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小脑洞】合集(1)

*全是突然打鸡血时脑的产物

*从某人那里get到了所谓混更快乐!本来想一口气发一堆结果发现太看得起自己了x

 ——————

一、区别

1、

梦比优斯这个人,挺有趣的。

有很多事,只要旁人不提点他就意识不到,但一提点就行动力惊人地使得事态发展变得突飞猛进,让人啧啧称奇。

就比如——他对赛罗的感情这回事吧。

相处了这么久,两个都对爱情懵懂的人凑在一起,虽然行为举止很是亲密,却一直没有跨过从友谊升华到爱情的那一条线。

直到……梦比优斯突然被人点醒。

还在和他分析人与人之间感情的蓝族科学家说得起劲,一扭头就见梦比优斯十分没礼貌地一言不合撒腿就跑,留下他愣在光板面前满脸茫然。

2、

梦比优斯闷头乱窜,找到赛罗后紧急刹车,有点喘,但脸上的笑容异常灿烂。

“赛罗!”他朝气蓬勃地大声道:“我喜欢你!”微弯的双眼明亮而又认真。

本来就因为有急事而打算直接腾空起的赛罗被他的话语砸得原地小跳还差点摔跤。

赛罗消化了0.1秒,脑子里被差点丢脸丢大发这件事刷屏。

“哈哈哈哈,真好笑!”

他一边若无其事地回话一边双手握拳在身体两侧晃动,强行假装刚才的踉跄只是自己做的热身运动。赛罗动作不停,装模做样地跑了起来:“好了我有急事,先走一步!”

梦比优斯一脸传达完心声后的轻松惬意,在原地精神满满地挥了挥手,看着那个人越跑越远的身影笑:“路上小心!”

3、

赛罗这个人,挺傻的。

他都已经跑到回头也看不到梦比优斯的身形之后才突然脑海中嗡了一声。

等一下?!!!梦比优斯他刚才说……??!!!

赛罗猛地脚一软,以头抢地。

 

二、花吐病(1)

梦比优斯得了花吐病这件事并没有让太多的人知道。

这并不是一种众所周知的病症,就连名字都是希卡利在翻找了不少文献之后才确定的。

银十字内的几位知情人对此显得相当为难。

“这个病……”其中一位翻看着希卡利传给他们的参考文本,困惑地皱着眉头:“似乎是亲一下就好了?”

另一位摇了摇头:“可是亲了没用啊。”

医生继续皱眉:“话说赛罗不是也在吐花吗?是不是要两个都在吐花的人亲才行?”

另一位佩服的比了个大拇指:“好有道理。”

 

于是梦比优斯和赛罗接受了这个说法,互相亲了亲脸,又在医生们求知的目光下轻而短暂地碰了碰唇。

知道“和两情相悦的暗恋对象亲吻才能治好”这个真相,已经是他们痊愈后500年的事了。

 

三、花吐症(2)

1、

梦比优斯得了花吐病这件事很快就在光之国传开了。

知道治疗方法的奥特兄弟们或直接或委婉地向梦比优斯解释这个病症并打听他的暗恋对象,却收获了他迷茫的眼神。

梦比优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在暗恋着一个谁。

 

于是在梦比优斯越来越虚弱的情况下,这件事闹大了。

先是让各种可能的角色——不管是在地球的还是在光之国的——都和梦比优斯亲了一下,没能治愈后奥特兄弟们也都试了一下,然后范围渐渐从他认识的人开始往外扩散,不少谜之自信的人也获得了亲一口的机会。

但哪怕这样,梦比优斯的病还是渐渐加重,重到远在K76进行着训练的雷欧与阿斯特拉也收到了奥特签名。

在他们也分别失败之后,众人终于决定放赛罗这个不省心的家伙回来试试。

2、

赛罗居然很听话地照做了。

那是轻轻浅浅的一个吻,只是唇与唇简单的贴合,不算浪漫,更谈不上热烈。

稍稍触碰之后赛罗便迅速挺直脊背撤离,态度端正,面不改色,就是怪异地有点沉默。

同在病房内的赛文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而焦心到心乱的泰罗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个。

“怎么样?”他一把把赛罗推开,双眼紧紧地盯着梦比优斯虚弱的脸。

梦比优斯没动,周围的人也都十分安静。

 

一段不短的时间过去了,梦比优斯才一脸讶异地抬起头。

他不再吐花了。

 

四、捷德剧场版滤镜抠糖

(与@Raiaaar@樊舒-同人汇共同沙雕产物)

欧布并不知道赛罗对梦比优斯有小心思,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在和加拉特隆战斗时,赛罗变化日冕形态,之后欧布心有所感,急忙借用梦比优斯和泰罗的力量变成了爆炎形态。

打了一会儿,捷德被数据化,欧布表示自己去救他,在赛罗远离他们去打加拉特隆之时立刻取消爆炎形态。

也就是说——离赛罗近的时候变成和梦比优斯有关的形态能增加好感x

(强行抠糖最为致命)

_______


评论(1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