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赛罗奥特曼列传捷德奥特曼之梦比优斯(4)

*3

*奥特曼故事中出现陌生小孩1/1

*更新时间越拉越长,更新内容越来越短……这是种病_(:3」∠)_

————————————

8、

第二天。

早上一起床就收获了日比野未来版的大大的笑容一枚,赛罗立刻精神满满,几乎是以最狂妄的态度催促着伊贺栗令人赶紧出门。

目的地是离家不远的那个公园。

[赛罗先生,]又一次无奈交出控制权的令人看着公园的大门,疑惑地在心中询问:[为什么是公园?]

[约会。]

[但是两个男人在公园里面也没什么可做的……]

[约会。]

[那个,毕竟是两个男人……]

[喂,那个叫什么?]

[唔?音乐喷泉。]

“未来你看那个!音乐喷泉!”

“哇——”

[赛罗先生你听我说话啊!!]

[怎么,公园是约会圣地是你骗我的?]

[不是这个意思啦!而且明明是电视上说的……]

[那不就完了?]

[可是……]

[好好闭嘴不要打扰我。]

[……]

完全没法好好表达出内心纠结点的直男先生,默默地在心中流了一把泪。

再说了,这明明是我的身体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在作祟,他们在行走时,一下子留意到公园的某个小角落里有个哭得稀里哗啦的男孩。

又是孩子。

赛罗看了看,瞬间在脑海中跑过一个“小孩被逼到墙角殴打”的霸凌故事。不过让人意外地是,还未等热心肠的未来有什么动作,赛罗就抢先走了过去。

他蹲下来,力道温和地拍了拍男孩的头:

“是男子汉的话就不要哭哭啼啼的,你也不想被别人看不起吧?”

在看到赛罗神情的那一刻,日比野未来的脑海中所跑过的就只有“温柔”两个字。

男孩缩了一下:“嗯……”

赛罗安慰孩子时的姿态,与之前未来在他面前做的极为相像,但不论是神态还是语气都和那个好脾气的青年不甚相同。

赛罗勾起唇角,刚刚还有些柔和的脸上带上了一丝傲然与不羁:

“被欺负了就回去多加练习,下次给我狠狠地打回去!”

孩子连细小的啜泣都微妙地停了停。

“赛罗,冰淇淋。”未来弯腰在他耳边小声提醒。

赛罗这才留意到男孩脚边那坨摔得面目全非的东西——和他脑补的欺压场景完全不同,孩子只是单纯地因为这种他看不起的小事而伤心。

不过他可没打算嘲讽什么。

“喂,”赛罗改口:“你想吃冰淇淋吗?”

“xi……想……”虽然没有怀疑面前两个可能是坏人,但男孩还是由于赛罗略有些强势的态度而回答得有些瑟缩。

“我请你吃。”这是一个糅杂着暖意的命令句,赛罗说完,向孩子伸出了手。

男孩一时间没有动作。

他还在抽噎着,溢有泪花的大眼睛怯生生地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又小心翼翼地将视线移转到一旁全程围观只负责笑的青年脸上。

未来注意到他的视线,也弯腰伸出了手,顺便还送给他一个安抚性极强的笑容:“一起去吃冰淇淋吧?”

“嗯……”男孩将手上的泪水在自己的衣服上抹了抹,抬手抓住了青年的手指。

被强行无视了的赛罗收回手起身,对此并不在意。他甚至还直接绕到了青年的身边,而不是和他一起一左一右地以保护的姿态走在孩子的两旁。

不过哪怕是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赛大少爷也还在向孩子搭话:“想要哪个口味的?尽管说,别客气!”

“香,香草……!”男孩明显心情回温了不少。

“赛罗,”未来忽然想到了什么,犹豫道:“钱不会是……”

“令人的。”某人显得很豪爽。

“……”这样不好啊。

当着这个一脸期待的孩子的面还是不好说出口,未来默默抬头望天。

连我的女儿都是他的了,钱自然也会被他霸占了哇!

令人也在心中默默哭泣。

我那本来就少的可怜的薪水啊……

 

结果未来所说的那句话并没有实现,只有孩子一个人享用到了冰淇淋。当然,他对此并不在意,不过赛罗倒是很主动地凑到他的耳边,压低声音告诉了他理由:“我知道一家更好吃的冰淇淋店,令人总是带小萤去吃的。”

未来略有些惊讶地眨眨眼,却没有反对他这明显的区别对待——怎么说,好像,变得更期待了。

男孩美滋滋地舔着冰激凌,世界很是单纯的他这时松开了抓着青年的手,转而小跑几步去握住了赛罗的。

赛罗不明所以地低头看着他。

“谢谢叔叔!”孩子天真地笑了。

“呵,”赛罗没纠结称呼问题。他帅气地一抹唇角,不轻不重地揉了揉孩子的头:“这没什么。”

[这孩子的父母呢?]这时,令人迟疑着在脑海中问道:[像这种基本没有紧惕心的孩子,应该是不会和父母离得太远的才对……]

赛罗闻言低头看向还沉浸在冰激凌的美味中无法自拔的男孩,蹲下身正打算询问,就见孩子突然甩手跑了起来,还兴奋地大喊了一声:“妈妈!!!”

他和日比野未来一齐看了过去。

匆匆赶来的女士满脸庆幸与后怕地将孩子搂入怀中,忍不住地絮絮叨叨。心大的男孩丝毫不觉母亲的感受,极为干脆地将小手抬起来,一边晃着手里的冰淇淋一边指向赛罗和未来。

女士这才注意到了正在向自己这边靠近的两个人。

“非常感谢你们!谢谢你们把我这孩子……”

赛罗挥挥手打断她的话:“这位小姐姐,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喜欢乱跑,你不把他好好看住可不行啊。”他的语气随意,却说得好像过来人一样。

明明还没成年。

未来差点笑出声。

由于他的称呼而感到别扭的女士略微猜测了一下他的年龄,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不停地弯腰道谢。

赛罗又摆着姿势对她教育了好几句,他们才和这对母子分开。

 

在赛罗和母子交谈的时候,未来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他。

日比野未来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面前这个人已经和之前那个与自己一起在地球闲逛的诸星真不一样了。在那么多年的分别之后,他不仅变得更加成熟坚毅,同时也将大灌心灵鸡汤的技能给掌握到了手中——这就是所谓的祖传配方吧。

如果,能再一次和他并肩作战的话……

青年的心中突然涌起了这样的渴望,心脏都由于期待而加速了跳动。

之前都没有这样过……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现在是人间体的状态,他总是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某些情绪的感觉会更加剧烈一些——可能是因为多了一些功能吧?

他一时间有了一股不知落点的冲动。

 

“喂,未来?”赛罗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手:“发什么呆?”

“赛罗,”日比野未来忽然抬眸凝视着他,口中毫不掩饰地倾吐着心里的话语:“你已经成为这样温柔又强大的人了呢。”

他透亮的眼睛里满是纯粹的开心。

赛罗每次看见他这样的神情,都会有种连心尖都被烫贴得柔软了的感觉——这会让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面前的青年现在正仅因为他的原因而变得十分开心。仅仅因为他自己,这样的认知实在是过于有诱惑力了。

未来眨眨眼,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又开口调笑道:“这样的赛罗很有魅力哦。”

“那你……”赛罗忍不住紧紧地盯着他。

有没有变得更喜欢我?

想要问出这句话,不过是很普通的一时冲动而已。

要是以前的赛罗,一定会摆上一个酷酷的姿势,嘚瑟不已地表示那是当然。但现在,他的第一反应却是询问那个人的看法。

他很清楚地明白这是为什么。

可别爱上我哟这种调侃他对着他完全没办法说出口,毕竟在这件事上,赛罗并不想要任何的委婉与暧昧不清。

不过,作为令他吐不出后半句话的元凶,令人显然抱有不同的看法。

[赛罗先生,不要用我的身体来告白啊!]

竟然成功地把向来强迫他做事的赛罗反强迫了一回,足以证明令人是有多怨念了——昨天才看了言情,今天就发酵好了情绪要开始告白,这行动力过分了点吧!

[令人你给我……!]

就在这时,青年又突然补充了一句。

“长大了呢。”

“……喂,”赛罗一下子散了气焰:“这句话根本不需要好不。”

说实在的,他很不喜欢梦比优斯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作为同龄人,他们之间本不该有辈分的差距,更何况他现在还对他……

[总感觉赛罗先生你在他面前总是显得矮一辈的样子……所以他果然是你小叔吧?!]

一个暴击。

[啰嗦!闭嘴!]

-tbc-

5

 

这篇文的中心思想(不):

令人(潇洒):“我伊贺栗令人今天就是要绿了你东马快斗!”
麦克斯:“哦,这个人间体我不要了(冷漠)”
快斗:“等……????”

令人(惶恐):“哇啊啊!!赛罗先生不要这样!!不要让我绿了你啊啊啊!!”
赛罗:“死开。”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