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梦里啥都有

*有的时候很想做梦,有的时候又觉得,能不做梦就好了。

 

——————

1、

日比野未来把诸星真叫醒。

“我还要睡!”躺在床上的人赖皮地拖长了困倦的声音喊着,翻身露出代表着拒绝的后背:“我正梦到和梦比优斯一起在地球……”

“嗯?”日比野未来收回手,好笑地回应:“我们是在地球哟?”

“……”诸星真蹬了蹬腿,眼神迷蒙地转过头来看着他。

“醒一醒,”日比野未来又伸手推他的肩:“我们一会儿就可以看到日出了!”

 

2、

诸星真明显很困,麦片粥被他舀起后半天都没能塞到嘴里。

“所以你梦见了什么?”日比野未来问。

“……什么?”诸星真的反应慢了一拍,他费力地抬起眼皮,显得无精打采。

“你之前说到了你的梦。”日比野未来伸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顺便把诸星真直接往鼻尖上怼的勺子推开:“至少把麦片吃完了再犯困吧?”

“嗯。”诸星真迷迷糊糊地应着声,闭上眼狠狠地甩了几下头,再开口时显得清醒了不少:“本少爷昨天的梦可是很哲学的!”

“哲学?”日比野未来很是好奇。

 

3、

“‘想要幸福可真是困难啊’——那个家伙说。”

诸星真把勺子放入口中,一边舔咬着麦片一边挥动勺子进行根本没必要的比划:“‘智慧生物这种东西就是永远不会满足,满足不了就没办法感到幸福。’”

他已经记不清梦中和他对话的究竟是谁了,只有交谈时的每一字每一句还是那么清晰。

 

“然后我就和那个家伙说,”

诸星真炫耀一般地略微抬起下巴:“你根本什么都不了解!”

 

4、

“我来告诉你幸福是什么。”赛罗说。

他的声音很沉,仿若有着落底的重量,下去了之后就再也没办法浮上来。

“出任务之前能遇到老爹,被他念叨又烦又讨厌的琐事。任务结束回屋的时候他就在家里,可以听他说句欢迎回来。”

看不清面容的人一抖:“好矫情。”

“我还没有说完你闭嘴听着!”赛罗怒吼出声,脱口而出的话语就像突然爆裂开来的炸弹,震得他头晕。

那个人比划了一个请的姿势。

赛罗闭眼,又睁开。

“想要见梦比优斯的时候直接找他就能够见到。和他约着一起干任何事情,然后他听我讲我的经历,我听他说他的日常。”

“在分开的时候说一句,明天见。”

 

5、

“真你要不要先睡一会?”

日比野未来稍微动作了一下肩膀,好让身旁人能够靠得舒服一点。

“嗯?”诸星真哼出懒洋洋的鼻音,眼睛半阖着望向前方:“好不容易来了,不睡。”

朝阳很好看,真的,一点也不亏。

天空始终都是那样灰蒙蒙的颜色,虽然有变亮,但完全看不到太阳的踪迹。

有雨滴擦过睫毛,落在面颊上,带着一股寒意冻得诸星真一个激灵。

“喂,未来。”

“抱歉真,再多等一会说不定……”

“下雨了。”

“……”

 

6、

在山上吹了不知多久的冷风,最后被雨滴逼回家的两个人在寂静的山路上缓慢地走着。

“梦比优斯,”已经被冻得完全清醒了的诸星真突然停下脚步:“有一件事我要给你说。”

“嗯?”日比野未来闻言转头看他。

“你听好了,我……”

 

7、

我……

我什么?

 

8、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赛罗在吵闹的警报声中睁开眼,第一反应就是翻身过去继续睡。

我还没有说完,只要能再睡着,一定可以……

吵闹的声音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赛罗翻回身,盯着天花板看了好几秒,抬手按住似乎缺了一块的胸口,在莫名的失落感中坐起身来。

 

太……遗憾了。

他现在都有种自己还张着嘴要说话的错觉。

他的手里似乎应该抓着什么,他好像有一件事情还没有做。

他记得他在梦里有和别人讨论关于幸福的事情,却忘了在清醒前的那一刻,自己究竟想要说什么。

 

“有怪兽入侵。”

刺耳的声响停止后,紧接着就是镜子骑士冷静的通报声:“在基地上空出现了一大群帝诺佐鲁。”

赛罗毫不犹豫地起身,往基地外赶去。

难受又空荡的感觉,在那一瞬间就被抛在了脑后。

梦境始终都是梦境,既然醒来了,就该向前看了。

 

9、

消灭怪兽之后,赛罗回到光之国。

运气很好,他没用多少时间就见到了赛文与梦比优斯两个人。

与多年未见的他们在一起待了一小段时间后,赛罗挥手,又动身远去了。

-完-

 

追求自己的理想没有错,只是为了达成那个目标,就必须有所牺牲。

文魔改于昨晚的一个梦,早上醒来的第一时间,脑海里只有遗憾两个字。

然后又正常地洗漱吃饭,吃着吃着想听首激昂的歌曲来醒醒脑子,结果像傻逼一样地听了《瞬き》。

 

文笔太差,写不出来想要写的感受。

这篇文是梦中梦。

因为意识过于清醒地在做梦,没睡好,所以在梦里也会觉得困倦。

赛罗能在想见面的时候就赶回去,也是一种幸福。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