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梦里赛梦】游戏!游戏?

*AU

*梦系列惯例ooc

*刚转学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赛罗X对游戏也十分认真的优等生梦比优斯(误)

*雇佣兵赛罗X雇佣兵梦比优斯

*沉迷美色

——————

1、

赛罗一推开门就看见多年未见的梦比优斯蹲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双手以膝盖为支撑,握着手机玩得起劲。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蓝族,也以同样的姿势玩着手机。

……哈?

这就是所谓的“时间是把杀猪刀”?那个做什么事情都认认真真,十分听话,简直堪称世纪好学生的梦比优斯在这里……沉迷游戏??不对,难道就是因为他对什么都很认真,所以才对游戏也……更不对了!

梦比优斯和那个蓝族投入到都没有意识到赛罗进门了,在他推开门后站在门口观察他们两个人的这几分钟里,谁都没有开口招呼,这让赛罗感觉自己被忽视,心里很是不爽。

“喂,有人吗!”他喊了一声。

靠墙坐的两个人终于有了反应,都抬头向他看过来。

“赛罗!”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梦比优斯的眼睛亮了。

“哟,梦比优斯”赛罗满意了,略微仰头,酷酷地挥了挥手:“好久不……”

“你要不要一起来玩游戏?”

“……啥?”

 

赛罗是转校过来的,托了点关系,宿舍和梦比优斯分在了一起。

他本来是想给那个人一点惊喜——好吧,从梦比优斯后来十分热情地带着他四处转悠,并开心得笑容就没有消失过的反应来看,惊喜是有了,但是,赛罗他自己反而懵逼了——梦比优斯这个以前他一玩游戏就劝他先把作业完成的人,怎么就沉迷于手游了呢?

虽然的确是很久没见了,但他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他们分别前的那个时候,梦比优斯在他的心里也依然是那个只把游戏当消遣的学霸性子。突然这么一见他一旦有空就全神贯注地捧着手机玩的模样,还真是感觉相当微妙。

分别的时间在那里摆着,赛罗当然也明白梦比优斯不可能一点都不变。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现在所认识的朋友也都已经完完全全地没有了交叉,硬要说的话,他们已经可以算是“熟悉的陌生人”那种程度的关系了。但赛罗从来没有考虑过可能会和梦比优斯生疏,从这点来看,还是那么心大的梦比优斯似乎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只是……

除了他在原则上不会玩手机的情况——比如吃饭、上课、写作业什么的——其他时候梦比优斯永远拿着自己的手机,与那个和他“同病相怜”的叫希卡利的蓝族学长一起,玩得起劲。他这个样子,让赛罗怎么和他畅快的交流?别提生不生疏的问题了,约踢球也不去、约唱歌也不去、甚至约泡图书馆都被毫不犹豫地回绝了,这都算是什么事啊?!而且赛罗也好几次凑过去看过他的手机屏幕,发现那就是一款画面五毛的RPG游戏,右上角一个小地图标示自己与敌人的位置,看见敌方就突突突。界面也很是普通,没有技能树什么的吸引人不断玩下去的东西,显得很烂大街,也不耐玩——到底有什么好沉迷的了?!到连和他这个刻意跑过来找他的赛罗大人聊天都像是在挤时间的程度,真的好气人啊!

赛罗终于明白以前自己沉迷游戏把梦比优斯晾一边的时候,梦比优斯是什么心情了。

不过,他可不是个轻易就放弃的人。

赛罗开始找那些老师、前辈、亲戚询问梦比优斯变成这样的原因,甚至还问他们为什么不管——这个问题使他获得了一堆白眼——却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就连本该最最关心梦比优斯的泰罗,都是一副默认他沉迷游戏的样子。

从逃课小王子变得勉强能算是个好学生的赛罗觉得这个世界怕是要变天了。

 

2、

【“我们的资金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

“是希卡利那边……”】

 

3、

一个人在那边专注玩手游的梦比优斯突然站起身,猛地抽出了光剑。

赛罗目瞪口呆地看他用严肃得近乎有些阴沉的脸对着刚刚推门进来的希卡利,光剑危险地抬了一抬。

“希卡利,”梦比优斯的眉头拧得很紧:“资金被动用了。”

希卡利周身的氛围也一下子冷了下来。他猛地回头,刷地一声也抽出了光剑。

站在希卡利背后的佐菲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却还是被提起了领子。本来就不常笑的蓝族学长脸色阴沉得可怕:“你动了我的手机?!”

“没有!”佐菲没料到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失误会引来他们这么大的反应:“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一下……”

“呵呵。”希卡利把他往走廊上狠狠地一推,回头和梦比优斯稍微颔首示意了一下:“抱歉,接下来交给你了,我去处理一点事。”然后直接扯着佐菲离开。

梦比优斯没有犹豫,干脆利落地收回光剑,坐下来捧起了手机。

 

赛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梦比优斯居然因为区区手游而对自己的朋友拔刀相向???这款游戏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向来对同伴好得不得了的梦比优斯为它疯狂到这种程度?!

赛罗动摇了。

 

4、

“我知道了,谢谢。”梦比优斯点了一下面前的屏幕,结束通话。他转过身,对坐在一边假装不在意但其实有偷偷关注的赛罗摇了摇头:“我们的资金被不知情的人动用了。”

赛罗皱眉:“也就是说,接下来的那笔交易完成不了了?”

“嗯”梦比优斯显得有些苦恼:“这批军火是不可能拿到了,而且……”他拿起桌上的本子,指着写在其上的其中一个名字,示意给赛罗看:“他是个暴脾气的人,不仅这一条关系会断掉,等会多半还要和他打一架。”

“打就打呗”赛罗耸耸肩,语调很是轻松:“大不了就是死嘛。”

“是啊。”梦比优斯看着他这样一副根本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也放松了下来,还笑了笑:“说到这个,我在那边看见你了。”

“噢?”赛罗一下子有了精神,连歪歪斜斜的坐姿都端正了不少:“怎么样,那家伙能加进来不?”话语出口他才意识到了不对,又散了力气瘫回椅背上:“切,我这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是没戏。”

“但是,有加进来的可能。”梦比优斯看上去充满了信心:“你也快要有指挥官了!”

指挥官,是他们给异世界的特殊存在所取的别称。作为另一个世界的他们自己,不知道具备了什么条件能够联系到这个世界,并能和他们进行不用开口的心灵交流——不过如果想要看见对方,就必须借助拥有屏幕的媒介,就像他刚才做的那样。而指挥官这个外号的由来,是因为那些人就像雷达一般,能够知道这边一定范围内的地形和敌人的分布位置,然后再在必要的时候和他们用心灵交流分享情报,进行指点,简直就像指挥官一般。但也不是那个世界的所有的人都能和这边的自己建立联系,就梦比优斯所知道的,另一边的“佐菲”就没办法和他这边的佐菲队长建立连接。

所以明明在另一边有露面,却还是没有什么特殊感觉的赛罗才会觉得多半没戏。不过像他这样自傲的人,自然是相当相信自己的实力的,在梦比优斯也拥有了指挥官之前,他可是相当看不起有指挥官的人——现在倒是在耳濡目染之下对此有了些许期待。

“反正有没有也无所谓”赛罗耸耸肩,好像之前明显因为这个消息而有了精神的那个人不是他。

房间外开始喧闹了起来。

“时间到了。”梦比优斯低头看了看表,起身:“我们出发吧。”

“好,大干一场!”

 

本来只是一场普通的交易而已,现在却到了绝对会交火的地步。

这也是伴随着“指挥官”的出现而连带的坏影响——他们那边的人能影响这边的事,似乎有点过多了。

 

5、

“所以……这个游戏怎么下?”赛罗凑到梦比优斯的身边,收获那个人一个惊讶的眼神。

也难怪梦比优斯会感到意外,之前他因为自己心里那不明不白的倔强不知道拒绝了梦比优斯的安利多少次,宁愿背后跑去悄悄打听也不乐意把这款令人“误入歧途”的游戏下下来。而今天,他居然主动开口问了。

赛罗被梦比优斯那样盯着,竟感觉很是别扭:“干嘛,不愿意算了……”

“没有!”梦比优斯立刻回答,开心得直接和赛罗肩靠肩,抬手在他的手机上比划:“这个是这样的……”

这是再次相见后他们第一次显得这么亲密。

赛罗的心砰砰乱跳,一低头,见那款游戏居然就已经下好了:“这么快?”

梦比优斯的脸色变了变,他脸上的笑容淡化了下去,唇微抿,显得正经又严肃:“赛罗,”他认真的凝视他的眼:“这款游戏可能会很占你的时间,还可能会让你觉得不舒服……这样也可以吗?”

不知道梦比优斯怎么安利成功了反而还摆起了好学生架子,赛罗随意地点点头,完全没有把身旁人说的话放在心上。

他低头看向手机屏幕上的游戏画面。

“噢?这就开始了?”赛罗戳了戳屏幕,见一个森林的场景浮现,有一个人在画面的中间,仰躺在泥土上。

“怎么一进来就倒在地上啊?”他按照其他手游的习惯用拇指在屏幕上画圈,却不见有任何效果:“喂,这个怎么操作?”

“倒在地上?!”梦比优斯突然靠了过来,距离近得赛罗都被吓了一跳:“抱歉,你先等一下。”他又回过头去,一脸严肃地盯着自己的手机,不知道在按着什么。

赛罗懵逼。

 

6、

“赛罗,赛罗!”

熟悉的声线似近似远,喊他名字的声音焦急又急促。

赛罗转动眼球,撑起沉重的眼皮。

“赛罗,还能动吗?”那个人带着满脸的担忧探过头来看着他的脸,四年来终于舍得冒头的漫天明星静静地闪烁在梦比优斯的脑后,不管是人,还是景色,都那么地好看。

“嗯。”赛罗动了动手指,感觉思绪飘飘忽忽的落不到实处。

夜空真美。

这么一想,似乎每次他看见美景的时候,都同时也看见了梦比优斯。

 

赛罗第一次见到梦比优斯,是在他刚加入这个佣兵团的时候。那是难得一见的好天气,阳光比他记忆中的任何一次都要明媚耀眼。梦比优斯那时就站在光亮的沐浴之下,靠在窗台前,微微侧着头看着他,对他露出他来到这里之后所见到的第一个笑容。

“欢迎你。”梦比优斯说,往斜后方退了一步向他示意身后的风景:“要来看看这片区域里最美丽的花园吗?”

绿草地与争艳的花朵很美,阳光灿烂,那个眼睛透亮、浑身气质干净美好得不像是个雇佣兵的青年就站在让人内心舒爽的景色之前,使得那些吸引人的一切,都不过像是个背景。

 

真好看。

赛罗想,迷迷茫茫地任由梦比优斯把他搀扶起来。

而今天的那些星星,则是他至今为止所看见的,第二美丽的风景。

“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赛罗没头没尾地说。

“是啊。”梦比优斯附和,神色严肃但语调平静而又温和。他脚步不停,稳稳托着身边这个仿佛快要散架了的人,快速地往山下奔行:“所以你可别忘了,明天一定要起来看看。”

“嗯。”赛罗的声音很低,他甚至还轻轻地笑了笑:“我会的。”

-完-

之后是梦比优斯把赛罗放进来接应的车里,他自己扒在车身上(车内坐不下)吸引火力的场景,然后我就醒了_(:3)∠)_

话说梦里的希卡利超凶,还是把佐菲拖着走的23333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