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不算秘密(1)

*AU

*别说文笔了,能不能写完故事都是个问题(;´д`)ゞ

 ——————

1、

在跨入酒吧的第一时间,赛罗就一脸厌恶地抬手捏了一下鼻子。

烟、酒、化妆品、香水……各种各样糜烂的味道浑浊着,堵塞在闷热的空气里。再配上酒吧内整体阴暗的基调、暧昧却混乱的光束,几相结合,直让赛罗的嗅觉和视觉都受到了伤害。

而那一丝不浓郁却也无法忽视的血腥味,更是加深了他对这个地方的厌恶情绪。

不过这也正说明他来对了地方——吸血鬼要是和鲜血没关系,那还是趁早改个名字吧。

 

红玫瑰是一间属于吸血鬼的酒吧,名字平淡无奇,位置也很套路地处于城市红灯区里的一条小巷内,不管是谁见了都不会太过在意。只是一般人若是因为好奇误入了,那就别想活着离开。

而作为吸血鬼猎人的赛罗,一副没事人儿的样子走进这间酒吧里,自然不是为了大杀特杀的——他想要只有从这群吸血鬼身上才能获取的讯息——不过,他当然也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闯进去大闹一场,但先不说真动起手来了他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留个活口,就光是这件事泄露出去被某个老头知道了,也够他烦个半死的了。

所以,以防万一赛罗一进门就先确定了一下酒吧后门的位置。

感谢他现在的夜视能力。

 

赛罗为今天做了不少的准备,不光是消除身上的气味,然后喷些鬼东西来让自己闻上去更像只吸血鬼——顺带一提,他甚至为此把今天这身衣服都清洗打理了好几遍,各种折腾直到多半没有人味为止——他还刻意废了好大劲去弄了一个看上去和吸血鬼的瞳孔几乎相差无几的红色美瞳,来让自己的伪装更加真实。由于小看了那个小东西,赛罗带美瞳的过程简直惨不忍睹,以至于到现在他都觉得眼睛难受得不行,恨不得把整颗眼珠子都挖出来放到水下洗洗。

想到这里,赛罗下意识地又眨了眨眼睛,成功地引起了路过他身边正好斜了他一眼的一名金发洋妞的注意。

在这样的环境下,频繁的眨眼总是会和搭讪、引诱或刻意展示等词汇扯上关系,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赛罗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个女人闭上一只猩红的眼睛朝他笑,还在她用尖利的獠牙暗示性地轻咬红唇时差点条件反射地要进行攻击。赛罗快速动手往腰间一放,摸了个空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卧底”,那些惯用的道具都不在身上显眼的位置上。

女人看他把手按在自己的腰带上,明明明示得过于急不可耐却还板着个脸的样子,就忍不住自得地笑,她摇动起手里装有暗红色液体的酒杯,暧昧地盯着赛罗,小小地抿了一口,随后迈着长腿离开。

赛罗敏锐地捕捉到了酒杯里的腥味。

我暴露了?

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基本没人注意着自己这边。心中立刻安定下来的他得意地低哼一声,认定刚才那个女人只是不知道哪里有毛病后便继续往酒吧内部走去——他可是伪装得这么完美,怎么可能会暴露?

要知道,这可是赛罗难得认真对待的一件事,他自然是做到了最好的,光是准备各种东西都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三天啊,可都接近一周的一半了!

不光光是刚才提到的那几件事,赛罗甚至还想办法对自己的感官下手,让它们与吸血鬼们的相接近。他去弄到了一瓶能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的药剂——谁知道那瓶红不拉几的水叫什么,反正有用就行,如果那个商人敢坑他,他绝对要和那个家伙好好地交流一番。要知道,吸血鬼的听觉和嗅觉都高于一般人类,而且在对声音与气味的分辨上也和常人有所不同。虽说药剂不至于让赛罗也感同身受地对人血感兴趣,但也使得他对人类的气味更加敏感——他之前随便喝了一瓶试试,还因为不适应满世界的人味而打了好几个喷嚏。也因此,他琢磨着,对于吸血鬼而言,这个世界上的味道大概就只有“好吃”和“难吃”这两种区别了,不然那群家伙怎么能在这么大一堆纷杂混乱的气味中就对人(好)血(吃)十分敏感呢。

酒吧内的味道虽然也很杂乱,但因为少了那属于人类的铺天盖地的气味,赛罗反而觉得药剂的服用体验比第一次要好上了太多。

但是,奇怪,这间酒吧比想象中的要安静。

赛罗平常并不是能够注意到这一点的人。

但他今天肩负着他从未做过的潜伏任务,哪怕表面上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心里也还是暗自比以往要多了几分紧惕。

不,酒吧里的音乐声还是那么吵闹,问题出在说话声上。

总不至于告诉他,吸血鬼这种血腥邪恶又暴力的种族其实真的像那些可笑的幻想故事里面一样,连泡个吧都要保持优雅、彬彬有礼吧?

赛罗一边疑惑,一边脚步不停地朝吧台靠近着,在这一块明显比酒吧其他部分都还要安静的区域里,绕过某个挡视线的家伙,他稍稍一转眼就立刻看见了问题所在。

 

那是一个穿着牛仔服的青年,正坐在吧台边缘,和调酒师不知道在笑着谈论着什么。

与其他人不同,青年身上的衣裤不仅不算修身,甚至还很是宽松休闲,并没有刻意梳理过的蓬松棕发下的那一双带笑的眉眼微微一弯就显得很是灿烂。像他这样浑身的气质完全能用“干净清爽”来形容的人,怎么看都和这个灯红酒绿的糜烂世界不符合,仿若误入狼群的羔羊,现在,正被整个狼群觊觎着。

但,青年吸引人注意的地方明显不只这一点。

有使用过特殊试剂使得自己的感官近乎与吸血鬼一致的赛罗能感觉到,在青年的身上有一股很是诱人的气息——人类的味道。

这使得他在这个酒吧里就像聚光灯那样的明显。

 

这个人………

赛罗头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说不出话来。

这个人也太不会读空气了吧?!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对此比较迟钝的人了,没想到还有比他更夸张的。

察觉别人的想法就算了,但好歹也有点危机意识啊!他是傻子吗?!

 

至今为止,并没有任何一只吸血鬼对他下手——这并不算是个好消息,他多半已经被他们当成了囊中之物,不急着对他下手也不过是因为不担心他会从自己的口中溜走而已。

这下就很麻烦了。青年的存在绝对是一个巨大的不稳定因素,谁知道周围这些疯子接下去会做出什么来。再说了,除去卧底任务这件事不谈,他自己虽然很怕麻烦,但也不是见死不救的类型。

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之后赛罗再看青年在那边轻松自在笑得开心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要飞身上去就是一脚,让他好好地认清一下自己的处境。

不过,他赛罗大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冲动呢?

于是赛罗摆出一副悠哉悠哉的姿态,趁调酒师移动到另一边去的时候走到青年的身后,抬起右手按上了他的右肩。

青年条件反射地扭头往左后方看去。

整个人的确在他左边的赛罗:“……”

 

“不要反抗,”赛罗俯身,在青年因为他们靠得太近而停止动作后将口中的话语压低了送入他的耳中:“和我一起出去。”这是近到再靠近一分唇瓣便会轻擦耳廓的距离。

什么也不解释,这样简单直接的一句话拥有多层含义。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遇见了坏人之类的,更别提真的乖乖照做了。但,偏偏“被威胁”的这个家伙正好是个心思十分单纯的人。

青年在他稍微撑起身后回过头来,疑惑地对他眨了眨眼。那双透亮的棕色莫名地令人感觉到纯粹。

然后,这个人点了点头。

 

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姿态亲密又暧昧。要是在一般的酒吧里,周围人看见他们像这样接触着,甚至两个人还一前一后地开始往外走的话,说不是约炮都没几个人会相信。

但在这里聚集的都是觊觎着其中一个人的血液,恨不得直接将其生吞活剥的吸血鬼们。

赛罗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着,他一边快速走,一边暗自留意周围吸血鬼们的动作,就连目标人物是不是真的还跟着自己都没注意,用着那副一看就是“急不可耐”的姿态紧赶慢赶地到了后门。

酒吧的后门通向一条狭窄又灯光不足的小巷,巷内唯一的光亮还是巷外霓虹灯透过来的那颜色花而杂的光线,总体显得阴暗的这处小巷是发生各种犯罪的最好场所。

关上门后赛罗也没有第一时间和在自己身边老实站着的那个家伙搭话,而是默默盯了门口好几秒来确定情况。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居然连一只吸血鬼都没有追出来。

难道是我的伪装太完美了,那群思想和野兽差不多的东西又因为害怕我强大的气势所以不敢追出门?

赛罗寻思着,这时才有心情转头看了看身旁的青年。

青年接收到他的视线,还是眨着那双满是无辜神色的棕眼睛,对他歪了歪头:“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他妈没什么事,就是拉你出来吹吹风。

赛罗看见他居然还是这一副疑惑的神情,差点反手就是那么一下。不过自持形象的他还是稳住了。

“呵,”赛罗摇头,嘲讽地嗤笑了一声,双手抱胸一副“我只是做了一件微小的工作”的模样:“那里面的人都很危险,我说你这家伙,以后都不要再过来了,听见没?”面前这个青年并不是娇柔可怜的女士,他也没有去摸男人的脸的爱好,哪怕还是笑得如同他曾经多次英雄救美般地那样帅气,赛罗最后还是选择只是拍了拍这个人的肩膀。

青年似乎是get到了什么,他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种可以被称作是愧疚的神情。“对不起!”他诚恳地说,大大地鞠了一躬。

赛罗被青年过于夸张的反应惊得下意识就是一退,紧接着又硬生生地把脚给收了回来,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行了行了。”这家伙难不成真的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处境究竟有多危险了?赛罗想着,摆摆手示意青年赶紧收起那一套:“你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抱歉让你操心了!”青年又慎重地向他点头示意后,才乖乖地迈开了步伐:“谢谢你。”他走到小巷口的时候回过头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个笑颜的确过于干净,却又在霓虹灯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暧昧不清。

 

操心?我的计划都被你给搅乱了。

赛罗错开视线,略微扭过头。

虽然本少爷也不需要定什么计划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是了。

完全没考虑到一般人到底得多心大才会在一堆红眼病之中自在地待着的他在看青年走出小巷后也动身离开。

话说,这是不是说明,他的这个伪装还可以用来着?

 

2、

“看见了吗,他的那一身牛仔服。”

“哈,这是来逛商场的?”

“不紧身,不露肉,一点性感的感觉都没有。你不觉得……想在这样的牛仔裤上开个洞吗?”

男人动作粗鲁地比了一个扯的动作,杯内的酒随之撒了几滴溅到他的手上,晕染出污秽的痕迹:“撕很多,很多个洞。”他猩红的眼睛在灯光下闪烁着淫秽的光:“爽过之后,再好好地饱餐一顿……”

……

“真是美味啊。”另一边的人说。

“是个雏吗。”其他方位也有人在私语。

“太干净了,真想破坏掉。”附和声四处都是。

短短地从门口走到吧台前的时间里,梦比优斯就听到了不少类似的言论。看看四周,他的这身本该平常不过的衣服的确显得很是另类。

对自家哥哥指派的任务一向十分上心的他当然不是误入这间酒吧的,但实话实说,他自己也不明白到这里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哥哥们只是说了要到这间酒吧里……这是指他进来之后任意行动就行了吗?

梦比优斯迟疑着,周围那些明显不怀好意的议论声令他冷了神色,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

空气很难闻,音乐太吵,光线也晃得他不舒服。

梦比优斯四处打量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先到酒吧内部的那个弧形桌子那儿去坐下再说。

 

从最开始就一直盯着他的男人与同伴一齐往吧台靠近了几步,随后一脸陶醉地耸动鼻子深吸了一大口气,被酒液染红的嘴唇扯出一个狰狞的笑来:“这个味道……真是太棒了!”

“想下手?我记得你刚才才吃了一个女人。”虽然这样说着,同伴的神情也显得很是垂涎。

“食物当然是越多越好!”男人明显是性格很急的类型,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直直冲着背对着他们已经点了一杯酒的青年走了过去。

“喂!见者有份啊!”同伴故意加大了音量喊。比这间酒吧内其他吸血鬼都要强的他十分满意地感受着那些投过来的或是恶意或是不满的神色,正露出高傲的笑容打算再说点什么时,却见男人在与青年的一个简短的对视后就一脸不忿地退了回来。

“哟?”他很是诧异:“你居然这就回来了?”

“切,”男人对青年所在的位置努嘴:“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人类!”

“无聊,”同伴一下子就失了兴趣:“还以为有送上门来的大餐呢,结果是个才吃了顿饱餐的家伙。”

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点人类的味道——谁不需要进食呢。

但像这种人味很重的情况,要么是混迹在人群中挑选美味的类型,要么就是才刚刚吃完了一顿大餐。而不管是吃大餐的还是能伪装成人类的,都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存在。

“他这种层次的吸血鬼,跑到我们这个小酒吧来干什么?”

“切,谁知道!真TM令人嫉妒,要是我也有那个天杀的药剂来伪装成人类,我绝对要用血来泡澡!”

“就你这战斗力还想要药剂?”

“你还说我?!”

 

“……”

梦比优斯留意着那边的两个人,拧起眉,鲜艳的红眸在一次眨眼中又变回了温润的棕色。

同是吸血鬼,刻意在他的感知内进行交谈大概也有向他传递“我们不会再来觊觎你的血液”这一信息的含义在里面。

原来是把他认成人类了啊。

的确总是和人类呆在一起的梦比优斯头一次意识到自己身上的气味也有受到影响这个事实,但他并不在意。

刚刚那个男人多半是这里的常客,很会四处散播消息,没隔多久梦比优斯就很明显地感觉到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消失了大半。而剩下的绝大部分,基本都是带着隐隐的警惕疑惑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人了。

梦比优斯安心了不少,端起酒杯才刚将液体倾倒到即将触碰到唇瓣的位置,又把它放下了。

这里的酒水全都是人血混上其他,虽说谈不上厌恶,但他不会喝。

不过果然是因为头一次进入到这种地方吧,哪怕不再被过多的目光明里暗里地打量,梦比优斯也还是有些不自在。

 

“第一次来?”

也许是看出了他的拘谨,因为他的到来而居然暂时没有订单了的调酒师很是自来熟地向他搭话,眨眼间瞳孔也变成了人类中常见的黑色。

乍一看,面前的调酒师和一般的人类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在这里,能伪装成人类也代表着体现自身实力,所以一旦遇到了什么特殊情况,像是调酒师或者保安这类的角色,只要有那个能力,都不会吝啬展现一下伪装,好让某些冲突直接被扼杀在摇篮里。

调酒师的语调自然,还笑得那样亲切又平易近人,被他所感染,梦比优斯也忍不住回了一个笑容。

他放松了不少,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调酒师聊了起来。

 

就在梦比优斯已经完全自在起来,连身前的酒液都在调酒师误会他已经吃得很饱之后被换成了透亮的清水,他甚至觉得自己能超额完成哥哥们布置的任务之后,有人按住了他的右肩。

有淡淡的人味。

感知到那个陌生人位置的梦比优斯直接偏头往左后方看去。

之后,他起身,跟上了那个人。

 

“那个傻子多半是想要喝他的血!哈哈哈。”

路过之前曾向他搭话的那个嚣张的吸血鬼时,梦比优斯听见他正用看好戏的语气在一边低笑。

是这样吗?

其他的几个方位也有这样的嗤笑声。

梦比优斯想了想,并不害怕,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

是误会的话,到时候解开就是了,实在不行小打一架,互相的身份也会很快明了,这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他和众多吸血鬼们都没想到的是,那个瞳孔颜色不纯净,明显年龄也不算大的吸血鬼青年居然是来提醒他危险的。

 

梦比优斯觉得有些愧疚。

其实到后来他也注意到了,在酒吧里的吸血鬼们多半全是他的对立方BA派的成员。不过这其中并没有他眼熟的面孔,这一讯息还是令他放松了不少——这群人可能不是BA派中比较激进的那一部分,看他们的反应也不太可能会跑来和自己大打一架。

这明显不该是他这个KM派的人该来的地方,但教官他们既然那样说了……或许这是一种别致的锻炼方式?

就像这个人所说的一样,BA派的人大都有很强的攻击性,酒吧里面并不算安全。梦比优斯自己也和BA派的人交战过不知多少次,完全明白压制他们的最好办法就是以暴制暴。

而像这样事先没调查好就贸然闯入,还因为感觉他们没有攻击意图就放心大胆地在里面聊天喝水的举动也实在是过于不小心,难怪这个多半看出他派系的青年会直接叫他离开。

这个青年和酒吧内的大部分吸血鬼都不同,或许他是BA里面比较和平的一类,也或许他并不是这一派的,而是不加入派系之争,饿了就随便找人喝血,比较克制也不肆意滥杀的自由型吸血鬼。

总之,虽然就算真的打起来了也并不畏惧,但梦比优斯还是很感谢他的那一份心意——而且他自己的确也有错在先。

所以他向他道歉也道谢,离开小巷之后就直直往自己的哥哥们所在的地方前去了。

 

他们没有询问对方的名字,也只把这一个相遇当成是,生命中诸多擦肩而过的,不重要的一部分而已。

-tbc-

不算新的脑洞,吸血鬼猎人赛罗X吸血鬼梦比优斯~

评论(1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