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另一个世界(1)

*双魂穿设定,私设多

*为巴巴尔加了迷之挂(虽然他并没有出场x)

——————

1、

安培拉星人缓缓抬起手,圆环随着他的动作发出熟悉的清脆却危险的声响。

梦比优斯刚回过神,这样的场景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一瞬间,全身的肌肉都随着记忆的回笼而紧绷,他的头皮发麻,瞳孔收缩,没有丝毫犹豫就猛地往侧方翻滚,再接上好几个后空翻来迅速躲避即将到来的攻击。

安培拉的手臂挥起来又放下,预想的爆炸与震荡都没有发生。

梦比优斯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他压低身体,极快地摆好了备战姿势。

这时,一个熟悉的气息破开他那由于神经紧绷而几乎凝成一股的意识,向他不断接近。梦比优斯不自觉地分了心,他一边紧盯着安培拉,一边也向那股气息所在的方向靠了靠。

那是赛罗的气息。

“你没事吧?”已经到达他身后的赛罗又似随意又似慎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从语气上感觉他并没有把眼前的这位敌人放在眼里。

不要轻敌。

梦比优斯正欲提醒,已经相对放松了不少的神经却忽然捕捉到了一些奇怪的动静。他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稀稀拉拉地响动有一些稚嫩的声音,正大喊着“梦比优斯!”、“加油!”什么的来为他打气。

……诶?

梦比优斯一愣,意识到似乎有哪里不对。

难道是和自己一样,不知道怎么地也出现在了安培拉的附近的孩子?

他一下子感觉肩上的压力更重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安培拉……

由于有赛罗的存在,他毫不顾忌地直接稍微偏头想要确定孩子们的情况,却发现——有些挥着玩具、有些挥着小手的孩子们无一例外地坐在编排得整齐的座椅上,而梦比优斯他自己所在的位置相比之下要高上不少,看上去似乎是在一个舞台上???

梦比优斯这下彻底懵逼了。

没再给他多想的时间,赛罗放在他肩上的手突然意味不明地捏了捏,然后在梦比优斯摸不准他意图的情况下猛地向安培拉冲了过去。

梦比优斯吓得急忙往前追了两步,却见那两位连拳头都不碰身地,蹦跳着比划了几下。

??这到底是……

孩子们的呼喊声变得更加响亮了。

梦比优斯停下动作,赛罗与安培拉也拉开了一点距离站定。

“哼,愚蠢!”安培拉首先开口,压低了嗓音冷哼。梦比优斯这才注意到他不管是气息还是声音都和自己所知道的那个黑暗皇帝不同:“我是为了梦比优斯而来,懒得和你纠缠不清!”

放出一句微妙地话语后他向梦比优斯迅速跑近,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梦比优斯迟疑了一瞬,顺着他的力道往后退去。

“喂!别跑!”赛罗那说是焦急不满实则满是敷衍的声音从安培拉的身后传来:“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这下心里更是安定,他在后退中发现两人正在离开宽阔的平台,进入到一个略窄的通道内。

“台阶!”

陌生的男声用中等偏小的音量提醒了一句,梦比优斯立刻后跳,越过阶梯顺利落地。而这时,“安培拉”也已经放开了手,扭头走到一旁坐下,和身边的几个穿着工作装的人交流了起来。

梦比优斯开始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了。

他的视野其实从最初起就十分狭窄,仿若从洞中窥探着世界——他原本以为这是由于自己的神经过于紧绷、注意力过于集中而造成的——不仅如此,身体上的感觉也十分奇怪,好像在外表又包了一层什么似得,有些闷热,还十分别扭。

梦比优斯尝试着动了动手臂,果然感受到了一股不该有的拉扯力。但当他低头查看的时候,又没能看出什么问题。而且,还有那些……

“谁允许你在台上随意发挥了?!”之前那个陌生的声音带着怒吼向他逼近,梦比优斯茫然地抬头,看着面前这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挥动手上的小册子,对自己压低了声音发着脾气:“该下场的时候就给我下场!不要以为自己演过相关的电视就能擅自加戏,我们的表演时间都是有严格规定的,要不是刚才诸星和上西补救了一下,剧情就全部乱套了!你这样做除了给我们和其他演员添麻烦之外没有任何好处,听明白了没有?!”

梦比优斯下意识挺直脊背,大声回答:“是!”

“小点声!!!”男人看上去简直被他给气坏了,但就算如此,男人也依然压着声音:“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你的动静是不是?!”

“对不起。”梦比优斯乖乖地轻声道歉。

“下不为例。”见他态度诚恳,男人只是又告诫了一声,就忙碌地回头继续叮咛其他人去了。

 

这里应该是演员们进行上台前的准备的地方。

只剩一个人站在原地的梦比优斯下意识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虽然不记得那个专有名词究竟是什么了,但他还是能从周围这些器材、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和某个坐在那里补妆的女士那里推测出符合这些条件的特殊地点——更何况这里直接连通着刚才的那个舞台。

是的,舞台。不仅安培拉是假的,刚才的那个场景也不过是表演中的一部分,而那些孩子们想来应该就是观众了——不过赛罗是真的,那股熟悉的气息和那样随意又轻佻的声音和动作,梦比优斯自信不会认错。

看赛罗当时的反应,应该是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吧?

但,他和赛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周围那些人一副知晓他存在的样子?又为什么他的身上感觉这么奇怪……更主要的是,为什么赛罗会对这里熟悉?

他明明记得他之前是和赛罗一起在……

梦比优斯的思维顿了顿,心里涌上一种说不清是失望还是遗憾的情绪。

等赛罗从台上下来,去问问他好了。

由于心中的困惑暂时不能得到解答,梦比优斯皱起眉,走动几步想要观察到更多的情况。他的视线自然地扫过某个方向,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闯入眼帘。梦比优斯的眼睛一亮,欣喜地快步靠近并开口招呼:“泰……”

接下来的一个画面令他不由自主地一僵,立刻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泰罗”站在那里,唰地一下把自己身上的“皮”给拉开,脱下来后又转身去穿上了“雷欧”的“皮”。

假……假的????

梦比优斯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脑后,在那里他按到了一个和他刚才看见的画面里相对应的东西——是拉链。

所有的一切都不对。

梦比优斯这时才细细感知了一下。

他不在光之国,周围的奥特曼(除了赛罗)、宇宙人和怪兽都是假的,就连他自己似乎也并不是奥特曼的身姿,而是在身上套了一个相似的皮囊。

难道是……时空乱流吗?

清晰记得自己来这里之前的场景的梦比优斯,顿时感觉十分担忧。

时空乱流怎么会出现在光之国里面?!

 

2、

赛罗把梦比优斯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掌心贴着手背,用着抓住了就不愿再放开的坚定力道。

向来桀骜的他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温暖与专注,仿佛除了他眼前的这个人之外,他的眼里已经容不下其他。

“梦比优斯,”赛罗说:“我……”

手里突然一空。

刚刚还笑容柔和得似被镀上了金光的梦比优斯在他刚开口的同时就微妙了神色,随后莫名地一愣,扭头左看右看,一下子抽回手猛地站了起来。

同为奥特曼,赛罗能看出他的神情变化。

从疑惑到惊愕再到不安与慌张,那是他几乎没在他的脸上看见过的变化。好像在困惑什么的同时,对其心生惧意。

“喂,怎么了?”心中上涌的怒气被战士下意识的反应给压制。赛罗低声询问,声音里带上了一丝警惕,也左右看了看:“有什么情况吗?总不会是巴巴尔又跑过来……”

梦比优斯这才把视线收回来,看到他,似乎一下子安心了不少。又急忙坐下,凑近他压低了声音:“真,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

……

这是告白现场!

见梦比优斯后来的表现,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事情应该并不是一件大事——至少不会是什么邪恶宇宙人闯入光之国作恶之类的。

赛罗一放下心,就握紧拳,差点没忍住情绪直接吼了出来。

他好不容易想清楚了弄明白了,费劲力气为这个人搞到个短假并成功约过来,眼见着气氛正好,双手都给握到了掌心里,饱胀在心里的感情终于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却突然不明不白地被当事人给打断了,怎么一个卧槽了得!

还“这是哪里”,搞什……!!

见面前人眼里还是带有慌乱,赛罗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你是害羞了?”他挑眉,瞬间雷雨转晴。

“诶?”红银相间的奥特曼摇头,明显会错了意:“不是,真,我们刚刚明明在……”他的话语一顿,忽然又回到了之前那样心神不宁的状态。

“不对……”

“你到底在说什么?”赛罗一脸莫名其妙。

“你不是真……”

 

日比野未来感觉老天给自己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

他以为面前这个人是诸星真,是由于他们在“一秒前”都还一起穿着皮套在舞台上进行着演出,所以哪怕眨眼之间世界就变成了迷之闪亮、迷之高科技的样子,他也下意识地认为面前这个连声音都一模一样的人就是自己的那位好友。

但……对话根本对不上不说,他还能看出面前这位的脸上的神情有变化——皮套怎么可能能做到这一点?!也就是说……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颤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极快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与以往完全不同,明显更加真实清晰得仿若就是自己皮肤的触感令他全身僵硬,连将话语说出口都变得艰难。

“……赛罗?”日比野未来强压下负面的情绪,轻声试探。

“对,”那个奥特曼也察觉到了不对:“你有点奇怪啊?怎么了?”

活生生的真·奥特曼。

日比野未来忍不住想要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所以他这是……穿越了?

这个世界居然真的会发生这种事情???

-tbc-

*2

 

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梦比优斯:“我是梦比优斯,也是日比野未来。”
日比野未来:“我只是……日比野未来。”
赛罗:“不是,我马上就要到手的老婆呢?!”
诸星真:“呵呵,世界观不同无法交流←_←”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