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赛罗奥特曼列传捷德奥特曼之梦比优斯(1)

*依然是平淡的日常故事,发生在希卡利将胶囊送来之后(强行是中午)。

*[ ]里的为心里对话,私设令人与赛罗不张嘴也能交流。

*与前一篇文稍微有点关系。

*过过日子,谈(dai)谈(dai)恋(lv)爱(mao)。(不)

 ——————

1、

在刚看到希卡利的时候,他就已经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红银相间的身影。

已经,很久没见了。

这样清晰直白到赛罗自己都无法否认的想念一直到战斗早已结束,他和令人一起返程时,都还在他的脑海里徘徊,消除不去。

希卡利过来是为了给他送开挂道具,而梦比优斯……若是没有任务,是没有理由也不会主动来这里的。毕竟他乖巧听话,不会擅自打破规定。

赛罗忽视自己竟因此而感到有些失望的心情,顺着令人的视线向前看过去,眼角的余光里忽然扫到一个模糊却熟悉的身影。

亏他能注意到这个。

 

[嗯?]赛罗反应了一会儿才在脑海中喊:[等一下!]

“啊?”令人前进的脚步一顿:“赛罗先生,怎么了?”

[快到那边去看一下!]

“那边是哪边……”

令人的疑问还没说完,就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心急的赛罗直接接管了他的身体,向斜后方转身,跑动过去。

 

他牢牢盯着的那个青年背对着他,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牛仔服,头发看上去蓬松而柔软。

已经不用再靠近就已分辨出那人身份的赛罗一时激动之下,一个名字直接喊出了口:

“梦比……!”

向来无法无天的大少爷一顿,竟在这种情况下都回想到了这人曾经对他的告诫,于是在呼喊的中途硬生生地改了口:“未来!好久不见了啊!”

“啊,”那人略显惊讶,熟悉的少年音一出口,青年的身份更是坐实了。

 

2、

梦比优斯是和希卡利一起来到这里的,两人刚刚分离不久,才化身为日比野未来的他还未能分辨出自己所在的位置究竟是哪里。

正好在这时,他听见了一声呼喊。

感受到熟悉气息的靠近,未来欣喜地回头:“zh……!”

正向着他靠近的这位穿着一身灰色的正装,跑动起来衣摆飞得狂乱的人,明显不是之前那个总是爱摆pose来让自己显得酷酷的青年,首先年龄就对不上号。不过赛罗现在由于受伤而需要借助人类的身体才能在地球行动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于是未来也停顿了一下,开始斟酌称呼:“请问你的名字是……?”

“这家伙叫令人,现在和我是一体的”男人跑到他的身边站定,挑起眉毛直笑。他随口回答着青年的问题,那个不可一世的语气到还是一模一样。

赛罗微微倾斜着身子抱胸,想要让自己表现得随意一点,却还是没能掩盖住那一份雀跃:“先不说这个,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日比野未来眨眨眼,碰见面前这位明显也让他十分开心:“我是和希卡利一起过来的。”

“哦,也对。”

赛罗并不意外。

连他都习惯提到希卡利就想到梦比优斯了,梦比优斯会和他一起过来更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吧,大概。他在心中撇嘴,这时才忽然意识到了不对,抬手将眼镜取了下来:“那,你过来是有什么任务吗?”

“嗯,”未来点头:“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

不等他说完,赛罗一下子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接下来在这里多待几天吧,不接受所有的反对意见!”

“赛罗,我……”

知道梦比优斯虽然脾气好,但也是个强迫不得的主的赛罗,在生怕他反对的情况下立刻打断他的话语,并强行转移了话题。

“你吃午饭了吗?”

“诶?还没有。”

“那到我那里去吃吧!”

说到“我”字时,他指了指自己的脸。

“可以吗?会不会打扰令人先生?”

“完全没问题,我做主!对吧令人?”

“啊,是的”男人戴上眼镜,微微佝起身体,神情变得有些拘谨:“那个,欢迎你到我家做客。”

赛罗又冒了出来,挺直脊背笑得自得:“而且中午可是吃咖喱哟”

“啊?赛罗先生,我们没……”

赛罗没理他:“怎么样?”

“真的吗!”只是对他们这样换来换去的样子感到新奇,并没有从其间的对话中看出异样的未来一下子笑得异常灿烂:“接下来打扰了!!”

“那就决定了,走吧!”

 

3、

虽然信誓旦旦地说了声“走吧”,但赛罗其实并不知道要怎么个走法才能到达令人的家中。于是他只能又沉浸入脑海里,将身体的控制权归还回去。

不过赛罗可没打算就这样默不作声。

[令人,这家伙是我的熟人,你可要好好招待他!]

“啊,知道啦……”令人低声嘟囔。

日比野未来听见声音,疑惑地看了过来。

赛罗立刻警告:[别张嘴!]

[……那个,赛罗先生,]令人感觉自己好想叹气:[不要擅自决定午饭的内容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今天到底吃什么……]

[哼,反正不准给我露馅,听到没有?]

[怎么这样……!]

 

“令人先生是一个人住吗?”未来在这时开了口,话语里带有一丝好奇。

“不,”令人回过神:“我和我的妻子留美奈和女儿小萤住在一起。”

“是这样啊,”未来发自内心的感叹:“令人先生真是幸福呢!”

“哈哈。”感受到青年的真挚与热情,令人不自觉地笑了:“的确是的。”

他们又随意地聊了好些话题,说着说着,伊贺栗令人竟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心情越来越放松,也越来越惬意了起来。

 

先生这个词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感觉就是不一样。

令人想。

虽然一口一个尊称地喊着,但他却能够从中感受到亲切。

真是不可思议啊……

哪怕是怯弱如他,在第一次和这个人交谈的情况下,竟然也有了无比放松与自在的感觉。

 

[令人,你待会儿给我指路。]

还未等令人多感慨一会儿,某个大少爷就忽然在脑海中发出一句命令,并不甘寂寞地强行把意识挤过来,又抢走了他的控制权。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该聊的差不多了吧!”赛罗一冒出来就不满地嚷嚷。

“赛罗,”未来皱眉:“你这样很没有礼貌。令人先生他……”

“喂!我说,”赛罗一把揽过青年的脖子来强行制止他长辈式的教育,紧接着脱口而出的全是埋怨:“和你好久没见面的是我,和你很熟关系很好的也是我,你凭什么和他聊得那么开心把我晾在一边?!”

 

……他这是在表示委屈吗?!

令人被自己的脑补深深地震撼到了。

 

赛罗这难得一见的神态产生的效果也是明显,几乎是立刻,未来就从教育模式切换到了愧疚模式。

“对不起,”日比野未来垂下眼帘,又忽的转头凝视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能见到赛罗,我真的很开心。”

温暖明亮的阳光落在未来弯起的眉眼上,点缀得青年透亮的棕眼睛像是在闪耀着点点光晕。

赛罗张了张嘴,竟差点被口水给呛到。

[令人你这家伙,心跳太吵了!]

[明明是赛罗先生你自己……]

[闭嘴。]

[咦——好过分啊!]

 

“再笑一次。”赛罗突然命令道。

仅仅一两秒的沉默时间足以让未来脸上的笑容淡化下去,但,他还没看够。

“诶?”日比野未来迷惑不解,反倒是使得笑意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刚才那个笑,再来一次!”

“……”虽然不明白面前人在搞什么幺蛾子,未来还是选择了配合:“这样?”他扯了一下嘴角。

“不对,眼睛再弯一点!”

“这样?”

“再笑开一点!”

“……这样?”

“不对不对,你笨啊!”

“……赛罗,你不会是在拿我寻开心吧。”

“本少爷在你心目中就是这种形象吗!”

 

有了令人委屈兮兮地暗中指导,他们两人顺利地一路打打闹闹着到了令人家门口。同时由于从外表看来一大一小的他们都像个孩子一样欢闹的样子过于奇特,途中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便包括了知晓令人这位性格内敛的男人的邻里邻居们。没料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会看见这位男人像这样精神满满着胡闹的样子,他们大都惊讶万分,以为自己眨眼的方式不对。

“大概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想要发泄吧,我之前还听见他在自言自语呢。”

“这样啊,还真是可怜呀。”

他们的眼神里带上了怜悯。

-tbc-

(2)

评论(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