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梦里赛梦】发火

*第三次~

*这次梦里人略多

*依然没逻辑

 ————————

1、

杂鱼A与杂鱼B灰头土脸地回到了指挥室。

联络员对于他们任务失败这件事并没有做出什么评价,只是很公事公办地开口:“我已经联系了总部,一会儿梦比优斯和赛罗会过来完成你们失败的那部分。在他们到达之前,你们就在这里等着。”

“又是他们两个吗?”一旁的队员突然笑道:“感觉这两个人总是待在一起啊。”

联络员闻言想了想,说:“这不奇怪,他们配合好,一起搭档效率高,而且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很好。”

杂鱼A笑得微妙地补充:“他们本来感情就很好!而且多半已经超越了友谊。”

杂鱼B也瞬间忘了任务失败的阴影,跑去拍联络员的肩膀:“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两个的感情好到进行了升华?”

正经严肃的联络员皱起眉思考了半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2、

令人意外的是,到达这里的只有赛罗一个人。

行动力一直十分惊人的他在知道任务内容后直接单刀匹马地杀过去,在杂鱼AB倍感挫败的目光中快速地解决完了任务,只留给他们一个潇洒帅气的背影用来膜拜。

由于任务顺利完成,一行人便直接返回总部。

在踏入总部的大楼中之后,杂鱼A终于忍不住问道:“赛罗,梦比优斯不是说和你一起来吗?为什么没有看见他?”

赛罗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是难看。

“梦比优斯?”他咬牙,突然抬脚踢翻了身边堆得整齐的空箱子,声音猛然拔高得仿若惊雷炸响:“我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谁知道他什么意思!!”赛罗用满是怒火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乱倒在地上的纸箱们,又发泄般地将离他最近的那一个狠狠地踩扁,一边踩一边还很是烦躁地不断念叨着,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过人们似乎都顾忌着什么,都只是远远地望着,往这边投来惊疑不定的目光。

杂鱼A与杂鱼B已经在他突然爆发时就被吓得窜到了不远处的一个传真机后躲着,虽然瑟瑟发抖却也没有离开——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都听清了赛罗愤怒又暴躁的话语里的内容。

赛罗和梦比优斯闹矛盾了?而且梦比优斯最近一直在找各种理由来避免和赛罗一起行动?而且,最大的问题是,赛罗并不知道梦比优斯为什么要这么做??

杂鱼AB对视了一眼,都感到十分地惊讶。

还未等他们想好该怎么开口来暂时制止这个如果真的要闹就绝对会翻天的赛少爷,那个人就已经自发地对蹂躏纸箱这件事感到了无趣,也不管地上那片狼藉,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

“我说,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到现在才敢从遮挡物后面出来的杂鱼A一脸后怕。

“……要不要等会问问梦比优斯?”难友杂鱼B提议。

“你去问,我反正不问。”

“等会本来就要去和梦比优斯长官汇报情况,你确定人在面前你忍得住不问?”

“……”

“……”

不远处的电梯发出一声标示着到站的轻响,还在纠结的杂鱼AB下意识地回头,话题中心人物就这样极为突然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总是显得积极阳光的梦比优斯那面无表情的模样甚至可以算是阴沉的,他微微皱着眉,眼底覆有一抹沉重的阴影。

“长官!”杂鱼AB条件反射地端正了姿态,并向他敬礼。

“嗯。”梦比优斯将视线移转向他们,正打算扯出一个笑容,却一下子留意到了那两人身后的狼藉。他盯着那片混乱沉默了好半晌,直到杂鱼A忍不住担忧地开口询问:“长官,怎么了?”

梦比优斯疲惫地眨眨眼,好像这才回过神来似得。

“赛罗他是一个不能遵守约定的人,”他突然说:“我不再相信他了。”

这一波冲击比之前赛罗发火时更令人惊愕,杂鱼B几乎是想也没想地就问出了口:“为什么??”

梦比优斯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他开始讲诉缘由并举了几个例子。

 

赛罗这个人在加入梦比优斯的团队之前一直都是一个独行侠,团队意识低下到近乎为零。在梦比优斯和他仅仅两个人一起出任务时还好,但在一群人一起行动的时候这个弊端就不可避免地暴露了出来。

考虑到这个情况,梦比优斯基本都会给他安排一些只需要少数——甚至一个——人的任务。而在出任务之前,赛罗都是一抹唇角、仰着头,自信满满地保证这件事情交给他绝对没问题。想到他的实力,队伍里的确也没有谁会怀疑他达不到目标。

结果,到最后赛罗基本都是自己一个人浪high了,忘记了那个保证和约定,导致梦比优斯在几乎每个团队任务时都面临了各种程度上的问题和损失。

“你们两个也基本都在,每次因为他的任性造成了多糟的后果你们也都知道吧,”说到这里,梦比优斯揉了揉眉心,看上去真的是累坏了:“就像是上次那个保卫战,给他说我们在这边顶着,他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去把那个已经被我们查明位置的敌方智脑给干掉就行了。赛罗他当时也答应的好好的。”

“结果呢?!”梦比优斯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愤怒:“他居然在过去的中途绕路去打他意外发现的佣兵团去了!不仅没完成任务还一点都没有向我们汇报!导致我们在防线崩溃之后只能强行调整计划,白白增加了不少伤员!他一直联络不上我还以为他……最后他居然还向我邀功!我真的是……!!!!”

梦比优斯越说越气,突然上前几步把其他的几个样貌还算完好的箱子狠狠地一踢,也开始折腾它们起来。

杂鱼AB目瞪口呆。

长官气得ooc啦!!!怎么办!!!!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待在一起久了就会互相影响吗?!!!

与赛罗之前发火时的情况不同,围观群众在增加的同时,也有不少人向梦比优斯靠近,和他打招呼并尝试进行安抚。明明是在愤怒之中却也还牢记礼仪的梦比优斯下意识地停止了动作、并对那些人的问候进行回应,暴力的破坏举动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制止了。

人们围着梦比优斯,和他交谈着带他离开了这片区域。

 

杂鱼AB这时才放下心开始讨论了起来。

“虽然梦比优斯他那样说了,但我还是觉得他和赛罗的感情明明就很好啊。”

“而且配合也很棒。”

“我记得他们一起出去做任务的时候,虽然也有迫不得已的因素在啦,但是各种搂搂抱抱就很让人瞎眼啊!”

“还有他们任务结束了之后,真的超喜欢互相之间肢体接触一下的好吗!比如赛罗风一样地跑过来勾住梦比优斯的脖子向他炫耀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又比如梦比优斯一把抱住赛罗表示自己的担忧什么的。”

“对对,还有各种战斗受伤了之后他们的互动和爆发,我简直没眼看好吗。”

“虽然的确出团队任务的时候被赛罗坑了很多次,但在那之后的场景都很……嗯,微妙啊!”

“你是说赛罗跑回来救场的时候的那些?”

“是啊!就说梦比优斯他刚刚说的那件事吧,那次要说伤的最重的就是梦比优斯长官他自己了吧?本来他就主要负责为那个不能移动的仪器防御四面的攻击,在赛罗那边没动静的情况下完全就是苦守不说,尤其是他的屏障破了之后,我当时还以为他就要交代在那里了!把我给吓得……”

“啊我也印象深刻!他当时受伤了,又一直联系不上赛罗,明明自己都很不妙还疯狂地担心别人,又着急又不得不同时再为我们这些小兵改变战略安排后路。他去断后的时候我都想直接一拳给他打晕带走了!”

“结果那个时候赛罗是因为浪得太开心了完全没有注意到长官有联络他……那次是赛罗坑我们坑得最惨的一次了吧?可是,就算是这样,那之后发生的事还是让我终身难忘啊!”

“哈哈哈哈哈我也是!赛罗跑回来救场的时候,说实在的,我首先想到的不是责怪他,而是立刻觉得我们有救了。”

“是啊!毕竟他那么强……不过重点果然还是赛罗他发现梦比优斯双腿伤重到无法跑动那里吧?!”

“卧槽,我当时,瞎了好吗?他们居然在那个时候都还打配合!因为梦比优斯不能移动,赛罗就抱着他跑,托着他的臀按着他的背,然后梦比优斯把下巴搁在赛罗的肩膀上,两只手环过他的脖子不停地朝他身后的敌人射击来阻止他们靠近……要不是当时风沙太大沙子糊了我一脸搞得我看不清楚的话,我绝对鼻血飞溅三千尺好吗?!”

“啊我去你别说了!就是因为他们每次都在最后来这种瞎眼的操作我才一直没能去投诉赛罗啊!!”

“而且他的确救场救得漂亮。虽然一想到我们出问题也是因为他就很不爽。”

“反正要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我第一个不信,赛罗每次坑我们坑完了,下一次梦比优斯长官还是相信他能做得很好,这难道不就是传说中的恋爱使人盲目吗??”

“就是啊,虽然他们现在这样一副要闹掰的样子,但我就是觉得他们绝对只需要见个面然后做点什么就风平浪静了。”

“而且我看上面现在的组队分配,感觉很有可能以后出任务就是他们两个人组小队了,这样也坑不到我们——虽然也看不到狗粮了——谁叫他们两个人组合的时候赛罗就基本上没坑过啊?!”

“说到这里,我又在想……要说他们两个有问题的话,每次在那里搂搂抱抱的,这都没有擦X枪X走X火难不成是性X冷X淡???”

“你闭嘴。”

-完-

其实在梦里赛罗是说话说得最多的,但是由于他说得太早了,醒来后基本忘光了_(:3」∠)_

还有小梦举的例子,我记得至少说了五个例子!!!五个!!!然而我现在只记得一个。゚ (′っωc`)゚。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