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你眼中的世界(1)

*恶搞,水,写得像shi,ooooc

*各位520快乐www

*没有回复没有赞吃,不想写文只想抱紧自己的脑洞……

————————

 

1、

不知道为什么,我眼前的世界里只有你是特别的。

我想要知道原因。

 

2、

女生的头上冒出了红彤彤的符号与数字。

+50

赛罗自满地收回半抚在女生侧脸的手,站起身来,留给她一个潇洒帅气的背影:“这里交给我,你快走吧。”

“嗯!”

女生甜甜地应道。虽然看不见,但赛罗估计她的头上多半又跳出来了个代表着增长的数字。

嗯,大概又涨了好几十吧。

赛罗得意洋洋地想。

 

他发现这个奇怪的现象已经有将近三周的时间了。

大概是自从消灭了那个什么什么星人之后起,他就开始能够看见人们的头上会时不时冒出的带着加减号的红色数字。经过多次“试验”之后,赛罗确定那个数字所代表的就是那个人对他的好感度变化。

这可是个大发现,在把各路人马和自己的伙伴们都折腾了个遍之后,赛罗就毫不犹豫地回到了光之国。

他首先就去雷欧那里搞了个花样百出大杂烩,但意外的是,雷欧要下降也是一点两点的掉,波动弧度少得感人。之后他也试过老爹、艾斯、杰克等人,他家老爹是怎么折腾都没有任何数字出现,而杰克他们就相应的有着五点六点的变化,要说最夸张的是泰罗,一变就是猛降好几大百,真是令他啧啧称奇。

不过,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人,他还没有机会去测试。

梦比优斯出任务回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吧?

经过这么两个多星期的时间,赛罗最初那发现新鲜玩意儿的兴奋劲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但一想到这件事,他还是有点坐立难安。

 

“赛罗,听说你在找梦比优斯?”

在赛罗又一次强势路过等离子火花塔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晃过来的杰克突然出声叫住他。

“哟,杰克。”赛罗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意图,还是用着那样没大没小的轻浮语气,他降落到杰克的身边:“你有他的消息?”

“我刚才在竞技场门口有看见他,”杰克点头:“你现在赶过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这家伙,居然悄悄咪咪地回来了?!

完全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的赛罗很不开心。

“其实你也不用急,他看上去没有要离……”

“谢啦!”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之后,赛罗就完全没有了听接下来的“废话”的心思,他直接打断杰克的话,毫不犹豫地转身飞远。

“……”哪怕人很好,被多次这样对待的杰克也觉得这小子应该被好好地修理一下了。

                        

现在正是奥特竞技场里人满为患的时间段,但赛罗还是凭着他那过人的眼力发现了正独自站在竞技场内一个空荡的悬浮平台上看着下方的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完全忽视了那些正在训练的学员们,赛罗直接在空中大声招呼了一声,抬起手挥舞。

“赛罗!”听到声音的梦比优斯抬头看向他,眼睛一亮,笑得异常灿烂的同时,头顶冒出一个红红的数据。

+0

赛罗那本在热情挥动的手猛地僵在空中。

这也太奇怪了吧?!

他还是头一次看见这种不知道是几个意思的数据。

那个毫无作用的加号暂且不提,零是什么鬼!!

赛罗很不服气地加速落地,跑过去一把就勾住梦比优斯的脖子:“这么久没见面,就没想我?”

梦比优斯不明白他为什么有这种质问,但还是坦诚地回答:“不,我很想见到赛罗。”他又笑了,“现在很开心。”

“噢,是吗……”赛罗一时竟有点羞赧,他转移注意力般地抬头,又见到了一点红色。

+0

奇怪奇怪,果然很奇怪。他和梦比优斯也已经认识很久了,按照之前的经验来看,代表着好感度变化的数字不该出现得这么频繁才对,更可况还是莫名其妙的加+0……哪怕是+1他都认了啊可恶!!

该死,好在意啊!!!!

赛罗没有怀疑梦比优斯在说谎,他也不认为梦比优斯会在这种事上对他说谎,再说了,0前面好歹是个加号,梦比优斯看见他会不开心?怎么可能!

心思一转,早就因为通过各种搞事测验好感度变化而在这种事上有了经验的赛罗很快就有了一个点子:“梦比优斯,你还记得那个大地翅膀吗?”

“蝉翼荠?”梦比优斯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拥有透明如蝉翼般结构的植物,点点头。

那是他有一次和赛罗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在某颗外星球上遇见的植物,小巧而可爱,长在地面上就像土地里真的生出了透明的翅膀一般。当时当地的居民们为了表示对他们的感谢,送了这样一株植株给他们。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养育植物的经验,又不愿意辜负了居民们的好意,便小心翼翼地带走了植株,并按照居民们的提示,把它种在了离光之国不远的一颗寒冷的星球上。

后来因为他们的事情都很多,一不小心就把它给忘记了。

赛罗突然提到这株植物,难道是因为……

想到这里,梦比优斯有点欣喜:“它成功存活下来了吗?”

“你去看了就知道了。”赛罗松开手,站到梦比优斯面前神秘地笑了笑,一边回话一边又上前了一步:“现在就出发?”

“我……”梦比优斯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有些犹豫。

“嗯?”赛罗继续逼近。他并不是故意缩短自己和梦比优斯之间那本来就不算远的距离的,但等他留意到的时候,却发现就只是迈了这么两步,他们就已经是胸膛贴着胸膛,稍微有点近过头了。

赛罗一下子有些晃神。

这个距离的话,只要再……

 

“赛罗!”

梦比优斯突然满是欣喜地喊了一声,在成功地吓了赛罗一跳之后,还猝不及防地反手就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暖得他全身都僵硬了起来。

“什,什么!?”话一出口,赛罗就立刻闭上了嘴。那个紧张到结巴的语气是什么鬼啊!太丢人了吧!!!他为自己那不争气的反应而感到羞耻——只是区区一个拥抱而已!又不是没抱过!紧张个蛋啊我!!!

“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梦比优斯的情绪也莫名地高,他又紧了紧手臂才松开了怀抱,并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梦比优斯依然看着面前的人,笑得神采奕奕。他又有力地重复了一遍:“真是太好了!”

虽然梦比优斯这莫名其妙慢一拍的反应很让人费解,但赛罗还是被直球砸得可耻地红了脸。他不自觉地朝梦比优斯的头顶看去,惊讶地发现那里不仅冒着数据,还是一串一串的。

+0

+0

+0

+0

+0

这家伙,看见我就这么开心吗?

完全把0什么的给抛在脑后,满心满眼就只有前面那加号的赛罗这样想着,竟然也忍不住跟着上扬了嘴角:“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很少笑得这么灿烂的他的神情看上去傻乎乎的,就连转身抬脚就要走的样子都有点带飘。

“等等赛罗,”梦比优斯却拉住了他:“你的头镖呢?”

“……”

赛罗这才注意到有哪里不对。他默默地顺着感应转头看向梦比优斯的身后。

刚刚太过激动,头镖居然飞出去插到竞技场的墙壁上了,只是还好他们所在的这块地方比较偏,并没有吸引到其他人的注意……大概。就算被其他人注意到了又怎么样,他赛罗大人又不虚!

“没事,”赛罗梗着脖子强行解释:“我只是怕它们钝了,让它们飞一飞。”然后赶在梦比优斯顺着他的视线回头查看之前飞快地把头镖给召唤了回来,戴好。

 

3、

赛罗从来都是不管小事的类型。

这次不小心用力过猛把女生推倒在地了他也没在意,转头直接将注意力放到敌人的身上。

在他们离开光之国前往寒冷星球的时候,意外地收到了一条求救讯息。都不是见死不救类型的他们二人就这样硬生生地改变了飞行方向,先赶过来救人。

赛罗头镖比人快,把怪兽和那个求救的奥特曼分开之后,人才落地。梦比优斯直接就站在女奥和三个怪兽之间戒备着,而赛罗则选择回头看着那个女生,动动嘴皮子又动动手地耍帅,只是一不小心,在叫人自己躲远点的时候,推得用力了一点。

他看这个女生有点眼熟,但脑子里跑不出具体的印象——他没想起来,自己曾经也救过她一命——不过反正帅也耍了,那个人摔倒了是她自己太弱的错,只要乖乖离开不给他和梦比优斯碍事就行。

赛罗帅气潇洒地笑着,对怪兽扬起下巴,完全没有把被救的人放在眼里。

而站在他斜前方的梦比优斯见他救了人却又把那个人弄得摔倒在地,心里很是不赞同。但现在在和敌人对峙的当下,他也没有再回过身去把人给扶起来的时间。

-0

赛罗本来都已经准备好冲上前去给面前的怪兽好几下了,在眼角的余光里突然冒出来的红色猛地吸引了他的注意。赛罗错愕地转头,死死盯着梦比优斯头上的数据。

减??减??!!

虽然减的是零,但减就是减啊!是那个代表着变少、降低的减啊!

梦比优斯在这时向同样动作起来的怪兽迎了上去,抬手抵住怪兽挥起的手爪。赛罗在一个愣神之间也反应了过来,立刻疾跑两步加入战场。

然后他听见梦比优斯大声道:“你还能站起来吗?这里很危险,请尽量快点离开!”

这当然不是说给他听的。

由于站位,赛罗闪躲攻击之后也正好到了能看见之前那个女生的位置,意外地发现她还没挪窝。

战士大都是倔强的,哪怕是这个似乎对赛罗抱有好感的女生也是一样。

“是!”她简洁地回应着,咬紧牙关,生怕自己拖后腿般地努力忍耐伤痛起身,往后退去。在完全离开之前,她的视线和赛罗对上了一秒,头上冒出一个数据:-10

减,对,减!

赛罗突然又想起来了。

梦比优斯怎么就对他减零了呢??

由于好感度数据化的出现而已经养成动脑习惯的赛罗下意识地开始了思考——不过这件事也不是说不通。假如梦比优斯头上的数据显示的是他的想法什么的的话,那现在这个减可能就是他不赞成他刚才做的事。作为各种小事都要斤斤计较特别守规矩的那个梦比优斯,对他把别人堆得摔倒在地这件事不赞同也不是不能理解。

不过,他也不可能去把已经站起来了的人再给拉起来,那他该怎么把刚刚扣掉的那个零给加回去?!!

赛罗一边打着怪兽,一边脑子里跑些完全不相关的内容。

对他而言,还是梦比优斯的事更重要。至于加加减减反正都是零这件事,已经完全被他无视了。

很快地,在赛罗就差随便放个大就能带走其中一个怪兽的时候,他在转身间突然注意到那个女的又出了问题。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反正突然莫名其妙地绊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摔跤,扑下去再和地面亲密接触一次。

机会!

赛罗眼疾手快,直接开启月神奇迹就是一个飞一般的冲刺,在女生马上就要扑倒在地的时候一把扯住她的手臂,把她猛地拉了回来,还在她因为惯性要往他身上倒的时候又送了她一掌让她能正好站稳。

女生一脸不可思议地缓缓回过头,明显是被他这一波操作给吓到了。

“哟你没事吧?刚刚可真是危险啊~”赛罗一副我不过是做了微小的工作的模样,松开手酷酷地比了个nico。

女生的表情变得更加精彩——不知道是好是坏——但这次,反而是她比赛罗更快地往赛罗的身后看了过去。

“梦比优斯前辈,小心!”她喊。

赛罗想也没想直接回身过去就是一镖,在正好击退想要偷袭梦比优斯的怪兽2号之后,也急忙加入了战场。不过他依然没有忘了自己的目的,特别明显地转头,看向梦比优斯的头顶。

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他明明多此一举地跑过去把那个女人给扶起来了,梦比优斯居然毫无反应?!还是说,他看晚了,数字已经消失了?!

什么也没有看见,就更别提猜测梦比优斯的心思了。

这么多天来各种折腾,自娱自乐得飞起,猜人心思都顺利惯了的赛罗头一次碰了壁,而且对方还是他激动期待了好久,完全不想在对方面前出一点问题的那个人。

很不爽。

一念不通便浑身都不舒服,赛罗感觉自己憋得慌,就连下手都重了不少,三两下便和梦比优斯一起把那三个怪兽给带走了。他在原定意味不明地盯着怪兽爆炸的碎块停了一秒,转头正想说点什么却见梦比优斯正在向那个居然还没走的女人靠近。

一瞬间,他就连着心里的不满一齐燃起了无名火。

赛罗十分反常地一句话也不说,几步就跟上了梦比优斯,在他身后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神情瞅着那个女生。

竟然从赛罗的眼神中感受到一股怒火的她原本前进的脚步一僵,心目中对赛罗的“对万事都漫不经心却潇洒帅气强大又撩人”的印象碎成了宇宙中的渣渣。这个打击让她连身上的疼痛都感受不到了,她快速向梦比优斯表示感谢,鞠躬后转身飞走动作一气呵成。

梦比优斯不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友好地挥完手一回头,就被憋到现在才终于开口的赛罗把质问砸到了脸上。

“喂,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赛罗的表现可以说是很孩子气了。

“?”梦比优斯疑惑地看着他,完全弄不清楚状况的他正准备耿直地开口询问,却突然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赛罗!”他着急地喊着他的名字,抬手用力地按上赛罗的肩膀:“你冷静一点!”

“!”赛罗的话语活生生地被他的过度反应给堵了回去。要不是知道自己没什么问题,看梦比优斯那表情他还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背过气去了:“……你才是没事吧?你这家伙今天很奇怪啊?”刚见面的时候也是,不仅慢一拍还突然抱上来,把他给吓得……咳。

“这个……”梦比优斯抬眼看了看他的头上,神情尴尬地收回手:“没什么,你没事就好。”

梦比优斯他刚才在干什么?!

赛罗立刻就直觉性地抓到了重点:“你刚刚在看什么?”

“呃。”梦比优斯明显想要瞒混过去。

“我的头顶有什么?”赛罗逼问,感觉自己已经知道了真相的他甚至还下了诱饵:“红色的数字?”

“诶,不是。”梦比优斯想也没想就回答了:“是粉色的横条。”

“哈?横条?”

“什么红色的数字?”

“……”

“……”

-tbc-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