿态的话,绝对能用“连每一根睫毛都能看得清楚”来形容——真的是,能看到。

“赛罗!”

狂喜从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中渗透而出,梦比优斯忍不住一扑,喊着身前人的名字,直接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是他这段时间里,看见的第一个“人”。

梦比优斯本来就是容易感动的性格,这样激烈的情感冲击他自然也不会压抑。

还是头一次被他这样抱住的赛罗成功地在他的怀里僵成了块石头。

 

之后也不知是被这个欣喜冲晕了头还是什么,梦比优斯就那样十分少见地把之前的保证往脑后一扔,决定和赛罗一起到其他的星球去看看。

那颗星球并不远,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还是有些心虚的他这样想着,来安慰自己受到谴责的良心。

事实证明,这是个flag。

 

6、

只是一个转头的时间,梦比优斯就见本来应该是去帮助别人的赛罗直接把那根白中带绿的柱……呃,不对,把那个人推得摔倒在了地上。

要不是知道赛罗的性格,他都要误以为赛罗也和他一样看别人是个简单的几何体了。

哪怕那是根柱……咳,总之赛罗这样做是不对的。梦比优斯不赞同地皱起眉。要不是面前还有三根红色的不知道是宇宙人还是怪兽的柱子在,他绝对会惯性地回头去灌鸡汤了。

中途赛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招呼也不打一个就突然脱战跑到后面去似乎又扶了一把那个伤患,瞬间就一打三的梦比优斯在甚至都完全看不出敌人动作的情况下差一点就被偷袭。

赛罗救场很成功是不错,但梦比优斯完全无法对他在战斗中还脑袋抽风跑出去拉人耍帅的行为表示赞同。不过那个人——听声音是个女生——难道受了很重的伤吗?因为从白中带绿的柱子上什么都看不出来,所以他还是决定战后去问询一下她的情况。

然后,没几句话,白绿柱子才飞走,他眼里唯一的那个正常人就直接怼到了他的面前,

梦比优斯很是茫然,他看着赛罗那不太好的脸色正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眼角的余光里有奇怪的东西。

梦比优斯抬头,在赛罗的头顶看见了一个悬浮着的横着的……长方体。

原来方形的东西也不是完全从赛罗的身上消失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跑到了他的头上,而且还是那一身靓丽的粉色。梦比优斯之前光开心地盯着赛罗的脸看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直到它现在莫名其妙地抖起来,抽得宛若得了癫痫,他才留意到它。

这是什么意思?

梦比优斯愣了一下。

它代表着什么他都还不清楚,而它现在这样异常地乱颤又是怎么回事?想来之前它应该都只是安安静静地呆在赛罗头顶假装是个装饰品,战斗的时候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吸引他注意的样子,如果它的含义和整个人都是柱状时所代表的差不多的话,那它的突然发疯也多半和赛罗的态度或者情绪有关。

抽成这样,赛罗的内心得多狂躁啊?!

梦比优斯被吓到了,于是急急忙忙按住面前人的肩膀,就像要稳住他一样地用着一定的力度。

结果……就变成了他和赛罗都暴露了自己眼前的世界有点不同寻常的事这样的状况。

既然都已经被对方发现问题了,他们两个都不认为还有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在相互解释了一通并互相都心大地表示了一下惊奇之后,在梦比优斯的坚持下,他们一起去了科技局。

 

两个人刚到希卡利的办公室,就被科学家直接冷着脸砸过来这样一句语气中带着严厉的质问:“为什么擅自出去战斗?我记得你保证过不会乱来。”

梦比优斯立刻端正态度开始解释,当然,很理亏。

“所以你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全光之国话最多的人。”听到事情原委的希卡利这样总结。

“喂!”突然就躺枪的赛罗很是不爽:“老头你这话什么意思!”

“赛罗!”梦比优斯熟练地拉住他的手臂阻止他继续出言不逊,而虽然总显得不耐烦但在面对梦比优斯时最后总还是会听话的赛罗意思意思摆了个pose就停止了埋怨。

不过希卡利可不管这些:“某个人还隐瞒出了异常这件事,真是明智的选择。”作为严谨认真的蓝族科学家,希卡利平常说话并没有像这样带着刺,只是一面对赛罗,他的态度就会变得尖锐不少——这不仅仅和赛罗总是怼他有关,而且赛罗还多半……

“你这家伙……!”赛罗瞪着希卡利的头顶——那里什么也没有。

“所以,”科学家淡定地划拉出一个面板,进入工作模式:“赛罗的情况是能看见人们头上代表对他的好感度的数字,而梦比优斯你是看所有生命体都是长方体。”

“不是所有的。”梦比优斯摇摇头,收获希卡利惊讶的眼神:“赛罗他不一样。”

“变成什么样了?”

“等等,变?”赛罗立刻get到这个和他之前所知消息里所不同的信息,多半是因为最近动脑变多了,他连抓重点的能力都提升了不少:“梦比优斯你之前看我也是根柱子?!”

“嗯,”梦比优斯点头承认:“不过后来在评审台上对话的时候,突然就能看见你了。”这明显是一件令他很开心的事,一说到这个梦比优斯就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赛罗最受不了的也就是他坦诚得不像话这一点。

“噢,是吗?哈哈!”他不自在地挠挠脸:“这说明本少爷很厉害!”

“……”只能从这两个超容易被对方转移注意力的人的对话中抠出重点进行猜测与分析的希卡利斜眼,完全没把赛罗的强行自吹当回事:“那发生那个变化的时候,你们做了什么?”

“就是和赛罗在谈话,然后……”梦比优斯突然眼睛一亮,看样子已经发现了重点:“我知道了!”他突然上前好几步,身体前倾,在赛罗心惊胆战的注视中和希卡利不断地缩短距离。

这家伙想干什么?!

赛罗把持不住心里的不爽就要上前拉住梦比优斯,却见他在离希卡利的脸大约还有两个手掌的距离时突然停了下来。

梦比优斯皱着眉头左右晃了晃脑袋,随后一脸苦恼地又退回到了赛罗的身边。

某个人悄悄松了口气。

“失败了?”至始至终都很是冷静的希卡利问,仿佛刚才突然被逼近的那个人不是他。

“嗯……”梦比优斯歪头:“明明当时就是这样的啊,可是刚才额头已经抵上柱子的表面了,还是没能看见你。”他不仅仅看人是柱子,就连和人接触时也只能触碰到他的大脑所“臆想”的柱子的表面部分,而柱子的表面和那个人真正的身体轮廓还有着一定的距离。

“你这家伙,做这种事也太不过脑子了吧!”赛罗的关注点和另外两个人完全不同,但他这语气低得仿若嘀咕的责怪听上去更像是在抱怨。

“?赛罗你在说什么?”没理解意思的梦比优斯一脸疑惑。

他的头上没有任何数据出现。

“啧,”赛罗咂嘴,双手抱胸假装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没什么。”

恕我直言你根本就没有说这句话的资格。

希卡利没把这句话说出口,他紧接着消化了一下梦比优斯话语里的信息量,然后看了看赛罗那明显是在吃醋却硬要强装无事的样子:“虽然不能就这样以偏概全,不过就现在来说,在你的眼里只有赛罗的情况是特殊的……”

“我这边梦比优斯也是特殊的!”赛罗突然插话,连手都挥了起来:“只有这家伙是冒一串的零给我看。”

零?

“诶?为什么是零?”梦比优斯自己也弄不清楚状况。

“我怎么知道。”赛罗扭头,但眼睛还是在瞄某个人的头顶。

好吧,在什么情况下好感度的变化会是零?是满到不会再增长了,还是低到根本没有能减的?答案很明显了。

希卡利回想到梦比优斯所说的,他眼中的粉色。

“那么,”科学家抬手敲了敲面板:“你们自己觉得,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就对方是特殊的?”

为什么?

赛罗下意识就想先怼回去一句,却在开口之前就僵住了。而梦比优斯脸上的疑惑也渐渐地消退,就连嘴角都抿成了一条直线。他们两个人的表情在希卡利看来简直一模一样。

为什么就对方是特殊的?

他们条件反射地同时转头看了对方一眼,又触电似地移开了视线。

 

两个年轻人,同时出了问题,而且因此暴露出两情相悦的情况。

希卡利感觉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

这听上去很不错,但梦比优斯的对象是这个孩子气的赛罗的话,他果然还是觉得……嗯,挚友被猪拱了。不过当然,年轻人是有成长的空间的,现在的赛罗也的确比曾经的他要好上太多,这么一想,既然梦比优斯也很喜欢他的话,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就在他坐等两个年轻人自己打破这暧昧却又僵硬的气氛时,实验室的门突然被砰地一声狠狠推开,泰罗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伸着来不及拉住自家搞事六弟的手的赛文。

“梦比优斯!”他的出场成功地把屋内几乎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泰、泰罗教官!”这还是梦比优斯头一次在喊他时有点结巴。

感觉自己知道了真相的泰罗立刻就转头瞪向了赛罗:“我都听那个女学员说了,你走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一声?”他不过是被叫走去办了件小事,一回来就见梦比优斯不见了踪影。不过对自家徒弟的信誉还是很放心的他在当时默认了梦比优斯只是突然想去其他地方晃晃而已,却没想到,遇到了一个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正好回来汇报情况的女学员,然后从她的口里知道了——“你在你现在这种情况下跟这个兔崽子一起出去,是最不该做的事!他就会坑队友!”

喂,亲爹在这里呢。

赛文站到希卡利身边,和他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我那只是……!”出乎泰罗意料的是,赛罗的第一反应竟不是和他怼,而是急急忙忙转身对梦比优斯解释,手无意识地上下摆动:“你的头上出现了减号,我想弥补回来,哪怕是零也一样!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我不想你对我降低好感度!”

他这句话一出来,希卡利就明白重头戏来了,而泰罗和赛文明显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也是。”梦比优斯这样回答,他和他对视了一秒,突然往一旁小弧度地转了一下头,错开视线。

“我在想,为什么当时我突然就能看见你了这件事。”

赛罗停住了动作。

“我……很想见到你。”和之前在评审台时的坦诚不同,梦比优斯神色僵硬地盯着面前人身后的墙壁,短短的一句话说得很是缓慢:“可能,是因为这个……吧。”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他抿唇,又坚定地把视线转回来,转而认真地凝视着赛罗的眼睛。

“我想,是因为这个。”现在,那是一个肯定句了。

梦比优斯的脸微红,双眸亮得仿佛泛着光芒。这样的他令赛罗觉得耀眼,却完全移转不开视线。

赛罗张开唇想要说点什么,所有的字句却全都堵在了喉咙里。他心跳加速、血液流速变快,竟一下子也慌了神。

“噢、噢。”赛罗触电一般地向左转过身,以往做起来总是看上去轻佻随意的双手抱胸姿势却显得僵硬又慌张。好不容易憋出了两个字后就立刻没有了下文。

“赛罗。”梦比优斯缓声道。

他的这声呼唤不像担忧、不像责备也不像催促,听在赛罗的耳里却仿若一根细小的尖针,猛然刺到他的心脏上,让他一个机灵。

“我也是!”赛罗握拳,爆发的声音大得就像是在呐喊:“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也想和你在一起!!!”他抬手用力按住梦比优斯的肩,用着几乎难以用来对他进行形容的认真,与梦比优斯四目相对。

梦比优斯笑了。

 

……

敢问梦比优斯的第几句话说了想要和你在一起。

泰罗呵呵。

沦为背景的他听不太懂他们话语里的某些说辞,不过这也不能妨碍他很想上前给赛罗照脸就是一拳的冲动。但他蠢蠢欲动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了在心里默默吐槽。

一旁的希卡利推了一个暗色系的面板到泰罗的面前。

“太阳镜。”他解释。泰罗转过头就见他正透过另一块类似的暗色系面板看着那两个互动起来就看不见别人的年轻人。

“……”

泰罗也把面板移动到了眼睛所在的高度上。

论吃瓜长辈的自我修养。

 

“咳咳。”最后当了一回恶人的居然是已经好久没被别人扎小人儿了的赛文:“所以你们能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哪怕只是R13场景也好,不要在我们的面前进行啊这两个傻孩子。

梦比优斯被他这句话提点,这才意识到房里还有三个围观群众——还不是长辈就是挚友——一下子尴尬得很是不自在。而赛罗则反手一把抱住梦比优斯,就像护食一般地嚷嚷着:“喂老爹,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地主家的傻儿子啊。

希卡利想,而赛文直接无奈地摇了摇头。

三人组中行事最是随心的泰罗反应最为夸张,他立刻把之前心里想的“算了梦比优斯开心就好”这种强行自我安慰的话抛到光之国之外,上前几步就扬起了拳头:“兔崽子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做这种事,胆子不小啊!!”

见势不妙梦比优斯立刻从赛罗的手臂中抽出右手抓住泰罗的拳头:“泰罗教官请住手!!”

徒弟胳膊肘这就往外拐了啊没救了啊好心痛啊!!!!

泰罗反而炸得更厉害了。

“奥特炸……”

“!!!!”这下实验里里没人能保持淡定了。

“住手!!!”

 

7、

等到实验室里的风波终于平息,泰罗也被梦比优斯强行安抚好之后,终于只是两个人呆在一起了的梦比优斯和赛罗一起跑到光之国众多建筑物中不起眼的一栋房屋的屋顶上,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相视而笑。

“你看见了什么?”赛罗问,头上的横条以一种极为舒缓的节奏微微震颤着。

“你呢?”梦比优斯神色柔软,笑着回问。

+0

“哼。”赛罗得意地弯起眼,他向前一步,才刚刚前倾身体,唇就被梦比优斯轻轻地吻住了。

赛罗毫不犹豫,直接和身前人一起抬手搂住对方,加深了这个吻。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啊,还是简写了,意会就好,意会。

 

后续小脑洞:

“现在,你又看见了什么?”

赛罗低笑着,嗓音暗哑。

他头上的横条和某个埋在梦比优斯体内的东西一样,胀大了些许。

“……”

梦比优斯移转视线,把侧脸埋入柔软的枕头之中。

评论(1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