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异世超人力霸王(汇总)

*因为某类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件,这篇文多半是坑了,有缘再见。

——————
7、
又一波土刺猛然从他的脚下刺出,身穿精致法师袍的年轻男性狼狈地后跳才堪堪躲过这一次的攻击。
杰克·奥尔森终于开始后悔起自己的决定。
面前那只见鬼的十阶铁甲犀牛到现在都没有显露出丝毫疲惫,他甚至能从它那双巨大的眼里看出该死的嘲笑!而他们这几个和它战斗的人,别说杰克的两个战士队友了,就连他这个总是在战斗中被护着的魔法师都已经受了不少的伤。
杰克有些绝望地举起法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该怎么逃跑了。

作为奥尔森家族的长子,又拥有极高魔法天分的他什么时候落到过这样狼狈的境地,哪怕一切的起因是由于他想讨好队伍里的那名有着精致容颜、娇小身躯的美女——勒欧学院院长的女儿,菲娜·莱耶斯——而偷偷组上自己护卫中最老实的安德鲁后跑去约她,向她吹嘘说自己能带她玩遍魔兽森林,杰克也不觉得自己有错,最多只是运气不好罢了。
而在知道可爱又美丽的菲娜居然是一名战士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地在发现自己不敌对手时退到两个“比他能抗伤害的队友”身后,以防自己高贵的躯体受到伤害。
但是那又有什么用?他好几次试图逃跑都会被那头该死的魔兽给发现,然后弄些地刺来阻挡他!它简直就把他们当成了它的玩具!
“杰克!”一道甜美却焦急的喊声把他从愤怒的思维中唤醒,他惊愕地发现铁甲犀牛居然已经撞翻了原本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正向自己冲来!
杰克怪叫了一声,吓得疯狂挥舞手上的魔法杖,对死亡的恐惧使他连念咒都忘记,只知道像个一般人一样惊恐万分地颤抖。
完了!!!
眼见着铁甲犀牛巨大的角离他越来越近,杰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一声巨响连带着铁甲犀牛巨大的吼声,脸庞被剧烈到几乎要把人掀飞的风流鞭打,浑身刺痛到几乎麻木的杰克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天堂——不对。他一脸愕然地睁开眼,却看见刚刚还近在眼前的庞大身躯居然摔倒在了他左边五米处的位置,正在发出着代表痛苦的嚎叫声!
杰克张大的嘴还没有合上,就见一道迅捷的身影突然窜入了他的视线。

已经做好死亡觉悟的三人组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穿得一身绿的少年随着好几十条冰刺猛地跃入他们的战场。
(少年帅气又装逼地利用属性克制把铁甲犀牛打了个半死,并潇洒地在魔兽倒地时转身摆了个造型。铁甲犀牛趁他没在看,急忙遁地溜走。
围观群众目瞪口呆。)
这该死的怎么可能?!
他们三个被这头魔兽压着打不说,还差点全都丢了性命,这个,这个看上去比他自己甚至都还要年轻的家伙,怎么可能能这么轻易地就把铁甲犀牛给干掉了?!
杰克的手都在颤抖。
除非……
杰克·奥尔森的视线落在那个人那一身明显取材于大自然的寒酸服饰上。
除非他是个几千岁的老妖怪!一定是这样的!
杰克瞬间找回了自信。
就算他不是个强行保持自己年轻相貌——还弄到年轻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的大龄强者,他也多半是非人类,比如精灵什么的,活的年岁比他多,那比他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少年的pose定格的时间有点长)

“哇,你好厉害!”
全身伤痕累累但却意外地很有精神的女生终于是回过了神,两眼放光地望着突然如救世主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少年,与下意识因为敬畏而不敢上前的两个同伴相比,只是满心崇拜的她明显更为大胆,直接蹦到了年轻魔法师的身前。
“哼,”魔法师帅气地叉腰、仰头,一脸得意看来相当吃这一套:“这种级别的魔兽,想要打过我还早了两万年!”
"……"杰克突然觉得这个人多半脑子不太好使。
菲娜却被逗得嘻嘻笑。
“谢谢这位精灵先生的……哎呀,”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被救于是给魔法师的容貌加上了滤镜的原因,菲娜觉得面前这个少年模样的男性很是帅气好看,再加上他那身由树叶藤甲编制成的衣着,她下意识就认为他就是精灵族的人。但开口之后菲娜才注意到,他并没有尖耳朵。于是她吐舌,迟疑了一下把标准稍微降低了一点:“半精灵先生?”
少年这时才终于把视线转到了她的脸上。
"我是人类,"他勾着唇角笑:"人类可也是很强的噢?"虽然明显会错了意,但他的这句话还是把在场的三个人都给吓了一跳。
尤其是自诩天才的杰克。

(吹一波少年有多强,杰克疯狂自我安慰但少年幼稚的动作让他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真相,同时因为菲娜对少年相当的热情,这让想要在菲娜面前出风头的他感觉相当不爽)
别说是魔法杖和法袍了,突然出现的这个家伙就连个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却还在这里摆出一副散漫自在牛逼哄哄的姿态,满口大话。
杰克一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他明显是想要在美女面前出风头。
(杰克嫉恨值飙升)
(突然一只小而姿态优雅的生物从少年身后的一棵树上跳跃下来,轻巧地落在少年的肩膀上。少年抬手挠了挠猫咪的下巴,三人组中性格最为沉稳的男人留意到年轻魔法师脸上居然露出了类似于"邀功"的神色)
“哇~好可爱!”注意力完全被毛茸茸吸引的菲娜立刻两眼放光,和少年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我可以抱抱它吗?!”光看她这少女心爆棚的模样,很难将她和挥舞重剑的战士联想到一起。
杰克气得咬紧了牙。
(这一人一猫的组合自然就是赛罗和梦比优斯。)
"就摸一下下~"菲娜见少年只顾着和猫互动不理她,立刻撒起了娇。
杰克投过来嫉妒的目光。
“不行。”
令他们十分意外地是,魔法师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诶~~求求你了好不好~~”
“没商量。”
赛罗干脆地侧身拉大肩上的梦比优斯与女生之间的距离。
见他的动作,杰克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你这家伙!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噢?”赛罗挑眉。
“她可是勒欧学院院长的女儿!”
“那又怎么样?”什么乱七八糟的学院,没听说过。
“你……!”
“闭嘴,你就是这样和救命恩人说话的吗!”一直沉默着的护卫突然开口,第一句话居然是呵斥杰克。
(吧啦吧啦,美女各种倾心赛罗,杰克各种嫉妒各种生气,护卫各种担心赛罗翻脸。而和三人组一起回城只是因为需要人引路的赛罗专心撸猫。)

8.
(梦比优斯早就和赛罗约定过在人前保密他会说话这件事,有人时他们都在心里交谈。)
(赛罗到城里后,在梦比优斯的建议下接受了两个人说的"报答",卖掉了十年间积攒的各种东西换钱,了解了现在城市的大部分情况与重要建筑物的位置,还买了一身像样的衣服后,他马上决定重回伤心之地x去以前把他赶出去的魔法学院。)
(关于现在的赛罗)
是天才,已经是初级魔导士了。但他并没有强到能让真正厉害的人对他有所顾忌的程度,在梦比优斯的引导下他在往全系天才上发展,只是梦比优斯也不是万能的,所以他很支持赛罗前往学院的举动。
赛罗喜欢说本少爷,只是因为他的童年经历使他觉得,这样说话可以显得自己很酷。
(关于现在的梦比优斯)
他的确可以施法,但水平堪忧。比如光魔法就点个灯,水魔法就搞出一团可以扭来扭去的水……他的元素控制力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甚至可以用他只能控制的那点"量"的植物来为赛罗编制衣物,只是他的实力受限于这具完全没有魔兽的天赋也并不强健的躯体,其他方面就和一般的魔法学徒没什么区别。
这也是他总认为自己现在说是魔兽,更像是只稍微特别点的猫的原因。

二、学院
(经历各种比如亲和力超等装逼,全元素被讽刺,但突然打脸发现他超能打,有火系导师见猎心喜想要指导他一番,结果发现他魔法知识硬核到爆炸的套路)
(赛罗到高级班被富家子弟嫌弃——“哼,贱民就是贱民,不要以为带着一只愚蠢又弱小的魔法宠物进到这里来身份就变了。”——赛罗气得和他打,两个人约战擂台)
(贼罗虽然表现得很是令人惊艳又装逼,但没有人看好他,结果他气势惊人,在所有人惊疑不定的时候他却)
赛罗直接就被那一记攻击打得飞出了擂台,吧唧一声摔到地上。
周围一静。
"比赛结束!克里斯胜!"
赛罗茫然地看着因为担忧而跑到他脸旁的梦比优斯。
要说他战斗经验丰富,那也没错,但那只是和魔兽的战斗经验,至于和人类的,那可就约等于零了。去欺负欺负某些二世祖还行,一旦对上这种虽说心高气傲但的确也是经历过不少对战的人,他的判断就很不够看了。
才交手没几秒他就直接被一个简单的元素反噬给堵得一脸懵逼,虽然及时调整占位的反应还是挺快的,但这又不是广场或者森林,用于小比试的场地自然不会太大,更何况还有出擂台的一方就算输的规定在……于是赛罗下一秒就被掀翻出去,直接战败。
(打别人脸的同时也要打自己的脸,这才是赛罗!x)
(赛罗被各种嘲笑,气得个半死。梦比优斯蹲在他的肩膀上,用爪子用力按他的脸阻止他给自己惹上更多的麻烦,甚至连尖锐的指甲都抵上了赛罗的面颊。
事态控制住了,赛罗气呼呼地回到宿舍,房间里正好只有他一个人。)
“你太冲动了,"梦比优斯立刻开启教育模式:"我们才来这个学校,不应该……”
赛罗突然提住他的后颈肉,将他反向后紧紧抱在怀里,然后躬身低头,把脸埋入他后背上的毛发中大吸了一口气。
梦比优斯知道,这是他拒绝争辩的一种举动,从赛罗小时候起到现在一直如此。最开始的时候梦比优斯还会不依不饶地继续和他讲道理,然后不知怎么的就因为赛罗非要用肢体动作表示不满而“打”起来,有几次还差点被潜伏的魔兽给趁机偷袭成功。后来梦比优斯干脆提前软化态度,在他收紧手臂时乖巧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等他冷静下来。
这次也依然如此。
"你不是什么愚蠢的宠物!"
赛罗咬着牙说,声音闷在毛发里,呼吸很烫。
完全没料到他生气的理由居然是这个,梦比优斯愣了愣,心里一下子软得不可思议。
"赛罗!"他感动地蹬腿,想给身后人一个拥抱。可惜他做不到,于是只能用饱含真挚情感的声音认真地大声道:"谢谢你!"
赛罗满脑的愤怒一下子转变成了不好意思。

(赛罗自己被嘲讽被嫌弃,会因为为了耍帅而基本表现出一副很酷的,潇洒不在乎的模样(对方动手就是另一个故事),但一旦听到别人嘲讽梦比优斯就会立刻把不爽表现得淋漓尽致x)
(梦比优斯因为自身特殊,总是被人误解就是个弱得不行,只有一二阶的魔法宠物。)
(后来有赛罗打魔兽刁到爆炸,然后梦比优斯还控制区区几片树叶就洞穿一只魔狼救了某个一直看不起他们的二世祖的剧情,赛罗小弟加一)
(总之各种装逼打脸和时不时被反打脸,然后遇见各种类型的妹子都喜欢赛罗的剧情,大家请自行get)

三、魔兽森林
(赛罗与梦比优斯的契约中还包括了他们能够稍微感受到对方想法这一点,偶尔会情感共享。)
(他们又一次进入森林,为了去位于远方的一个大城市。在森林中被赛罗得罪过的一个人安排的杀手偷袭,赛罗重伤,情急之下梦比优斯为赛罗挡刀。)
在被刺中之前,一股剧烈到他连全身都不由得因为难受而颤抖的害怕与心悸占据了他所有的感知,梦比优斯那原本严肃到决然的神情一下子扭曲,变得充满了痛苦。
这是赛罗的情感……
(梦比优斯在最后一刻开启了空间传送,他们跌落到一个凡人商队的马车里,把人们吓一跳。商队的人很淳朴,立刻治疗了赛罗与梦比优斯并对他们很好。
而有异心的人在当晚就被哪怕伤重也依然能碾压普通人的赛罗给压制,开始惊心胆战小心翼翼地服侍赛罗,深怕他翻脸杀了自己。)
(赛罗其实意识并不清醒,在那之后继续昏睡。梦比优斯也状态不佳,但是努力集中精神守护赛罗并为他治疗。)
(商队前往赛罗本来就要去的目的地,欸慕奇霸)
三、欸慕奇霸
欸慕奇霸是有名的魔武双修的能人聚集的国家,咣芝锅是它的首都。
(赛罗终于清醒之后,被照顾他的那个姑娘发现,商队的负责人跑来和他亲切交谈了一番。赛罗撒谎装弱,假装自己是个魔法学徒。)
(站在一边的狗腿子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实力,但没挑明,在其他人都走了之后,他还在试图讨好赛罗,赛罗很不耐烦,对这个人语气很冲。
赛罗明显已经恢复了精神。
狗腿子被他凶,抖着就打算告辞,然后就见这个年轻人极为突然地流起了眼泪。)

“您,您还好吗?我……”
“出去。”
(赛罗强硬到有些凶狠地把狗腿子赶出去,也不擦脸上的泪水,扭身向自己醒来后就一直默默蹲在他身边的猫咪伸出了手。)
“……梦比优斯。”
他把猫抱进了怀里。
( 是梦比优斯哭了,情感共享导致赛罗也不自觉地掉了眼泪。)
“我……我以为你会死……”最后一个字梦比优斯说得又轻又低,好像是刚刚从牙关挤了出来,又颤抖着想要将它彻底押回去。
“哈。”赛罗扯了扯嘴角:“你这家伙还敢说……”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眼前的世界过于模糊,赛罗干脆闭上眼不去看,只是收紧了自己的双臂。
他停顿了好几秒,然后声音低而缓地喊了一遍对方的名字,期望从前总是能将自己难受的情绪安抚下来的这个方法依然有效。
但他失败了。
随着这个名字一起涌出来的,不再是安心感,而是一片暗红的回忆。那时的画面和现在盘旋在心里的恐惧与后怕结合在一起,令赛罗的牙齿都在打颤:“我他妈那个时候也是一样的。”

(梦比优斯的家就在咣芝锅。)
(后来回到梦比优斯之前的实验室,梦比优斯突然恢复了一段时间的人型)
(赛罗惊呆)
(之后梦比优斯开始处于不稳定的阶段,时不时是猫,时不时又恢复,就总是会闹点意外♂)
(最后的最后,发现梦比优斯是赛罗小叔,赛罗魔武双修还是全系精通,成为了传奇,完结。)
(^_^)

评论(1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