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赛罗奥特曼列传捷德奥特曼之梦比优斯(完结)

*6

*还有梦比优斯视角番外一枚。

*下篇开启双魂穿剧情。

——————

11、

赛罗怀揣着玩偶,与日比野未来一起又在游乐区逛了好一会儿,嬉笑欢闹着,都高兴得像个孩子。

年轻真好啊。

围观多时的令人终于忍不住感叹:[感觉未来君一直都显得很开心的样子呢。]

[嗯,]赛罗低笑一声,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宠溺:[他总是这样的。]

那个青年正半蹲在金鱼池旁,兴致勃勃、认认真真地看着旁人的动作,一旦有人成功带走一条,他就会立刻鼓掌并激动地夸赞,引动得周围人也兴致高涨。

这就是梦比优斯总能吸引人注意的原因吧。

赛罗想。

像是太阳、火焰,温暖、炙热、耀眼,让人想要把这份火光握在手中……

有一个小孩牵着大人的手,叽叽喳喳地从身旁路过,赛罗随意地瞥了一眼,这才忽然回想起某件事来——孩子拿着冰淇淋。

看看手表,时间也已经过了正午,就算未来因为特殊而没感觉到饥饿,令人的这副平凡中年大叔的躯体也已经准备好要咕咕叫了。

吃完午饭后再来个甜品,想想也还是不错。

他敲下了决定。

 

午饭的食用稀疏平常,解决完后小走一会儿便到了目标摊位。他们两个人的手上都拿着冰淇淋,坐到了店旁的长凳上。

午后的阳光很好,但灿烂得有点过了头,没一会就能把人烤的头顶冒烟。因此,坐在这一片没有阴影的区域的也只有他们两人。日比野未来由于身体素质高于常人而对此没有太大的感觉,而赛罗则是因为人都已经坐过来了,不好也不乐意再开那个口,便假装若无其事地在光线中熬着。

他伪装得挺好的,这从未来完全没有询问他相关事宜就能看出来。

除去这一点,两人都还算是休闲轻松地坐在微风中,一边慢慢地吃着冰淇淋,一边聊着天。

赛罗不经意地一偏头,就见身旁这个露出一脸幸福神情的家伙由于吃得太开心,连自己的唇角沾了一小点乳白色的冰淇淋都都没能察觉,还在一下一下地舔着面前的食物,并继续着刚才的对话。

赛罗愣愣地看着那点本该很凉爽的东西随着青年的动作而晃动,并渐渐地由于那人嘴唇的温度而融化,变得越来越接近液态。在日比野未来的舌头又一次擦着它的边缘滑过的时候,赛罗终于忍不住伸手,弯曲食指用指节将他唇上的冰激凌蹭了下来。

柔软的触感,有些湿润……很舒适。

未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略有些不自在地抹了抹唇:“你直接告诉我就好了。”

“嗯”赛罗一口含住自己的指节,舌尖沾上牛奶的甜香:“但是这样我还可以顺便尝尝你冰淇淋的味道。”他说着这话时尽量让自己显得一本正经:“这就是双赢~”但尾音还是忍不住染上了笑意。

刚刚的举动与饱含深意的话中话令头一次体会到恋爱的滋味的赛罗一时间心猿意马,血液竟不受控制地开始往面上涌。

“是这样吗……”原来还有这种道理。

未来没注意到身旁人的异样,又在赛罗这里get√到了新的迷之逻辑的他突然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

“那,”日比野未来忽然俯下身子往赛罗手中的冰激凌上咬了一口,在冷气的刺激中眯了眯眼:“嗯,香草味的果然也不错!”

赛罗一下子僵住了。

冰淇淋在他的手里,没错。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还是左手。未来在他的右边。

也就是说,当这个人倾身过来的时候,脑袋和部分上半身都在他的怀里。而且……身体伏得这么低!这个姿势实在是太……!!!!

让他莫名地有点想……

 

[……赛罗先生,你想干什么?]

[操。]他骂道。

令人的声音就像忽然淋头的一盆冷水,赛罗瞬间噎得难受。

[什么?!!你想操?!!!不要啊赛罗先生!!!这可是我的身体啊!!!]

[你他妈闭嘴!!!]

令人还在坚持不懈:[赛罗先生你这样不觉得自己绿了吗!]

[死开!]

他在这两天里都快把自己上辈子积累的脏话都骂光了。

 

赛罗可以说是怨气满满地吐出了一口浊气,第一时间选择了利用换个话题这个行为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然他真的会忍不住想要给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来上一拳。

“从这个沙坑过去的地方还有一个艺术长廊,我带你去那里看看。”他说着,习惯性地抬手想要搭上青年的肩:“那边的画还挺有意思的。”

来自正装的束缚随着他姿势弧度的变大也在增加,赛罗意识到不妥,又悄悄地将手臂放下了。

不行。

他握紧拳头。

本少爷才不要头上绿绿的。

“好。”未来点头,回答的同时便十分行动派地站起了身。

就在这时,一颗足球忽然从身后飞来,正好撞到了青年的腰上。

赛罗向后转过头去。

本该只是随意的一个小小碰撞就完事的情况,日比野未来却一个踉跄,竟然直接跪倒在地。哪怕他在那一刻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东西,也没能保住它——已经有些融化的冰淇淋倾斜着从甜筒中滑落,摔成了一滩瘫软的污渍。

赛罗没注意到身旁人的异状——都是战士,不过是被球碰一下又不会怎么样——从球撞到青年起他的注意力就被其所吸引,直接跑到一旁捡球去了。等他帅气地将其抛回去,获得感谢后回头,看见的便是日比野未来全身僵硬的怪异姿态。

青年倒下了就没能站起来。

赛罗一时间竟有些不安。他快速地几步跑到未来身边蹲下,小心翼翼、试试探探却又不敢去扶——以前就发生过由于自己的大手大脚而使得梦比优斯伤上加伤的事,他可不想要再经历一次了。

青年意识到他的动作,于是转动眼珠,用温和的棕眼睛看着他,慢慢地扯出一个安抚性的笑,但微微张开的唇里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赛罗为自己帮不上忙的状况而感到气急败坏,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在心中各种逼问令人解决办法,把本就担心的令人也弄得一个头两个大。

直到维持着那个姿势好一会儿的日比野未来终于站起了身,他的心情才有所好转。

青年吁了一口气,姿态正常地活动了一下。

“你怎么了?”赛罗立刻问道。

“没……”

未来回答,抬手似乎是想要按向哪里,却顿了一下,又把手放下了。

“只是闪、闪到腰了……”他抿唇,眼神躲闪,就连嘴角的笑容都有些僵硬。

梦比优斯撒谎的时候就是这样,在战术性迷惑敌人时演技飙升堪称影帝,但在平常面对朋友时却会神情躲闪,不仅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心虚,甚至还会在稍微逼问之下立刻想要溜之大吉。

说谎。

赛罗盯着他:“受伤了?”

“……是。”未来低下了头。

与通过和人类合体来确保行动力的赛罗不同,他是直接用的本体化为人间体,伤势自然也会在身上体现出来。

这家伙,莫不是受了伤被放了个假吧?

赛罗在心中撇嘴。

多年都未能好好交流的他们再次相聚,却都伤痕累累。

“我说你啊,”他忍不住责备:“既然受伤了就早点说啊。”

“……对不起”未来垂眸,又急忙补充道:“只是小伤而已,刚刚那是意外……”

赛罗看见青年这样的神情,一瞬间竟有了揉他的脑袋的冲动,连整个肢体动作都顿了顿:“……重新买一个不?”

“诶?”

“冰淇淋。”

作为战士,会受伤也是难免的事,而且在他们俩个现在都彼此彼此的情况下,他还真没想到要说些什么——表示心疼?劝他小心?不。

赛罗转移了话题。

“这次试试香芋怎么样?”

“不用了”未来摇摇头,这时才想起来去拍膝盖上的灰:“其实也没剩多少。”

赛罗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小小的一滩,心中却想着其他的事情。

说起来,梦比优斯到这里来,真的是有什么任务吗?毕竟放假的话,大有能去的地方,但他却选择了这里。

不过……

赛罗回想到昨天刚见面时的情形。

按照梦比优斯的性子,只要是真的有事,不管别人将话题带到多远,都能在眨眼间又继续一本正经地将内容扯回去、认认真真地有事说事。

所以,其实他根本就……

想到这里,赛罗的心兀地激烈地跳动了起来,一下子问出了口。

未来在他期待的眼神中笑着点了点头:“我就是想见赛罗你才到这里来的。”

“只是佐菲哥知道了之后让我……”

未来后面的话他已经听不清了,现在赛罗满脑子里都是被刚刚那个直球砸出来的小星星。

梦比优斯这个家伙,每次说话都直白得不行,真是过分了。

虽然他好像并没有资格说别人。

“你是为了见我才过来的。”他凝视着他。

“是。”未来笑得坦然。

这个人……

他真的、真的,好喜欢。

赛罗想要做些什么。

但最后他也只是压抑着动了一下手指,转而很是不满地在心中嘀咕:[可恶,套着令人的皮真的是太麻烦了!] 也不知是没注意还是故意的,他的念头直接就说给令人听到了。

令人倍感躺枪之苦:[那个,赛罗先……]

[你闭嘴。]

[嘤]

 

“等着我。”赛罗说。

“诶?”青年一愣。

“等我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完,回去后我有话给你说。”赛罗的眼神炙热又深幽,里面翻涌的情感仿若带有热度,竟使得未来一时间无法继续与他对视下去:“到时候你一定要直接给我答复,明白吗?”

日比野未来移开视线,向来迟钝的他竟莫名地有些紧张,连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僵硬了起来。

坦率地表达自己的内心情感本该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头一次有了说不出口的别扭感。

“我……”

他的视线往上飘忽,突然注意到干净的天空中有什么绿色的东西闪现了出来——是奥特签名。

这就仿若他的救命稻草。

未来猛地抬头直直地盯着上空,话语快速且大声:“是教官发来的信息我该走了!”

赛罗咬牙斜眼,在看清签名的内容时却微妙了神色。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上面写的是“找到治疗你伤势的方法了,速回”?

赛罗不知道心中涌出来的复杂情绪究竟是什么。只是酸酸胀胀的,又好像有一丝甜蜜。

这个家伙,原来不是处于“伤势恢复期”,而是处于“缓解伤痛等待治疗”的状态。居然这样都跑过来找自己,他果然是个笨蛋吧?

“你……”

未来居然打断了他的话:“再见。”青年虽然已经转回了头,但肢体依然僵硬,还能看见面上有一丝浅淡的红晕。

赛罗忍不住弯起嘴角提醒:“记住啊。”

未来立刻逃避般地接着道:“令人先生,这两天麻烦您了。”

“啊,”意外获得了身体控制权的令人来不及感叹,也急忙点头弯身:“哪里,未来君能感到开心真是太好了。”

未来笑了笑,看上去放松了不少。

“那,再见了。”他又一次重复,眼角弯弯。说完这句话后,青年不再停留,转身跑到一旁的树丛中,化作一道光往天际迅速离去。

令人抬头看着,不自觉地开了口:

“他还会再来吗?”

[谁知道呢。]

“话说赛罗先生,你要是不说那句话的话,未来君说不定还会在这里多待一会的哟?”

[哼哼。]赛罗的声音很低:[……要是继续下去的话,我肯定会后悔的。]

“诶?赛罗先生你刚刚说什么???”

[你不是还有工作吗?]赛罗反问。

“这个和那个是两码事嘛!”令人的八卦心理立刻被激发:“我们完全可以边走边谈这个,所以你刚才到底?”

[……]

那个总是话很多的奥特曼的意识却沉默了下去,没再回答。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