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绝世武霸王

*我只脑补了西方版?当然不!怎么能少了东方版呢!

*与西方版相同原因,夭折。

*因为抽签先写的西方,所以东方版现有内容较少。

————

1、

故事背景:

赛罗曾是一个大家族中的天才,被修真门派看中收入门下。进入门派后一次意外,他的修为倒退,筋脉受损,终身都没法有什么大成就了。门派中的人意思意思一段时间后,把他打发到外围弟子中去当杂役,赛罗性子直,受尽了欺负。

后来有一天他进入森林捡到一枚戒指,莫名其妙绑定了之后,见戒指里飘出来一个人类的虚影,正是梦比优斯老爷爷(x)。

然后梦比优斯治好了赛罗的毛病,教赛罗炼丹炼器,帮他提升实力,巴拉巴拉他们亲密无间,赛罗一直打着要给小梦炼制个身体的打算√

 

2、

这种故事自然又是什么美女环绕,其中就有双方都对对方没感情但是就强行啪了,强行妹子从此之后内心泛起涟漪,对男主倾心的套路。

于是:

 

(若干年后,赛罗在一片森林里,和一个陌生蒙面姑娘在一起探索一个前辈留有宝物的洞穴时,双双中了情毒。这个毒药要么是和爱人在一起便能解除,要么是必须找一个人啪啪啪,不然就会当场去世。)

孤男寡女,隐蔽洞府,不解情毒就会死!怎么办,怎么办!

 

蒙面姑娘是个有理想有抱负,还有家仇在身的人,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可是这个毒药的两个条件都十分苛刻,第一个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自己死前达到的,能选择的就只有第二种。而且第二种条件存在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个毒药本身的效果就和强力春药没什么区别,但是……!她甚至不知道这个陌生男人的名字!

(姑娘就各种内心挣扎,最后看赛罗也没有禽兽一样地扑上来,只是默默打坐徒劳地缓解毒性,开始对赛罗有了好感,在这么一点好感和药效的推动下,她决定要和赛罗做。)

(在姑娘冷着脸,别扭地向赛罗靠近的时候,赛罗突然掏出一颗解药给了她,姑娘一脸惊愕,警惕又怀疑,最后深深看了赛罗一眼,下定决心拿起解药踉跄着往洞穴内另一个石室走去。

赛罗见她离开了,立刻动身关闭这个石室的入口,并回到石室内的床上继续打坐。)

“梦比优斯……”

赛罗喘着气,痛苦地低声喃喃。

刚刚的一系列动作使得他体内的毒性又进一步发酵,赛罗全身燥热,呼吸也滚烫得吓人,他甚至连打坐的姿势都很难维持下去了。

“赛罗,继续打坐!”在这现在明明只剩下一个人的石室里,突然响起一道满是焦急的少年音,一个如幽灵般半透明的身影突然从赛罗的戒指中飘了出来:“我现在就炼制解药,你坚持住!”他挥手,一堆药材盘旋着飞到他的身前,开始在他的手心中翻滚。

“嗯。”

赛罗仿若被灼烧到了一般收回从青年出现起就一直定在对方身上的视线,闭上眼,咬紧牙关照做。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些什么。

在梦比优斯悄悄地传音,告诉他戒指里有一颗情毒的解药时,他的反应是立刻把药拿出来给身前那个明显开始向他靠近的女人,完全没想过直接解决自身的那难以忍耐的痛苦。

谁知道呢,或许他根本就不想解开这个毒,或许……他在期待着别的什么。

梦比优斯一边炼丹一边不停地和赛罗说话,希望他能够分心出来,稍微减少一下痛苦。

以往本来是两人中话多的一方的赛罗,只是静静地打坐,听着那个人的声音回响在山洞里,摒除了其他,渐渐占据他大脑里的每一片空间。

这个熟悉的声线令他安心,声线里饱含的担忧与关心又令他忍不住地心情愉快。

赛罗闭着眼,听着、听着,毒药所引来的凶猛的热潮如碰到了柔软的冰山般一点一点地降下了温度,到最后,在一种温暖的感觉中,他不知不觉,就这样睡着了。

 

(梦比优斯炼完丹药急急忙忙喂给赛罗时,看他满头大汗以为他是因为过于痛苦而晕过去了,于是赶紧为他化解药力,调整他体内“气”的状态,直到他的身体状况完全恢复正常。

梦比优斯不知道赛罗其实在那之前就已经解了毒——这当然是种没毒吃了就当补充营养的解药——赛罗自己醒来之后也因为当时意识迷糊而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以为是梦比优斯又一次帮助了他。)

 

(于是这样那样的,是个在东方版的套路里面强行赛梦大法好的故事)

 

-X-

东方版在看见那件事的时候就只有这么一点√

谢谢看文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还送我超好吃的回复的各位的支持,爱你们(づ ̄ 3 ̄)づ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