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誓言(1)

*给 @莎·娜·拉 的迟到了一百年的生贺!(づ ̄ 3 ̄)づ

*日常到不能再日常的小故事

*BGM: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032682(疯狂单曲循环(其实没啥意义x)

——————

1、

在又一次获得了来地球放松的短期休假时,梦比优斯还是和往常一样,比赛罗更早地到达地球,和GUYS的伙伴们相聚了一小段时间。这一次正好是夏天,热情好动的孩子们放了暑假,不怕炎热的他们在大街上肆意玩闹着,让化身为人类的日比野未来都觉得夏日变得比以往都还要炎热了一些。

在GUYS基地待的最后一天晚上,他们几个老队员们一起挤到“滥用职权”的相原龙的单人宿舍里,看电影、玩游戏,虽然不敢太过于大声,但也气氛高涨地闹到了很晚。

第二天一大早,拥有各自生活轨迹的他们又四散开来,就只有因为假期而相当空闲的天谷木之美还留在这里,与日比野未来一起靠着茶水间的桌子,拿着相原龙为他们保留下来的专用瓷杯,悠哉游哉地喝着基地里免费提供的速溶咖啡。

“所以,未来君你决定好这次和他一起住的地方了吗?”天谷木之美在听说那个叫做赛罗,被未来大肆吹捧了一番的奥特曼这一次也要来时,就显得很是惊喜,哪怕时间安排上有冲突见不到本人,也很是兴致高涨。

“还没有。”日比野未来诚实地摇了摇头,他略显苦恼地皱起眉:“这次赛罗来地球休假的时间不长,该带他去哪里也还没定好。”

木之美很意外。

在这个方面上,日比野未来并不是个喜欢毫无准备就开始做事的类型,他不仅会在事前筹划,甚至还会为了定下的计划而去学习什么来提升自己。

但木之美明明记得他之前说过,赛罗今天晚上就要到地球来了。她疑惑地转头看他,见未来回答完后就皱着眉头、叼着杯沿沉默地陷在思考状态中的样子,立刻意识到他只是迟迟未能下决定而已。

未来君真的很在意那个人啊。

木之美忍不住笑了一下,紧接着就和日比野未来一起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赛罗奥特曼他已经体验过人们的基本生活了吗?”体贴地考虑到金钱问题,木之美将自己的思考方向尽量往未来当初十分感兴趣的简单事物上靠拢:“比如购物、逛街、看电影……”

“都已经做过了。”早在赛罗第一次来地球时梦比优斯就将心比心地考虑好了这些东西,但在赛罗甚至自己都有在其他宇宙的地球待过一段时间的现在,对他所经历过的事情都不完全了解的梦比优斯担心新鲜感去得快的赛罗会对自己安排的计划毫无兴趣——他想给他好的,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因此而感到了一丝难言的尴尬。

“那,要不要去乡下试试?我家在那边正好有一套最近要空出来的房子。”说到这里,木之美顿了顿。

日比野未来惊讶又开心地睁大了眼睛:“真的可以吗?”

“当然啦,我正好今天上午就要去把婆婆接过来住几天,因为担心没人看管庭院,还委托了隔壁邻居帮忙照看呢。”木之美在想到这个提议的时候,只是一时冲动,但越说着,她就越觉得可行了起来:“而且现在是夏天,大家都会刻意跑去那边玩水、吃烧烤和打西瓜,是个消暑的好去处哟。”

“那就拜托你了!”哪怕并不是很清楚木之美所描述的玩法具体是什么样的,未来还是两眼放光,很是激动。

“如果你们都能玩得开心那就太好啦。”木之美轻声说。

“一定没有问题的!”未来大声地肯定道,让由于自己擅自提出意见而有些后悔了的木之美也被感染得有信心了起来。

“安心了。”青年又开心地补充了一句,想也没想就抬手咕咚了一大口咖啡,立刻就被烫得五官都皱成了一团。

天谷木之美不合时宜地笑了一声,在浓郁的咖啡香气中心情也异常地轻松。

“说起来,未来君你和他的感情可真好呢,这下龙桑说不定会感到失落……”也许是平常基本没有说过这种话的原因,木之美的声音越来越轻。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水杯,像是要掩盖嘴角的笑容一般,在说到最后的时候,把脸埋到水杯的遮掩下藏了好一会儿。

日比野未来没有察觉到她想要表达的意思,望过来的眼神显得很是纯粹。他先是因为她的感叹而神情柔软地弯了眼睛,然后才疑惑地略微歪头:“诶?为什么?”他很是直接地询问道。

“没什么啦……”木之美立刻摇头,有些慌张地转换话题:“我们现在就出发怎么样?”

“麻烦你了!”

 

2、

赛罗来地球的时间总是莫名其妙地选得很好。

正是傍晚,他被梦比优斯带着落到清澈河水旁的草地上,一抬头就被城里难得一见的鲜红夕阳给狠狠惊艳了一把。随后化作诸星真的他开始感到瘙痒,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站在比脚踝还要高的草丛里。高高的草叶戳着他裸露在外的小腿,不太舒服,诸星真下意识抬腿就朝着一个方向乱踢了两脚。

“我们快点出去吧。”

日比野未来看他的动作误以为是有虫爬上了身旁人的腿,只是为了掩饰才选择这个落点的他立刻抓住诸星真的手把人往斜坡上带。

天谷家的房屋就在这附近,有着乡村里很常见的两层楼设计,周围一圈小花园,带上能种点蔬菜的空地。

日比野未来可没有白费了比诸星真要提前到达这里的那一个下午。在天谷木之美的带领下,他已经对这栋房屋比较熟悉,也大致清楚了周围的环境,知道哪里有味道不错的小店,哪里又能供他们到处走到处看,上上山下下河,好好体验一把独属于乡村的魅力。

不过现在天色渐晚,又是这样蚊虫多而闷热的季节,诸星真还才爬了个坡就嚷嚷着要吹空调吃水果,日比野未来就很是纵容地取消了趁着日落到处逛逛的安排,直接把某个任性的大少爷领回了家。

 

属于独自一人生活的老婆婆的这个房屋,各种杂乱的东西很少,作为生活必需品的物件们都摆放得整洁有序。老年人恋旧,墙上挂的装饰图全是家里人的照片,看上去很是温馨。

诸星真对于参观室内装横还是有一定的兴趣。他在日比野未来开口之前就很主动地跑上跑下溜了一圈,毫不客气地对着墙上的照片们一顿指指点点,角度刁钻,把本来还因为他这样很没礼貌而在一旁阻止的日比野未来都给说得开始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由于不太确定赛罗过来的具体时间,未来之前在超市里晃荡了好一会儿才最终决定买几盒寿司回来放着,哪怕那个人来的时间已经过了饭点很久,也还是可以尝尝鲜的。事实证明他的决定很是正确,寿司们最后成为了他们的晚餐。诸星真左手抓一个右手夹一个,吃的姿势相当不雅但明显嚼吧得有滋有味,时不时还会因为他过于夸张的吃法而被芥末冲得仰头,让坐在他对面的日比野未来又是担心又忍不住笑意。

结束晚餐后他们一起窝在柔软的沙发上,吃着葡萄,把电视节目换过去换过来地看,一会儿煞有其事地分析电视剧的剧情、一会儿对着搞笑节目大笑着吐槽、一会儿又看着讲解世界之神奇的科普啧啧有声。时间一长,在室内冷气恰到好处的轻柔吹拂下,两个人不知不觉地靠坐在一起,都有点犯困了。

日比野未来在脑袋又一次下坠时猛地清醒了过来,他一转头就见也同样困倦的诸星真正前倾身体把盘子里的一颗葡萄往——鼻子上送。未来急忙抓住他的手腕,让葡萄安全地去了该去的地方。

诸星真被他突然的触碰惊动,咬着葡萄扭过头来看他,嘴里发出咬到硬物的响声:“干什么?”

未来确定他是真的困迷糊了,于是动员着身旁的青年起身,洗澡漱口,然后领上二楼,打开了一个房间的门。

落后几步的诸星真看看他,又看了看在自己手边的另一扇门。

“只有这一间屋子有空调,”日比野未来向他解释:“我们都睡这边吧。”

诸星真闻言直接大跨几步,兔子一样矫捷地抢先往房屋里钻,跑去自己想要睡的右床铺上踩两脚,大爷似地一躺。

明明是夏天,空调房内的床铺却显得有点冷硬。诸星真动了动鼻子,还闻到了一丝说不上是难闻的奇怪味道:“未来,这个床有怪味啊。”

“是有一点,”日比野未来进屋来把门关上,转手又灭了灯:“这家很久没来过客人了,所以来客用的被褥都有点——根据天谷婆婆的说法是——柜子的味道?”

“哦。”

这听起来并不像是什么脏东西,而诸星真也只是随口提一句,其实也并没觉得这个味道有怎么样。

和第一次到达地球时所有的兴奋劲儿不同,诸星真也算是地球的“老常客”了,自然也没有像最开始那样半天不睡就在那折腾。哪怕洗澡之后变得清醒了不少,已经了解到人类时间安排的他也很是规矩地在熄灯后与未来互道了晚安,闭上眼睛就打算陷入睡眠——这位自封老司机的外来青年在闭上眼睛之后半晌又睁开了,黑色的眼眸里不见一丝睡意,明显清醒得过分。

夏日的夜晚比其他季节都要热闹。尤其是在河水边,总是有些来自于不同的生物所发出的声响,哪怕紧闭着窗户、室内也充满了空调所带来的冷气,诸星真也还是觉得燥得慌,恨不得立刻恢复原身拿起头镖对准声源就是一阵切。

“喂。”躺在身旁的人自从关灯互道晚安之后就非常的安静,诸星真简直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做到在这一堆混乱的声音里还能一点也不心烦气躁的。

“喂,未来!”第一声喊没有得到回应,诸星真又加大音量再来了一次,甚至伸出左腿踢了青年两下。

“……怎么了赛罗?”日比野未来刚才似乎是真的睡着了,他迷迷糊糊地出声询问,语调轻缓又懒散。未来翻过身来半合着眼看向骚扰自己的那个人,连自己一不小心喊了对方的真名都没有察觉。

满脑子只是自己情绪的大少爷自然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这点小差错。

“你讲个故事吧。”诸星真把腿收回来,蹬直了平躺着,看上去还真的有点任性的架子:“外面太吵。”

“嗯……”未来拖长慵懒的音调进行回应,正处于最为困倦的状态的他甚至都没有动心思去想那句话的逻辑在哪里:“什么……类型的故事?”

“随便什么,反正要有意思的。”

诸星真说完后等了好一会儿,扭头一看那个家伙居然眼睛又给闭上了。

“喂,”他不满地向未来身边挤了挤,抬手去掐青年的脸:“本少爷睡不着!”

日比野未来被他吵得有点烦,突然动作熟练地伸长胳膊一把把扰人睡眠的家伙往怀里一带,左手不轻不重地拍打起诸星真的后背,就像对待那些在午休时间还胡搅乱搞的熊孩子们一样,动作明明轻柔,却又不容拒绝。

“金丝雀在唱着摇篮曲,”他低低地哼唱:“睡吧,睡吧……”他是真的太困了,才唱了没两句,尾音就迅速地消失在了梦境里。

睡个屁!

在诸星真的记忆中,他从没被谁用这样温柔的力道搂抱着,还用这样低缓得带满了瞌睡虫的声音抚慰过。他觉得头顶有些瘙痒,整个人都像是被罩进了一个闷不透气的盖子里,盖子的边缘轻轻震颤,青年那熟悉却又与以往不同的声线在盖子内、在他的脑海中盘旋环绕,很让人安心,却也……令他觉得喘不过气来。

空调的温度不够低,来自另一个人的体温又热和得过了头。

诸星真本来应该把日比野未来推开,嚷嚷一句“热死了!”或者“别把我当小孩子!”都行,但他只是保持着之前伸直腿的姿势僵在那里,活像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现在窗外乱七八糟的声音已经烦不到他了。

-tbc-

(2)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