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魔法系列】金鱼与气球

*有形态改变预警

*并不是变成了全鱼或者真的气球_(:3)∠)_

 ——————————

1、

赛罗一脸不爽地趴在鱼缸的边缘,手上牵着的那根绳子的另一头正牢牢地拴在梦比优斯的腰间。

“我简直像个观赏用的金鱼。”他不满地抱怨,鱼尾随着他的心情而胡闹地拍打着水面。

梦比优斯飘在空中,闻言歪头想了想:“那我就是气球?”

他们两个现在都微妙尴尬地待在原地,接受着若干人众打量的目光。梦比优斯是由于失去了在空中移动的能力,只能悬浮在那里无计可施,而赛罗则仅仅只是因为他现在呆的这个鱼缸,实在是……太小了!!

事情要从他们两个都中了邪恶宇宙人的魔法开始说起。

 

2、

原本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任务。

在光线的轰击下,四处作恶的宇宙人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正常地炸裂成了碎片。赛罗帅气地转过身背对着爆炸对站在他身后的梦比优斯摆个了帅气的pose,配合着身后爆开的光芒,简直酷炫得不行。他这自恋的模样引得都快对此产生抗体的梦比优斯回应式地笑了笑——连夸奖一句都懒得夸了——也就是在他们两个人都放松了警惕的这个时候,两束光突然从宇宙人的躯体碎块中激射出来,击中了一时反应不及的他们。

赛罗猛地失去平衡扑倒在地,脸差点被砸平。而梦比优斯则一脸茫然地开始往上飘,在手脚并用地挥动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既无法停止上升的趋势也没办法在空中移动之后,就果断地向在星球另一边采集材料的希卡利发送了奥特签名。

“切,什么情况!”脸砸得生疼的赛罗双手撑地,努力地想要站起来,双腿却像灌了铅似得难以控制,他甚至都觉得自己感觉不到有膝盖的存在:“喂,梦比优斯!你怎么样了?”

“赛、赛罗,”梦比优斯惊讶的声音从斜上方传来,似乎是诧异得完全忽略了他的问题:“你原来是人鱼吗?!”

“哈?”赛罗努力地抬头转动脖子确定梦比优斯的方位,见那个人不知怎么想的,不仅跑到了空中,还在继续往上飞,他倍感莫名其妙:“你在这个时候要去哪里?”出于一种迷之自尊心,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现在遇到了困难这件事,还在假装若无其事地暗中施力想要悄悄解决——虽然趴在地上一点也不帅就是了。

“赛罗你是鱼啊,我一直都不知道!”梦比优斯还在惊叹。

“你要去哪里!不要一声不吭地又乱跑啊!”赛罗继续追问。

“明明没有打湿水为什么会变成尾巴?赛罗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你们种族的事情吗!”

“难道是又注意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我这次就挑明了给你说,你这种举动让我很不爽!你有本事等我一起走啊!”

“……诶?”

他们微妙地停止了一瞬。

“你说什么尾巴?”

“我不是想去哪里……”

在一旁观察了半响的希卡利默默等到他们的对话终于对上了之后,才飞过去,一把抓住梦比优斯的手腕,在他开心地道谢声中拉着他缓缓降落到地面。

赛罗瞪大了眼睛:“希卡利!!”撒手!!!

“你们大概是中了魔法,”希卡利果断无视了赛罗冰冷的视线,冷静地宣布:“具体情况还需要回科技局进行分析。”

梦比优斯乖巧地点点头,赛罗这时才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扭头看向自己的身后。

那是一条红蓝相间的鱼尾,泛有光泽的鱼鳞上的花纹和他腿上的那些极为相似——和他曾经拥有的腿上。

“这是什么?!!”赛罗惊愕地探出右手往后摸,在糊了满手迷之黏滑的液体后使出全力想要坐起或者站起,却只是挺着尾巴在地面上一阵乱拍。

表面上和原来的自己没有任何的区别的梦比优斯看这新奇的画面看得两眼放光,一边又控制不住地斜飘起来,一边难掩兴奋却也担忧地询问身旁的人:“希卡利,赛罗他这样没有问题吗?需不需要泡在水里?”

希卡利看了看他,将自己的姿势改成一手抓住他的大臂,一手按住他肩膀的样子,把梦比优斯牢牢地按稳了之后才开口回答:“不用担心,他可精神得很。”

“总之,先向警备局发送奥特签名吧,我们需要人来把这个家伙给抬回去。”

 

这时,根本就没有抬头看他们的赛罗还在一心一意地努力乱动着,扬起一大片灰尘。

 

3、

“这是一种能改变你们身体状态的魔法。”

希卡利在空中点出了一大堆面板来向他们展示实验室分析出的初步结论:“赛罗是双腿变成了鱼尾,也就是俗称的人鱼,除此之外的还要再分析;梦比优斯是身体内部质量发生改变,会不受控制地往上方飘,并无法自己移动。”

他说完,公式化地提了一句:“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我有问题!”赛罗立刻开口,憋屈地倒弯着的尾巴把水面拍得啪啪响:“这绝对是鱼缸吧!”他撑在缸边的手重重地掐住缸沿为了装饰而刻意凸出来的那一圈圆形带花的漂亮结构,脸上写满了不爽。

而且,这条莫名其妙的尾巴怎么能这么长!!!

有目测过自己现在待的这个鱼缸,本来觉得它拥有塞两个人进去都不会有问题的大小的赛罗努力地尝试着伸展开尾巴,却觉得整个人都被卡在了缸里。现在从侧面看,他就是一个U型,别说试着游一游了,连身体都展不开,就像被网兜给兜住那么憋屈。

“没错。”希卡利连掩饰都懒得,直接承认了。

“你……!本少爷不要呆在鱼缸里面!”

希卡利回想到之前赛罗趴在地上挣扎得像条咸鱼的模样,凉凉地开口:“鱼自然是该呆在鱼缸里。”

“我同意。”一旁的泰罗笑得“和善”。

 

作为一听见自家徒弟相关事件就跑得飞快到外星球去接人的存在,泰罗很是“良心”地一回来就把赛罗塞进了那个摆在科技局门口的到大不小的水缸里——虽说他最开始也对自己负责搬运赛罗的分配表达了不满,但,科学家总会找到理由展示这样才是正确的……于是他就只能好好地折腾某个兔崽子了。

对赛罗面临的问题的解决方案就同时在希卡利的默许下被这样不友好地定了下来,而相比之下,他们对梦比优斯的情况就考虑很多了。

刚进实验室希卡利就提出了不少的方案。

要说到抑制住梦比优斯上飘的方法,其实有很多种。比如把他拴在座椅上,又比如让他穿上较重的铠甲、鞋子等等。这其中,尤其是让梦比优斯抱着重物这个方法,绝对不会显得微妙与怪异——只是对梦比优斯的身体负担比较大。

但以上这些都被赛罗和泰罗擅自地否定了。

“像什么话。”泰罗说。

某些又捆又绑的方法的确会使得画面有点糟糕。

“奥特曼穿什么鞋子。”鱼缸里的赛罗接上。

“奥特曼还披披风。”希卡利不以为然。

“他穿铠甲不好看。”赛罗又肯定道。

……你又知道了。

泰罗翻了个白眼。

梦比优斯在一旁乖巧地表示你们讨论,我都没问题。

“铠甲需要考虑的因素的确很多,”希卡利沉吟道:“尤其是在我们不知道梦比优斯的身体是不是因此而有了什么其他的变化的情况下,最好能使用使他的身体接触他物的面积最小的方法。”

于是他们找了一根材质特殊的绳子,让梦比优斯成了现在的气球状态。

赛罗低头看了看手下的鱼缸:“我觉得你们在针对我。”

泰罗/希卡利:“微笑”

 

现在实验室里其实不只有赛罗、梦比优斯、泰罗和希卡利这几个人,其他的奥特兄弟们也都在听到了风声之后接二连三地跑过来看热闹。

而希卡利之前所说的初步分析便是讲给在这里的这一群人听的。

“解决”完了赛罗的问题,希卡利抬头看向另一个中了魔法的人:“梦比优斯,”他的声音几乎是一秒就柔和了下来:“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我没有问题,”梦比优斯摇摇头:“其实除了不能控制移动之外还是挺习惯的。”

“那就好。”

“喂!”赛罗的头上冒出好几个代表愤怒的十字:“我说了我有问题!!!”

希卡利斜了他一眼:“换一个大一点的水缸也不是不行。”

“?!!那赶快给本少爷……”

“不过,”希卡利打断他的话:“你得把梦比优斯交给我。”他对他伸出手:“绳子。”

“凭什么啊,”赛罗顿时像个护食的兔子一样绷紧了身体:“我和他可是那什么、中魔法的同僚!”

“进了大的缸你还不翻天?”希卡利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梦比优斯的移动权控制在你的手里,我不放心。”

“……”赛罗抬头,正好对上正看着他的梦比优斯的视线。无法无天的大少爷撇嘴,下意识握紧手中的绳索,低声嘟囔:“不换就是……”

希卡利对他难得的服软毫不意外,只是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向梦比优斯等人点头示意后便走向另一个房间继续研究数据,而其余人众则一个都没有离开。

泰罗一副恨不得让绳子再长一点的模样站在鱼缸旁,与梦比优斯各种交谈的同时也不忘在话语间各种掺杂对赛罗不利的言论,强行从师徒友好安慰环节变成两人互怼众人和事再到赛罗一人顶着多人连环施压的场景,梦比优斯高高地飘在空中,完全劝不过来。

但作为其中一位当事人的父亲的赛文,却没有在闹哄哄的人群之中帮赛罗说话,他甚至都没有站在那附近。

只是因为,作为一个老父亲,他现在的心情真的是太复杂了。

 

赛罗一面对梦比优斯就容易这样。

向来自我感觉超好、自信心爆棚到可以说是自负的他很少有因为别人片面的说辞而改变自己决定的时候。但一旦那个决定和梦比优斯相关,赛罗那过剩的自我意识就会不自觉地缩了脚,然后,做出一些可以算是服软的举动。

这代表着什么,赛文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

人堆中出现了小小的骚动,赛文看过去,视线完全被若干人众的后背挡住,只能听见赛罗的一声惊呼。

 

“啊!”

赛罗仰头。

由于说得太激动,握紧的手一个不注意松开,绳索从掌心中滑了出去。赛罗反应过来后立刻撑住鱼缸努力伸长手想要抓住绳尾,却在失败了的同时还差点将鱼缸带翻。

梦比优斯缓缓地往更远处飘去。

离鱼缸较近的几个人都下意识地伸手将缸扶住,而位置正好的杰克立刻飞起来,拉住绳索缓缓下降,最后落于地面,在对梦比优斯点点头后将绳索递给视线一直黏在其上的赛罗:“你小心一点,科技局的天花板很高”老好人杰克语调温和地劝诫。

“你这样我们可不放心把梦比优斯交给你。”佐菲威严地补充。

“知道了知道了。”并没有听出他的话中话的赛罗接过绳子赌气似的往自己手臂上缠了好几圈,而get到了重点的泰罗则狠狠地给了佐菲一个来自六弟的“爱”的瞪视。

“你以为缠上就没事了?”泰罗语气嘲讽:“所以我说还是把绳索拴在随便哪个重物上就好,这样梦比优斯也不用因为某个人的疏忽而担心。”

“拿到我手上了就是我的!”赛罗很是不服地大声地声明:“他是我的!”

“做梦去吧兔崽子!他永远不可能是你的!”

“梦比优斯就是我的!他现在就是我的!”

可能是由于吵得太投入太起劲,赛罗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劲爆的一句话,还在和泰罗进行十分没有水平的互顶,而其他围观群众连同本在劝架的梦比优斯都一个接一个地渐渐没了声——赛罗这算告白了吗?!!

赛文在心中叹气,抬头看向话题的主角。那个向来迟钝得不行的幺弟正满脸不自然地僵在空中,视线移转到一边,脸也有些泛红。

这两小子,明显是两情相悦的啊。

要说赛罗有了反常,梦比优斯其实也是同样。虽然平时从未说过什么,但他一旦听见和赛罗有关的消息都会立刻笑得灿烂得过了头,连连追问,明显一副上心得不得了的样子——泰罗已经不知道因此暗搓搓地捏碎多少杯子了。

 

“别吵!”

希卡利的声音从房屋的一角传来,告诉他们无关人士赶紧撤离,不要影响他的数据分析。奥特兄弟们又你一言我一语地叮咛了几句,才一个接一个地往外离去。

赛文这时才上前,也和赛罗与梦比优斯随口谈了两句。

 

他们这两个孩子,总是因为自己的理想和目标而忙碌,目光过多地集中在自己要做的事上,以至于明明都互相迷恋着对方,却次次都自以为正确地强行转移开注意力,导致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一直像那样不上不下地吊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进展。

他们都觉得和对方在一起是错误的吗,当然不。他们只是需要一点和对方单独相处的时间和空间,悠闲自在地,好好地聊一聊。哪怕交流的内容只是一些日常也好,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情况下,话题总是会不知不觉地歪到心里话上去的。

赛文向两个年轻人点头示意道别,不显异样地走到实验室外,带上了门。

这次的事件,正好给了他们机会。

 

4、

实验室里清净了下来。

 

“赛罗,”梦比优斯首先开了口,声音里带有浓重的好奇:“能谈谈你穿越平行宇宙时发生的事吗?”

“恩?好啊。”赛罗仰头看他,又因为过于麻烦还是转回了视线:“那就说说我是怎么打倒那个到处乱串的纳克尔星人的吧!”

“嗯!”

虽然只是一些和怪兽与宇宙人对战的日常,但赛罗乐得炫耀,梦比优斯也乐得凝听,说着说着,话题就不仅限于赛罗自己的故事了,梦比优斯也开始讲述了起来。

“你的经历也不比我的差嘛。”赛罗听着梦比优斯那也是多有变动起伏的各种经历,真心感叹了一句。

“不过赛罗你能穿越各种平行宇宙,一定有见过很多很新奇的东西吧!”说到新鲜事物,梦比优斯的两眼都在发光。

“哈哈哈,那当然,我给你说,我可是忙得很……”

明明是在讲诉自己穿越在各个宇宙之中大显神威的故事,赛罗却不由自主地小了声音,回想到之前绳索从自己手中溜走时的场景。

在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那夸张到不可思议的慌张他到现在都还能有所感觉。赛罗又一次忍不住摸了摸缠绕在手臂上的那几圈,再抬头确认了一下梦比优斯现在所在的位置。

似乎从未移转开视线的梦比优斯对他疑惑地偏头。

“赛罗,怎么了?”

“……没什么。”赛罗扭头,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直接脱口而出另一个话题:“我说你啊,平常就那么忙吗?”

“诶?作为警备队的一员,我们不能松懈下来……”

“是是是。”

梦比优斯要是飘走了的话。

赛罗心不在焉地想。

现在根本就不会飞的他别说追上了,连碰到那人都没办法做到。他们像这样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水里,也是隔得远之又远,和他们平常一起并肩作战时的距离完全不同。

想到这里,他竟然无端地有些烦躁。

“根本就没有变化。”赛罗嘀咕,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有说出声的他发出的音量却是不小。

如果解开绳子梦比优斯就会不断地远去,那和平常的他又有什么区别?自己每次回光之国都见不到人,好不容易有空闲想要多呆一会的时候他也连续好长时间都没有回来过哪怕一次。像这样见也见不到,碰也碰不到的状态,和拴住他的绳索从自己的手中滑走了又有什么区别?!

“赛罗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这家伙,”赛罗在梦比优斯疑惑的提问声中加大了音量,显得怨气满满:“我每次都找不到人啊!”

他其实平常从没思考过这个问题,最多是遇到的时候不满地嘀咕几句,便很快地去忙该做的事情,把那一点小情绪抛在脑后。但这次当他将埋怨脱口而出的时候,他却莫名地觉得自己已经为此烦恼过很久,也怨念了很久了。

“赛罗你才是,”梦比优斯竟然不甘示弱地顶了回来:“总是在不同的宇宙中穿梭,根本找不到在哪里吧?”

“我那是有正事!”

“我也不是在玩啊!”梦比优斯也提高了声音,他们的视线撞在一起,眼里都满是不服。

“赛罗,”他突然说:“拉我下来。”

“?!”赛罗没料到梦比优斯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他也乐得这样,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动作。

梦比优斯缓缓下落,在接近鱼缸边缘时他突然弯腰伸出左手,抓住了在赛罗两手间空出来的那一块区域,施力把自己也往鱼缸旁拉动。赛罗下意识空出右手来抓住他的小臂,同时身体困难地稍微后仰想给他让出一点空间来。

梦比优斯的右手也成功地抓到了鱼缸的边缘。

现在由于他有两只手抓着重物来控制住自己上飘的趋势,梦比优斯变成了身体斜斜地,脑袋在下,脚却漂浮在高处的姿态。

绳索的末端牢牢地缠在自己手臂上的赛罗打量着他,摸不透他的意图,倒也毫不担心他会因为抓不稳而又飘走——再说了,他的左小臂也还在自己的手里呢。

赛罗觉得梦比优斯现在这个样子,很是像那些童话故事里的小精灵,或者神话里那些下凡的什么仙人的姿势,因为身体轻飘飘的,就选择将头凑到那些他们喜欢的人的身边……

他们喜欢的……

梦比优斯弯曲了手臂,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了。

赛罗听见的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很喜欢梦比优斯。

只是由于战士的目光永远是向前看的,他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而梦比优斯也一样忙得不见踪影。

这次能够一起去剿灭邪恶宇宙人也不过是他在回光之国汇报情况时,正好遇见梦比优斯和希卡利要出任务,佐菲正好在提到再加上一个人一起行动,而他自己又正好很是空闲……在这些正好的合体下,他才难得地又一次和梦比优斯一起去出了任务。

他们……他们……

啧,为什么感觉就像是在逃避一样?!!

赛罗一下子拧起了眉头。

梦比优斯在这时开了口:“我能和你待在一起,很开心。”他近在咫尺的面容笑得灿烂,毫不掩饰地说着内心想法:“你不开心吗?”

“!”赛罗一惊:“当然不是!”他下意识地动作了身体,鱼尾卡在鱼缸内滑动:“只是、只是这个水缸太小了我根本不能活动啊!我……”

“再忍耐一会。”

梦比优斯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他,只是莫名僵硬地犹豫了一会儿,忽然伸头在他的唇角啄了一口。

“……”赛罗诡异地沉默了,他抓住梦比优斯小臂的手缓缓地收紧,掌心里细微的颤抖也不知是他们两个之中的谁引起的。

“梦比优斯,”他很是认真,很是认真地说:“你把手放开一下。”

梦比优斯涨红着脸,闻言忐忑又不解地松开手,左臂却突然被猛地一拉。

赛罗突然在鱼缸中翻了身,滑腻的鱼尾成功地让他在溅出一大片水花时动作成功,并在他把握着时机又往梦比优斯的腰上搭上左手时顺利地把那个人按到了鱼缸里。

球形的鱼缸很难固定住身体位置,梦比优斯跨坐在赛罗的鱼尾上,下意识地将膝盖下压想要撑住身体,却一个打滑,把自己整个人都摔送到了赛罗的怀中。

赛罗顺势将他搂紧了,在梦比优斯抬手按住他的身体抬起头来时猛地凑了过去。

“忍不了了。”

他说。

 

5、

最后,梦比优斯由于泡了水,质量增加而再次落于地面,而赛罗由于获得了真爱也变出了双腿。

可喜可贺。

 

梦比优斯:“那我们这算是复原了吗?”

赛罗:“……好问题。”

-完-

 

小后续:

(实验室里没有监控?不可能的。)

希卡利(淡定评价):“看来梦比优斯真的很喜欢赛罗。”我就做个研究为什么要吃狗粮。

泰罗(爆炸边缘):“是……啊,呵呵呵呵呵呵。”那小子死定了,绝对绝对死定了!变成天边的烟花吧混账兔崽子!!!

赛文(看似沉稳):“六弟,别激动,你想把实验室毁了吗。”儿子,加油!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评论(16)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