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没有回复吃我要死啦啊啊啊啊

【赛梦童话系列】灰姑娘(6)

*(5)

*太久没更,凉了凉了,填灰姑娘使我秃头

*感觉有了之前那段不写赛梦的时间之后,就写不来赛梦了(;´д`)ゞ可怜弱小又无助

————————

14、

“铛~”

希卡利策马从城堡里出发。

作为在梦比优斯王子身边呆的时间较长的一个角色,他的戏份自然不只有在门口念名字那么一点,基本后期所有需要“手下”的部分他都有参与,就比如现在——追在“灰姑娘”的身后,出个苦力。

“站住!”

“停车!”

和希卡利一起的若干小兵们都很入戏地在后面喊话,面前的马车也如故事里的那般只顾着埋头向前。

不过出于谨慎和对赛罗性子的不放心,希卡利还是决定提醒一下。

“赛罗,赛罗!”

他们的距离并不算远,南瓜马车也并不是封闭式的,照理来说,以赛罗的耳力应该能听见才对,但车里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铛~”

已经是第十一次了。

这个小崽子到底在搞什么?!

希卡利的脸色变得不是很好看。

难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影响他情绪的事情?因为不冷静而造成的不良后果他已经受够了,必须得赶快想个办法吸引赛罗的注意力才行……

 

焉哒哒又怒气冲冲的赛罗的确没有听见希卡利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剧情快要进行到他需要做点什么的地方,更没留意到虽然他前面紧赶慢赶但也还是很勉强的时间即将走到尽头。

好气啊,问题是还被梦比优斯看见了!

他的脑海里全是类似“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丢脸丢到姥姥家”“祸不单行”“我赛某今天就要折在这里了”的小剧场,处处受限的感觉让向来无法无天的他很是难受,但那些都比不上“在梦比优斯面前出丑”这个晴天霹雳。

谁都想要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赛罗气诺亚搞事,也气自己居然被区区两个死物弄得这么狼狈。他在开跑之前还想着对梦比优斯做点什么超过了的事——还差点就付诸行动,却那么快就在那个人面前丢了脸。他甚至都无法想象下次见到梦比优斯的时候会有多么的尴尬!按照梦比优斯那死正经的性格,绝对会问他“摔了之后还好吗,有没有受伤”什么的,来给他的自尊心上再插一刀……

 

“梦比优斯!”

后方传来熟悉的呼唤声,赛罗猛地回过神来。

“?!”梦比优斯怎么会到这里来?按照剧情的话……

他惊疑不定地把头探出车窗,往后看去。

“赛罗!”略施小计的希卡利在看见赛罗露出的脑袋后就立刻大声地喊,声音甚至听上去很是严厉:“在下一个路口藏起来!”

“切,”眼里没看见脑海中担忧的对象令赛罗松了一口气,他收回头,完全没把希卡利的提醒放在心上:“不需要你来说!”

“铛~”

马车突然剧烈晃动起来,甚至连屁股底下的座椅都开始像有生命一般地扭动着,把正准备把思考pose重新摆好的赛罗吓了一大跳。他转头打量,意识到这辆车不仅在“变异”,同时也在缩小。

时间到了?!

他这时才意识到希卡利刚才说了什么。好在赛罗的反应并不慢,他立刻调整好姿势,在车紧接着就因为大转弯而往侧面倾倒的同时从车窗扑出去,在草丛中翻滚了一下,稳住身形。

追逐在后方的马匹们一个个路过黑暗的丛林前,把路上的一颗南瓜踏得稀烂。

 

赛罗显得很是狼狈地坐在泥土地上,直到刚才还光鲜亮丽的舞裙已经变成了一件四处都有补丁的破烂灰裙。他的脸上与身上都沾有泥土、石屑与植物的枝叶碎块,怎么看都难以将他和之前那个在舞会上意气风发的——女装大佬联系到一起。

该死的高跟鞋。

妈的,脚痛。

赛罗的脸色阴沉得难看,心情很明显地并没有多云转晴的迹象。

他动作粗暴地将右脚上的玻璃鞋脱下,愤愤地把手高高扬起,一副要把鞋砸烂泄愤的模样,却在保持着这个动作好几秒后又默默地把手放了下来。

从雪白的大马与马夫变回老鼠和蜥蜴的小动物们缩在林中这一片小空地的边缘,堆在一起,在规则限制与胆小的本性之间发着抖。而令它们倍感害怕的对象现在甚至连斜它们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赛罗感觉糟糕透了。

从楼梯上滚下来的疼痛其实不算什么,从行驶的马车上翻滚到丛林中的也一样。

他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也曾为了耍帅而吃过不少的暗亏……咳,甚至要他去和诺亚打上一架他也毫不畏惧,但是重点不是这个。

赛罗又想怒摔玻璃鞋了。他猛地站起身来狠狠踢了一脚身边的灌木丛,瑟瑟发抖的老鼠终于不堪重负不明所以地鬼叫一通扭身就跑,蜥蜴们也迅速跟上。

“吵死了!”

明显开始耍孩子气的赛罗烦躁地大吼一声,顺手折断一边的树枝拿在手上挥舞,提起脏灰的裙摆就追了过去。

小动物们跑得更快了。

 

后来,也多亏了他这个完全不理智也不成熟的举动,他才能在不迷路的情况下顺利地回了“家”。

 

15、

【最近,女士们的欢腾就没有停歇下来的迹象。盛大的舞会结束之后,王宫居然又传出了要让全王国的女士试鞋,只要能穿上的就能成为王后的消息。一时间,家家户户的未婚女士都涌上了街头,带着比参加舞会时还要疯狂的劲头,围着王宫里派来的使者,一个个兴奋却也有序地试穿那只美丽的玻璃鞋——当然,她们都知道自己不是王子在寻找的那名女士,她们也不过是在赌一个运气而已。没想到的是,王子那漏洞百出的要求居然真的有点门道,玻璃鞋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将抱着试一试心态的姑娘们全都刷了下去。

终于,使者来到了房屋较为偏僻的,灰姑娘的家中。】

赛罗蹲在装满脏水的桶旁边发呆。

脏水自然没什么好看的,他的目光也没有聚焦在那上面,只是,保持着那个动作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已。这样的赛罗与其说是少见,不如说看见他表露出这个状态的人大都觉得他怕是病了。

“赛罗怎么回事?”雷欧皱起眉头,倍感疑惑:“昨天穿高跟鞋的时候摔到头了?”

阿斯特拉闻言凑到赛罗眼前挥了挥手,见他还是毫无反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很有可能,不过,更有可能的是……”

门外突然变得喧闹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声喊道:“我们奉王子的命令来恳请诸位女士试鞋,请开门!”

赛罗猛地一个激灵,起身的时候差点一脚把脏水桶踢飞出去。

雷欧立刻行动派地走向门口,而阿斯特拉则看着似乎终于是回过神来了的赛罗暧昧地笑了笑:“鞋子穿上之后,那·个剧情就要来了啊,真令人期待是不是?王~后~?”

“!谁……!”赛罗平日里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语气毫无底气的他甚至都没有留意到阿斯特拉话语里的那声王后:“谁在期待了!要期待也该是梦比优斯他……”

“梦比优斯什么?!”一个提高的声音打断了他别扭的说辞。赛罗和阿斯特拉一齐往楼梯下看去,见站姿标准手托玻璃鞋的泰罗正站在大厅里瞪视着这边。

“啧啧啧,”阿斯特拉意味不明地咂嘴,抬手拍了拍赛罗的肩膀:“加油吧。”

“切,”某人居然立刻就get了他的话中话,撇嘴嘀咕道:“老母鸡……”

 

【灰姑娘的两个姐姐都很想,很想过上衣食无忧,荣华富贵的生活,她们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地把脚往鞋子里塞,哪怕这个举动令她们痛苦不堪。】

这么一想起来,被分配到灰姑娘这一家子的他们没有谁是没受点罪的,就连显得最无所谓,每次露面都看上去威严满满的奥特之王都不得不老是把手摆在身前,强行端上贵妇人的架子,看上去简直微妙万分。

作为首先塞脚遭罪的大姐,雷欧当仁不让地坐在大厅内的单人座椅上,脊背挺得笔直,俨然一副正在完成任务的正经模样。

泰罗也不多说一句废话地向他靠近,象模像样地单膝跪地,直接把玻璃鞋往雷欧的脚尖上一挂,随后极为突兀地停止了动作。

“……”

两个人都没有动静。

“……”

雷欧首先开口:“你不是负责帮人穿鞋吗。”他还保持着把脚半伸出去的姿势,不见一丝因为肌肉疲惫而带来的颤抖。

“故事里说的是你们努力把脚往鞋里塞啊,和我没有关系。”泰罗摊手,显得很理直气壮。

雷欧一脸严肃地想了想,觉得这个人说得好有道理。

于是他猛地把右脚往地上快速地一跺,在清脆到令周围人都错觉玻璃鞋要当场去世的声响中皱起眉头,几乎要把全身的力气都压上去般地站起身,和故事中描述的一样“努(用)力”地把脚狠狠地往玻璃鞋里塞。

见到他有所动作就立刻后退几步的泰罗都为鞋子所发出的那个令人牙酸的咯吱声而感到难受。

不过,倒也不用担心雷欧这个暴力的男人会让接下来的“女士们”都没办法再试穿这只鞋——有世界法则在,这个被施了不知道是什么鬼魔法的玻璃鞋在除了剧情安排之外的地方当然不会被损坏。至于雷欧的脚绝对会很痛这件事,在场的一群人中除了阿斯特拉露出一副很想上前制止的神情之外,其余人众都没带担心的——不如说拥有足够多伤痕的他们对于忍耐伤痛这种事真的是再熟悉不过,更别提对象还是练就出一身强悍体术的雷欧了。在剧情本就有这个安排的大前提之下,他们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哎呀姐姐你走开!该我来试穿了!”最后还是阿斯特拉一把把雷欧拉开,才终止了他那似乎不会有完结的自虐举动。

雷欧面不改色地往奥特之王身边退,走了两步,他却犹豫着对甚至都懒得坐到座椅上的阿斯特拉提醒了一句:“你可以不用太用力,世界法则不会察觉到的。”

阿斯特拉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地回头看向自家明明很死板却总是为自己想方设法谋好处的哥哥,狡黠地眨了眨眼:“没问题。”

 

见阿斯特拉结束谈话,站在玻璃鞋前盯着鞋子准备开始试鞋了,本该像之前一样做出帮忙穿鞋姿态的泰罗也干脆既不单膝跪下也不拿鞋,他直接就站在原地,一副“鞋就在这里你随便塞”的姿态。

阿斯特拉到对现在这个状况要更满意一些。

他深吸一口气,神色立刻切换到了严肃模式,抬脚就往鞋里塞。阿斯特拉的表情开始扭曲,他双手握拳身体前倾,全身都在抖,抖得玻璃鞋都在左右摇晃。这怎么看都是塞得很努力的样子,但是从阿斯特拉的腿部肌肉的状态上却又能感受到——他根本就没有怎么用力。

 

人才啊。

泰罗就知道阿斯特拉绝对不会像雷欧那样老实。

不愧是我的弟弟。

总是看不惯别人投机取巧的雷欧却在心里正经又欣慰地赞叹着。

而站在二楼强势围观的赛罗,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没过几秒,阿斯特拉就一边保持着这个夸张的表演姿态,一边头也不抬地向泰罗招手,明示他赶紧来走下一段剧情。

本来就在等着这个的泰罗立刻上前,意思意思把阿斯特拉往旁边一拉,弯腰将玻璃鞋托到手中。

“咳,”他清喉咙般地咳了一声:“那么,还有要试鞋的小姐吗?”一个疑问句硬是被他说出了“兔崽子别躲了赶紧过来感受关爱吧”的可怕语气。

赛罗的第一反应就是抬脚把腿边那桶脏水踹下去,不过他忍住了。

“家里面没有别人了,”奥特之王在这时威严地开口,抬起手猛地一挥。在周围人都错误地认为他要张口来一句“去吧!年轻人!”的时候,从他口里出来的却是来自继母掩盖性的台词:“你们还有事要忙对吧,我们就不挽留你们了。”

“说的也是,”泰罗点点头,脸上却带有很明显地期待后续的笑:“那我们这就……”他转身做出往外走的动作。

“请……!等、一、下!”

-TBC-

看到字数,忍不住就想先发出来(/▽\)

下一章完结!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