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赛罗奥特曼列传捷德奥特曼之梦比优斯(2)

*1

*获得动力加成

*对话多

——————

4、

到达不大却温馨的小家门口,赛罗自觉地和未来招呼了一声,缩了回去。

刚开门他们就获得了一句亲切的问候。

“欢迎回来!”令人的妻子——留美奈女士手上拎着围腰,笑盈盈地看过来:“阿啦,这位是……?”

“他是……那个,我同事的儿子,日比野未来!”伊贺栗令人尽量使自己脸上的表情显得自然,他又突然一顿,急忙补充到:“未来君最喜欢吃咖喱了,可惜到这边来还没有吃到……”令人说着说着眼睛就开始心虚地往天花板上看。

“哎呀!正好家里有家里有咖喱呢!”好客的夫人开心地拍了拍手。

令人松了一口气:“未来君请不要拘束,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就好。”

“好的,”未来礼貌地鞠躬:“麻烦你们了!”

“哪里哪里。”

 

[呵,未来君?]

[诶?有什么不对吗?赛罗先生。]

[哼哼。]赛罗意味不明地低笑了两声:[不,没什么。]

 

也不知是因为过意不去还是什么的,这个懂事得不行的小伙子在餐桌旁没坐多久就跑到厨房帮忙去了。而从来都心安理得坐等美食的令人稳稳地待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一边感叹着真懂事,一边尽着主人的义务向赛罗询问道:

[他有什么讨厌的食物吗?]

[嗯?梦比优斯吗?]

[梦比……啊?不是,我是指未来君。]

[未来就是梦比优斯,梦比优斯奥特曼。]

[哦……诶???未来jun……先生也是奥特曼吗??]

[你这家伙,反应真是有够迟钝的。而且,怎么突然就改称呼了啊?]

[啊真是的,关于这件事赛罗先生你早点告诉我啊!他和你是一样的的话……亏我还这么没大没小的叫了他这么久……!]

[哈哈哈!怎么回事啊令人?你之前对捷德可不是这样的啊?]

[那是因为赛罗先生你对他们的态度不一样啊!捷德就是个孩子嘛,但未来先生他……啊从赛罗先生殷勤的态度上我就应该猜到的,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件事啊!就是因为太不会察言观色才升不了职的啊我……!]

[喂!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殷勤的态度!!]

[本来就是嘛!赛罗先生你一看见他就屁颠屁颠地冲过去,又是挽留又是讨好的,还小心翼翼地打探他的去向,和平常的赛罗先生完全不一样,明明就是献殷勤嘛。]

[令人……你这家伙是不是皮痒了!嗯?!!]

 

伊贺栗令人猛地蹦了起来,秀了个后空翻,两脚落在地上咚地一声响。

“好痛——!”令人差点直接趴到地上。

厨房里的两人听到了声响,一齐转过身来。

日比野未来关切地问道:“令人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没事没事。”令人缩着往回挪,神情微妙又尴尬。

未来困惑地看了他一眼,忽然弯了弯眼睛。随后他向令人礼貌地点头示意,又回去继续切菜去了。

令人……觉得哪里怪怪的。

[赛罗先生]

[嗯?]赛罗的语气与刚才完全不同,已经溢满了笑意。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梦比优斯吗?他是我的……嗯,好友。]

[噢……是这样啊……]令人思考了一下:[怎么说呢,感觉你们特别亲密的样子,真好呢。]

[哼哼,那是当然,可别太过羡慕哟。]

[不不不,我已经有留美奈和小萤了,当然不羡慕。]

[嗯?]赛罗一愣:[这是什么道理?]

 

有香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不一会儿就飘满了整个房间。

令人的视线在桌面上移,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赛罗刚才的那个问题,就听对方突然道:[喂,你抬头。]

令人不解地照做。

在厨房里忙活的两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除了多了一个人之外,这样的场景令人已经看了无数次,早已成为了他的生活中温馨却又平淡的日常。

但赛罗就不一样了。

怎么说呢,虽然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但令人能够感觉到,他的心里柔软得不可思议。

 

[你们奥特曼……]令人迟疑地询问:[有性别吗?]

[有啊。]赛罗有点心不在焉。

令人继续问:[那他真的是男性?]

[喂,]赛罗感觉莫名其妙:[你这是什么问题啊,眼镜度数不够了?这都看不出来?]

[啊不是……只是,那个……]令人的眼睛又开始往天花板飘:[看他很会做饭的样子,随便乱猜的而已。]

[虽然我们奥特曼的确可以模拟成任意的人类形态,不过也只有有特殊爱好的人才会将自己的人间体定为其他的性别吧。]

就比如艾斯。

赛罗想。居然把力量分给了不同性别的两个人。虽然说是相信羁绊什么的,但果然还是觉得很别扭……

[噢,是这样的啊。]令人愣愣地回应。

感觉又长知识了。

 

5、

“咖喱做好了噢~”

似乎并没有过多久,女主人招呼了一声,走去里屋把还有些睡眼朦胧的孩子牵了出来。头发还有点乱糟糟的小萤微微嘟着嘴,任由母亲将她带到桌子旁。日比野未来这时正好端着两份咖喱走了过来,女孩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一下子拉住母亲的衣服,往她身后缩了缩。

“小萤,这是未来哥哥哟,”留美奈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语气甜美地介绍道:“桌上的咖喱可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噢~”

“小萤你好~”

未来露出在面对孩子时专用的可爱笑脸,他将咖喱端到桌上放好,几步走近蹲下身,和女孩挥着手打招呼。小萤犹豫地伸出小手,又有些害羞又有些开心和未来握了握。

“请多多指教哟~”

“多多指教~”小萤笑了。

 

留美奈欣慰地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开着玩笑感叹:“要是有谁能成为未来你的妻子,她一定会很幸福呢!”

怎么又是这句话!!

仿若是被刺激了神经,赛罗条件反射地瞪了过去,还顺便控制了一下令人的身体。

“啊!”

留美奈正好看见他的神情,一下子受到了惊吓:“讨厌啦令人,干嘛露出这么凶的表情,有什么事吗?”

“啊,不不不,没事没事,”令人完全不知道赛罗又在搞什么鬼:“就是眼睛抽筋了一下。”

日比野未来也回头,担忧地发出询问:“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令人继续摆手。

“爸爸又抽风啦!”看见了一切的小萤鼓掌笑得开心。

抽风?稍微一想就知道了缘由,未来不由得好笑地看了赛罗一眼。同时他又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动作明面上是对着令人先生做出的,于是极快地转移视线调整神情,假装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

 

午饭进行到中途的时候,小萤突然戳着碗里的咖喱,蹬腿闹起了别扭。留美奈无奈又宠溺地摇头:“小萤,不可以挑食噢!”

小萤嘟嘴,学着她的样子也摇起了头。

“那,小萤”未来靠过来对她笑:“我们一起玩个游戏好不好?”

小萤的眼睛一亮:“什么游戏?”

“我悄悄给你说噢”未来凑到她的耳边,狡黠地眨了眨眼。

 

青年和孩子,靠在一起,都笑得甜蜜又温馨。

看到这样的场景,赛罗突然心里一动,有种像被猫爪挠过般的瘙痒感。

[妻子和女儿吗……]

[嗯?赛罗先生你有说什么吗?]

[不,没有。]

 

也不知道未来和小萤是不是达成了什么约定,女孩接下来居然乖乖地吃完了饭。伊贺栗令人欣慰地看着自家女儿的良好表现,觉得自己应该对又帮上了忙的青年表示点什么。

于是他开口:

“梦比……啊不,未来先……君。”

令人梗住了。

看男人窘迫的模样,竟然从对方的口中听见自己本名的一半的日比野未来大概猜出多半是赛罗和他说了什么,才让这位之前明明显得很放松的房主人现在这样的拘束。

未来立刻表态:“令人先生叫我未来就好。”

“嗯,好,好的。”

留美奈好笑地看了看自己的丈夫,接管了和未来交谈的任务:“未来君家里也有小孩子吗?真的是帮了大忙了呢,能不能也教教我?”

“我只是之前有学过相应的知识。”未来坦然地回应:“其实……”

“不行不行!这是我和哥哥的小秘密!”小萤挥舞手臂挡在他们之间。

 

与此同时,令人忙着在心中嗷嗷叫喊:

[啊啊啊怎么办啊赛罗先生,看着他的脸,先生什么的我完全喊不出来啊!]

[哈哈哈,对吧?]赛罗嘚瑟:[我家小叔很可爱吧?]

[可爱什么的……诶???他、他是你小叔?!!]

[……嗯?啊?什么?你听错了吧!我没有这么说!]

[可是你刚刚……]

[你,听,错,了!!]

 

等到脑海与外界的小闹剧都归于平静,令人终于找到机会清了清嗓子,开口:“未来君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喂!]这句话瞬间就令赛罗感到了不满:[这家伙的行程由我来安排!]

[赛罗先生你这也太……]

同时未来也做出了回答:“接下来我还……”

“这样吧,”令人忽然打断他的话,抽搐的嘴角疑是要扯出一个什么笑容:“下午我带未来一起去周围转转,毕竟他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这样呀~”感觉这个提议不错的留美奈立刻赞同,她笑着看向青年:“这个城市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好好转转吧未来君!”

“嗯,好的。”招待自己的主人都这样说了,更是没有拒绝的道理。未来看了看令人,忍不住轻笑一声,也直接答应了下来。

“那我们一会就出发!”男人显得精神满满。

 

[赛、罗、先、生!!]

听着响在脑海里勉强可以算是咆哮的声音,赛罗继续抽抽着嘴角,在心中比了个大大的V。

-tbc-

3

评论(18)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