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没有回复吃我要死啦啊啊啊啊

【赛梦】誓言(4)

*劈叉x打滚儿求回复
--————
7、
手链比想象中的还要好找。
三个人在神社里外绕了一圈,走出门的时候日比野未来和诸星真都注意到路边的草丛里有什么在闪,拨开草叶把东西拿出来给次郎一看,居然真的就是他母亲的手链。
未来看了看这串简单地装饰着一朵塑料花和几颗玻璃珠的链子,在将其交到男孩手中时,突然说:“次郎君你听说过奥特五大誓言吗?”今天的经历让他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这个。
“唔……奥特曼的誓言吗?”男孩下意识嘟起嘴,歪了脑袋,一张小脸在“努力想”的神情中显得皱巴巴的。
“没错,奥特五大誓言,其一~”日比野未来拉长了音。
诸星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接口道:“不能饿着肚子……打架!”
“……”

关于五大誓言的科普因为诸星真明明记不清楚还硬要显摆而变得磕磕绊绊,好不容易让很是兴奋的次郎一个一个顺利地念出来了,他的身上却突然响起了音乐声。
日比野未来与诸星真默默地看他从有拉链的裤子兜里掏出他们两个都还没有的手机,轻车熟路地接了电话。
次郎的母亲在不久之后与下到山底等待的他们碰面了。她穿着一条很是宽松休闲的白裙子,在看见自家儿子身边是两个陌生人的时候愣了一下,但还是很有礼貌地上前和他们问了好。
次郎拉着自己的母亲叽叽喳喳地说起和诸星真的比试,母亲稍微想了想便明白今天上午是这两个年轻人在照看着他。理清关系之后,女士十分热情地邀请他们一起吃午餐,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的日比野未来和诸星真一秒不到就点头同意,未来还顺便连道谢都一起补上了。
次郎的母亲被他们的反应惊得连肢体动作都停了停。

次郎的家离之前的那个游乐场并不远,房屋构造也与天谷婆婆的相似。
次郎母亲连一句“不用拘束”都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见其中一个青年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地踢了鞋就直接往屋内走,在另一位急急忙忙赶过去拉住他之前,他就差把腿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再大声来句“上菜”了。
母亲开始担忧自家这本来就不省心的臭孩子是不是又学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稍微令她安心却又意外地是,与那个叫做诸星真的孩子相比,和他一起的日比野未来明显要乖巧懂事了不知道多少倍,虽然最开始也给她一种“这孩子也太不客气了吧”的感觉,但进屋之后,他的礼貌与懂事就被承托得就像天空中那轮太阳一般显眼,说实在的,这着实令她放心了不少。
午餐是女士自豪的文字烧,几乎在上菜后没几分钟就获得了小客人们的一致好评。她被夸得害羞地直笑,连连摆手对快要把她给捧上天的日比野未来表示“你真是太夸张了,没有这么好啦!”
诸星真也吃得很开心,听她这么说,嘴里还嚼着面条就甩出来一句:“这位大妈,谢啦!”
次郎母亲的笑脸裂了一瞬。
“真!”坐他身边的日比野未来立刻拉他,并小声责备:“不要这样没礼貌!”
诸星真一脸不耐烦:“这有什么礼貌不礼貌的。”
未来露出不赞同的目光:“怎么能叫别人大妈……”
“好啦好啦,”诸星真皱着眉头往另一边扭过脸去:“我知道了知道了!”
次郎的母亲看着他们这样的相处,莫名其妙地回想到了曾经的自己和孩子他父亲年轻时吵吵闹闹的样子,脸上的神情柔和下来,轻笑着感叹:“你们兄弟两个感情真好呢。”
“不是!”诸星真一秒回头瞬间反驳。
“不是。”日比野未来也看着次郎母亲摇摇头,随后低笑道:“他是我的侄子。”
“不!”赛罗依然在反驳。他瞪着未来的笑脸,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得意的。这下他反而开始觉得被误会成兄弟都比这个要好一些了:“他和老爹不是亲的!我们根本就没差几岁!”
“但是真你的确是我的……”
“闭嘴吃饭!”诸星真叉起一堆面条就往未来嘴边怼,未来一边笑一边顺势偏头将那一口吃了进去。
“哈哈哈哈!”次郎和母亲一齐笑了起来。两个年轻人都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表情看向他们。
“抱歉抱歉,”次郎还在那边开心得跺脚,他的母亲一手捂着嘴一手向对面的青年解释般地挥了挥:“你们真是太可爱了,不自觉就笑了。”
这两个性格差异挺大的年轻人一对话起来就很有意思,她甚至有了让他们上综艺节目或许效果也会相当不错的感觉。
“可爱?!”诸星真指了指自己,又转头去看未来,却见身旁人只是笑得有点腼腆,完全不见一丝惊讶。立刻感觉自己在反应上输了一头的他撇撇嘴,也摆出一副“身经百战、百毒不侵”的淡定脸来。

一顿饭吃了他们较长的时间。由于诸星真和日比野未来都很放得开,饭桌上的气氛很是融洽,就连次郎母亲对诸星真有的那么一点意见都在次郎和他两个人强行攀比背诵“奥特五大誓言”的时候消失了个彻底——她对次郎新学到得这个东西很是满意。
最后实在是打扰了太长的时间,主动去帮忙并洗完碗的日比野未来看着即将到达三点的时钟,与居然和次郎大闹出了点“中二友谊”的诸星真一起向他们告别,出门后直接往一旁的小路上走去。

8、
一眼望过去,小路上没有半个行人。诸星真左看右看打量了一下,发现小路的两边都是斜坡,一边连着农家一边则是河流。
吃饱喝足、空调也吹了个爽的他们突然一下子走到正毒辣的太阳底下暴晒,一时间两个人都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诸星真站在路边眺望坡下清澈的河水,身体里积攒着一堆使不完的劲儿的他突然反手拉住日比野未来的就是一个疯狗冲刺,从坡上加速冲入高到人脖颈的芦苇丛中。在接近河水的前一段距离日比野未来及时刹了车,用上了点梦比优斯的力量堪堪扯住就要栽进河水里和鹅卵石来个亲密接触的诸星真,而且两个人都没有摔倒。
诸星真站稳后一秒不到又拉着他往河里蹦,这下没有反对的未来也跟着他一起跳进去,在冰冷的河水中刚刚一个哆嗦,日比野未来就比诸星真更快地冲着对方泼过去了一片冷水。
“好啊,挑衅本少爷!”诸星真不甘示弱,弯身把手探入水中狠狠往未来那边一挥:“我接受挑战!”
“哈哈哈哈哈!”未来稍微偏过头防止水直接打到眼睛,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他们玩水玩了好一会儿,甚至在滑脚的河底上走位了起来,一直到两个人都有点气喘吁吁,动作都慢下来之后,他们盯着对方浑身湿透的模样,都觉得开心又畅快。
“啊!游泳圈!!”
就在这时,日比野未来突然听见河对岸有一个尖亮的声音这样大喊着。他站直身体往右前方看过去,见对岸的另外一群玩水人士的附近有一个粉色的游泳圈正顺着河流飘荡,并且离那群人越来越远。
未来的表情往认真上一切换,就打算游过去帮忙,本来好好地处于“休战”状态的诸星真却突然发难,按住他的肩膀就是一个重重的施力。
日比野未来猝不及防之下脚一滑就整个人都摔进了河水中,下意识就吸了一口“气”。他挣扎着从水中起身,咳了个惊天动地。
本来因为偷袭成功还在放声大笑的诸星真被吓了一跳,急忙移动到未来身边为他拍背顺气,探头一看就见未来那鼻头与眼角都咳得泛红,脸上还趟着不知是河水还是泪水的狼狈模样,没心没肺的笑音刚刚滑到喉咙,就在青年抬眼看过来时被过快的心跳声给压制了回去。
诸星真拍背的动作微妙地顿了好几秒,随后猛地加快频率,差点把日比野未来的肺都给拍出来。
“停停停!”未来咳得有些使不上劲,眼前又被水糊得看不太清楚,只能一边手掌与手肘并用地把人推开,一边用拼命憋出来的言语抗议。
诸星真被他的手肘戳得一缩,这才反应过来似的停下了夸张的动作,转而一手揽住他的肩膀,一手托住他的手臂:“那个,你还好吧?”
未来摇摇头又点点头,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深呼吸一次再快速地眨了眨眼,直接伸出左手给他摆了一个ok的手势。
诸星真魔怔般地从侧面盯着他被水润得粘在一起的睫毛,在他红着眼眶一脸奇怪地扭过头来时慌慌张张地移开了视线。
“啊,这是什么?”他说完这句强行转移注意力的话之后才留意到空气中的香味,一下子忍不住大大吸了一口气:“好香!”
日比野未来在原地稳了几秒,移开肩旁和手臂上的手,也留意到了那股气味。
他下意识地往之前那个飘走的游泳圈的方向看过去,见已经有人抓着那个东西往回游之后、才将视线转移到了河对面的斜坡上。
“他们在烧烤啊。”未来看了看那边冒起的黑烟,再结合到飘过来的味道,定下了这样的结论。同时他又留意了一下对岸的河水边,果然看见有人把之前泡在水里的一个绿色球状物给捞了起来:“他们也有冰西瓜,之后应该会有打西瓜的活动吧,听说这是地球人在夏日最喜欢的消暑方法。”
为了不让自己对地球常识的缺乏误导赛罗,他还是在来了这里之后有好好地询问木之美、做好了功课的——这件事要是被九世哲平知道的话,一定会露出非常欣慰的目光吧。
“烧烤?”正好在玩闹过之后闻到属于肉类的香气,诸星真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打西瓜又是什么?喂,我们过去看看吧!”听到又有吃的又有玩的,他就蠢蠢欲动,不由分说就又去拉住了日比野未来的手。
“好啊!”光是听过描述,而没有亲眼见过真实情况的未来再一次抹了把脸,也很有兴致地答应了。

-tbc-

(5,完结)
—tbc—

评论(1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