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你和我以为那个家伙不太一样(4)

*3

*本来以为这章就会完结的我_(:3」∠)_

*多谢喜欢这篇文的几位的支持!

————————

7、

“啊!”

大清早未来突然发出恍然大悟般的一声叫喊,惊得诸星真一个激灵。

“你干嘛?!”

“我想起来了,”未来弯腰,拾起在整理衣物时掉落在地的小型金属制品,“这个大概是上条姐姐的东西。”他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愧疚“之前就觉得眼熟,后来却不小心忘了它的存在了。”

诸星真随意撇了那个东西一眼:“什么玩意儿?”

“铃铛啦铃铛”未来摇动它,晃出一阵清亮的声响:“这可是你带回来的噢,才三天就忘了?”

“……又不重要,谁会去记它啊!”诸星真扭头。

“得还给她才行,”未来继续说了下去:“一会儿就去吧,然后在外面吃,吃完直接去游乐场。”

“随便你。”只管玩的大少爷毫不在意。

 

去还铃铛的时候,诸星真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妇女之友。或许是由于未来的乖巧懂事与乐于助人,他在各个邻居之中的知名度都很高,还尤其受那些阿姨婆婆的喜爱。

他是带着诸星真径直往那个地方去的,在小区花园的一个角落,还未靠近就能看见好几个大妈大婶或坐或站地堆在那边聊天。日比野未来刚走过去就受到了热情的欢迎,诸星真一看这架势,立刻停在原地,不愿意再靠近——开玩笑,要是一群年轻姑娘还好说,但这一些就连最年轻的几位都透露着一股“妈妈气场”的人他可就不想接触了,要是被围住铁定会被烦得不行。

诸星真抱着胸,看未来在包围圈中几句话就说得周围人都喜笑颜开。那个被他称作“上条姐姐”的女性——的确很年轻,但一举一动之间也已经有了身为人母的气质——在接过未来递给他的铃铛后,一边又是懊恼又是欣喜地拍了一下头,一边用绝对可以称作是“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语气对未来说道:“未来君真是好棒呢,要是有人能娶你回家一定很幸福~”

另一位母亲立刻接腔:“讨厌,你说什么呢,当然是当未来君的妻子会很幸福啦!”

很好,又是这种话。

哪怕站得较远,也不妨碍诸星真利用自己非人类的优势清晰地听见她们的谈话。这已经是他来到地球后第……不知道多少次听见这种话了。虽然给未来发卡的大都是这个小区的、似乎和他有点交际的人,但也不能妨碍诸星真对此感到不满。再说了,张口就是什么嫁不嫁娶不娶的,这些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梦比优斯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人而违背那几个老头子的命令,永远地待在地球、或者是其他任何地方。

不会因为任何人……

啧,那群老头子的话有什么必要让他做到这种程度?!

只是由于无聊而稍微拓展了一下思维,却因此而变得更加不爽的诸星真负气般地哼了一声。不过他并没打算让自己被负面情绪困住,于是很快地调整过来,并改变姿势,就像以往多次做的那样,向那几个人斜眼过去,同时在心中念念。

麻烦左边倒数第二位的女士和她对面的那位看着我犀利迷人的眼睛将刚刚那两句再说一遍?!

未来他……呸,本少爷呢?本少爷哪里没有这家伙好了!

 

“未来君真是受欢迎呢。”一道女声突然从身后响起,打断了诸星真的思绪。那一句简单的感慨中融合了长辈看晚辈般的欣慰语气,一听就知道是又是一位和面前那些一伙的人。

诸星真本就没有“尊师敬长”这一观念,更别提心里还犯着嘀咕的现在了。他只是随意看了走到身边的这位中年妇女一眼,姿态散漫又无礼:“有事?”

“你是未来君的朋友吧?”

“是又怎么样?”

兴许是没料到日比野未来的朋友竟会是他这样不礼貌的人,女士前进的脚步连着她要说出口的话语都一齐顿了一下。诸星真不知道也不在意她是不是有在身后皱起眉头什么的,反正接下来这个女人又语气怪异地开口了:“那,你得记清楚这样一句话哟~”

女士假咳了一声来掩盖差点没忍住的笑音:“话没说清楚就想跑?你是在小看我日比野未来!”

“哈?”诸星真一脸莫名其妙。

“到时候你就知道啦。”女士走到他身边,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也不管他的反应,径直往那个小圈子去了。

诸星真倍感无语。

……年纪大的家伙们怎么都喜欢说话只说一半,这是什么中老年的毛病吗?

 

8、

考虑到诸星真在一旁无聊,本就只是前来还个东西的日比野未来很快便结束了对话从中抽身出来。

他小跑到他的身边,露出和面对别人时不同的,明显更加亲昵与放松的微笑来:“抱歉久等了,我们出发吧?”

“嗯。”被青年的神情所愉悦,诸星真的心情迅速回温——你们把他围住,使劲夸他又能怎么样?他还不是以我为主。

诸星真内心嘚瑟着双手插兜,立刻将女士玩笑般的话语抛之脑后,转头和日比野未来交谈了起来。

只是这温度回得,稍微有点过了头。

 

他们在去游乐园的路上正好碰见一个店家的“入店送咖啡”活动,没品尝过咖啡味道的诸星真果断进去快速溜了一圈,拿了杯战利品回来。不过由于这是店家直接用咖啡粉冲泡的纯咖啡,诸星真第一口喝下去就被里面的苦味刺激得嘴巴一咧差点将其全呸到自己的衣服上。但他现在心情好,再加上喝之前未来也的确给过警告(虽然没被他当回事),诸星真也就只是潇洒不羁地疾跑了几步来抒发情绪,顺便上演了一波横穿公路。

“小心!”

未来紧张的提醒声刚刚响起,一辆摩托车就从分岔路口飞驰而来,眼见着就要相撞,诸星真急忙使出一个骚气的后空翻,避开了危险。

车上的男人也险而又险地刹住了车。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咖啡味。

诸星真手里的咖啡在他翻转的过程中全都洒了出来,顺着弧度,泼了好一部分到男人与他的车上。

两个人的怒气值都迅速上升。

“喂!你骑车不知道看路啊!”

“我靠,你他妈突然冲到马路上来还有理了?!”

几句话不对付,诸星真已经扬起拳头想要动手,却被跑过来的未来急忙拦住。

作为和事小王子,日比野未来一边稳稳抓住诸星真那想要搞事的右手,一边态度诚恳地进行道歉与安抚,并在男人咆哮出自己赛车手的身份后瞬间重点跑偏,带着佩服大声地夸赞了一句:“真是很棒的职业呢!”

“我……啊?”男人一噎,看着他真诚的目光,一时间继续开骂也不是,反而开始感到头一次受到真心鼓舞的振奋也不是,话语在喉咙里哽了几秒才断断续续地道:“呃……嗯、是啊。”

“刚刚是在练习吗?”

“搞什么你这……”

“辛苦你了!”

“呃……嗯。”

他们的对话向着另一个方向进行了下去。

男人是一个在梦想被亲人朋友都不支持与理解的情况下,虽然有些犯浑,却也隐隐变得有些自卑的人。这样的他突然遇到日比野未来这个不仅十分真诚热情、还由于有伙伴也是这个职业的所以对此有些了解并抱有适当尊重的存在,情绪便接连从愤怒跳到尴尬、窘迫再到期待与振奋上去。别说去继续生和这个人一起的、刚刚虽然惹了事却也没造成什么可怕后果的家伙的气了,他甚至都有些忍不住有点飘飘然了起来。

 

而本不该就这样乖乖闭嘴的诸星真现在却异常安静。

在未来不算太用力却坚定着不松开的抓握下,诸星真的手心不知不觉地出了汗,仿若血管中的温热都在右手的掌心中被体现出来了似得。并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的他当然有生气——或者说,本来在生气。但当他将他的注意力从“拉着我干嘛我要揍他!!”转移到几下都挣脱不了也没有放松迹象的手上时,感官里的东西一下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甚至就连相触碰的部分都温暖得像要即刻融化了一般。

那只手现在又轻轻地、有提示意味地收紧了两下,根本就没怎么在听的诸星真顺着未来的话语下意识地开口对身前的男人道了歉。本不该从他口中冒出的话一下子将他的意识拉了回来,诸星真带着被摆了一道的恼怒拧起眉头,但既然已经像那样说了,他便没有将其收回的打算。

令他诧异的是,那个之前还和自己剑拔弩张的男人居然鞠了躬,也向他说了声抱歉。然后男人直起身来,和日比野未来哥俩好般地道别,连自己和车子上的咖啡渍都没有处理,就直接骑车远去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

诸星真忍不住转头去看身旁的青年,那人正朝着远去的摩托车挥手,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

不可思议的人。

他记得自己以前有在老头子他们那边听见类似的评价。

下意识地,诸星真动了动自己的右手想要回握,未来却立刻松开了手。

“快去游乐园吧,”他说,转过身来面向他们将要前进的方向,走动了起来:“已经快要到午饭时间了!”

“不过真,你刚才那样很危险啊……”

又开始了。

还没来得及回想刚刚那一瞬间掠过心头的冲动,诸星真上前几步跟上去,并嫌弃地撇嘴。

凭什么念我?那个男人明明……等等。他突然回想到——未来之前是不是夸了那个男人来着?!

 

到这个时候诸星真终于琢磨出点不对劲来。

原本在光之国,梦比优斯捧老头子们捧地球的时候他还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无非就是乖宝宝对自家长辈的崇拜和对地球的喜爱而已。而梦比优斯来夸赛罗他自己的时候,他飘飘然的同时又觉得理所应当,还常常会因为这个人的夸赞而膨胀个老半天,心情变得很好。

但现在他终于意识到——梦比优斯夸人向来是真心的,这一点还是没什么问题,但他真心佩服别人的时候未免也太多了吧?!来到地球后日比野未来夸诸星真的时候就算了,其他那些什么店员、老婆婆、邻居阿姨、路上那男人都是些什么鬼!

总觉得一点也不特殊,不爽。他之前嘚瑟个什么劲!

诸星真越想越不满,干脆连路也不好好走了,直接一伸胳膊勾住未来的脖子,强行把他往自己身上带。

???

未来一脸疑惑。

“我说未来,”诸星真其实并没有想好要说什么,但既然动作比脑子快,也就只能继续下去。于是他干脆直接把自己才在想的事情说出了口:“你为什么总是在夸别人啊?”

“?”未来不解地眨眼:“真心觉得这是一件值得佩服和夸赞的事情,为什么不说出来?”

“只有比我强大才值得佩服,”诸星真明显抱有反对意见:“但那份强大我也迟早会超越,所以并没有那个必要。”

“这是不一样的。”未来摇头。

“没什么不一样,你也别想……”说到这里,诸星真挑起眉,突然偏头将一口气全吐到了未来的耳朵里:“说服我。”

他明显没想要好好聊这个话题。

 

湿热的空气带着瘙痒与风的轰鸣声,感到不适的未来立刻偏头闪躲,身旁人却牢牢钳着他的脖子不让离开。

日比野未来很少和别人像这样有事没事就勾肩搭背,进行近距离接触。但到了这边却动不动就被诸星真揽住脖子,拍一下胸口什么的。也不是说觉得不舒服,只是……不太习惯。

但赛罗同志可是连奥特之王的肩膀都拍过了的人。他想拍谁就拍谁,想摸谁就摸谁,和你是不是他的长辈、前辈什么的没有一点关系。这样没大没小的举动曾让赛文很是操心,只是那小子在这方面真是说也不听,打也没用,就是手痒就是手贱,到后来,他干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样一来,赛罗的行为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起来。更何况现在在他身边的这位可是那个虽然顶着“小叔”的名头却和他差不了几岁的梦比优斯,都是同龄人就更不需要去在意什么礼节了。

 

两个人的身高本就相同,在被另一个人的手臂施力压着往一边带的时候,为了顺应他的力道未来不得不略微压低了身子,而与此同时,他也改变了之前的策略,转而微微侧身,想要诸星真的手臂离自己的脖子远一点。

只是那人却突然一个施力,将他搂得更紧了。

“……真。”未来叹了一口气。

“嗯?”蛮不讲理的某人在他耳边低笑。

“……没什么,”他还是无奈又纵容地咽回了推拒的话语:“游乐园就快要到了。”

 

总觉得和赛罗呆在一起之后,退让的次数变多了啊?

他望天。

梦比优斯不知道的是,身旁这个人也抱有和他同样的看法。

-tbc-

5


补充一点写某个场景时的小脑洞www

道歉之后:

诸星真:我不服!这是仙人跳!!

日比野未来:……?????

XD

总觉得梦比优斯会是那种,当他呆在你的身边(夸你)时,会让你不断地重复体会“啊我擦你别再说了好尴尬!但是……好开心……不不不,还是很尴尬啊!……我揍真的好开心!!”←这种心情的人www

评论(5)

热度(62)