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魔法系列】猫兔1

*小脑洞,赛罗被萌物征服注意x

*越睡越晚是病x

——————

 

一、猫

1、

几分钟前,梦比优斯突然就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变成了一只猫。

和他一起出任务的数位警备队队员们大都显得茫然却谨慎,隔了一定的距离盯着那只毛茸茸的生物,没有擅自靠近。

“布偶猫,大概一岁左右。”

一个蓝族抬手点出光屏,一边盯着猫咪喃喃自语一边动作手指往面板内输入着什么:

“没有叫,没有主动靠近也没有低头看自己的肢体。”猫咪四腿着地站立着,只是睁大了清澈的眼睛往周边瞧,看样子基本没有疑惑,有的是好奇。蓝族的手指依然按动着:“它拥有梦比优斯记忆的可能性很低——嗯?居然这就开始舔手爪了,看来的确是完全变换。”

他周围的战士完全没听懂他在碎碎念什么:“……啥?”

 

2、

赛罗是抢先到达事发地的熟人之一。

他毫不客气地直接降落在这群队员前方,一低头就看见了那只在奥特签名中被提及的、梦比优斯所变成的猫咪。

他身上的毛发大体是奶白色的,只有眼部和耳部毛色白棕交错。晶莹的大眼睛是明亮的蔚蓝,比天空的颜色还要纯净。

赛罗几乎是立即回想到梦比优斯彩色计时器的蓝,他敢肯定不会有谁的计时器能有梦比优斯的蓝得那么透彻又璀璨了。

“喂,”向来无法无天的赛罗这次没有妄动,反而先偏头叫了身后那还在记录着什么数据的蓝族:“梦比优斯他现在什么情况?”

“是完全变换,”蓝族也不介意他的无礼,开口就挑着重点说了个遍:“形体和思维都与所变成的生物相差无几,也没有本人的记忆,一段时间后会恢复原状,也不会对被变换者的身体造成损伤。”

赛罗点点头,他也有见过其他奥特曼中招后身形变换的例子。

“虽然这么说但是——”一旁的红族立刻想要补充几句,话还没说完赛罗就直接朝着梦猫走了过去。

“小心!那可不完全算是梦比优斯!”

别看梦猫现在乖乖地,旁若无人却又可爱万分地坐在那里,刚刚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可是被他挠了一爪子,还挺疼的。猫这种生物可不能因为看着小,看着萌就大意,要知道,小猫比大猫更不会控制自己,那爪子可是很疼的。

红族上前几步就要去拉住赛罗的手臂,那位大少爷却猛地一个提速,让他抓了个空。

 

赛罗上前抱起梦猫就是一阵轻轻的揉捏。

猫咪被他突然的举动给吓得炸了毛,条件反射就给了他一爪子,但极快地、他又像是反应过来了似得,凶狠的抓挠改为肉垫温和的按压,尖利的指甲乖乖地藏好了不露出半分。

并没有任何闪避行为的赛罗挂起自得的笑脸,托着梦猫转过身面向那几个队员,摆出一副炫耀的姿态。他手臂上的几道伤痕最后飘散出几粒光粒子,极快地愈合了。

之前因为梦猫的反弹而不再靠近的几位战士表示自己无话可说。

赛罗被他们脸上的表情愉悦,心情好得不得了,低头与梦猫的蓝眼睛视线相接,一个不注意就笑得甜腻而温暖,显得有些傻气。

手心内的躯体毛绒且柔软,梦猫被他拖着腋下悬在半空中,身上的毛都因为这个姿势蓬在了脸庞,衬托得他那安静又乖巧的模样越发引人注意起来。

赛罗一向是看不起这些弱小柔软的生物的。

但是,但是……

“好可爱啊!”

他一惊,带着心思被看穿的窘迫与心虚扭头,只见泰罗三步并作两步窜过来,一把抢过梦猫,来了一个标准的举高高。

 

3、

梦比优斯并不是光之国的第一个例子,所以奥特兄弟们都显得很是轻松。

要说唯一一次把他们给吓到了的,还是艾斯变成草莓奶油蛋糕的那次——可真是碰也不敢碰,挪也不敢挪,他们甚至都无法确定他是不是还活着。还好效果只持续了二十分钟不到,不然奥特兄弟们可就要急疯了。

艾斯回想到那件事还是忍不住唏嘘,异常就代表着不可控,还好梦比优斯没有成为特例。

“还好幺弟没有变成咖喱。”艾斯感叹。

其他的奥特兄弟们也回想到了某块草莓奶油蛋糕,一时间都有些庆幸。

 

从梦比优斯的年龄换算过来看,他所化作的猫也应该基本长开了。但由于梦猫的相貌,他依然有种还没完全脱掉幼年期稚嫩可爱的影子的感觉。虽说如此,他也已经有了不算小巧的身形,优美的形体与优雅的姿态体现得淋漓尽致。

也因此,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们大都忍不住或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或伸出手摸摸他较长而柔软的毛发,沉迷得不亦乐乎。

再这样下去要出事。

佐菲看看奥特兄弟们围在猫咪身边各自陶醉的模样,又看了看独占欲爆棚非要自己一个人抱着梦猫的赛罗,摇了摇头。

 

梦猫被安置到了光之国内的特殊区域里。

一小片草地,一栋小木屋,一个小亭子。

与光之国整体的科技风不同,这里显得十分的……地球。每次有谁不小心中了宇宙人的攻击被坑成与地球相关的动物时,奥特兄弟们都会选择把受害者带到这里来,让其在与地球相近的环境中好好地呆着,派一个人照顾,直到那人恢复原样。

由于奥特兄弟们最近都有事,不太能走得开,都快闲出屁来了的赛罗就得瑟地获得了照顾梦猫的霸权。对此大部分人都显得不放心,总是一有空闲就忍不住跑过来看看。

不过还好,梦猫是一只很让人省心的猫咪。他喜欢自己和自己玩,你根本不需要抽时间去陪他,他总能自己找到乐子。但在你表现出想要亲近的意图时,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向你靠近,态度亲昵又不显得过分粘人。

泰罗因此不止一次提议把梦猫带到总部去养,不过考虑到“猫咪”这个状态算是异常,只是对外宣称梦比优斯出任务去了的佐菲并不赞同。

而令奥特兄弟们诧异的是,这段时间赛罗竟出人意料地老实,活脱脱地变了质,成了一个看上去很有耐心的——猫奴。他甚至主动去看那些关于布偶猫的资料,连每天的生活中心都变成了和梦猫呆在一起,简直不要再认真。

这样一来,原本表现得最最不放心的泰罗都开始认为把梦猫交给赛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

 

4、

“……你这家伙,要变不应该变对马山猫吗?”

赛罗低笑,忍不住伸手按上他的头顶。

猫咪眯着眼,轻轻蹭了蹭他的掌心。

 

梦比优斯变成猫已经有三天了。

猫咪形态的他不像原本的梦比优斯,少了那些赛罗闭着眼睛都能在脑海中重现的特征之后,说实在的,现在的他并不能引起这个自傲的大少爷的关注——连记忆和形态都已经变得不同了,那个人还是原来的他自己吗?

赛罗原本只是因为他是梦比优斯变成的,还隔了不久也会变回去才那么性质高涨地前排表示要照顾梦猫的。

不过……

赛罗不自觉地傻笑着摸起了猫咪的头。

梦猫的身躯很小,两只手稍微一提就能让他双脚腾空;也很软,浑身就像没有骨头似得,趴着的时候活像一滩毛乎乎的液体;还很暖和……就像梦比优斯本人给赛罗的感觉一样,不仅仅是能够触碰到对方身躯的指尖和掌心,那股温暖总是会顺着他的经脉扩散,烫贴到他的心里。

梦猫和梦比优斯本人比起来,少了那些能令赛罗忍不住心动的部分,却也还是吸引着赛罗——他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撸猫的快乐。

 

5、

梦猫并不好动。

在这片区域的天气被调节成有太阳的模式的时候,梦猫总会选择在木板上躺着晒太阳,而赛罗坐在他的身边挠着懒洋洋的他的脖子,显得很是悠闲惬意。

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提前进入老年人模式了。

从未如此休闲悠哉的赛罗低笑,在太阳温暖的光照下,和身旁的小动物一齐有点昏昏欲睡。

 

6、

第八天了。

那只温暖又柔软的小动物乖乖地任由赛罗抱在怀里。

似乎是完全掌控了怀中生物的错觉很是奇妙,赛罗闭上眼,把脸埋到那略长的雪白色毛发之中。

“梦比优斯,”最近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和梦猫呆在一起,在不同于战斗时热血沸腾的清闲中,他莫名地也很是满足。只是他每次看着这只猫,过不了几秒脑子里就全是梦比优斯的身影。于是他忍不住和猫咪碎碎念一些过往的小事,一边撸着猫抱怨丫怎么还不恢复成原型,一边不自觉地把对梦比优斯的感情从心窝子里面掏出来,越说那些暧昧的情感就变得越是清晰。

“梦比优斯……”

赛罗低头看着掌心下毛绒的脑袋:“真想抱你。”

猫咪的耳朵动了动,蓝眼睛向着远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喂,”说出那句话后赛罗立刻可疑地红了脸,哪怕知道梦猫并听不懂,他也还是有那么一瞬间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还在发现梦猫甚至都没在看自己之后,不服气地哼了一声,莫名地有些起劲:“我说,你恢复之后,我可就要告白了!”

他双手托着梦猫的身体,把他抱起来,举高高。

 

7、

梦比优斯在赛罗终于忍不住对一只无辜的小猫咪亲下嘴的时候变回了原型。

他目光呆滞地保持着仰头的动作好几秒,才带着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又在做什么”的表情低下了头。

在他的手心里,不知何时起托了一只棕色的小兔子。

 

“……诶?”

-tbc-

评论(2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