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童话系列】灰姑娘(2)

*1

*吃不到回复(哭出声)

*oooooooc

*大概是假的赛梦

——————

5、

赛罗与梦比优斯又过了好几次那样强行暧昧的剧情,在两个人都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的时候,带来重大转折的那个剧情,终于到来了。

【今天晚上就是王宫举办舞会的时候了。家里有女性的贵族们全都兴奋了起来,整个国家里都充满着跃跃欲试的气氛。就连灰姑娘的那两个懒惰的姐姐也都在今天早早地起了床,一直到现在都还在为装扮的事情烦恼着。】

“灰姑娘!快给我把那条玫瑰红的裙子拿过来!”

“灰姑娘!快给我把那条珍珠白的项链拿过来!”

赛罗已经被这样使唤了将近一整个白天,哪怕是体力好如他,在根本不理解这样的行为的意义的情况下也有些支撑不住了。而作为使役方的狮子兄弟也都脸色难看得不行——他们一直都在顺应着规则进行着那毫无意义的挑三拣四,哪怕之前恶补了一些相关的知识,这样挥霍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他们还真的有点捉襟见肘,只能再把之前说过的缺点又捡出来反复使用。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确不理解那到底是为什么啊?

这条黄色的裙子的设计怎么就没有红色的好了?不就是上面的花纹有点不一样吗??这条红色的裙子怎么就没有那条红色的裙子鲜艳了?不是都是红色吗??

别说赛罗了,就连他们自己都看不出来,而除了他们之外的唯一一个人——奥王还全程只是待在一边、除了走剧情之外就一直稳在那里当空气,完全不帮帮忙,他们可是很心力憔悴了。

终于,在天色将晚时,在一片混乱之中,雷欧和阿斯特拉穿好了那两条天选的该死的裙子。

在中途有帮忙的赛罗看着他们的样子笑得打跌,雷欧瞪着他这没大没小的模样偏偏还无法开揍——不然裙子很有可能会归西——一时间只能愤怒地使用凶狠地瞪视和嘴炮。而阿斯特拉明显注意到的是另外一件事。

“笑吧笑吧,”安抚着自家哥哥的小狮子看上去毫不介意:“反正等会穿得最夸张最闪亮的可是你赛罗哦~”

赛罗的笑意一下子全都哽回了胸膛里,噎得他难受。

“而且,”阿斯特拉又微笑着补充道:“我们因为剧情没强调所以不用穿高跟鞋,不过你嘛……”

“……”

现在用光辉形态倒流时光还来得及吗?!!!

 

【在中途就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是王子的灰姑娘羡慕地望着自己的继母和两个姐姐,很是渴望能够参加王子选妃的舞会。她楚楚可怜地央求继母,希望她也能跟着一起去。】

“……我也想参加舞会。”赛罗说这句话时,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奥特之王和狮子兄弟。

“噢?”阿斯特斯立刻明白了他反常的理由:“你居然真的想要去参加了?”

“我心里准备做好了,不行吗!”

“你是说嫁给他的心理准备?”

“不是嫁!是娶!!!”因为脑海里只想着反驳而直接将心里话说出了口,赛罗猛然一惊,立刻找理由掩饰:“我是说,我是男的,当然只有我娶梦比优斯的份!……不是,我不是想娶梦比优斯!我是……”越描越黑到基本把自己半个身子都埋进了坑里,赛罗干脆放弃了辩解,直接一副洒脱样地双手抱胸,头一扭、下巴一抬:“本少爷就是看上他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小子……认真的?

“啪啪啪。”阿斯特拉鼓起了掌。

而雷欧看着赛罗强装镇定的模样,忽然回想到这兔崽子的父亲为情所困在那“安奴、安奴……”的曾经,一下子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但奥特之王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告白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真是青春。”他评价,转身就把作为重要剧情道具的那个装满豌豆的木碗拿到了手里。

“……”

自以为说了很劲爆的话,但听众的反应都很平淡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6、

【继母带着高傲又得体的笑,把碗里的豌豆全都倒进了灰烬堆里。】

“在去舞会之前如果你能把这些全部捡起来,我就同意你去参加。”奥特之王一如既往地拉长了语调,本该显得恶毒的话语莫名地在他那威严的声音中显得有些催睡。

然后明明没什么需要做的事,但是为了剧情,他还是走出了厨房。

赛罗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嗓子为接下来的场景做准备,暗自庆幸灰姑娘的故事原本并不是一个歌舞剧。

 

【“鸟儿们,飞来吧,飞来吧,”灰姑娘在花园里用甜美的声音呼唤:“快来帮帮我拣出灰里的豌豆吧!”随着一阵欢快的叽喳声,在房屋附近的飞鸟们全都聚集了过来,帮助这位善良的姑娘将豌豆一颗颗衔起来放入碗中。不多时,灰里的豌豆就一颗也不剩了。】

“鸟儿们!飞来吧,飞来吧!”赛罗站在花园里大声地棒读:“快来帮帮我拣出灰里的豌豆吧!”

世界一片宁静。

他又喊得更大声:“鸟·儿·们!飞·来·吧!”

……

“啾。”

“啾啾。”“啾啾啾。”

仿佛是第一声叫给了其他个体勇气,鸟叫声终于开始多了起来。赛罗抬头看着这些居然让他喊了两次才飞过来的小鸟们,正打算挪一步,就见它们全都一副避瘟神的样子猛地一阵慌乱,最后都遥遥地绕过了他才去拾取那些脏兮兮的豆子。

“……”至于吗??

 

并不会嫌脏的小鸟们是这里最好的帮手。它们快速地挑取着豌豆们,一来一往之间竟也显得井然有序。

然后,赛罗突然向这边靠近了。

距离离赛罗最近的小鸟条件反射地睁着乌黑的眼睛盯着他,在接受到他的视线时突然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直让它虚胖了一圈。随后它蓬着毛,进行了一个从脑袋到尾巴尖的抖动,再回过头去用喙理了理,又恢复了之前那羽毛服帖的模样。

小巧得像一个团子啊。

没事干只能比666的赛罗一边想着,一边故意站到了碗的旁边,在小鸟们不得不靠近他的时候为它们挨个送上目光的洗礼。

有抖毛的,有急忙飞走的,甚至还有对他伸了伸小爪子、一副“本鸟并不虚你”模样的……

赛罗看着,不知不觉弯了唇角。

小家伙们还挺可爱。

 

【灰姑娘欢喜地捧着装了满满一碗豌豆的木碗跑到继母面前,为自己即将要获得的资格而雀跃不已,满是灰尘的脸上那美丽灵动的双眸闪闪发光。但是……】

“你又脏又丑,还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去了也只不过是给我们丢脸罢了。”站在大厅内的奥特之王略微仰头,姿态莫名与那个高贵却恶毒的继母有着迷之相似点。

“可是你答应过我!”赛罗捧着碗,在最后一个字上加了重音,强行让声音显得含有情绪。

“别做梦了。”由于语气问题,奥王连拒绝的台词都说得像是个恩赐。

【不管灰姑娘怎么央求,恶毒的继母都没有答应,甚至她那两个坏心眼的姐姐还在走之前把她一把推到了地上,大声地嘲笑着她的丑态。】

过来迎接他们的马车已经到达了门口,跌坐在地上的赛罗一想到接下来要经历的事,直想坐在原地摆个酷炫的poss,干脆就这样不起来了。

“对了,”原本就要踏出门栏的奥特之王忽然回头,弯腰递给了他一个看不出内容物的棕色罐子:“到时候哭不出来就把这个抹眼睛上。作为光之国年轻的英雄,我相信你不会连这点事都做不到。”。

“哼,”赛罗一抹唇角,飒爽地把它拿到手中:“你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虽然坐在地上使得他的这个动作看上去完全不帅就是了。

“还有,”奥特之王继续补充“:南瓜什么的我都给你堆厨房了,到时候诺亚来了你直接指给他看。”

“哦……等等?!”赛罗惊愕地追问:“你刚才说谁???”

奥王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头一次反过来拍了拍赛罗的肩膀:“加油吧,年轻人。”

赛罗有了相当不详的预感。

 

【继母与姐姐们坐上车后,灰姑娘才从地面上狼狈地爬起来。她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家门口,抬头望着她们的马车,看着她们向着王宫的方向渐渐地远离,也渐渐地向她心爱的男人靠近。灰姑娘忍不住看向那个在山顶最高处,金碧辉煌灯火通明得连她在家里都能隐隐看见点光亮的皇宫,想着那里面的热闹与欢笑,心里猛地泛起强烈的悲伤与痛苦。她捂住脸,一路呜咽着跑到厨房外的花园里,伏在水池旁的座椅上,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情感,痛哭了起来。】

嗯,多半就是这里吧。

来到花园里的赛罗趴到那个有点潮湿的椅子上摆好姿势,然后想也没想地,就把奥王给他的瓶子拿了出来,手指一掏直接往眼睛上抹。

不愧是奥特之王给的东西,他瞬间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靠!!!!”

居然神他妈的是辣椒酱!!!

赛罗一下子泪如泉涌,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可怜的姑娘,你为什么哭泣?”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赛罗的身边。

这是……

“诺亚?!!!”所以他当时真的没有听错!!!

赛罗条件反射地睁开眼想要看向那个人,明显不明智的举动却是加剧了辣椒酱对眼睛的伤害,完全只能用自讨苦吃来形容。

“可怜的姑娘,你为什么哭泣?”诺亚又语调不变地将话重复了一遍。

“我想、参加舞会……”赛罗不得不接上了台词:“但是我没、没有漂亮的、裙子……”眼泪流的太凶,赛罗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反应着,让他哽咽得连短短的一句话都说得断断续续。

可恶,艹啊!气得骂脏话!!!

赛罗超想直接原地起飞。

“这样的话,我可以帮助你。”诺亚回答。

 

赛罗突然能看见东西了。

不光是眼睛附近,就连他全身的灰尘与污渍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么长一段时间来几乎都泡在灰堆里的他一下子变得干干净净,那种清爽的感觉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然后他转头,看见了站在一旁的诺亚的衣着——尖尖的魔法帽,设计简约却精美的蓝裙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嗯。”赛罗在诺亚沉默的凝视下强咽回脱口而出的大笑,转而抽着嘴角念台词:“你……哈哈……咳,是谁?”

“我是你的仙女教母哦~”诺亚转了个圈,周身闪闪发光。

“咳咳哈哈哈咳”赛罗感觉自己已经憋不住了。

“那么,让我来看看,你现在需要什么吧。”诺亚看着他,突然笑了一下。

【那简直就是奇迹。普通的南瓜变成了精致华丽的马车,她的动物好朋友们变成了高大雪白的马匹和衣着正式的马夫。她那可亲可敬的仙女教母在做完这一切后又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为她变出了一身拥有着她从未想过的华美的舞裙。灰姑娘忍不住欢喜地提着裙角转了一圈,裙摆上闪亮的装饰衬托得她是那么地美丽。】

原本全程处于惊讶看戏状态的赛罗心里非常沉重,这种让他连舞会现场的梦比优斯都不想看了的负面情绪在他被规则强迫着低头瞅到自己身上的装扮后变得更加糟糕。

他还不得不强行一脸“开心”地在诺亚面前转个圈,并频频“惊叹”着表示自己对他的“感谢”。

诺亚全程似笑非笑——小样儿,刚刚还敢笑我?

当然,事情还没有结束。随着诺亚手上的魔杖又一次被挥动,赛罗的视线猛地提升了一点。

“……”

他提起长长的裙子,沉默地低头看向自己脚上出现的那一双闪闪发光的水晶鞋——当然是高跟的。

今晚别想好过了。

他想。

 

7、

赛罗提着碍事的裙摆向马车挪动,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一跨就是一个抖。

“好了亲爱的,快上车快上车。让王子等太久可不好!”诺亚就在这时突然从背后推了他一把。

赛罗猝不及防地向前迈步,习惯性豪迈的一脚直接踩到长裙上,眼见着就要摔倒,高跟鞋又在他下意识想要稳住身形时给了他致命一击。

赛罗直接扑进南瓜车里,身体一半在车内一半在车外,姿势悲惨得像一条死鱼。

哪怕知道诺亚的动作是本该要走的剧情,丢脸丢尽了的赛罗还是气个半死。他努力地想要爬起来,却由于膝盖压着裙摆而被勒住了身体,这让本来就觉得衣服紧的他有种自己要被勒死的错觉。

赛罗凶狠地咬着牙,抬手就欲撕烂这条又麻烦又毫无意义的裙子,却忽然被一堆亮晶晶的东西限制了行动。赛罗一脸莫名其妙地飘了起来,然后稳稳地落在座椅上,姿势端正地被禁锢在了那里。

“?!你干什么!!!”他甚至连扭头瞪着那个罪魁祸首都做不到。

“好好享受舞会吧,”至始至终都只说过台词的诺亚对他笑着挥了挥手:“魔法在十二点就会失效,记得一定要在那之前回来哦!”

马车门关上了。

 

8、

【另一边,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王子正和他的父王因为舞会的事情进行着争论。】

“我不想参加舞会。”梦比优斯说:“泰罗教官,我在舞会上必须穿皇室规定的衣服的,这是规则。”

“不行,你必须去。”赛文一如既往地觉得待在这里的自己完全是个外人:“六弟,梦比优斯说的没错。而且你小心一点,不要把裤子弄出皱纹了。”

“对啊王子,您看,舞会很快就要开始了,事到临头了也不能说取消就取消呀。”泰罗收回本向着梦比优斯的视线,猛地凶残地把手上那条裤子扔到地上:“这些该死的裤子怎么都是修身的!我记得你还要和那家伙一起去花园里面……剧情里面不会有他摸你腿的场景吧?!”

“没有!”梦比优斯立刻摇头。教官的脑回路真是很难理解……

“你想多了,”坐在门口看着长长名单的希卡利语调平淡地接口:“梦比优斯好歹也是这个童话世界的王子,要摸也是他去摸赛罗的腿。”

?!

赛文终于稳不住了。

我谢谢你啊希卡利!!

他急忙做了这几天来已经练得炉火纯青的动作——稳稳按住泰罗的肩膀防止他突然暴起冲出去伤害自己那无辜躺枪的儿子。

泰罗把自己的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梦比优斯立刻补上台词来转移自家教官的注意力。

“那也必须去。”赛文决定在确定泰罗不会爆炸之前绝不松手。

“王子您想想,这次凡是有点名望的贵族家庭里的女士都会参加这个舞会,那么您多半会在那里遇见您心爱的那个女子,到时候直接邀请她跳舞就行了呀。”泰罗停顿了一下:“然后在跳舞之前,我先把他打个半死。”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梦比优斯显得很着急:“不是,没有道理!教官,这是不对的!”

“六弟你……哎。”赛文感觉很心累。他的亲爹就在这里啊?!给点面子好不?!

“然后赛罗因为受伤而跳不了舞,”在这一整段剧情里都没有对话的希卡利是唯一一个能自由说话的人。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的他一边开口,一边站起来往外走去:“世界规则发现异常,把我们全部消灭。”他在房门口光暗交错的地方停住脚步回头:“你确定要这样做?”

泰罗冷着脸,倒也没再说什么。

赛文拍了拍他的肩,终于松了一口气,放开手:“走吧,舞会就要开始了。”

-tbc-

(3)

评论(1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