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没有回复吃我要死啦啊啊啊啊

【赛梦】另一个世界(3)

*2

*超链接已做,请放心观看ヽ(0w0)ノ

————

6、

实验室的门是开着的。

悬浮在半空中的数据面板那仿若玻璃的表面反射出明明灭灭的光亮,复杂的文字与数据在其上安安静静地呆着,看上去透亮却又清晰得不可思议。

希卡利在赛罗和“梦比优斯”进门之前就已经将数量不少的它们全都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了身后,使得他们在正式进行交谈时不会视野受阻——就像早就知道他们会进来一般。不过,这也不是一件不能理解的事,毕竟在这种地方,总是有不少监控在严密关注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日比野未来在踏入实验室的同时就被面前那科幻神秘的场景吸引得移不开目光。

与之前飞行时心惊胆战得几乎没能看清周围景色时不同,现在他脚踏实地、视野清楚,面前的一切还被整理得那样整齐有序,让他无比真实地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所拥有的那超越人类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科技水平。

这真的是太棒了。

他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一时间连心中的不知所措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直到两眼盯着别处身体却还在自然向前的他撞到赛罗的后背。

不过赛罗对此没有一点反应。

“喂,希卡利!”这个人在双方距离都还没怎么拉近的情况下就着急地开了口:“梦比优斯他……”

“怎么回事?”希卡利打断他的话语,那副态度就像是早就做过了上千次那般自然。从最开始就面向他们的蓝族科学家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声音里带着担忧:“你出什么问题了?”

被强行无视的赛罗在一愣之后很是不爽地撇嘴,在心里为一眼就看出问题的某人画上一百万把叉。

而作为直接被问话的对象,未来一边小弧度揉着之前被扯得生疼的手腕、一边走到赛罗的身侧。他看着希卡利的双眼,第一反应竟是道歉。

“对不起。”日比野未来记得这个人是和梦比优斯奥特曼感情很好的搭档,如果知道自己的好友转眼之间内里就换了个人,无论是谁都一定会不高兴的吧。

“发生什么事了?”希卡利皱起眉头。

“这个家伙不是梦比优斯,他被换了芯子,”赛罗才没有耐性看他们在那边打哑谜,心急的他甚至无意识地连续拍了好几下未来的肩膀:“你们科学局就没有发现什么吗?梦比优斯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希卡利闻言沉默了一下,抬手挥出几个新的面板:“这是我们在十几分钟前捕捉到的光之国内时空异常波动的数据。”他沉稳地回答,并不怎么着急的态度很明显是对这件事有了把握。

“说重点!”赛罗加重语气。

希卡利斜了他一眼,又指了指未来:“空间层面上的灵魂交换,也就是说,梦比优斯现在应该在这位原本的躯体里。而且由于灵魂构造相似……”

“也就是‘平行世界的我’这种东西是吧,我听说过”赛罗反过来打断他的话,在希卡利停顿着似乎在为他刚刚举的例子换算概念时,又极快地转头对身边的人道:“喂,你给他说说那边的情况。”

“就是……普通的地球,没有怪兽什么的,”未来想了想,精简道:“我们当时在演舞台剧。”

“安全就行。”希卡利说。

“很安全的!”未来立刻补充。

希卡利点点头,终于笑了一下:“光之国以前也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科技局也对此进行了研究——这有解决的方法。”

“听上去很让人放心嘛,”赛罗挑眉,姿态也放松了不少。说完,他又看似随意地接着提了一句:“但他那边没有像你这样的人存在,那家伙有没有问题啊。”

“你问错了人。”希卡利回答。

正在赞同地点着头的日比野未来接收到希卡利和赛罗一齐看过来的目光,他迟疑一瞬,思索着自己世界的情况,摇了摇头:“他应该不会有事的。梦比……优斯他一定会比我冷静不少,而且真也在他的身边。”头一次将这个名字不作为自己所理解的角色,而是作为真人的姓名而说出口,令未来稍微感觉有点别扭。

想一想,如果梦比优斯的经历真的和他所演的剧情一样的话,那他们之间的差距可就相当大了。梦比优斯和他不同,且不说已经有过穿越到不同宇宙的经历,就光是作为战士而被锻炼出来的神经就比他这个一般人要坚韧了不知多少倍。

“真?”希卡利念着这个有所耳闻的名字皱眉,又回过头去划拉数据进行分析。赛罗倒是一下子笑开了。

“噢,那就行。”一下子阳光灿烂的赛罗答应得非常快。未来见他那个双手抱胸歪重心的姿态,明明是一副对自家好友信心满满的样子。

虽然,想来真应该就是赛罗在另一个世界的他自己,但,在对事情都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就放心下来,真的可以吗?

未来对此很是不能理解,他甚至都拧起了眉头:“赛罗先生你不担心吗?”

“嗯?担心啊。”赛罗不甚在意地回答着,凑过去去看希卡利面前的面板,很快又悻悻地移了回来:“但是这种小事当然不可能会让他陷入麻烦”他转过头,面对日比野未来笑得自得,仿若口里正在夸赞的对象是他自己:“你可不要小看他啊。”

未来一怔,心底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连下意识地否认都堵在了喉咙里。而希卡利也少见地在分析途中将视线从面板上移开——能从这小子的口中听见这种话还真是意外。他想,于是回过头来,对身后那位明显受到了思维冲击的人笑着点了点头。

对战友的绝对信任——不说那些生活于安乐中的普通人,就连他们自己都很难贯彻落实这一点。所以这个人对赛罗的态度产生疑惑,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不过要说赛罗真的已经完全安下心来,那也是不可能的。

希卡利瞥了赛罗那表现得潇洒但还是有些不太自然的神色一眼,突然向日比野未来问道:“你能感应到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和你有联系的东西吗?”

“感应……??”未来念着这个十分科幻的词,疑惑地询问:“我该怎么做?”

“和集中注意力倾听的感觉很相似。”希卡利用了一个对普通人类而言很是亲切的说法。

“好的,”日比野未来严肃认真地闭上眼睛:“我试试!”

 

在视线被封闭之后,听力就被加强。

想来是由于拥有了奥特曼的身姿的原因,未来觉得自己的听力甚至被强化了好几十倍,连一些细微到他从未听过的声响都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有些是分布在四周的、有些又是集中在一处的,他无法形容这些声音,更没法对它们进行分辨。这是一种很是新奇的体验,但相比之下,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未来尝试着让自己去倾听更远处的声音,他凝神调整自己注意力集中的方向,然后很是突然地,有一个特殊的东西出现了。

那并不是他的耳朵所听见的东西。

他能感觉到……在意识的远处、远到他哪怕倾尽全力也无法到达的地方有一个什么存在着,令他在意、在意到几乎压抑不住好奇心,忍不住想要顺着思维的感应找过去看一看它的真面目。

日比野未来猛地睁开了眼睛。

那是……

“我感觉到了!在很远的地方有个东西在那里!”他激动地搜刮脑海里的词汇想要表达出那种感觉:“没有形体的,也没有光亮……就像什么也没有一样,但就是在那里!”

希卡利点点头:“那就是梦比优斯。因为你们互相占据了对方的身体,所以你们之间有了这种联系。你可以根据这个来确定在那边的梦比优斯的状态。”

“怎么确定?”

“你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他就没有问题。”

“知道了,”未来点点头,感觉自己肩负有一项任务的他认真地保证道:“我会随时注意他的情况的!”

果然和梦比优斯很像。

希卡利意味不明地看了日比野未来一会儿,在对方开始疑心自己是否有做错什么时才点了点头:“那就交给你了。”既然有这样积极当免费劳力的人,倒也没有拒绝的必要。

等到这唯一一个对事件的处理有发言权的人确定了情况,心里有着小九九的赛罗才问道:“他具体在哪个平行世界?”

“这不可定位。”希卡利否定道:“而且梦比优斯现在处于灵魂交换的状态,身体承受能力不强,你去了也不能帮助他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别想把梦比优斯强行带回光之国,好好待在这边不要搞事。

“切。”赛罗撇嘴,忽然对希卡利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不管哪个世界的梦比优斯身边的人都是我。”他得意地挑起眉,颇有些宣示主权的含义在里面。

“我记得你给他申请到了短假,”希卡利一脸见怪不怪,直接提起了另一件事:“结果怎么样了?”

“……要你管!”赛罗恶狠狠地扭头。

对他们之间的气氛感觉很是微妙的日比野未来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自己所知道的,不管是TV还是舞台剧的剧情,却还是不明白他们这段对话的含义。

“那我们该怎么做?”赛罗在这时终于把话题引到了重点上。

“只有等。”希卡利点出一些有着密密麻麻文字的面板挥到他们的身前:“这种定向的时空乱流哪怕是拥有强大力量的人也很难掌控,所以等待是最为保险的办法。”

赛罗对这个答案很是不满,也不知是不是还在因为刚才吃了暗亏的事生气,他的话语里充满了针对性:“切,真是没用!”

“那有用的你,”希卡利冷静地回应:“接下来去一下警备局,把这几份资料带给佐菲,并和泰罗他们说明一下情况。”他的手在空中划动,有几个方片聚集在一起,缩小了悬浮到赛罗的面前:“想要时空乱流再次发生并顺利将梦比优斯交换回来,光之国的屏障就不能完全封闭,这会使得光之国的防御产生一个漏洞,我们都需要多加小心。”

……所以,原来是光之国上空的屏障有了缺口他才会和梦比优斯交换的吗?

旁听状态的日比野未来get到了重点。

“知道了。”赛罗的注意力在另一个方向,提到正事,他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这已经不单单是科技局的问题了,警备队也需要相应地做出行动才行。

他伸手在那些小块上抹过,使得它们全都消失了踪影。做完这件事,赛罗才转头对满脸新奇的未来说道:“你就呆在这里,我去找他们。”

诶?

突然就要被唯一一个勉强算是认识的人丢在原地,日比野未来难免地有些不愿意。他正想要开口请求跟随,希卡利就更先一步地否定了赛罗的决定。

“他和你一起去,”蓝族的科学家平淡地说:“我已经和他们联络过了。”

赛罗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像个威胁:“你!什么时候……!!”

“要看回信吗?”希卡利不为所动,他敲了敲手指,突然话锋一转:“不是只有你担心梦比优斯,他们也有知道这件事的权利。”

“……”赛罗感觉他说得很有道理,该死地无法反驳。

“麻烦你了。”希卡利在这时又对着日比野未来点了点头。

“啊,是!”完全没有被询问意向的未来并没有感到不妥,他端正了姿态回应,一转头就看见赛罗对自己伸出了手。

“我们直接从这个窗户出去。”赛罗对面前不远处的那个窗口扬了扬下巴。

日比野未来顿时感到自己的手腕产生了幻痛。

 

作为一个不怎么会体谅他人心情的人,赛罗带给日比野未来的第一次飞行体验可以算是非常糟糕的了。不仅看不清周围的场景、腾在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心里的恐惧比激动更大、手腕还被扯得痛得不行,回想起来,完全没有一件可以夸赞的好事。

不好的回忆令日比野未来下意识地把手往背后缩了缩,在赛罗一边说着“喂,手。”一边一脸莫名其妙地看过来的时候,他忍不住提议道:“能不能换一种方法?”

赛罗挑起眉:“本少爷亲自带你你还不乐意?”

“这个……”未来倍感尴尬,竟下意识地将求助的视线看向了一旁的希卡利。

有通过监控画面看见他们来科技局的方式的希卡利极快地明白了问题所在,看着自己友人的身体露出那样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未能再次见到的熟悉神色,不由得有些好笑地打了圆场:“科技局有为飞行不便的人设计的工具,操作很简单,你把那个拿去用吧。”

“非常感谢!!”日比野未来激动地鞠躬,脸上的笑容一下子灿烂无比。

看见这个场景心里就是不爽的赛罗双手抱胸,保持着一副“随你便我无所谓”的酷样催促道:“那就把那个什么快点拿过来,再啰嗦我就自己走了!”

“诶!请再等一下!”未来的注意力成功地被他所吸引,信以为真的他立刻显得有些着急:“我会努力很快学会的!”

希卡利走过来拍拍未来的肩膀,对满脸焦急的他摇了摇头:“赛罗会等着的,你先和我去取一下东西。”

哪怕得到了保证,日比野未来也还是和赛罗道歉之后才好好地跟着希卡利往另一个地方前进。而确实也只是说说而已的赛罗无聊地点出刚刚收好的资料看了看,忽然之间莫名地对未来有了一点小小的羡慕感——随时都能感应到梦比优斯的存在,不管怎么想,都比他这个哪怕刻意回光之国找人都见不到对方的情况要好上两万倍不止了。

啧。真是,越想越生气。明明好不容易获得了独处的机会,差一点就能……

那家伙,到底现在怎么样了啊。

-tbc-

(4)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