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没有回复吃我要死啦啊啊啊啊

【赛梦】誓言(3)

*(2)

*刚准备在赛梦圈产粮时:这个圈已经好久没有新文了……渴求更多的作者!

现在:赛梦圈只有作者没有读者( ̄ε(# ̄)

___________

5、

早餐直接就吃章鱼烧,日比野未来也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但看那一大一小都吃得这么开心的样子,又忍不住多给他们买了一盒。

诸星真和次郎明明在吃章鱼烧之前还一副相看两相厌的模样,甚至就连坐座位都不想靠在一起。结果在两个人都打开话匣子一阵乱吹自己的“光辉事迹”之后,啊呜啊呜着章鱼烧的他们之间的感情一下子就升级到了毫无芥蒂地手拉手到处看稀罕物的程度。原本负责牵着次郎的日比野未来这下两只手都空闲了下来,在诸星真甚至主动把“照看孩子”的任务给包揽了的情况下,他只需要完全负责“纵容”就行……不,不太行。

和孩子也能闹到一起的诸星真明显和未来是两种类型,看着一大一小相处融洽莫名地觉得有些欣慰的日比野未来没过多久就意识到自己需要照看的人数并不是减少了,而是翻了个倍。

 

从购物中心的偏门出去,抬眼就能看见马路对面立有一个做得很是精致的雕塑,在一颗树木般的主支撑上有好几只造型奇特、或大或小的鸟类装饰在上面。

次郎很是兴奋地叫了一声,嚷着说这是新摆出来的,他要过去看。诸星真也显得很感兴趣,他拉着次郎的手,两个人想也没想地就往马路对面跑。

有一辆车正在往这边行驶。

日比野未来被他们这样闷头往前冲的举动吓得不轻,急忙赶过去一手拽住衣服一手提着后领把两个冒冒失失的家伙拉扯回来。等他们都站定了,那辆从某两位有横穿马路的倾向时就开始减速甚至停下的小轿车才发动起来,驾驶员和未来对视了一秒,点头示意之后带着一脸冷漠的神色,驱动着车辆渐渐远去。

“你们这样太危险了!”

不是每一个司机都像刚才那位那样能够及时停住让行人先走的,就连有红绿灯的地方都会有闯红灯的司机,更别提在这个人流量与车流量都很少的乡村了:“在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来往车辆!要是出车祸了的话怎么办?!”

日比野未来这样说着,但主要还是瞪视着诸星真。

诸星真本来还觉得日比野未来有点小题大做,在感受到自己掌心中属于孩子的小手收紧了之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一个脆弱的存在。

他开始感到愧疚,在未来责备的目光之下,又有点心虚。

 

“未来哥哥好罗嗦啊,就像我老妈一样。”次郎嘟嘴抱怨。因为汽车提前的停止,孩子明显并不觉得这有什么。

“我说次郎,”这次思想总是和他高度共识的诸星真并没有一起嬉笑着附和他,反而难得一脸正经地蹲下身来,和他保持平视:“这个跟你老妈一样事多的家伙说的没错,这次是我……大意了。”

“不注意来往车辆的话可是很危险的。”日比野未来的心思全在正事上,他撑着膝盖弯腰,神色也很正经。

“要是车嗖地一下过来,”诸星真挥手,夸张地示意汽车的高速:“那可是快到根本看不清楚的速度!”

“没注意四周的次郎君很有可能会被撞到。”未来顺势补充。

“咚地那么一下!”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你可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好好站在这里了,”诸星真把双手往两边一挥,闭上眼睛表示不忍直视:“那画面你不想看到吧?”

“向我保证下次不再这样做了好吗?”未来伸出一只手,四指合拢翘出小指:“如果还有和这个大哥哥一样带你乱穿马路的人在的话,就不要和他一起去,能做到吗?”

“喂!”诸星真不满地喊了一声。

次郎这时才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我不打勾勾!”他把空闲的那只手背到身后。男孩明显以前也横穿马路过不知多少次了,哪怕某两个人跟表演双口相声似地劝说他,他也还是有些不情愿。

“哎呀那真是可惜,看来有能力和未来打勾的人只有强大又帅气的本——”诸星真装模作样的话还没说完,次郎就鼓着脸一把捏住了日比野未来伸出的小指。

“次郎君要和我打勾吗?”未来那熟悉的温和笑容又回到了脸上:“打勾了之后就不允许反悔咯?”

“要我看还是交给本少爷——”

“说谎的话,”次郎立刻用小指和未来的勾在一起,上下摇晃:“就吞下一千枚针!”
“约定好咯!”未来眨眼笑着。

刚刚是真的想和日比野未来打勾勾的诸星真突然感觉一阵微妙,把伸到一半的手往前一送,一下子抓住了那个人的衣摆。

“?”日比野未来疑惑地转头看向他:“怎么了真?你也想……”

“不,我不想!”

 

6、

顺利地过了马路,近距离欣赏完花鸟雕塑,次郎突然变得有点沉默。

日比野未来与诸星真对视之后一起询问他发生了什么,意外地在孩子支支吾吾的回答中得知他想要爬山去神社的附近找一样东西。

诸星真一下子就来劲了。

说到神社,总是和一些有趣又神秘的神话传说有关。而他正好就对这种似真似假的东西特别感兴趣。

提出这件事的孩子还在那里犹豫,诸星真反而比他更热情地叨叨开了,一手拉一个闷头就往一个方向乱走,还是未来和次郎一起反手把他往另一个方向拉扯他才找到了正确的路。

 

神社所在的山峰并不算高,诸星真站在山下目测,觉得要不了几分钟就能爬到山顶。但未来认为这种高度的山坡配上不太规整的阶梯,对次郎这个四五岁的孩子来说,还是有点吃力的,尤其是他看见高低不一的某一阶阶梯甚至有那孩子的腰那么高的时候,更是坚定了要把次郎给背上去的想法。

听到他的提议,在这种时候就莫名倔强的次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我要当独当一面的大英雄!大英雄都是自己爬坡的,不会依靠别人的力量,这种小困难才难不倒我!”他又捏起拳来挥了挥,未来不知道他在模仿谁,但他自己一定觉得这个动作酷得不行。

“哟?说的不错嘛小子!”诸星真哈哈笑着拍次郎的头,换来孩子的一个奶凶奶凶地瞪视。

“那我们一起加油吧!”未来拍开真的手,帮孩子顺了顺头发。

“比谁先到达山顶!”诸星真忍不住皮痒。

“大哥哥你腿这么长还和我比爬山,真是不要脸。”

“啊?你说什么?!我蹲着爬都比你快!”

“那你就蹲着和我比!”

“谁怕谁!未来你给我们当裁判!”

“那……”又一次光荣获职的日比野未来明显也兴致满满:“开始!”

 

胡乱搞什么比赛还给自己加上附加条件的结果就是诸星真和次郎在到达山顶后都累得不行。

连最终是诸星真胜利了这种事他们都没怎么嚷嚷,直接一起坐在神社前的几块装饰用的石头上,大喘着气,抱着日比野未来递给他们的水瓶咕咚咕咚就是好几大口。

“你小子行啊,”由于体制的特殊,诸星真缓过来得非常快,他喝完水后连说话都不喘了:“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哼,”精力十足的小孩也比大人要有劲得多,次郎虽然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得意洋洋地表现自己:“我长大、以后可是、要当大英雄的人!这种东西根本、不算什么!”

“哟,好啊!”诸星真啪啪啪地鼓掌,并未盖上盖子的水瓶摇晃,被日比野未来眼疾手快地夺走:“你还是已经很像模像样了,再努力一把绝对没问题!虽然要赶上本少爷还早了——”

次郎听见他前面肯定的话语就开始仰头做骄傲状,紧接着他突然站直了身体,一手握拳一手五指张开伸向天空,摆了一个诸星真和日比野未来都很熟悉的动作。

“梦比优斯!”他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诸星真话还没说完就开始爆笑,身体一歪,直接从石头上翻到了地面,而日比野未来刚愣住就猝不及防地被他一撞,跟着倒地地同时被水瓶里的水浇了一脸。

手中握着瓶盖的诸星真扭头一看他连头发都打湿了,笑得更加夸张。

“有什么好笑的!”孩子会错了意,嘟着嘴大声声明:“我以后也会成为梦比优斯那样的大英雄!”

突然被这么纯粹又真心的夸奖砸到脸上,日比野未来甚至连某个把自己给弄得这么狼狈的罪魁祸首都没心思去管了,他坐起身无意识地挠了一下脸,正准备回答就又被袭击,那个人又猛地从右边靠过来,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

“梦比优斯奥特曼很帅吧!”诸星真的动作把未来扯得有些前倾,他坐在地上笑嘻嘻地盯着眼前的孩子,语气里莫名地有些自豪。

“很帅!”次郎大声地回答。

“喜欢他不?”

“非常喜欢!”

“我也很喜欢!那你想不想亲眼看到他啊?”

“想!!”次郎喊得都要破音了,还好这周围都没有人,不然就凭他们在神社前喧哗这一点他们可能都会被赶下山去。

“真你等一下……”日比野未来被他们两个这样的一问一答弄得面红耳赤,他急忙推和自己靠在一起的青年的身体,扭身就要去捂那个人的嘴。

早就对他这一套异常熟悉的诸星真看也不看就抓住了他伸出来的手,继续满脸得意地说:“那我可要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了!”

?!

因为诸星真的一波骚操作而有些僵硬的日比野未来被他这一下吓得不轻。

“赛罗奥特曼比他还要帅!”

“……”

“……噗。”未来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

“喂,未来你别笑,”诸星真稍微放松了点胳膊上的力道,转过头来看着他:“你就说,赛罗奥特曼到底帅不帅?”

“很帅。”日比野未来眼角弯弯,明明还笑得开心,诸星真却硬是从里面听出了认真。

“嘿嘿。”他下意识松开还保持着抓握姿势的右手,大拇指刚按上唇角就微妙地停顿在了那里:“那你觉得……”

“赛罗奥特曼是谁啊。”次郎突然一脸茫然地来了这么一句。

“啊。”这么说起来,赛罗他虽然来这个地球玩过很多次了,但还没有哪一次以“诸星真”以外的形态在众人面前出现过。心情大好的日比野未来想也没想就把诸星真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移开,站起来走到次郎的面前蹲下。

“赛罗是很帅很帅的奥特曼噢。”他又用出了在面对孩子时经典的神情,笑得很甜:“而且还非常地强大!”

“比梦比优斯还要帅吗?”

“梦比优斯觉得他比自己要帅多了哟。”

“诶……可是我又没见过他。”次郎嘟嘴。

“想不想要见见他?”未来冲他眨眨眼。

“可以见到的吗?”次郎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等一下等一下!!!”这下换诸星真急忙爬起来阻止对话继续进行下去了。

 

等到这一个严重有身份暴露危机的对话被岔开,日比野未来把头发上的水甩了不少到诸星真身上之后,次郎才终于开始说起自己到神社来的目的。

“妈妈之前把她很喜欢的一个手链掉在这附近了,”他的眼神闪躲了一下,又移转回来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青年:“可以拜托哥哥们帮我一起找一下吗?”他在这种时候就连用词都显得很是礼貌懂事,诸星真倍感神奇地盯着他那张强行摆出正经神色的小圆脸看,看得男孩一下子把持不住,又开始翻起了白眼:“大哥哥你干嘛。”

“我说你小子,”诸星真双手抱胸,转而说起另一件事:“不是说不要依靠别人的力量吗?”

“?”日比野未来皱起眉头,觉得他的这个问题很是奇怪,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虽然说不要总是依靠别人的力量,”孩子回答,柔软的小脸显得很是认真:“但是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就要说,只知道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逞强的就是笨蛋!老……婆婆是这样告诉我的!”

日比野未来和诸星真一齐怔住了。

-tbc-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