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梦比优斯(小番外)

*梦比优斯视角的捷德列传,请一定要结合着食用(不然看不懂)

*赛梦捷德列传 

*四舍五入就是梦比优斯的告白(x)啊!赛罗生快!!

——————

1、

梦比优斯起初并没有察觉到这个感情的特别。

它和其他的喜欢一样温暖,一样令人想要亲近,想要欢笑。但它又多了一丝渴望,一丝冲动,不算激烈,却有点难熬。

梦比优斯不知道它是什么。

 

2、

平常,他的脑海里跑过那个人的身影的时候也不是很多。

赛罗不是一个能安安分分呆在原地的人,有大抱负的他自然也不可能一直留在光之国内。等到梦比优斯再次从自家哥哥们的口中听见关于他的事情时,这位无法被束缚的少年已经在外面闯荡出一片天地了。

这是理所应当的。

梦比优斯想。

他从最开始就知道他会离去,所以对他的想念也不算太频繁——就像是好友去了远方,偶尔会有一个念头掠过脑海,忽然想要知道那个人好不好——但一旦这个名字的出现伴随着一个或许能够相见的契机时,他就难以抑制地……显得迫不及待。

 

他是从听到希卡利的那句话起,突然开始渴望见见赛罗的。

“我和你一起去!”站在办公桌旁,梦比优斯一脸兴奋地说。

“你的伤势不仅没有痊愈,甚至还未能有效治疗。”坐在一边的希卡利皱起眉,言语之中的责备表现了明显的不赞同:“不要胡来。”

“请让我和你一起去,”不知道什么叫做‘一厢情愿’的梦比优斯加重了语气,脸上满是固执:“拜托了。”

“你又想要勉强自己。”希卡利揉了揉眉心,近几日的不断搜寻令他有些精神不佳,现在还又多了一个让他操心的家伙。

他熟悉梦比优斯的这副表情。

在面前这位战士倔起来的时候,真的是相当的急人。平日里乖巧听话的他不仅会不依不饶地缠着你,还总是用请求的姿态说出强硬的话,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

希卡利已经可以预料到自己所有的反对都不会起什么效果了。

“不勉强,”梦比优斯果然立刻摇头:“有银十字军队长给我的治疗之力在,只要不再去战斗,就不会有事的!”

“你保证?”

“我保证!”

“不会擅自去战斗这一条也加上。”

“我不会擅自去战斗的!”

“……”希卡利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无奈:“那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是?”

“你还没和泰罗说这件事吧。”

“啊……”梦比优斯心虚地移转开视线。

“走吧,”希卡利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一起去找他。”

“希卡利!”梦比优斯很是感动。

“他要是知道你是为了赛罗那小子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话,一定会气坏的。”

“不会的,”梦比优斯笑了,对自家教官充满信心:“泰罗教官是个很温柔的人!”

希卡利笑而不语。

 

3、

梦比优斯所受的是贯穿伤。

带着毒的,至今未能找到解毒方法的贯穿伤。

在他肋骨偏下的地方搅烂着血肉,虽说在表皮已然愈合的情况下看不出来,但还是一直在叫喊着疼痛。

不过这个毒素已经在银十字治疗时被控制住了,并不会扩散,只要他再注意一点,也不会使得伤口扩大,伤势加重。

所以梦比优斯并不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很过分。

而且,在掩盖伤势这方面上他也还是很有一套的——只要他不想表现出来、别人便不容易察觉,直到他因为伤势过重而支撑不住——这会为他的决定提供很多的帮助,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找到泰罗时,这位教官正在佐菲队长的办公室里汇报着什么。

希卡利一看,觉得正好,直接将这件事一次性和两个都需要拿决定的人说了。

泰罗听完,猛地一巴掌糊到桌子上,把桌面上的文件们都拍得跳了起来。

他一字一顿地咬牙道:“你、说、什、么?!”

这明显不是不会生气的模样。

梦比优斯开始感到莫名地心虚,但还是很坚定地点了点头:“就像希卡利说的那样,请让我……”

“你知道你现在还受着伤吗?!”

“我……”

“我不允许!在找到治疗方法之前,你必须乖乖呆在光之国!而且你居然是想要去见那个混小子——”说到某个人时,泰罗的表情变得更可怕了:“兔崽子什么时候不能见?他回来的时候你再去见他不就行了?!”

回来?等他回来会是什么时候?

只是想要见见他,想要再和他在一起待一会儿——因为这股莫名的冲动无法抑制、也不愿抑制,自己才会站在这里。

梦比优斯不回答,神情还是那样固执。

“反正他肯定会想办法自己找过来。”希卡利看了泰罗一眼:“到时候会变得更麻烦。”他们可以说是都是对此很有经验的人了。

梦比优斯闻言垂下了头,虚心认错,却无心悔改。

泰罗盯了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半响,最终还是还是松了口:“……自己注意一点。”

 

你们就可劲惯着他吧。

作为负责最后敲下结果的人,佐菲一直等到泰罗决定好了才开口:“梦比优斯,你过来。”

梦比优斯向他靠近,依然低着头。

“你既然要去,就带着任务去吧。”

希卡利与泰罗齐齐一愣。

梦比优斯终于抬起了头,欣喜得眼神晶亮:“是!”

“你要确保希卡利能顺利地将胶囊交到赛罗的手上,不出一丝差错。”

“保证完成任务!”

这不就是顶着办公的名义,好让他不那么内疚嘛。

泰罗笑了。

你就可劲宠他吧。

 

4、

希卡利一直到找到了赛罗的具体位置后,才通知了梦比优斯。

他们一起传送到了另一个宇宙的地球,路途上出人意料地平静。希卡利观察到地面上的情况,决定立刻将手上的胶囊送过去,而梦比优斯,则静静悬浮在平流层等待。

他不能出战,更不能打扰他们的战斗。

所以他一直到战斗结束,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才和重新与他汇合的希卡利打了个招呼,降落到他刚刚确定的大致位置上去——就离之前赛罗落地的地方不远——还是得抓紧时间,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边待太久。

陌生的环境与战斗结束后不知跑去哪里了的目标……梦比优斯差点以为自己会因此而迷路——还好没有。

赛罗喊了他的名字。

一见到这个人,感受到他熟悉的气息,梦比优斯心里那股焦躁与期待立刻就化为了开心,在欣喜迅速填满心房的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平静。他忍不住笑,全身放松,甚至还有心思去思考该怎么称呼面前这个男人了。

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5、

日比野未来主动要求去厨房帮忙,为了感谢这家人对他的招待、和对赛罗的照顾。

一段时间后,美食端上桌。

新鲜出炉、热气腾腾,熟悉的香味与色彩都自带一股勾人食欲的气息。

他却突然有点想吐。

眼前的明明是他很长一段时间没吃到的,心心念念了很久,喜欢得不行的咖喱。

没人注意到青年短暂地皱了一下眉头。

小萤的闹别扭正好给了他一个缓冲的机会,未来松了一口气,转头逗孩子的同时,顺利地没有表现出异样。

 

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将受伤这件事告诉赛罗。

 

到了晚上,和令人分配到同一个房间的他顺利地和赛罗短暂地交流了一小会儿,到最后平平淡淡地互道晚安,他们相隔着两个人的距离躺在垫子上闭上了眼睛。

梦比优斯看见了画面。

眼前一片混乱。

他被毒刃刺穿了身体,五脏六腑都似乎被酸液所腐蚀……不,不对,是冰刺,贯穿身体后的余力还将他钉在了大坝上……不,不是锋利的武器,是击碎骨骼的重击……是十分恐怖的能量,把他的身体一寸寸灼烧成了灰烬……

是……是疼痛。

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

日比野未来从梦中惊醒。

他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全身冰冷,脑海里一片混乱。

一时间他竟未能意识到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他好像处于一个白茫茫的世界之中,前前后后都是一群不知具体身在何方的尖牙怪物,在他的耳边咧嘴发出刺耳的音波。

未来狠狠地甩了甩头,再睁眼时,瞳孔终于想起了要聚焦。

眼前的世界黑暗却平静,桌角与窗台在夜色中模糊。意识回笼,他下意识抬手按上肋骨下方,才发现伤口其实也没有那么疼。

有奥特之母的力量在,他的确也不应该感到那样痛的。

不过是一个噩梦罢了。

日比野未来缓缓地合眼。

房间里有赛罗的气息。

他想,一下子竟有些瞌睡。

继续睡吧,明天还要和赛罗一起出去玩。虽然很对不起令人先生,但,这是他的私心。

 

6、

这一个上午,他都过得很开心。

身上的隐痛一直在持续地发出着提醒,日比野未来仅仅只是犹豫了一秒的时间,便决定减少自己游玩的次数,转而多看看赛罗的举动——看别人玩也一样能感到很快乐,更何况,他其实很喜欢看赛罗笑得无忧无虑、意气风发的样子。

然后,伤势的情况暴露。

看着赛罗皱起的眉头,日比野未来这时才意识到自己隐瞒伤势的原因——他不希望赛罗因此而感到拘束,进而使得他们没有办法再玩得那么尽兴。

他下意识想把事情化小。

“只是小伤而已。”未来说。

赛罗沉默了一瞬,似乎是接受了这样的说辞。

 

7、

日比野未来在做出回答时,自己都不清楚话题是怎么跑到这个方向上来的,但他不介意直接说出口:

“我就是想要见赛罗你才到这里来的。”

“等着我。”赛罗这样回应。

 

他居然慌乱了起来。

梦比优斯从来不知道,原来仅仅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变得如此的紧张。

他好像有点明白,那个感情究竟是什么了。

-完-

 

-----------

关于起名:

A: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小梦视角的捷德番外应该叫什么名字?

B:捷德番外·小梦视角

A:哈哈哈哈哈耿直得不行

B:我一向耿直哈哈哈哈哈

他们笑着笑着就哭了(X)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