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另一个世界(2)

*1

*对话、科普、过渡

*PTSD警告

——————

3、

他没在第一时间观察地形与分析情况,是一件极为致命的错误。若是运气不好,他出现在的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环境,那他现在肯定已经不复存在了。

梦比优斯坐在原地反思,呆愣地看着那几个研究他的皮——哦,不,是衣服——上的胸灯熄灭原因的工作人员,等待着他的下一次上场。

 

在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看见安培拉的瞬间,他的脑海中的意识就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绝对、绝对不能被击中。

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由于躯体被完全破坏而倍受折磨的日日夜夜,那蚀骨得令他几乎崩溃的痛苦渗透入灵魂里,使他在银十字里蜷缩着度过了从未有过的漫长时间——最终一战时梦比优斯确确实实是死了,后来再次拥有的身躯不过是靠着光的奇迹而强行凝聚而成的产物,随时都有可能因为躯体的不稳定而再次消散得一干二净——所以清楚自己状况的他才放弃了和伙伴们最后相聚一晚的机会,直接痛苦又难过地和他们告别,与希卡利和佐菲队长一起离去。

幸运的是,那两位迅速地发现了他的异常,将他送往银十字……

梦比优斯知道,这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他也曾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努力地催眠自己,这些不过是从此之后再也不会碰到的噩梦。但在看见安培拉的身姿时,他那遥远的身体记忆还是被唤醒,明显虚假的疼痛翻涌在体内,他几乎是难以自控地颤抖了一瞬。

但哪怕是这样,梦比优斯当时的第一反应也是立刻做好战斗准备。要知道,他从来不是一个在面对困难时会退缩的人。

不过这些都不能成为他犯错的借口,他应该……

 

“日比野先生,你再穿上试一试。”工作人员的声音忽然从面前传来。

“好的。”

梦比优斯下意识地应了一声,这才回过神。他起身向他们微笑,暗自放松不自觉握紧的拳头。

说起来,现在倒是有一个好处——他和那个人不仅姓名相同,就连身姿也和他自己是日比野未来时完全一样,这省去了不少麻烦。

梦比优斯接过皮套,开始不太熟悉地往身上穿。

 

按照剧本规定,梦比优斯奥特曼需要在后台待机很长一段时间,而赛罗奥特曼就是个大忙人了。虽然偶尔会由于怪兽与宇宙人的独场而下来几次,但梦比优斯每次都只能堪堪和他聊上几句话,然后又目送他离开——如果自说自话也能算“聊”的话。

“赛罗,这到底是?”

“啊?剧本你不是确定了的吗。”他凑近他:“老实交代昨天high到几点?”

“诶?不是,这里是……”

“诸星真!准备上场!”

“好!我走了,等会说。”

就像这样连续好几次自说自地之后,梦比优斯终于意识到——这个也叫作诸星真的人并不是他所熟识的那一个。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原本令他安心的队友一眨眼就没了,梦比优斯还是感觉相当失望的。更何况他在之前悄悄地尝试变身成奥特曼时发现自己的体内根本就没有光的力量,更是代表了他现在解决问题的手段和他现在所掌握到的情报的稀少,他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可以说是相当的迷茫。

但这种穿越时空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所以说实在的,他其实并不觉得慌乱。

梦比优斯可是一个心很大的人,认为事情总有解决办法。

于是当他花了一段时间也没能想出这件不算急切的事情的解决方法时,他性子里的随遇而安就跑了出来,令他将注意力转移到“眼前的事”上去了——也就是,怎么代替那位“日比野未来”将这场带给孩子们梦想与希望的舞台剧好好地演下去。

那个相貌、气息甚至名字都和诸星真一模一样的人已经和他大致交代了一下他接下来该做的事——上场后配合着“安培拉”比划比划,摆个大招的poss,“胜利”之后再意思意思当个背景板。总共没几句台词,也不需要做什么夸张到容易出错的动作,但梦比优斯还是在后台将某个人手写的剧本认认真真地看了好几遍,才安心地上了场。

 

演出很是顺利,在与各位演员一起挥手向孩子们告别之后,心情明朗的梦比优斯转过头,看向不远处已经脱下皮套,汗湿的发贴在面颊上,笑得神采奕奕的青年。

首先得解决这个。

他想。

 

4、

诸星真和日比野未来是好友,这是周围人都知道的事。而梦比优斯从遇见了这边的诸星真起,就没怀疑过这一点——所以他必须要和他谈谈。

人们各忙各的,负责收拾的收拾着,该离开的离开。梦比优斯跟着自然而然便带着他一起走的诸星真到了建筑物的外面,正打算开口,却见那人偏过头来,显得很是胸有成竹地对自己笑了笑:

“未来你小子有什么心事吧,现在方便说了不?”

“!”梦比优斯一惊,眼里写满了佩服二字:“你看出来了!”

诸星真得意地一抹唇角:“你之前一直在那想东想西的不怎么说话,我难道还看不出来?”

“嗯,”梦比优斯也没有犹豫,直接切入了正题:“真……不,诸星先生。”

青年因为他改变的称呼而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日比野未来。”

“哦?”诸星真明显不信:“这是什么新的玩笑?还是说你……”

他突然凑了上来,近到梦比优斯能看见他的每根睫毛。诸星真自说自话地抬手按住面前人的后脑勺,然后将额头抵了上去。

梦比优斯不由得一僵。

“嗯……没发烧啊?”稍微感受了片刻,诸星真坏笑,又退回到原来的位置:“噢~我知道了,精神病?”

“诸星先生……”梦比优斯皱起眉。

“真,真,真,真真真真”诸星真转头,将手枕到脑后,一副马上就要离开的模样“你再那样叫我可就走了。”

“……真,”梦比优斯妥协了,上前几步走到青年的正面:“总之你先听我说。”

他的讲解直接而且朴实,几句话就将现在的情况说了个清楚。

“你说你是和赛罗待在一起的时候突然莫名其妙地到这边来的?”

“是的”

“哦——”诸星真对此的反应自然是……不信。

在他们这个规规矩矩的世界里,所有乱七八糟的怪谈都是幻想,只存在于人脑所创造出来的虚构故事里。虽然也不是没有对奇妙的事物产生过期待,但在接触社会后的这几年里,他早就习惯了以现实的目光去看待问题。

他认定这是个玩笑,但另一个人更不可能放弃。

“请相信我!”

梦比优斯版的纠缠型游说法向来拥有极高的成功率,他一般只给人留下“被烦死”和“听你说”这两种选择,实在是让人很是无奈。

诸星真对他的这一套也是熟悉得不得了了,见他严肃成这个样子,就知道这个人的确对此很是认真。

诸星真勉强信了。

到达这个程度,着实费了梦比优斯很大的工夫,就连他们的走路速度都变得慢得和龟爬差不多了。

“也就是说,”终于把话给听进去了的诸星真最后总结:“魂穿是吧?”

“我就说你小子什么时候去偷学了几招……”

“魂穿?”梦比优斯不解。

“就是灵魂穿越,其他世界的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的身体里,替代之前的那个人在这个世界活……”诸星真越说越觉得不对:“喂,你有没有感觉多了一份记忆?”他的脑海中跑过多本穿越小说的设定,不管是身体被外来灵魂强行侵占还是灵魂吞噬或融合都不是他想看见的情况。

“没有。”梦比优斯诚实地摇头:“我想日比野先生应该是和我交换了。”

光之国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他曾在希卡利收藏的关于多元宇宙研究的书本里有看见过相应的记载。

诸星真闻言,几乎是立刻松了一口气。他意识到自己就像信任日比野未来那样信任着这个人:“你们奥特曼对这种事情还挺了解的嘛。”

“希卡利的研究范围很广”提到自家好友,梦比优斯的神情立刻变得柔和。

“那未来那家伙在那边……”

“请放心,赛罗不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就乱动手的人,”梦比优斯对自己的同伴很是信任,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棕色的眼睛都仿佛在发光:“而且还有希卡利和哥哥们在,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是吗?”就凭诸星真自己对赛罗这个角色的理解,他还真对此抱有怀疑态度——不过那个奥特混混也的确不是个会在不清楚立场的情况下也完全不听解释的人——既然已经从梦比优斯的口中得到了保证,诸星真也还是感到安心了不少。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一下子又恢复到之前那种吊儿郎当的状态。

诸星真双手插兜,装模作样地仰头,想象了一下:“我记得那个希卡利是科学家吧?这种事情他能处理不?”

他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在微风里、金光下,带笑的眉眼也柔软不了面上的那分俊气。

诸星真知道自己这样向着阳光浅笑的模样很是好看,酷爱耍帅的他也早已把这些pose融入到了自己的生活里,成功地演绎了什么叫做“一举一动都潇洒又帅气”。

而这一次他刻意地想起自己这个动作的魅力,也不过是放下心来的瞬间就突然恶趣味起,想要看看身旁这个换了芯子的家伙能不能让他看到“那张脸”露出一时间呆滞的神情——就像他的某些粉丝一样。

本质上来说和日比野未来十分相像的梦比优斯首先就没辜负他的第一个期待,在他的问题抛出后,青年果然认真又礼貌地转过头来看着他。

但……

“他一定知道办法”梦比优斯的神色正经,甚至没有一点停顿地回答得毫不迟疑:“我曾经有在他那边看见过类似的研究。”

这个简直和他所熟识的未来完全一致的反应——无视。

诸星真倍感无趣地撇嘴,暗想到某个逼王肯定也很喜欢在这位面前展示自己,梦比优斯多半已经看习惯了——绝对不是自己的魅力值出了问题。而且,话说,这家伙刚才那句话的信息量蛮大啊?!

“喂,你怎么不早说!”诸星真一把勾住梦比优斯的脖子,显得兴致满满:“快给我讲讲到底什么回事?”

“宇宙中偶尔出现的时空乱流会使得灵魂和身体分开,”梦比优斯认真地回想:“像我这样直接到了其他世界的日比野先生身体里的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乱流使得我们的灵魂进行了交换,这种时空乱流是小范围和定向的,按照记载,只要再发生一次我就能和日比野先生交换回来了。”说到这里,他按了按自己的心口,抬头看向天空:“和那个研究中的一样,我能感觉到在很远的地方有个什么和我有着链接,那应该就是日比野先生的灵魂了。”

“那你能和他交流不?那个什么灵魂对话?”诸星真意味不明地抬手比划了一下:“就像你和其他奥特曼在某个奇怪的空间里面对话一样。”

“抱歉,不能。”梦比优斯垂下眼帘,面上的神色很有让别人也同样感到遗憾的感染力:“我也没有办法联系到哥哥们。”这和曾经某一次的情况过于相似,所以他才立刻明白了自己是在另一个世界。

诸星真看着他露出的那副不仅毫不违和,甚至还很是熟悉的神色,深刻地觉得自己最开始没认出面前人已经被交换了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没有道歉的必要”诸星真抱胸,忍不住将刚刚的想法说出了口:“你们可真是有够像的,所以果然是那个吧?‘我就是平行世界的你’什么的。”说起来,本来他和未来被选过去饰演那两个角色,就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气质与性格和他们接近,这么一想,好像也不觉得意外了。

“那是什么?”听见了新鲜的说法,梦比优斯疑惑地歪头。

诸星真看着身旁人那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跨世界代沟"——不,应该是“跨宇宙代沟”吧?

“……好吧,”虽然从不放过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但他还是忍不住先吐槽了一句“至少那家伙听得懂我在说什么。”

“……对不起。”梦比优斯诚恳地低下头。

来了来了。诸星真想:刷地一下道歉然后莫名其妙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他们果然还是相像得不行。

于是他也习惯性地,顺势拍了拍身旁人的肩“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勾起唇角笑得自得“我给你随便讲一下你就懂了。”

“嗯!”同样有感受到某两人相似度的梦比优斯弯了眼,神情自然又放松。

 

5、

光之国内。

“赛罗……先生。”日比野未来坐在这个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座椅上,面色很是微妙地开口表明身份:“我不是梦比优斯。”

“啧,我说……”赛罗那原本代表着不相信的话语一顿,回想到刚才梦比优斯的反常,他不由得皱紧了眉:“你是什么人?”

“我叫日比野未来。”未来立刻开始解释,把他现在所知道的一些事情一串溜地说了出来。来到异世界的紧张使他语速较快,连身体都有些僵硬。

“舞台剧?”赛罗嘀咕,但明显没有探究这个词汇的含义的心情。他看着面前的这个人,神情严肃地警告道:“如果你敢骗我,可得想好能不能承受得起那个代价。”

“是真的!”未来急于让赛罗相信自己,头和手都摆动了起来:“请一定要相信我!”

赛罗见他全身紧绷,神色焦急,脸上满是和某人简直一模一样的真诚。一时间他直觉性地……就相信了面前人的话语。

有过多次应对假货经验的赛罗还是想了想梦比优斯变化的前后,随即极快地做出了决定。

他起身走到日比野未来的身边,在对方由于他的动作也下意识站起来时,露出了一个随意中勉强算是带有安抚意味的浅笑:“总之,你先给我放轻松点”赛罗抬手,不轻不重地用手背拍了一下未来的胸口:“然后,跟我一起去见希卡利。”

他说完,转身跨了几步就飞上了空中:“跟上。”

日比野未来急忙小跑几步然后蹬地——完成了一个大跳。他又试着模仿赛罗的动作做了好几次,结果都只是达到了蹦蹦跳跳的效果,显得异常滑稽。

赛罗这时才飞了回来,他甚至都没打算落地,就那样悬在空中俯视着未来:“喂,你干什么呢,快点跟上!”

日比野未来很是窘迫“那个,我不会飞……”

“……”

 

最后未来像个麻袋一样,被赛罗扯着一只手腕拉飞到了目的地。科技局守卫看着他们的迷之登场姿势,一时间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年轻人的新玩法吗???

-tbc-

3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