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希卡利的实验室(小番外)

*发生在前两篇之间的故事,在赛罗开始傲天传奇之前。

*<>里为监控画面内容。

*实力OOC预警,水得不行。

 

————————

1、

一个身影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男B指着一旁的物件,正专心地说着什么。而男A一直愣愣地看着男B的侧脸,明显没在听。>

这是恋爱了吧?

他想。

多半是恋爱了。

这内心里翻涌的复杂感真是难以言说。

 

发生了这种事,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两个都是他的至亲,你要他怎么样?!

画面上的一幕忽然令他睁大了眼睛。

该死的小兔崽子你在干什么?!撒手撒手撒手!!!

 

2、

赛罗恋爱了。

最先注意到这件事的是赛文。

他直接去找了希卡利。

 

“希卡利,打扰一下。”赛文推开门。

“什么事?”希卡利划拉实验数据的手一顿。

“赛罗恋爱了。”

“哦。”科学家毫无兴趣地点了点头:“直说。”

所以,赛罗谈恋爱了为什么要来找他?

 

“你看这个监控。”

赛文点出悬浮面板,画面上熟悉的身影立刻就吸引了希卡利的注意力。

………梦比优斯?!!!

希卡利的脸一下子黑了。

那小子喜欢梦比优斯?!

 

看画面上的时间显示,这是最近一个月之内发生的事。

<男A……赛罗将手放到梦比优斯的胸上蹭了蹭,而梦比优斯也抬手,点了点赛罗的额头。>这说不上暧昧,但也确实有点微妙。

赛文暂停了画面,开口评价:“彩色计时器是能随便摸的吗!”他的声音低沉,说不清是对那两人之中的谁更气一点。

而希卡利只是挑眉,没有发表看法。显然觉得仅仅是这个画面并不能证明什么。

 

赛文又挥手调出了另一个场景。

<赛罗比比划划地和梦比优斯说着什么,两个人都显得兴致很高。他们一边聊,一边顺着路往前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个拿着花的女性兴奋地跑到赛罗身旁,带着崇拜猛地低头向他递出礼物。

礼物被无视。

赛罗和梦比优斯还在继续交谈。

女性一边迎合着他们的步伐慢慢追,一边又将花递了好几次,赛罗通通没看见。

终于,女性停在原地跺脚,似乎是喊了一声。她没能喊动满心满眼都是另一个人的赛罗,反而吸引了梦比优斯的注意力,令他停下脚步回头,并用手肘碰了碰身旁人。

赛罗又是疑惑又是不满地皱眉,也转头看了过去。

女性终于被自家偶像注意到了。>

 

赛文没再继续放下去。

 

嗯……

希卡利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从实验上移开。

虽然对赛罗的了解只是处于道听途说的阶段,但像这样完全无视近在身旁的崇拜自己的女性,应该是迄今为止的第一次吧。

就像当时他的世界里除了梦比优斯以外的所有事物都被摒除了一样。

走路时这两个人的距离不近不远,看他们的样子还没到谈·恋爱的程度,但至少赛罗的单恋是确定了的……吧?

梦比优斯对他的态度也挺特殊的。

希卡利沉默,不打算先开口。

 

“你是梦比优斯的挚友,”赛文果然自发说了下去:“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赛罗有找你说什么?”希卡利不答反问。

“……”赛文摇头:“没有。”

“除了梦比优斯夸那小子的几句话之外,我这里也没有。”希卡利抬手指了指外面,话语中有了一丝逐客的含义:“你应该去找泰罗,而不是我。”

赛文皱起眉:“泰罗的偏向很明显,从他那里得不到什么建议。”

“我也同样。”希卡利抬了抬下巴:“如果你是想问梦比优斯的看法的话,我只能说他的确很欣赏那小子;如果你是想问支不支持他们在一起……看他们的样子,连会不会确定关系都不好说。”

赛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纠结和忧心什么,只是一看到那两个孩子那么亲密——自家兔崽子还明显已经陷进去了——他就觉得微妙啊!虽然希卡利也的确说得有道理,但他就是抑制不住心里那种说不出是“梦白菜被贼兔子啃了”还是“贼兔子被梦小猫叼走了”的别扭感。

看来他还是得再想想。

而且,在这个科学家做实验的途中来找过来果然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赛文最后点了点头:“那打扰了。”

“嗯。”希卡利将视线转回了数据面板上。

 

3、

几天之后,实验室的门突然被碰地一下猛地推开。

泰罗风风火火地冲进来,一掌拍在希卡利身前的桌子上:“希卡利!赛罗那小子看上梦比优斯了!”

“……”希卡利深吸一口气抑制数据整理被打断的不爽,转过头来:“你又是怎么注意到的?”

“风水轮流转。”

“嗯?”

“以前是梦比优斯将就他,”泰罗抬手划拉出监控影像:“你看,现在是他主动迁就梦比优斯。”

所以你们一个二个都不好好工作全跑去看监控了是吧?!

希卡利揉了揉眉心。

 

<赛罗很干脆地指向西方。

梦比优斯看了那边一眼,却抬手指向了东方。

赛罗一顿,可以说是很干脆地转身,往东方去了。不过他脸上的神情拽得不行,就像是在说“我只是突然想走这边而已。”

梦比优斯忍不住笑了笑,赛罗的臭屁脸也瞬间柔和了下来。>

 

“不止这一个例子,”泰罗又点出好几个画面:“赛罗至少有十几次都顺着梦比优斯的想法改变了他原本的决定,和这个兔崽子‘老子最大’的性格完全不符合,肯定有鬼。”

他又一拍桌子:“我绝对不准他对梦比优斯有什么非分之想!!!梦比优斯不会和这么一个‘奥特混混’在一起!!!”

“你确定他们有谈恋爱的想法了?”

“不确定,反正不准!”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泰罗一下子显得极为严肃:“和我一起阻止赛罗吧。”

“我拒绝。”

“为什么,你觉得赛罗适合梦比优斯?!”

“这是一件不确定的事,”希卡利顿了顿:“我个人认为你需要更多的证据。”

“不需要证据。”泰罗肯定道,又忽然变了脸色:“不行,我要去看看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回见,希卡利。”光之国的太子如同他来时那样,又风火地离开了。

“……”

希卡利思索了片刻,回头,也打开了监控画面。

 

4、

又几天后。

“我想你们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希卡利的声音冰冷:“这里是我的实验室!”

赛文与泰罗坐在他的面前,现在他们三人将房间里唯一的那张桌子给团团围住了。

 

虽然这只是实验室中用于整理资料的区域,但无关人士像这样随随便便就能闯入,果然还是令希卡利很是不爽。

不要看见是奥特兄弟就放他们进来啊警卫!你这是给他们滥用职权助长邪恶火焰!!!

 

“还是关于梦比优斯和赛罗。”赛文·擅闯者·奥特曼一脸正经。

“……”希卡利看上去想要叹气:“说。”

赛文和泰罗接连谈了谈自己现在所知道的关于梦比优斯和赛罗两个人相处时的情况,总结起来,和他们之前找希卡利时所知道的情报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他们私底下交流过什么,这次他们明显是刻意不给希卡利再次“蒙混过关”的机会了。

 

这几天来也有随时看看监控注意动向的蓝族科学家沉默了一下,还是谨慎地坚持自己原本的看法:“赛罗只是突然一下子开始迁就他人了,这其实不能代表他就恋爱了吧?梦比优斯的魅力我们也很清楚,或许赛罗也不过是对他刮目相看的人之一而已。”

魅力这个词用得真是……传神。

“我原本也是这样想的。”泰罗开口,用着宁可错杀一百也不肯放过一个的语气。

“不。”赛文最后说:“赛罗是我的儿子,这件事我不会看错。”

……所以,他们这个开会一般的氛围究竟是怎么回事。

 

泰罗的心明显是偏向于梦比优斯的,他坚持“抱紧梦大白菜不让贼兔子啃”的行动方针。

而赛文两边都有偏向,一边是自家儿子,一边是自家弟弟,他都喜欢得不得了。想一想,如果梦比优斯也同意的话……他们在一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相较之下,希卡利虽然在知道另一方是赛罗时神情很明显地有些不善,但硬要说的话,他的态度算是中立。

他支持友人自己的选择:

“梦比优斯自己会判断的。”

泰罗不赞同:“但是……”

“那这样说吧。”希卡利打断他的话,用食指示意性地敲了敲桌面,转头问赛文:“赛罗他知道约会、牵手、亲吻吗?”

小时候忙着叛逆,稍微长大了又忙着挨揍,兔崽子连常识都缺乏……

“多半不知道。”赛文回答。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在产生了这样的情感之后,自己渴望的究竟是什么,也不明白可以采取某些行动来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

“那梦比优斯呢?”赛文看向泰罗。

“也是懵懂。”而且还会因此说出一些过于暧昧的话,让有心人听了直接原地爆炸、效果翻倍。

泰罗想。

不过说真的,看梦比优斯也对那小子很上心的样子……超·级不爽啊!!!

“那就让他们自己慢慢磨合不就行了。”希卡利缓缓地笑了笑:“有些事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去探索才有意义。”

就是不知道会花多长的时间,在外力的干扰下这份情感会不会变质或是淡去。要知道,理想与目标都不相同的这两个人,能待在一起的时间可不多。他毫不怀疑那个桀骜的少年迟早有一天会冲破这个世界的枷锁,到更广阔的天空去。

梦比优斯曾经说过,赛罗是拥有无限潜力的年轻战士,是光之国的希望。

同样年轻的他的语气像是长辈,又是欣慰,又是期待。俨然已经把自己定位在了看着那人远去的位置上,而不是和他一起并肩前行。

这样,他们之间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就是不知道在那之前,会不会有谁在外力的作用下突然被点醒,随后造成连锁反应?

希卡利期待着。

他可是科学家,喜欢研究的范围也挺广的。不然的话也不会研发出能改变人性格的仪器了。

不过,那小子要配得上梦比优斯,还得再成熟点才行。

 

“没错。”

泰罗不知道get√到了什么,也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慢,慢,磨,合。”

“……”

赛文不说话。

嘛,让兔崽子在这方面也吃点苦头,也不是一件坏事。

 

5、

最后,情理之中的,一直到赛罗背负着重任出发,他和梦比优斯之间的关系,都没能更进一步。

 

-小番外·完-

 

 

迷之小剧场:

1、

杰克:相处模式转变这么大……

杰克:不过是去了一趟地球,赛罗到底发生了什么?

雷欧:大概是打通了任督二脉吧。

杰克:……什么?

雷欧:中国的武功,想要试试吗?

阿斯特拉:哥哥!同门弟子不可私斗啊!

杰克:……所以你们俩去地球又看了什么?!

 

 

2、

多年以后,看记录片的学员们。

<梦比优斯:“虽然很年轻,但赛罗是一个拥有无限潜能的战士。”
赛罗:“他是宇宙警备队的年轻战士,梦比优斯!”>

学员1:“这两个前辈都夸对方年轻,搞什么啊。”

学员2:“大概是互相捧,让对方觉得高兴吧。你看,不就是说对方年轻有为的意思嘛。”

学员1:“……怎么感觉这么套路。”

评论(17)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