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童话系列】灰姑娘(3)

*2

*我废了_(:3」∠)_

——————

9、

【舞会华丽而且盛大,女士们都倾尽全力地展示着自己的魅力,希望能在王子的心中留下美好的印象——尤其是灰姑娘的两个姐姐,极其渴望成为王妃、过上奢侈的生活的她们可以算是将王子与自己相见的时间利用到极致的人了。但,哪怕她们这样努力了,等待着自己心爱的灰姑娘的王子,仍然显得兴致缺缺。】

梦比优斯感觉自己的胸口有点疼。

光之国的人们在穿越过来时完全是没有规律可言的,更别提分性别什么的了。以至于现在在梦比优斯的面前穿得花枝招展的女士们有好大一部分都得在称呼上加上引号,令他多次忍不住想要一点也不“兴致缺缺”地笑出声来——就结局上来说,他是成功的忍住了,只是有点伤身体……

到后来,不得不和女士们挨个打招呼的梦比优斯已经被眼前不计其数的女装大佬们刺激得神经麻木,他忽然觉得很是佩服在门口大声报着来宾来历与姓名的希卡利,那个人的声音可是一直都那么的平稳。

“哎呀,王子大人您好~~”

这时,被剧情赋予了“重任”的狮子兄弟来到了他的面前。首先开口的是阿斯特拉,向来在奇怪的事上抱有大兴趣的他露出十足十荡漾的笑容,很是成功地演绎出了一个极力在王子面前刷存在感的女配形象。

梦比优斯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窜上了头皮:“您……你好。”

相比之下,雷欧的脸色僵硬得仿若下一秒就要跳起来使用一个飞踢:“王、子大人,看我、看我。”他棒读道,翘起小指提着裙角扭了扭。

阿斯特拉露出一个堪称是欣慰的表情。他拍拍自家哥哥的肩膀以示鼓励,又继续声情并茂地说:“王子大人,我就是您的王妃的最好人选呀!”

“不,我才是。”雷欧抬手,“娇俏”地推了阿斯特拉一下。

“人家才是啦~”阿斯特拉嘟着嘴用肩膀把雷欧挤开。

……

坐在王座上居高临下的梦比优斯感觉自己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10、

【等灰姑娘终于赶到城堡时,盛大的舞会已经进行了好一会了。城堡内安排的负责迎接贵客的人员与负责通报的人员都已经撤离,唯有尽职尽责的守卫立于道路两旁,既没有人上前来和她搭话,也没人拦在身着华丽的她的面前,这样的情况令灰姑娘紧张的情绪降低了不少。她站在金碧辉煌的大门前深吸一口气,在内心的期待与小小的羞怯中将门推开了。】

一路惨不忍睹地摸爬滚打,顶着满脸伤的赛罗终于爬上长长的楼梯到达了会场的大门之前。

他抬手按在紧闭的门上,深吸一口气,狠狠一咬牙将其猛地推开。

悦耳的乐曲随着大门的开启而渐渐变得响亮,他往前走去,在看清楚厅内情况的同一时间,

一切热闹的声音忽然都消失了。

 

【人们都忍不住将目光集中在出现在门口的她的身上。亮蓝色的长裙上点缀着如明星般闪亮却并不刺眼的光粉,华丽又高贵到没有人会怀疑它的价值。而令人们更感惊艳的是穿着这身长裙的姑娘所拥有的,那绝对不输于这条裙子半分的美丽。

“她是谁呀?好漂亮!”

“讨厌,在这个舞会上最耀眼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由于音乐的停止,像这样的窃窃私语声在其数量不少的情况下显得尤为清晰。

灰姑娘顶着人们各异的目光抬头,正好对上王座上那人满是迷恋与惊艳的眼神。

他们二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紧紧地吸引着对方,完全不能移开半分。】

极具冲击性。

哪怕自觉已经要对女装大佬免疫了,梦比优斯在看见赛罗穿着那一身华丽到梦幻的长裙出场的时候,也猛地弯了眼睛,只能拼命用手狠抓王座的扶手来抑制即将冲口而出的大笑。

人群一下子安静得落针可闻。

这,这就是那个一直显得狂炫酷拽叼炸天的赛罗?!那个不管什么时候都潇洒随性,动不动就撩妹无数的赛罗?!!!

他……他……

“她……噗哈哈哈哈”说的话语有被规则限制的某位仁兄成功地在开口的一瞬间破了功:“她、她是哈哈哈哈哈谁啊哈哈哈哈哈”这样掩饰不住的笑声一下子引爆了全场,一时间厅内的人几乎全都忍不住漏了笑音,心大的那几个甚至笑得弯了腰。混乱的场景持续了一秒钟不到,世界规则的威压与赛罗杀人般的目光把他们的失控的情绪猛地压回了肚子里——但由于大部分人都没什么限制,还是有不少人顶着赛罗凶狠的视线悄悄咪咪讨论他的模样说得起劲。

“……讨厌,”第二个被限制的人就没那么走运了,他甚至由于被规则和赛罗同时盯上而流下了冷汗:“在这个舞会上最耀眼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而按照剧情和赛罗对上视线的梦比优斯,只能一边强行睁大眼睛以示惊艳,一边在座位上不停地因为憋笑而抖啊抖、抖啊抖。

 

【王子毫不犹豫地邀请了灰姑娘作为自己今晚唯一的舞伴。他们在大厅里翩翩起舞,音乐舒缓而柔情、人们不自觉地让开位置,让他们能心无旁骛地舞蹈着,目光中都只留下彼此。王子和灰姑娘的舞从明亮的大厅内一路跳到了皇宫安静美丽的花园里,在闪闪的星光下他们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渐渐地从舞蹈变成了漫步。他们一直一直凝视着对方,以至于到后来坐在花园内那个精美的乳白色亭子里时,在迷醉的情绪被打破的一刹那,两个人都难以自制地心动得不能自已。】

跳舞时的画面,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大长裙、高跟鞋、一个不会跳舞的青年,这三个因素加起来完全就是个灾难。

在这边恶补了一段时间舞蹈课的梦比优斯十分正经地带着这个和他身高相同的青年艰难地随着歌曲转了三个圈,还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就被他以相当粗暴的动作扯着手往外跑,强行一边“跳着舞”一边移动到了安静清幽的花园里。

赛罗看上去很是生气,让梦比优斯几乎错误地以为刚刚被踩了很多次脚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赛罗!等一……”

在前面走得虎虎生威的赛罗突然踉跄了一下,梦比优斯下意识反手拉住他的手腕。

“这该死的衣服和鞋子!”今天头一次成功稳住了的赛罗愤恨地抱怨。

“你还好吗?”梦比优斯面露担忧地扶着他:“要不要先把鞋子脱下来?在剧情到之前也没有一定要穿着它的限制。”

赛罗本该为身边这位公认的“乖宝宝”居然为了他而想出了钻空子的法子而感到高兴,但可惜的是,他现在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情:“我早就试过了!”赛罗咬牙,回想到从马车上下来后的痛苦经历:“但是诺亚那个死老头给鞋子加上了限制!该死的根本脱不下来!!!”

“……”梦比优斯默默地在心里为他点上了蜡。

 

这段剧情给予他们的限制是相当宽松的——牵着手在花园里走,最后到达目的地,仅此而已。

梦比优斯毫不含糊地遵守着规定,一只手牢牢地握紧赛罗的手不松开,一只手又为了稳住总是在踉跄的他的身体而虚搂着他,显得男友力十足。

而本就喜欢和别人动手动脚的赛罗感受着身旁的身体散发出的热量,一时间竟有一些心猿意马。这可不是潇洒地随便勾肩搭背一会儿那么平常的场景,不管中途停不停下,他们都得走到花园里的那个固定的乳白色亭子里才行,而赛罗毫不怀疑那个对万事都很是认真的梦比优斯在这段时间里,绝对不会放开与他相握的手。

这么一想,像梦比优斯这样固执的人却很是听话,这完全可以算是史上最大的灾难(没有之一)了吧。

赛罗忍不住偏头看向梦比优斯,凝视他那在夜空之下也依然柔和的眉眼。

 

双手交握着、肌肤紧密相贴的部分温热,却莫名地有种会变得滚烫的错觉。

沉默着走了好半天,梦比优斯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有些超过了。他下意识地打算收回搂在赛罗肩旁的那只手,身旁人却忽然猛地绊了一下,吓得他又马上把手按回去,还比之前都搂得更紧了。

不行,不能放手啊。

梦比优斯想。

要是因为这样导致赛罗走不稳摔倒在地,那可就不好了。

他转头想确定一下身边人的情况,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溢满了笑意的眼。

“……?赛罗你看见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吗?”

“嗯?”赛罗一抹唇角,坏笑道:“你猜?”
“……”梦比优斯认认真真地苦思冥想。

走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已经适应了高跟鞋的赛罗一反话唠的常态,看着这个轻而易举就被自己骗到的单纯的家伙,笑而不语。

-tbc-

(4)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