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赛罗奥特曼列传捷德奥特曼之梦比优斯(3)

*2

*共用同一个身体的话,说出口的声音也是一样的——至少在外人听起来是。

*好气,我真是【哔——】了百度了

——————

6、
赛罗的目的地很是明确。
他在大街上十分毁“伊贺栗令人”形象地一边走路一边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那么,”他望了一眼西方:“第一站就去那边吧!”
“等一下赛罗,”未来拉住他:“令人先生没事吗?”
“没事儿的啦”赛罗随意地摆摆手:“他早就习惯了。”
才没有习惯啊!
令人没敢说出来。
你这是强盗行为,强盗!!

赛罗所说的第一站,是一家较为偏僻的小店。
在进店前他顺手帮日比野未来拍掉了落在肩膀上的树叶,未来偏头,对他笑了笑。
这是一个满是手办的商店。虽说店面较小,但在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手办的情况下,倒也不显得寒酸。更何况,这里面的手办大都是宇宙人和怪兽。
“怎么样,很有意思吧,”赛罗率先走进来,一副轻车熟路模样地指了指周围:“全是本少爷的手下败将!”
之前的确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店,连自己仅有的几个哥哥的手办也都是龙桑他们送的。
未来一脸新奇。
忽然,他留意到一旁的柜子里有一些熟悉的身影。
“看,还有赛罗大人呢。”
未来眨巴眼。
穿着正装的男人凑了过来。
那些小小的赛罗们或出拳或叉腰,每一个都显得意气风发。
赛罗挑起眉:“怎么样,帅吧。”这可完全不是个疑问句。
“帅。”未来毫不犹豫。
“本人呢?”
“当然……”青年轻轻敲了敲手办脚下的底座,没有看他:“因为本人很帅,所以这些手办才会显得帅啊。”
日比野未来的眼微微弯着。
青年现在的神情和当初在摩天轮上时的那个很像、很像。赛罗记得,它所代表的含义是……
迷恋。
他下意识地向面前人伸出手去。

“咔。”
身后传来一声响。
赛罗陡然一惊,日比野未来也从另一个方向转头看了过去。
“哎呀两位,”受到注目的店长强行挤出一丝带着尴尬的笑,明显是故意的:“既然都看过来了,要不要顺便看看我这里的特殊手办哇?”
“特殊手办?”未来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他走之前又回头看了那些手办一眼,而赛罗一直在看着他。
干脆买一个送给他?
赛罗想。
不,送一个小型的自己果然还是很奇怪,他可不想任何东西成为自己的替代品。至少是对梦比优斯不能……

所谓的特殊手办摆在店家的收银桌上,身长大约30cm,身着铠甲、手上拿着一把长长的武士刀。
未来这下是真的觉得有些惊奇了,他略微睁大眼睛,笑容里含有一丝意外。
这个手办,不管怎么看,都和扎姆夏极其相似——不如说是几乎一模一样。
“这个手办还可以变形哦!”老板见成功吸引到了顾客的目光,立刻卖力地宣传起来。
“看!剑士宇宙人!”店老板在手办的身后一按,在一阵咔咔声中,宇宙剑客身上的铠甲开始移动、收缩,又替换出来一些颜色更加亮丽的盔甲覆盖上,金属的构造使它一下子看上去就像一个机械了:“变成~~机械宇宙人!”
日比野未来弯起的嘴角一下子抿成了一条哀伤的直线。
扎姆夏和机械扎姆……?
他不知道这是预示着什么,只是心里一哽,垂下眼,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店主一惊,以为他是不喜欢机器人的造型设计,急忙补充道:“你看看这个做工,不光是在这里,哪怕是其他的手办店也很难看见细节这样清晰的作品了!”
是的,做工的确非常的精细。
未来下意识地,更加仔细地打量了起来。
就连铠甲上的每一处转折凹陷,脑后每一根管道的区分都清清楚楚。
很像,很像……真是厉害。
他想着,眨眨眼,温暖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
“真是好厉害的设计啊!”日比野未来又恢复了活力满满的样子,他伸手摸了摸机器人脑后的一条条管子,真心地感叹道。
赛罗看他目不转睛的样子,下意识回头开口:“多少钱?”
“哎呀您真是好眼光……”
“等等!”
“干嘛,你不是喜……”
“很抱歉!”
未来向店主鞠躬道歉,回头一把拉过身旁的男人,伸手捂住他还想继续开口的嘴。
赛罗不赞同地皱起眉,一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臂,一手抬起来弹了他的额头。
未来自然地收回手捂了一下额,并向赛罗摇了摇头。
由于不明情况而探头观望,顿时感觉哪里不对的店主和身体被占的令人“……??!怎么感觉有粉色泡泡……一定是我的错觉”

日比野未来并不觉得有买下那个手办的必要。
看一下,怀念一下,也就可以了。逝去的故人终不会再回来,也更没有必要让他们成为绊住自己脚步的存在。那些回忆应该是温馨美好的,就像镀着闪闪金光,虽然偶尔会难免有些悲伤,但不该让他们的一片好意背上负担。
这样就够了。
“他们都很像我的好朋友”未来解释,说到这话时,笑得很是温和坦然:“所以我就忍不住多看了一会。”
“这样。”
赛罗很是理解。他现在也是有了不少无可替代的伙伴的人,自然也清楚在遇见了这种情况时,想要多看几眼的心情。
既然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不买回去?
他又想这样问,却一下子联想到若是自己带着伙伴们的手办回警备队,绝对会被那群损友找理由来耻笑。这么一想,似乎能理解未来不买手办的理由了……才怪。像是梦比优斯这种性格的人,会拥有的朋友也不会是那么损的类型……吧?谁知道呢。
不过赛罗看着他的笑脸,突然一下问不出口了。

[赛罗先生,电话,电话!]
脑海中的呼喊令他回过神,赛罗拿出在口袋中坚持着响铃震动的小盒子。
“喂喂?”一接通,留美奈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令人呀,未来君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呀?”
赛罗直接回答:“他今天晚上住我们家!”
“哇,真是太好了呢!那未来君现在方便接听电话吗?”
……他感受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未来疑惑地从他手中接过了手机。
留美奈甜美的声音在话筒里持续地说着,竟然是想要日比野未来和她一起去超市里采购今晚的食材。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自己今晚会住在这位女主人的家中。要是能在打扰他们的同时帮上什么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未来想着,看了看赛罗,答应了下来。
“你这家伙……”赛罗又是不满又有点愤怒——你现在是和我在一起的好不好!
未来继续讲着电话。
“啧,”赛罗梗着脖子,突然大声道:“我也要去!”
“那太好了。”能够一起。
未来开心地笑得灿烂。

[赛罗先生你就别去凑热闹了,]令人倒是很不赞同:[很容易暴露的!]
[那你去。]
[诶~]令人显得很是不情愿:[超市有什么好……]
[不想去也给我去!]赛罗想也没想就威胁:[不然就让你在他们的面前‘抽筋’。]
[怎么这样(ಥ_ಥ)]

7、
和他们一起去的是有些提不起兴趣的令人。
自己的确是欠考虑了……
“对不起,令人先生。”未来一脸歉意:“让你做了不愿意的事情……”
“不不不,没事的。”
“不愿意?”留美奈一边把鸡肉放入篮子中,一边疑惑地看过来:“不是令人你在电话那边叫着要一起过来的吗?”
“是……啊。”

逛超市的途中,伊贺栗令人接到一个工作上的电话,叫他立刻到某个地点去拿一份文件。令人在那人并看不见的情况下点头哈腰地答应了。而赛罗……由于有未来在,他也不好造次,只得不满地在意识里不停地催促,给令人施加精神压力。
处理事务的时间比预想中的还要短。
干脆直接回家的令人在路上一边走着,一边再一次忍不住在心中道:
[那个,赛罗先生……我知道这话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是……]
[嗯?]
[你还记得我之前问你的关于未来君性别的问题吗?]
[记得啊,怎么了?你不会还没想明白吧?!]
[不是,只是……我当时那样问主要是因为赛罗先生你……你喜欢未来君吧?]
[哈啊?!!!]
[你对他的态度真的很微妙啊,让我想起了当初我和留美奈在一起的日子……]
令人一边回话,一边忍不住感慨。
赛罗先生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喜欢吗?这么一想自己还有点前辈的感觉了嘛~
[连你都看出来了啊。]赛罗在意的方向和令人脑补的完全不搭:[啧,老爹他们不会也知道了吧!想想就头疼。]
“………”
结果你在意的是这个噢!
迷之沉默。
[赛罗先生你有爸爸?!]
[呵,好问题啊令人]赛罗声音里的笑意特别微妙:[又欠揍了?]
[不不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等等啊!!]
令人滚进了垃圾桶。

哪怕在路上耽搁了点时间,他们回到家时竟也发现屋内只有呆在自己房间玩的小萤在家。
于是在安静中,伊贺栗令人忍不住又开口了:
[那个,赛罗先生,你们开始了吗?]
[开始什么?]
[新的关系啦。]他露出八卦的神情。
[什么新的关系?]
[……你不是喜欢他吗?]
[是啊。]
[你不想和他谈、恋爱吗?!]
[嗯————————]
[诶犹豫这么久吗,真是不懂你们奥特曼的思维……]
[谈恋爱吗。]
[对啊赛罗先生!难道是不够喜欢……?不会吧。]
[喂!你!]赛罗突然提高音量。
[是?!!!]他吓得一个激灵。
[谈恋爱是什么样的马上给我讲一下!]
[啊,原来赛罗先生你不知……]
[或者给我看也行,对,你们那个什么恋爱剧,快点把电视调出来给我看!]

赛罗,超多新知识get√

“我们回来啦!”
随着门锁的响声,未来与留美奈都精神满满的招呼声出现在了房间里。
拿着遥控器的令人吓得手一抖,赛罗更是安静如兔。
明明只是在看言情……怎么好像在做坏事一样。
伊贺栗令人一边敷衍地回应着“欢迎回来”一边强压着心虚调了台。

-tbc-

4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