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梦境

*BGM:Abel Korzeniowski - Stillness Of The Mind

*意识流,最后有剧情解释。

*风格微妙预警!!!!若有不适请立刻右上角

————

1、

“我们去约会吧!”

他看着他,弯弯的眼透亮得宛若一汪湖水。

 

2、

日比野未来看这个房子是歪的。

那是当然,毕竟这是个奇妙屋。桌子和凳子有些飘在天上,有些固定在墙上。脚下的路走着走着就开始倾斜,渐渐地扒上了墙,绕到人完全到达不了的天花板上去。屋里的光线很不好,悬挂的吊灯连小小的一阵风都能带动着左右摇晃,让障碍挡出的阴影变化着,在黑暗中仿佛凝结出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倾斜的花瓶里似乎有水要从边缘溢出来,未来不自觉地也微微偏了一下,伸手想要去扶。

“喂,你在干什么呢?”

诸星真突然从后方搂上来,左手环在腰上、下巴搁在肩膀。他的右手顺着未来伸出去的手臂摸过去,坏心眼地在青年的关节凹陷处重重地按了一下。

“真!”

未来的手一缩,麻经差点被触发的后怕让他不满地噘嘴,正想说点什么来指责一下身边人的行为,那人却一下子转头,往他的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日比野未来下意识抬手想要按住那块区域,上升的手指直接戳上了诸星真的脸。

“哇!”诸星真怪叫一声松开了手:“打人不打脸呀!”

未来发出轻哼,但连语调里都沾染有轻微的笑意:“叫你胡闹。”

“要是你把我英俊帅气的这张脸给毁容了,以后你还怎么看着我发呆啊?”

“谁看着你发呆了,”未来没有回头,耳尖渐渐地泛起了红色:“好了,我们继续前进吧?”

“嗯。”诸星真靠近他,自然而然地牵起他的手:“这附近有一家店的冰淇淋特别好吃,出去后就去尝尝怎么样?”

“好。”十指相扣。

 

3、

地上有一块突兀的凹陷,里面兜着乌黑的废水。由于光线的问题,日比野未来直接这样一眼望过去,一下子觉得仿若看见了不见底的深渊,深沉、压抑,永远找不到边界、也看不见光明。废水上有不少细细小小的漂浮物,随着波纹被动地打着转,没多时又沉入水底,在暗色之中消去了踪影。一旁的墙上垂了一根黑黑的金属条下来,本应光滑的柱身被弯折,扭曲着落入水坑中,溅起一片肮脏的污渍。

泥石路的地面被水打湿,暗色深了又深。

日比野未来歪起脑袋,顺着金属条的倾斜角度往上看。太阳光打在金属的暗色上,明明是将其照亮了的,却更是让人看不太真切了。漆黑的、冰冷的、模糊的,它看上去是那么的阴寒,拒人于千里之外。

日比野未来的手指突然抽搐了一下。

“冷吗?”

诸星真注意到他的动作,立刻向他贴近,将头靠过来亲昵地顶着他的脑袋,又不轻不重地捏了捏青年的手指:“我们很快就要到那家店了。”

“没事。”未来摇摇头,因为这人过于亲密的动作而不自觉止不住地扬着唇角:“为什么一定要去那一家店啊?刚刚路过的那几家看上去也不错的样子。”

“而且……明明是夏天我为什么会觉得冷啊,”他侧身伸手将几乎黏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面上由于热度而带上了一抹浅淡的桃粉:“不如说热死了!你稍微离我远一点!”

“不要。”诸星真心安理得地黏黏糊糊,仿若被太阳给晒化了似得:“既然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当然要带你去吃最好的。”他挑着眉毛,明明神情懒洋洋的,却又显得意气风发。

“噗。”未来笑出了声:“好,都听你的,大少爷~”

影子在地上被拉得很长很长,和现在的他们一样,紧紧地靠在了一起,不留一丝缝隙。

 

4、

一张海报被风带着乱飞,一下子撞在电线杆上,皱巴巴的纹路猛地被绷得笔直。它顺着电线杆的弧线乱颤着边角、忽然滑动了一下,却没能从中挣脱出去。其上的一副宣传用的图片正好正对着日比野未来的方向,色彩艳丽得夸张。图上的男人在画里扭曲着身体,摆出一个怪异诙谐的姿势。

未来怔怔地看着那一幅图。海报是歪的,图上的人也是歪的,使得他也不由自主地歪了脑袋。

歪斜的,歪斜的,歪斜的。

整个世界都……

 

冰淇淋掉到了地上。

“噢?”诸星真随意地看了它被摔得形状混乱的模样一眼,又瞅了瞅未来手上那变得孤零零的底座:“你这个冰淇淋下面完全化了嘛。”

“诶……”未来惋惜地一口咬上脆皮的边缘,上面残留的冰冷带着甜味融在舌尖上:“好可惜,明明是专门过来买的。”他突然灵机一动,勾着脖子往地上看:“它上面的部分没有碰到地面,是不是还可以捡起来吃呀?”

“别在意,再去买就是了。”诸星真猛地凑过来舔了舔青年的嘴角:“嗯,香草味的果然很好吃啊!”

“……真!”这下别说是冰淇淋了,就连手上仅存的脆皮都差点光荣牺牲。

“我们不是情侣吗?”他坏笑着眨眨眼。

未来涨红着脸:“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我们才……”

“就是第一次约会所以才要尽兴,”诸星真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随性的姿态却很是帅气:“你也不想留下遗憾吧~”

“歪理。”未来嘟囔着,忽然也偏过头,在诸星真的唇上也快速地舔了一下。他在那人惊讶得一时间连情绪都凝固了的目光中狡黠地笑了笑:“这样我们就打平啦~”

“……”

诸星真的耳根也悄悄地红了。

 

5、

前方的小巷里,似乎有什么低低的声音随着风飘荡,微弱得听不太真切。

日比野未来在路过时留了神,便觉得那个声响一下子变得大了起来。有些尖锐、有些稚嫩,明明是属于孩子的嗓音,却又过于痛苦,痛苦得压抑。

 

“不要让我一个人待着。”

他听见孩子这样说。

“不要让我一个人……”

 

“那个孩子,”日比野未来停下脚步,怔怔地开口:“他在哭。”

刚刚还一脸甜腻神色的诸星真突然扭曲了面庞。他狠狠地、狠狠地收紧手指,把青年的手握得生疼。指骨仿若在摩擦着发出咯吱咯吱的痛响,未来僵硬了手臂,却没有其他的反应。

诸星真突然咆哮了起来,他抬起手,狠狠地击打在路旁的树干上。凹凸不平的树皮划破皮肤,细屑刺入血肉:“你不应该去救那个孩子,”他怒吼,双手紧紧地抓住未来两侧的手臂,手背上的青筋狰狞扭曲着凸起,像一条条蜿蜒的蛇:“你不能去救那个孩子,你为什么要去救那个孩子!!”

日比野未来茫然地看着他,然后渐渐地,面上的神色越来越柔软了起来。

“我不能不去救他啊。”他轻声说道。

“不!你根本就不需要去那个混……”

“嘘。”他伸出手指按在他的唇上。未来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温和,但那股温暖却完全没有传递到眼里。他眨眨眼,两滴眼泪就这样落了下来。“不要哭了,赛罗。”

……明明哭的是你。

诸星真这才发现自己颤抖得厉害,眼前的世界早已被一塌糊涂的泪水弄得模糊不清,却只有眼前的这位青年仿若独立于一切之外,连每一根微翘的睫毛都能看得明明白白。

那些睫毛上现在正挂着晶莹的水珠,随着眼球的动作,压抑又哀伤地颤抖。

“你知道,我必须要去救他的。”日比野未来看相隧道的深处,从那漆黑又寂寞的地方传来的哭泣声,越来越清晰了起来。

“因为他……”

他轻轻地收回手,向着黑暗中,一步一步坚定地前进。青年的身体发着光,红色、银色的线条覆盖到他的身上,那个瘦弱的身影渐渐地被战士蕴含力量的身姿所替代。

“因为你,你是……”

 

“梦比优斯!!!!!!!”

无限大环亮眼的光亮被黑暗包围,极快地消失不见了。

 

6、

“他现在被困在自己的意识里,和他心中的黑暗做斗争。退开点,我们在一旁看着就行。”

“请不要让他一个人承受这一切!!”

赛罗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什么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

“梦比优斯,”一个成熟的声音带着威严开口:“赛罗他很坚强,你要相信他能挺过去……”

“他已经承受了够多的痛苦了,你们不应该再让他……!”

“他已·经承受过了那么多痛苦,那这个也一定没有问题。”

“……他甚至都未成年。”年轻的声音低了下去。

“你得知道,”一声叹息:“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办法。”

“我知道您有的。请让我去吧!”

“……”那人沉默了一会:“你也还很年轻。”

“那您也明白,”他用很轻很轻的声音,低低地笑了笑:

“他是……光之国的希望,对吧?”

“所以,拜托了。”

 

赛罗感受到了温暖。

他孤单地蜷缩在很深很深的黑暗里,小小的双手紧紧地环抱着自己的身躯,在连指尖和心脏都冻得失去知觉的阴寒里,不明不白地、痛苦又难受地发着抖。

然后他感受到了温暖。

一个声音,一个温和的、熟悉的,带着让他安心的力量的声音从不明的方位传了过来,低低地、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别害怕,别害怕。”

他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暖得近乎烫人的怀抱,那些浸入到他骨髓里的阴冷,也在这样的怀抱中渐渐地消散。

“赛罗”那个温和的声音这样笑着:“我们的约会还没开始,你可别就这样跑了啊。傻瓜。”

“……混蛋。”

 

他听见他的脖子,发出了一声响。

“卡擦。”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剧情解释:

赛罗在和梦比优斯约定好去地球约会之后,遭到了袭击,陷入昏迷。黑暗中的他是个小孩子的样子,因为这是他内心投影的一部分,是他刻入灵魂里的、儿时对孤独的惧怕。

梦比优斯在故事的开始就已经死去了,在地球上和赛罗约会,一起吃冰淇淋的那个他只是意识凝结出的假象。由于他自身已经出了问题,所以他会不自觉地产生一些奇怪的情况,只有赛罗靠近他的时候他才会恢复正常,不过也是因为赛罗就是支撑他拥有“活着”这个状态的主体。

可以说是因为有赛罗强烈的“希望他活着”的意志,这位偶尔状态怪异的梦比优斯才会存在。

↑至于梦比优斯是怎么……嗯,请自由体会。
【】里交代了梦比优斯死亡的缘由。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