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保护欲

*与第一篇赛梦一起诞生的脑洞,已确定不会再写;

*心情不好,决定以记梗整理的方式发出来。

*警告:时间处于赛傲天之前,赛罗对人类没有好感。

 

——————

1、

(剧情开始于梦比优斯TV里最后几集,皇帝在地球各处布置了英普莱扎,逼迫人类交出已经失去战斗力,正在被急救的梦比优斯。)

(人们的反应是,强迫GUYS把人交出来。)

曾经的英雄变成了在他们手上被捏得扭曲变形的稻草,在求生的渴望下他们一边紧紧地拽着他,一边疯狂的唾弃。

好像只要交出了那个躺在急救室里动弹不得的青年,就能使得头上的砍刀尽数被他那不算强壮的身躯挡住似得。

“反正他也不是人类!”

“对啊!我们现在都要被他害死了啊!”

“而、而且他本来就活不久了啊!”

惊慌,恐惧,不记目标的怨恨。他们大吼着,前所未有地团结。

(突然人堆之中有一个青年开始动手打人,他先把周围那些叫嚣的群众全都打趴下了,又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那个蛭川离开节目组的时候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胖揍了一顿,并在记者怪叫鬼叫的时候故意恢复原样——还是人类大小——来刺激他。

这个青年是赛罗,他满脑子里都是对人类和这个记者的愤怒。)

(记者被打得很惨。)

脸上满是灰尘,鲜血和石头碎末。

(他充分发挥他大嗓门的优势,在挨揍的时候叫得很是凄厉,哪怕位置偏僻也吸引到了好几个胆大的路人。)

(赛罗注意到有人围过来。)

在这种时候纠正这些愚民们的思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既然这样,就让他们做点贡献吧。

(他想了个办法。)

“啊,梦比优斯!你在这里啊!!”赛罗看着坐在地上叫得撕心裂肺的那个人,很是惊讶地大声道:“你居然被那些机器人给打得这么惨啊~”

蛭川惊慌地大吼,声音因为恐惧而变得尖锐:“不!我不是!!!”

(因为赛罗自己就是奥特曼的身姿,已经被死亡的恐惧笼罩得近乎失去理智的人们立刻就相信了。)

“你居然骗我们!!”

人群已经疯狂了,竟然对这样一个丑态尽出的人就是曾经拯救他们无数次的英雄——现在不过是他们避之不及的献祭品——这件事深信不疑。

(人们疯狂地指责记者,不听他的辩解,所有人依然和之前一样起哄着要把他交出去来换取自己的生机。蛭川见势不妙立刻就想要逃离,却被死死地抓住,甚至还被捆上了。)

(赛罗没有心思去看这群人的丑恶嘴脸,人也揍了,气也出了,他直接就瞬移到了日比野未来所在的病房里。)

(梦比优斯看上去实在是太虚弱了,他把力量分给了他一部分让他恢复成梦比优斯的模样,然后打横抱带着他往地球外飞去。)

(梦比优斯在空中醒了过来。)

“赛罗!?”

梦比优斯瞪着他,再糟糕的身体状况也掩盖不了他的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哈!本少爷当然是……”

是……什么来着?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想到这件事,赛罗的脑子里就一团浆糊,竟无法立刻做出回答。

而梦比优斯也不是真的等着他的一个答案,在他找回话语之前便带着疲惫与安心的神情闭上了眼。

赛罗低头,见伤痕累累的战士依偎在他的怀里,就像一只困倦的猫咪。

他的心里骤然升起极大的成就感与满足感。赛罗收紧双手,在心中得意地给自己点了一百个赞。

就在这时,梦比优斯突然动了动。

“嘤,”拥有可爱“猫耳”的奥特曼忽然开始啜泣,柔弱可怜得令人心痛:“赛罗桑,呜呜,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心疼你梅?????????

突如其来的冲击闪了老子的腰。

赛罗被吓醒了。

 

2、

(赛罗醒来后发现自己是在看纪录片的时候睡着的——梦比优斯在地球历练的纪录片。他是因为正好看到那个部分,才做了这样一个梦。)

真实情况里面当然是没有他的,而那些也早就是梦比优斯的过去了。

(赛罗接着看完了梦比优斯的整个地球行,开始回想到自己来看纪录片的原因。)

 

(之前赛罗和梦比优斯一起出任务,发现在那里的宇宙人、怪兽和他们所在的那一片区域都很奇怪,他们甚至在刚跨入这片区域的时候就被不明射线辐射了一波。)

(怪兽和宇宙人的攻击有能让物体粉碎的能力,梦比优斯当即就很是警惕,他对这种攻击所造成的痛苦是很清楚的,于是)

艺高人胆大的赛罗上前一步就打算靠近,却被梦比优斯拦住了。

“别冒险。”他对他摇摇头,露出了一个足够无可奈何的苦笑:“你不会想要经历这个的。”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和老头子他们一样啰嗦。”赛罗随口敷衍,趁他不注意,一闪身就攻击了过去。

(打起来之后,梦比优斯挡枪。)

他赛罗大人的确没事,但多管闲事的梦比优斯却在推开他时被灼伤了肩膀。光线攻击的作用力使他向后急退,身体撞到嵌有尖利碎片的石块上。

(梦比优斯重伤,背后全是碎片,光粒子细细地到处飘。)

(赛罗快速解决了怪兽,宇宙人却趁机跑了。)

 

(赛罗带梦比优斯回去治疗,然后莫名地很在意他在开打前的那句话和那个苦笑。)

这成了他观看地球记录的契机。

当然,他原本没想过找到这里来的,毕竟那家伙每每谈到地球,都是那样一副喜爱又怀念的神情,他没想过那个地方会伤他如此之深。

(赛罗看完纪录片之后心情很复杂,同时和那个梦相对应的,他发现自己很想能帮助梦比优斯,希望能保护他不受到伤害。)

 

(又过了几天,又有关于那个宇宙人的消息了。只是肩膀被击中、碎片扎了一背的梦比优斯自觉自己已经没问题了,同时他因为认为那个宇宙人有蹊跷,就申请继续这个任务。赛罗也不服输地表示不会再让宇宙人逃跑第二次。)

(佐菲看梦比优斯的确挺有精神的,就答应了。)

(但赛罗心里不这样觉得,他对梦比优斯明明有伤还硬要出来强行参与任务的行为很是不理解。)

 

3、

(他们在外星球遇到了那个宇宙人。)

梦比优斯上前两步就要拔出光剑,却被赛罗十分野蛮地按住肩膀,大力往后一推。

梦比优斯踉跄几步,差点摔倒。

“????”没有感受到有危险袭来,为什么要闪避?

不解赛罗刚刚举动的梦比优斯又想上前,再一次被狠狠地推了一把。

“赛罗你干什么?!”

“走开!”

他仰头挥手,将自己的身形显得十足的傲慢与霸气。

“躲到我身后去!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你在说什么?!”被这样莫名其妙地对待使得梦比优斯的话语里都漫上了一丝怒气:“我们应该一起战斗!”

(这个过程中,赛罗全程和宇宙人打几下就反手把靠近的梦比优斯推开。)

(之后)

“一边去!”赛罗说。

这是第三次了。

梦比优斯顺着他的力道往侧边翻滚,明白赛罗意思的他干脆不再上前。

(赛罗看梦比优斯不再靠过来了,心里很是自得。)

都说自家小叔异常固执,这么看起来还好嘛?不,果然还是因为本少爷太有威慑力了吧!

赛罗发出得意的哼声。

(三次之后梦比优斯的确没再上前,但他一直在寻找助攻的机会,时不时发射个射线帮忙。)

 

(宇宙人被打败,梦比优斯和赛罗同时向对方靠近。)

“怎么样?”赛罗微微扬头,开口就是邀功:“本少爷是不是………”

“你这样做是错误的!”梦比优斯严肃到严厉地指责。

“……哈?”

虽说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但看着梦比优斯愤怒又不赞同的神情,赛罗还是没有来的感到一阵心虚,只是这股情绪很快地就被好心办了好事的得意给淹没,未能在脸上显露出一丝痕迹。

(赛罗和梦比优斯根据自己的想法和对方吵了一架。)

(赛罗并不觉得自己想要保护别人的心有什么错——他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做法有问题这件事,而梦比优斯一直在和他强调这一点,但他不听。)

(梦比优斯气得不行,就在这个时候希卡利过来了,打断了赛梦二人的吵架。)

(希卡利说他发现了奇怪的波动,于是过来看看。)

梦比优斯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

(他重视这件可能会出问题的事情,而赛罗还在那边生气,表示本少爷不管也不想听。)

 

(希卡利去检查了宇宙人之前与他们交战的区域,发现了一个仪器。)

希卡利:“…………”

(关注着那边的梦比优斯询问希卡利怎么了,同时赛罗心里想不通还要继续和梦比优斯吵,刚刚跑过来,希卡利就把那个仪器横到了他和梦比优斯之间。)

“这次的事件不是解决一个宇宙人那么简单,”希卡利皱着眉头:“你们需要立刻回去做个检查。”

 

(他们去接受了检查)

希卡利:“在数据出来之前还有一段时间,你们可以自由行动了。我同时也会分析一下这个仪器的作用,你们一定要注意一下自身有没有什么变化。”

(赛罗和梦比优斯本来就在吵架,只是突然被打断了而已。而赛罗还在为此感觉很是不爽,直接飞走。梦比优斯也看他根本不听话,也选择了不去管他,而是回警备队去汇报情况。)

(在汇报的时候,因为操心,梦比优斯就很正经地和正好在的赛文说到给赛罗分配战斗队友的事情,说赛罗这样看待队友很容易让队伍遇到很多意外。)

赛文很吃惊。

就他所知道的,赛罗就和梦比优斯一起组队的时候最老实了,上一次的那个任务他们也没闹出什么事来。

(赛文回想到赛罗之前找他说要去看纪录片的事情,猜测这两件事之间可能有联系。)

 

(赛罗推梦比优斯的时候根本没有控制手上的力道,梦比优斯其实被他推得伤口又开始作痛。而梦比优斯一旦遇到这种他想不通的和别人间的矛盾就会很是上心,所以哪怕他汇报完了情况,准备回家休息了,他的脑海里都还全是赛罗的神逻辑。)

(这个时候赛文找到了还在生气的赛罗,他质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问是不是和纪录片有什么关系。

赛罗一点就炸了,立刻开始和赛文怼——总而言之就是他赛罗大人没有错,他只是想要保护梦比优斯而已。)

(赛文也气。)

“我允许你来看这些,就是为了让你生出这种不理智的情绪吗?!”

“想要保护别人的心情有什么错!”

“这种心情本身没错,但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被保护者的想法呢?他和你一样是战士!”

换位思考。

这样简单易懂的一个词,他甚至也在梦中强迫那个人类这样做了,又怎么可能会不明白。

赛罗的气焰突然弱下去了不少:“……他受伤了,我不想让他继续逞强。”

“用这种粗暴的方式?”

“……”

“去道歉。”

 

(与此同时,梦比优斯还是很在意仪器的事,便又跑去希卡利那里询问情况。)

希卡利告诉他:“这是个能刺激并扩大人们心中想法的仪器,只能对人在被仪器的光击中的那一瞬间的想法产生作用。”他紧接着问道:“你有没有感受到自己的情绪有了异常?”

(梦比优斯想了半天,表示不知道。)

“那你描述一下和那个宇宙人两次作战时的情况。”

(希卡利注意到梦比优斯提到的第一次见宇宙人时感觉到的区域很奇怪的事。)

“你在踏入那片区域的时候感受到了什么?”

梦比优斯回想着。

记得那正好是赛罗不听他的劝诫,非要冲进去直接开打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对赛罗的举动也有些不满。

(希卡利明白了。)

“你的不满在当时应该是被扩大了,现在说不定也依然对你有影响。”

梦比优斯诚实地回答:“我是对赛罗当时的举动很不满,但现在……”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感受什么:“现在我主要能感觉到的是对他之前说的那些话的不理解,”梦比优斯的神情很是认真:“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样想。”

(大概知道他们吵架内容的科学家给梦比优斯讲了一堆道理,表示那个狂妄的小子不吃点苦头就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

(希卡利紧接着分析梦比优斯现在的情绪,感觉他不像是还在被仪器影响着,而更像是“有残留”的样子。于是他继续让梦比优斯回想之前的事情,希望能从中找到解除仪器影响的关键。)

 

(这个时候赛罗在光之国里乱走。虽然他感觉自家老爹说的话还是有那么些道理的,但他还是没有要去和梦比优斯道歉的想法,而是自己在那里烦躁。)

他遇见了阿斯特拉。

(阿斯特拉听了赛罗自己加工后的故事版本之后。)

“你小子,”成功抓到重点的阿斯特拉调侃:“对梦比优斯的保护欲是不是强过头了啊?”

赛罗一愣:“哈??”

(阿斯特拉列举了好几个赛罗平常怎么对自己其他队友的例子,相比之下赛罗的确是对梦比优斯操心过头了。)

“啧啧啧。”阿斯特拉用“你小子行啊”的眼神看着赛罗,起哄般地咂嘴。

赛罗受到了惊吓:“我不是?!!我没有?!!!”

阿斯特拉露出看透一切的微笑:“那我问你,你那个时候是不是不想让梦比优斯受到一点伤害?”

“是啊?”

(然后这样一句一句地问,把赛罗问得心里越来越没底。)

赛罗忍不住反问:“你再说一遍这个是什么??”

阿斯特拉肯定:“你喜欢梦比优斯,你看上他了。”

赛罗僵在原地。

 

(另一边,希卡利发现,只要中了光线的人受到一定程度上的伤,就能解除那个仪器的影响,而梦比优斯正是因为进去后没多久就受了重伤,所以才没感受到什么。)

(史上最疼爱自家徒弟的泰罗正好赶过来想要知道情况,顺道就被一阵科普。他很是心疼地催促梦比优斯回去休息,并强调说赛罗那边由他去负责说明情况。)

希卡利瞥了他一眼,而梦比优斯立刻就相信了他。

(梦比优斯回去睡觉了。)

 

在地球上经历了那些事情,梦比优斯的心中当然有黑暗的东西。当初要不是他的哥哥们千里送温暖、鸡汤糊上脸,他一定会被那些黑暗的情绪所吞噬,对人类死心。

(他做了一个很短,很短的梦。)

虽然仪器的影响没了,但曾经嵌入心中的感觉是不会消失的。

在梦中人总是会表现得夸张一点。

梦比优斯在一巴掌把赛罗糊到地上的时候感觉还蛮爽的,于是他思索了一秒,蹲下身,又往那人身上追加了几拳。

(由于仪器之前扩大了梦比优斯对赛罗的不满,梦比优斯的潜意识觉得打赛罗一顿出气一定会很爽快。于是在梦境这种会自动把人的理智给削弱的地方里,他把他打了一顿。)

梦比优斯醒来之后感觉神清气爽,似乎也没那么生赛罗的气了。

他并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只能猜测大概是和自己睡了一觉,精气神回来了有关。

 

4、

(泰罗找到了赛罗和阿斯特拉。)

(这时赛罗正处于“本少爷喜欢梦比优斯?!”的震撼之中,而阿斯特拉也在奇怪赛罗为什么就这一次做得那么夸张还死不悔改,完全是又回到了最叛逆的那个时候,一口鸡汤都不喝的状态。)

(泰罗一出场就给了赛罗一脚,毫无防备的他直接翻滚趴地。)

(赛罗莫名其妙地被踢趴了,很不爽,但他生气,泰罗更生气。)

他们小打了一架,一边打一边吵。

阿斯特拉一直到从泰罗的口中听出他知道更多情况之后才开始劝架。

(两个人终于停手后,阿斯特拉询问泰罗到底知道了什么。而这时赛罗回想起之前和梦比优斯的吵架和与他老爹的谈话,居然莫名地觉得有点心虚。)

“哼,”泰罗哼了一声,大致说了一下关于梦比优斯和赛罗都受到一种仪器影响的事,而那个仪器的效果需要受伤才能解开。

言下之意就是混小子我打你是为你好,不要不知好歹。

赛罗正要怼回去,泰罗又加重语气强调了一句:“梦比优斯的精神不太好,他的伤口又开裂了。”

赛罗一下子很心虚,在之前的那股倔强劲消失了的现在,又知道自己多半喜欢梦比优斯的他居然还开始有点慌。

他从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拥有这样的心情。

“顺带一提那个仪器,”泰罗补充:“会将你内心的某些渴望扩大,以至于做出一些夸张的事情。”说到这里,他瞥了赛罗一眼。

赛罗一下子心都凉了。

完了完了完了,他都是怎么对梦比优斯的来着?他靠过来就把他推出去,靠过来又推出去,还说了那种话……完了完了完了,如果是自己的话早就先把推自己的那个人打成屎了,哪里还会给那家伙继续蹦蹦跳跳的机会!还是多亏了自家小叔的好脾气,他才能站在这里被人嫌弃……等等,这好像不是件好事啊?不对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哪怕好脾气如梦比优斯也不会原谅自己那个轻视又粗鲁的态度吧!!

怎、怎么,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

“那梦比优斯呢?”赛罗突然又会想到这件事:“他是和我一起进去的,他也……”

“他没事。”泰罗依然斜着眼看他,这位太子爷捏了一下拳头,似乎又有点手痒了:“他刚~进去就受伤了,你这就不记得了?”

“呃……啊哈哈”赛罗干笑了两声:“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找梦比优斯前辈了,再见!”随后一溜烟跑得没了影。

阿斯特拉与泰罗面面相窥。

“赛罗居然说前辈?他是不是还在受到仪器的影响啊。”

“呵呵,看来是刚才揍得不够狠。”

(情绪波动莫名剧烈的赛罗在路上碰见多云转晴的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他想也没想就出声了。

“啊,赛罗。”梦比优斯僵了一下,笑着转过头来,也规矩地打了个招呼。

“那个我、我对不……”赛罗还是挤不出那三个字:“你的伤还好吗?”

“嗯,有银十字军的帮助,已经没问题了。”梦比优斯礼貌地笑着和他点头示意,

抬脚就要继续前进:“我接下来要去……”

赛罗上前一步挡住他的去路。

“……你有什么事吗,赛罗?”

(梦比优斯的心里明显还是有疙瘩,他在面对赛罗的时候还是不太自然。)

(赛罗内心挣扎。)

他的确有想过迁怒于那个仪器,但他也明白,自己的确是有不愿意让梦比优斯加入战斗的想法。既然做错了,那就好好将后果扛下来,而不是找些什么理由来为自己开脱。

只是……不太好开口而已……

(最后赛罗也没有把道歉说出口。)

(然后他们就像这样,关系又回到了最初不太熟悉的时候的那种状态。)

(赛罗很纠结,但他就是开不了口。而梦比优斯心里也不舒服,但他认为自己的想法没有错。)

 

(赛罗每次见到梦比优斯,都在纠结道歉的事。)

他看着他。就那样远远地,静静地看着。心里钝钝地痛。

他想说对不起,他想说干脆你把我打一顿得了,他想说要不然你去雷欧老头那里告我状吧,他肯定会狠狠收拾我的。他想说……我们能和好吗?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他……开不了口。

 

他想起自己之前的那场梦,大发神威,拯救梦比优斯于水火之中……

但那有什么用?梦比优斯经历过的创伤是是实实在在的。

他的心突然抽痛了一下。

最后那一战之中,梦比优斯从被击中到全身溃裂成粉末,一共21秒的时间。

在那段说是很短但在痛苦中一定显得相当漫长的时间里,他所受到的伤害究竟是多么的让人心寒?

所以,在那个时候,梦比优斯才会露出他曾经从未在他脸上看见过的神色。

他……

 

(由于这件事,赛罗在面对梦比优斯的时候也变得相当不自在。而不自在就少浪,浪得少就使得佐菲他们都觉得是梦比优斯和他的组队效果好,结果就安排让梦比优斯来带着赛罗熟悉警备队的事项。)

(然后一堆我还没想好的剧情,总之他们和好了。)

 

5、

(赛罗和梦比优斯一起坐在高台上,看着星星聊天。)

“之后……”赛罗开口。

“嗯?”

“之后我一定要去宇宙的各处游览,见识更多的风景,结交更多的伙伴。我要自己在外面建立一个不逊色于宇宙警备队的组织,不受任何人的限制与约束,做我自己想干的事!”

“这个决定很棒啊赛罗!”梦比优斯真诚的目光里满是毫不掩饰的开心:“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他总是有这份力量。

就算他对你话语中的事件并不抱有憧憬的情怀,却也会带着极大的热情来对你进行肯定。

赛罗被他热烈的回应点燃,原本只是对此有些期待、激动与向往的他,几乎是立即感到那些未来已经在自己的手旁旋转,只需要再稍微伸手就能……

“没错!”他咧嘴笑了,斗志在心中膨胀爆炸,一下子热血沸腾:“你就等着看吧!”

 

“话说,你觉得……终极赛罗警备队这个名字怎么样?”

“很不错!”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梦比优斯!真懂我啊!!”

啊梦比优斯你不要再鼓励他了,再这样下去这个小子要上天了啊啊啊啊啊啊!!!

远处悄悄围观的奥特兄弟们开始认真考虑,让梦比优斯来带赛罗的这个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赛文哥,这样下去赛罗的中二病真的不会恶化吗……?”

“……”

后悔了。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