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聚会(短篇完结)

*梗来自漫画《柊》,oooooc

*写不出想要表达的万分之一,超嫌弃……

————

1、

赛罗从别的宇宙回来了。

还是那样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用着再平常不过的姿态落地,再随意地一个挥手道好,和他离开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光之国却因此掀起了一股小小的浪潮。

 

要说赛罗这个人,作为光之国英雄的他,在很多年轻人的心中都是一个传奇。想要见见他,想要和他说说话的人太多,以至于光之国有不少新生力量都舍弃了宇宙警备队,转而想要跑去加入赛罗的势力。这样一个被神话般了的人的回归,怎么会不令人激动。

但就像他这样很是耀眼的人,其实在光之国是没有什么朋友的。

游子归乡的三部曲基本都是交给应酬一天、交给朋友一天、交给家人一天。而赛罗因为没几个朋友,但仰慕者却很多,那样的套路却也是用不到他的身上了。

于是,和他各种寒暄之后的奥特兄弟们动着心思,弄了这样一场盛大的聚会出来。

“之前你的成人仪式我们不是也没举办吗,”当时,佐菲队长这样对他说道:“就当做是生日和归乡的双重庆贺吧,要知道,那些年轻人们也都很想见你。”

又热闹、又好玩、还能出风头,赛罗自然是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2、

宴会举办在繁星之下,在夜晚模式里的光之国头一次被一层明亮跃动的橙光包围,看上去,很像地球的夕阳。

梦比优斯对欢腾着向他靠过来的后辈们一一笑着打招呼,众人围成一团,叽叽喳喳地交谈着,坐在堆满了美食与美酒的餐桌上。

“和赛罗说上话了?”见他们这么开心,梦比优斯也不由得感到高兴。

“嗯!!!”右侧的后辈握着拳,十足十的追星族做派,双眼闪亮:“他还对我比了一个很特别的手势!!啊赛罗前辈真的是太帅了!!!”

“听说梦比优斯前辈你和他很熟,是真的吗?!”对面的后辈也很是激动,一边说一边大灌了一口酒,差点被呛得跳起来。

“……嗯。”梦比优斯眨了眨眼,就像是不愿意灭了他们兴致似的笑道:“你们想要听关于赛罗的什么事?”

“前辈你太好了!”正中下怀的话语令后辈们沸腾起来,他们毫不掩饰地展现着自己的好奇心。梦比优斯自然不会拒绝他们,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所讲诉的那一个个关于赛罗的特训、战斗,甚至还有一点点生活小日常的故事,总是能引得周围的人们不时哈哈大笑不时拍手叫好。宴会欢闹又疯狂,他们大口吃着肉,大口喝着酒,这样欢乐的氛围自然而然地感染了梦比优斯,让他也一不小心,投入到不知喝了多少。

“所以,赛罗前辈他果然很厉害吧!”左侧的后辈在听完那些话之后,用着很是憧憬的语气这样说着。

“是啊,赛罗他很强。”梦比优斯低头看着酒杯里星空的倒影,眼神柔软,似乎已经喝醉了:“他一定会走得更远、更远,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住他。”

“那前辈,你喜欢他吗?”

“喜欢。”梦比优斯扬起唇角,笑容明亮得不可思议。

“哈哈哈哈是啊!谁不喜欢英雄呢!”那个后辈飒爽地大笑:“我和你一样,也想要成为他那样的英雄啊!”

梦比优斯歪了一下脑袋。

“不。”我和你不一样。

这一声回答虽然坚定,但是太轻,在欢闹中被冲散得彻底。

 

大脑好像有点迟钝,梦比优斯莫名地回想到后辈们不知从哪里听来的那一句话,在微醉中半阖上眼。

说是和赛罗很熟,但其实,他们也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这一场宴会,是留给赛罗的朋友,和仰慕赛罗的年轻人们的时间。大家聚在一起喝酒狂欢,肆意欢笑闹腾。这不是长辈能够介入进去的空间,也不是能静下来好好谈谈的场合。

所以明天,便是留给赛罗自己,和他的家人的时间。

赛文哥应该有很多话想说吧……

而像梦比优斯这种名义上的长辈,定义就比较尴尬了。

他想,他自己应该是被分在这一晚的人吧。

梦比优斯小抿一口酒后转头看过去,坐在另一桌的赛罗正捧着酒杯姿态夸张地大笑着,比比划划、手舞足蹈,明显很是开心愉快。

他和他难得相见,在最初的兴奋劲过去了之后,梦比优斯才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必要的寒暄在赛罗刚刚回来的时候已经进行过了,至于接下来还有什么能说的……他不知道。分别这么多年,他们的人生已经完完全全分割成了不相交的两个部分,就算想要把对话长时间的进行下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酒精果然会让人控制不住地想太多。

 

他其实和他有过那么一段日日都待在一起的过去。

作为光之国新崭露头角的英雄,赛罗的强大自然不容置疑,但除此之外,作为新人的他所欠缺的也不少。

自然而然地,引导赛罗的任务就分到了梦比优斯这个同龄又脾性较好的人身上去了。那段时间,他们两个都闹了不少的笑话,也闯过祸,让梦比优斯操心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但是……很开心。

他喜欢和他待在一起时的感觉,在光之国出现新的巨大危机之前的那段相处里,梦比优斯甚至觉得,他们两个已经关系好到可以勾肩搭背互称挚友的阶段了。

至于不仅仅是挚友的部分……那不过是错觉。

 

赛罗这一走,就过去了太久、太久,久到已经在外面创立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小团体。志向与羁绊都在外面,自然也不再想要长时间地停留在光之国了。

赛罗不是一个静得住的人,所以哪怕阔别重逢,梦比优斯也不会要求他安安分分地和自己待在一起,讲一句抠一句地尬聊。

而这份,好像有些温暖甜蜜却又好像冰冷压抑,忽然又在重逢之时复苏了的感情,还是,再次让它默默地平静下去好了。要知道,他曾经可小心地向赛罗表示过自己的心情,而那时,那个家伙随意地对他摆手,回答说,抱歉啊,我可不打算一直留在这里。

抱歉。

总是显得心大,甚至连看脸色都不怎么会的梦比优斯在情感上却意外地细腻。他会因为相原龙的一句气话苦恼很久,也会因为赛罗的一个拒绝而擅自做下决定。只是龙在那之后不久就嬉笑着说:“我们和梦比优斯可是哥们儿。”而赛罗,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不会反悔。

或许是和年长者们在一起呆了太长时间的原因,现在的梦比优斯不再像以前那样容易冲动。他明白了一厢情愿的固执很有可能会带来最坏的结果,也知道了在什么时候该放手。而面对不想要停留在光之国的赛罗,相对地也不想离开这里的梦比优斯,要做什么决定已经很明显了。

 

说到终于回来的那个人啊,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大没小又没有男女之别。

喜爱动手动脚的毛病落在别人身上可以被称一句性骚扰,而到了他那里,或许就是一个“撩”字吧。梦比优斯回想到宴会刚开始时的赛罗,那完全陷在女人堆里,左拥右抱又对自己的越界毫不自知的样子,一时没忍住,低低地笑出了声。

 

3、

梦比优斯还是那个样子。

赛罗想。酒精灼烧着肠胃,连带着他的大脑也有些昏昏沉沉。

那么精神,又阳光,好像什么事物都不能削减他的热情……啊,还很温和贴心,把刚回光之国的自己从被老头子们包围的困境中解救了出来。而且果然,只要和他待在一起,就会心里饱饱胀胀的,胸口温暖得不可思议。

虽然总是不停歇地在往前走,但是果然还是会时不时地回想起依然留在光之国的那个人的样子,然后忍不住地想着,世界上怎么会有像他那样好的人存在啊。

“告白?!”一个男声突然夸张地大喊起来。

赛罗一愣。

“不是吧,你在喝醉了的情况下去告白?!是不是傻啊你!这样谁会觉得你是真心的哟!”坐在赛罗身边的男人进行着他根本没听见的话题,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把桌子拍得咚咚响。

震耳欲聋。

浑沌的大脑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哪怕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也不能妨碍赛罗强行参与并指指点点。

“喂我说你小子,”赛罗把视线移动到桌对面那个明显处于话题中心的青年脸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一抹唇角。明明醉得面色泛红,他却还是显得那么地自信张扬:“要告白当然就堂堂正正在清醒的时候和那个人直说啊!”

“我可不是赛罗先生你,”青年的气焰一散,撇着嘴,眼角附上浅淡的阴影,看上去有点挫败:“那么果断行动力也那么强……”

“别想东想西的了,”大嗓门的男人又叫嚷开来:“哥们儿挺你!一会儿就去找到她然后和她告白怎么样?”

“这不还是喝了酒的状态吗!!!”

“哈哈哈哈,你们还是赶紧在一起吧!”

“你丫喝醉了吧逻辑都消失了好吗!”

“在一起,在一起!”

年轻人们欢闹着,被酒精烧得迷蒙的大脑浑沌却又亢奋。赛罗在一群人的起哄声中大声嘲笑着那个羞得满脸通红的人,左手夸张地抬起按向桌子边缘,却因为醉酒而错估了距离,掌心擦着桌边棱角滑下去,失去平衡视线猛地一偏。

那个熟悉的身影就这样突然落入了眼里。

掌心很疼。

 

其实距离相隔也并不算太远,只是在这样热闹的环境里,完全无法从周围喧闹的声音中分割出专属于那个人的而已。

他看见梦比优斯在向身边的一个谁笑,被酒精烧灼的面颊泛红,看上去比以往的灿烂里更多了一丝温暖。

梦比优斯……

赛罗握着酒杯的右手紧了紧,冰凉的杯身怎么也冷不下掌心的滚烫。

一只手垂在身侧颤抖刺痛着,一只手却只能感觉到紧贴着的玻璃的寒冷。但赛罗完全注意不到这些。

我和他。

赛罗愣愣地看着那个人。

和梦比优斯,在一起的话……

 

“噢,那不是梦比优斯前辈吗?”或许是赛罗的消声太过于突然,他身旁的人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也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光之国的风云人物之一。

“啊,真的是啊。”其他人也都纷纷扭头。

“说到这个,你们觉不觉得梦比优斯前辈有点像那种叫做猫的生物?”真的是酒后无顾忌,说着这句话的后辈可能在清醒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脱口而出这样的话语。

“猫……?什么东西?什么样子的?”

“我知道我知道!之前我在画集上看到过……”

 

猫,吗?

赛罗醉眼朦胧地在梦比优斯的脸上移转着视线,手指微屈又张开,仿若在抓挠着什么。

我的。

我的……

 

4、

宴会进行到尾声时,杰克和一些老一辈的人带着科学家们研究出来的小玩意儿过来,打算收拾残局。和别人相比明显更清醒,也保留有更多行动力的梦比优斯高兴地迎了过去。

“杰克哥!”

正要按下面板上通讯键的杰克手一顿,心里有了计较:“梦比优斯,你来得正好,能帮我个小忙吗?”

梦比优斯站直了身子:“请吩咐!”

杰克抬手,指向一个方向:“麻烦你把赛罗带回他的宿舍,现在三哥为了把明天的时间空出来还在忙着处理工作。”

虽然立刻就有了为自家哥哥分忧的荣耀感,梦比优斯还是好奇地询问:“不带赛罗回家吗?”

“那边三哥有其他的安排。”杰克笑得无奈,想来是泰罗、阿斯特拉之流又聚在一起提了些神奇的建议。

“我知道了,”好奇是好奇,但那是属于赛文哥和赛罗他们父子两的时间,还是不要去介入比较好。不过等那些都结束之后,找泰罗教官问一下应该也不是不可以吧?梦比优斯在心中权衡了一下,姿态端正地回答:“保证完成任务!”排除面上的红晕不看的话,他那神采奕奕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喝了酒的人。

杰克倍感放心地拍了拍自家懂事的幺弟的肩:“那麻烦你了。”

 

宴会场地完全是一片乌烟瘴气的状态。有不少人还在酒精上头地乱闹,也有人横七竖八地乱躺一地。也不知是不是得益于战士强健的体魄,倒是没有出现控制不住直接就地一吐为快的人。

赛罗属于喝high了还在瞎抽抽的那部分。

知道酒鬼都没有道理可讲的梦比优斯一把夺过仍然在大声嚷嚷着“喝!”的赛罗手中的酒杯,把那个人强行从凳子上拽起来,不由分说地扯过他的手臂搭上肩,另一只手半环过去,扶人姿态摆得一气呵成。

赛罗除了在最初酒杯被夺的时候不满地挣扎了一下之外,在梦比优斯扶稳他的那段时间里突然地就乖巧又安静了起来。

梦比优斯把他带着往前走了好几步才意识到了异常,他一转头就看见那个醉鬼正近距离地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被酒气浸润的那双眼眸很亮,却有什么暗沉的东西融化在其中,令梦比优斯不由得一个激灵。

“……赛罗?”他试探地喊了一声,猜疑和他紧紧靠着的这个人或许已经酒醒了。

“嗯?”赛罗悠悠地回了一个鼻音。仿佛看不见似得,他缓缓缩短着与梦比优斯面部间的距离。在梦比优斯忍不住就要抬手把他推开时,突然喷了他一脸的酒气。

“……”果然还是醉了吧。

“梦、比、优、斯!”就像是被打开了开关,刚刚还安安静静的赛罗突然大声嚷嚷起来:“你刚才怎么不找我喝酒啊!”拖长的音调听着像是在撒娇。

梦比优斯反应了一秒才开口:“我……”

“你要补偿我!”

“这不是在补偿吗?”梦比优斯无奈,示意性地托了一把他的手臂。

“嘿嘿”赛罗莫名其妙地傻笑了一下:“我给你说啊!我可是很厉害的!飞起一脚就把那家伙踢得倒飞了出去!”他吐着酒气各种比划,肢体动作大到夸张,甚至还猛地往前一个踢腿,强行示意话语里提到的那一脚。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

“好好好,”梦比优斯看着他那绝对在清醒之后可以列入黑历史名单的蠢表情,正要笑,就被一股大力带歪了身体,本来自己也有些脚软的他差点和赛罗一起栽倒进一旁的花坛里。

“啊赛罗!你不要再乱动了!”

“赛罗飞踢!!”

“哇!!”

“奥特飓风!!”

“快停下来啊!!”

梦比优斯觉得自己心好累。

“赛罗你的酒品可真差……”

 

5、

回宿舍的那一段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绕过简单的室内摆设,梦比优斯脱力般地引导着赛罗让他成功地坐到了床上。

“好了,”梦比优斯看着自己努力的成果满意地点点头,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赛罗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你带点解酒药,如果中途难受你可以直接起来吃。”他一边叮咛着,一边松开手就要离开,却突然被赛罗一把扯住了。

赛罗握住梦比优斯的手,用着不容置疑的力道,十指缠绕,紧扣着。他没有抬头看他,似乎身体很沉重地低垂着脑袋,把额头抵到梦比优斯的手背上。

赛罗的口中喷出浓烈的酒气:“我的猫咪……”别走。

什么猫咪。

梦比优斯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生气。

这是把他和某个人弄混了吧。

“我是梦比优斯。”梦比优斯耐心地纠正,也有些微醉的他一字一顿地念着自己的名字,语气拖沓却僵硬。

他们分别了这么多年,赛罗有了爱慕的人,甚至已经和那个人在一起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啊,头好痛……

 

赛罗也不知道听没听见他的话语,在梦比优斯很不配合地把手往后撤的时候猛地一拉,大脑发晕般地前倾了身躯。

梦比优斯被扯得身体一歪,他们的鼻尖与鼻尖轻轻地撞了一下,浅贴在一起。

酒味很重。

“我啊,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和你说……”赛罗的声音又低又沉,眼神恍惚明明聚焦不到一处,却莫名让人觉得他很是认真:“和我在一起吧。”

有什么感情沉甸甸地往下坠,从心尖一路掉落,摔进心底暗淡无光的黑暗里。

梦比优斯突然起身挥开赛罗的手,把眼前这个不依不饶还要动手动脚、醉得仿若不分东西南北的家伙狠狠推按到床铺里,转身就抓了一床被褥甩到他的身上。

“你喝醉了,赛罗。”大脑突兀的清明让梦比优斯打了一个小小的酒嗝,他皱着眉头,露出那样一副说不清是生气还是难过的神色:“醉话请在梦里说!”声音有点过大了,他自己的脑袋都有点轰鸣作响。

“……”赛罗瘫倒在柔软的床铺里,不明不白地盯着梦比优斯看了几秒,手脚并用把身上的那团被褥抱紧了:“我已经睡着了!”他宣告,十足的醉鬼姿态。

“嗯。”

梦比优斯呼出一口气。

“那晚安,赛罗。”

“晚安。”

 

6、

赛罗是一个有野心,有志向的人。就连光之国……不,就连一个宇宙都困不住他。

他不会,也不可能拦住他前进的脚步。

他会走很远,远到哪怕只是想要遥遥地看着他的背影,都不知道应该将视线投向哪里。

 

走在回家路上的梦比优斯浅浅地抽了一口气。

远离宴会的空气是无味而且冰冷的,流进肺里似乎连血液都能冻住。他略微合眼,又一次抬手按了按眉心。

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守护住光之国,守护住这一片宇宙。这本来就是他的追求,而到了后来,这个追求里又带上了一丝其他的情绪——这样做的话,那个人偶尔兴起想要回到故乡看看时,眼里所见的那一切都会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个样子。

 

——“和我在一起吧。”

明明喜欢女人,明明不过是把自己和其他的谁混淆了。

明明……连追求都背道而驰。

无谓的妄想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既然我们都决定要走自己的路,那么这样就足够了。

胃里突然一阵痉挛,恶心的感觉与刺痛一起顺着食道攀行,梦比优斯踉跄了一下,抬手下意识地想要扶住一个支撑物,却挥了个空。

他摔倒在地上,强压住涌上喉间的呕吐感,撑起身甩了甩头。

啊啊,果然,还是不小心喝太多了吗……

脑袋稍微有点,不正常了。

 

6、

赛罗在第二日,阳光最是明媚的时候醒了过来。

窗台上离床最近的地方有一杯透彻的水,在光照下闪闪发着光。蔚蓝的天空映衬在它的身后,在迷蒙的视线刚刚聚焦的那一刻,眼前这样平常的画面竟然显得很是好看。

赛罗感觉身体很沉,思维僵得像是才从冰天雪地中被回暖回来,他甚至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自己现在在哪里,只知道愣愣地盯着那杯水看。

——“……我去给你带点解酒药……”

他条件反射地伸手往窗台上抓去,被打翻的水冰凉,将手心手背全都润湿。赛罗在浅薄的水流中摸到药片,毫不犹豫,撕开包装就干咽了下去。

光之国的药物十分有效。

赛罗终于感觉自己好多了,大脑迟迟开始运作起来,他意识到,这已经是宴会后的第二天了。

今天,可以悠闲一点度过来着。他想,没等身体恢复就从床上翻起来,双脚踩在地板上被冻得一个哆嗦。

在走之前和老爸聊聊天好了。

 

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但总之决定先回家的赛罗在路上遇见步伐匆匆似乎也要赶去哪里的梦比优斯,他想也没想地就熟稔地向那个人靠了过去,单手挥动,摇摆得夸张:“哟梦比优斯,昨天你躲到哪里去了啊居然不来和我喝一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脑袋在想些什么,反正脱口而出的话语比思维跑得快,便也就那样了。

“呀,赛罗。”梦比优斯也笑着和赛罗挥了挥手,听见他的责备,很是无奈地扬了扬眉:“昨天把喝醉的你搬回房间的可是我噢?”

“?!”赛罗瞪大了眼睛:“不是吧!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梦比优斯停顿了一下,神情莫名地有点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摇摇头,露出一个安抚中又有点调侃的笑容:“谁叫赛罗你昨天实在是喝太多了呢?”

“是这样吗?”赛罗没看出他的异常,一边一副“我根本不在意”的样子随意点了点头,一边不知道想着什么,上上下下盯着梦比优斯看了一会儿。

梦比优斯几乎条件反射地回想到昨晚,以为眼前的这个家伙还没完全清醒。

然后赛罗说:“我今天下午就要走。”

“诶?”话题的切换实在是过于突然,梦比优斯下意识顺着他话语的内容做出反应,抬头看了看天:“现在已经差不多算是下午了噢?和赛文哥在一起的时间没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赛罗好像是真的不在意昨晚有没有发生自己酒后失态被梦比优斯看了个正着的情况,他双手抱胸,还是说着今日的行程安排,就像是要通告什么一般:“不如说和老爹在一起太久了才麻烦……”

“嘘!”梦比优斯着急地在他面前挥了一下手:“赛罗你不要这样说……”

看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嘛,这个家伙。

“喂。”赛罗突然开口喊道。

“嗯?”梦比优斯疑惑地看着他。

和我一起走……

“……啧。”短暂的凝视之后,赛罗意味不明地低哼了一声:“没什么。”他挥手,留下完全被他的反常弄得一脸茫然的梦比优斯,转身离开:“再见啦。”

“再见。”身后是梦比优斯平静的回答声,没有追问,也没有再多说哪怕一句话。

 

谁知道下次再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呢。

梦比优斯想要留在光之国,而自己,正好相反。

他的确很喜欢和他待在一起的感觉,喜欢和他聊天,和他一齐做不管什么事情,哪怕只是躺在草坪上晒太阳也好,只要身边的那个人是他的话,无论怎么样都很开心。他怀念以前和梦比优斯日日待在一起的时间,却没想过要回去。

他要向前看,他要追逐自己的理想和自己决定的生活,他不会也不愿意停留在这样一个和他的追求基本没有联系的地方,要知道,他早就下决心要一直一直往更高处、更远处前行。

但,梦比优斯决定留在光之国。

强迫一个倔强到逼迫不得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

他不会阻碍他追求理想的步伐,那他也不会隔断他早就定下的前路。

他是赛罗,他有野心,有妄想,是个不愿意屈居于一个处处受限的地方的人。

所以,哪怕相处很快乐,他也注定和他不会长时间地待在一起。

 

不过啊,下次,下次回到光之国的时候,和梦比优斯在一起多待一会吧。
不知道为什么,赛罗莫名地有了这样的渴望。

在一个时间宽裕,没有其他人打扰的时候……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感情与事业,选择事业。

大概是这样的故事吧……惹。

评论(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